《新蜀山剑侠传》

第28章 笼中鸟

作者:李凉

齐金蝉不禁暗付着:是否做得过火了。然而不让齐灵云死心又怎能把她退回峨嵋山去呢!

忽有徐娘声音送来耳际:“四小王爷,要不要奴家帮您来套舒舒服服的帝王浴呀?”

她的那一对漂亮浑圆rǔ子掀着揪着传向齐金蝉眼前,竟然连老鸨子都脱光光的,亲下海,惹得齐金蝉征诧不已,“你也……也……

老鸨子欣笑道:“王爷出手如此大方,奴家怎敢白白领赏呢?你看奴家这对酥胸,可不比姑娘差呀,您摸摸看!”

当真要抓齐金蝉的双手抚向自己酥胸!

齐金蝉却急忙收手,瞧着她粉白胸脯,果然弹性犹存,若非自己定力不错,谁让她勾了过去。

于是,齐金蝉急道:“先替我吓走外头那两个婆娘,否则我实在没心情舒服舒服!”

老鸨子自是对他百依百顺,说道:“这就开富了吗卢

齐金蝉想想,道:“先让她们看到我,然后猛关起来,然后……叫得凶些便是。”

老鸨子笑道:“此计甚好!”

当下亲自行往窗口,并要几名探女压着齐金蝉,只露一张脸,然后她开窗一小维,但瞧齐灵云和周南云果然在对祖屋顶上惊惶不已地往这头瞧。

老鸨子送含笑向两人说道:“姑娘回去吧,小王爷且乐不思蜀,你们又何必苦苦相通呢?”

齐灵云冷道:“叫他出来,我有话跟他说!”

老鸨子遂围向齐金蝉,询其意思,齐金蝉想想,也起身下床,走向窗口,笑道:“要说什么,请讲明!”

齐灵云吱声道:“你再不走,我自叫娘来,到时你将更凄惨”

齐金蝉怔愕:“娘真的出门了!”

齐灵云冷道:“我已寻体半月不着,娘自会赶来,你自己看着办吧?”

齐金蝉脸色顿变,要是妙一夫人真的赶来,这妓院能挡着她吗帕己此次回去,必定掺兮兮,他实在想不通,为何按一夫人非要通化出家不可?

心头挣扎木巴中,齐灵云又喝来:“想清楚了没有?现在不走,将来你会后悔!”

齐金蝉突然横了心,斥境。“我绝不回去,我现在就破击童子功,就算妙一夫人找来,照样没有用!”

说完,猛盖窗户,震得齐灵云和周轻云眼睛相望。

周轻云门道:“他真的会?”

齐灵云迈:“我也没把握……”

周轻云道:“是否要冲过去,把他抓出来”

齐灵云道:“这么多课女围住,你有胆子进去外

突然窗户一掀,两人摔见对面雅房上,十数名光溜溜探女,正极尽挑逗地在匈齐金蝉,替他定农解带,甚至准备行房,窗户突然关闭,顿时传来浪女呻吟放荡叫声,直叫人恶心震肺之极。

周轻云和齐灵云不禁全身发颤,直吼着:“金蝉你敢……”

齐金蝉却故意婬咪“畦,好漂亮的酥胸,我亲亲,唉呀,冤家,真要命!”更有浪女婬声报语传出。

齐灵云两眼发红,厉喝不已:“齐金蟀你敢做伤风败俗之事么厂

用轻云想道:“不给他一点颜色,难乎我心。”

两人辞校引掌猛打对面啬子,掌劲狂努过来,砰然一响,打得窗碎木断,直若狂风暴雨般卷向床头一群旷男怨女。

两人出劲不断,易风不止,扫得她们心惊肉跳,跌撞墙头,连那张红缎床都快被欣开,哪还顾得四齐金蝉扫皇帝妃子,一个个课身课肉,唉唉惊叫地选出这间要命的鬼屋。

现场只剩老鸨于她强抵挡。

他仍自受不了屏风刮肉之疼,抬着:“小王爷,快走!快走!”猛拉愣神求医的齐全问,惊慌张张退了出去。

齐灵云忽见齐金蝉衣裤根本未退,不禁松懈般大笑起来:“可恶!原来在要花招,你死定了!”

她想:金蝉并非真的要砍去童子之身,那自表示他仍心存佛道,将他引回自是有望,且看谁熬得久,即是赢家。

周轻云目也发笑:“太狡猾了,咱们差点被他编过去,还亏他想得出这花招,我们看的人都受不了,他怎会受得了、这种人将来要是统领峨嵋派,我实在不敢想象会是怎样的一个局面!”

齐灵云道:“他是灵根来开罢了,咱们现在不度地,将来更难了,妹妹且忍耐助他一省之力吧!”

周轻云道:“来都来了,不助他行吗脚不知他要耗到什么时候?还会要什么名堂?。

齐灵云道:“且等下去再说,必要时,请我娘亲自前来便是厂

于是两人又开始向里边喝扶,想通金蟀投降走出。

齐金蝉送至三技内侧一间小雅轩。对于外头姐姐则球,只能无奈地苦笑,毕竟诡计若被批被,再以深女威胁,已是这不到效果了。

老鸨于丝毫不为方才情景所伤,仍自一胜阿澳均婚笑道。“小王爷,这招不管用了,何不求个真枪实弹?否则,照奴家看法,那两个女的可能不会容审干休!”

齐金蝉道:“要我毁在你们手里?”

老鸨于含笑道:“其实一个大男人守文探,实在叫人看了大笑话,却不知小王爷为谁守身如玉田?”

谁?如齐金蝉一胶着笑:“我日为谁守身?我是波还得不得不守呀!”

老电子莫名不解道:“小王爷又不是姑娘之身,怎会?”目光不禁疑惑起来!“难道您会是……女扮男装?”

“呸呸呸卢齐金蝉斥道:一少在那里使相,我是十足的男人”

一旁一个妙龄识女含笑说道“我验明正身了,他的确是个男的。”

老鸨子睛向她,吃吃笑道“你动作倒是真快啊”

那姑娘精窘:“国有这么厉害,只是不小心增了一下而

已。”

齐金蝉赶忙往下体掩去:“你懂我!”

此举惹来姑娘们一阵笑声。

有一名梳着两条小辫子姑娘说道:一敢情还真是处男呢!谁要占了他,可得给个大红包”

此话又自引来草燕们嘲嘲惹惹,笑说天下怎会有这么难得的男人。

齐金蝉斥道:“少在婴嘴皮,我是花钱请你们通走外面女人,不是叫你们对我品头论足的。”

看在元宝份上,一大堆姑娘又自跪地认错,说得哀怨无比、_

老鸨子道:“够啦,小王爷要你们想办法,你们就动点头脑,别老是有身子没脑子,哪天才能出人头地!”

这群感燕应声,稍稍恢复正经,亦开始为齐金蝉出主意。

一名大眼睛姑娘道:*不知外头姑娘,为何要抓小王爷回去!”

一齐金蝉想想,还是说了、“她们要我回去出家当道土件

老鸨子闻言惊诧道:“唉呀!千万使不得,使不得】小王爷一表人才,怎能浪费是你去出家?不得不得你且先破功再说,从此以后将可免去这威胁,小王爷要是嫌她们不因纯洁,奴家替您到附近转转,必有为家实身的美姑娘来配您,如何?就这么说定了吧!”

齐金蝉其实早就有此想法、只是自己还小,不敢尝试人道而已,虽然老鸨子说得头头是道,但要断然下决定,却又如此为难。

老鸽子含笑说道:“小王爷别犹豫了,人家是上八岁就娶妃于,你有何顾忌?大男人,偶尔找点乐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若守身如玉去出家,那可才真的大不幸啊!”

齐金蟀一时静默!

外头忽又传来周轻云斥笑声:“金蝉,不必装了,既然不敢还俗,那就跟我们走吧,耗在这里。要是传回你亲生父母耳中,叫他们如何能接受卢

齐金蝉不由一愣,周轻云说的没错,要是此事传开,家中父母将失面子,儿子修行修到技院去?可是他又不甘心因她们回去修行。

当下,便狠下心,转向老鸨子道:“你去找一个良家妇女,就说我要娶她,煤人红包。我会给个大的。

老鸨子爱时心花怒放]

这小子本就是大财神爷,才上技院就扛来万两金元宝当冰箱秒,若办成此事、少说也赏个千百西跑不掉的。

刚好桂花楼那儿正来了一个美若天仙的柳姑娘,为卖身医父而沦落烟花。此刻正好派上用场了。

老鸨于当下运跪猛拜,直追科门还没问题,一切包在奴家针。

连叩几个响后,喝向写写汉载道刘、王爷大喜之日来临啦,你们也不必再择程相见,各把在原穿上。打扮得漂漂亮亮,准备迎喜,我去去武回来后——-。

说完。她也空行夺回房困#上在得,流个两三下头发,抓了两锭元宝,又觉得不回,再执两担,满心高兴忖道:“李鸨子买下她一百两银子,我二百两金于买过来,准塞得她笑咪了眼”

她满民金光闪闪地奔往又对祖相桂粘接买人去了。

伴着齐全好的骂骂燕法直进男女子好福气,用卖身不到一日,便有人③她,还要娶地。比起来,她们命运自是差太多了。

然而,齐金蝉对她们不薄,一出手就是六锭金元宝,足足三百两会于,早就足够他们还身的了。

当然,有的人打算就此脱离,然而有的姑娘却做久了,有些习惯了,此时有机会换身,却突然间茫然起来,不知回去以后,将如何过于,对于以往王贞九烈的挣扎,她们早就看被啦!

一群各怀心思地拜别齐金蝉,照着老鸨于吩咐,重新穿衣上妆,也好迎接思客大过的日子

吴大权也已解决情歌,连向齐金蝉,问道:“你当真要在这里姿老妇?”

齐金蝉担开了,反而自在了许多。“对阿!男大当历,只要对方演精白白,我还有什么好嫌弃的?待会和就让你当主婚人。”

皇太极道:“不通知你爹娘外

齐金蝉道:“对经病,连德赢都来不及,还要去宣传?先结再说!。

皇太极目是笑不舍四户在技院闪电结婚,江是天下奇闻,行,我支持到底,免得你当真再次被抓去当道主。”

齐金蝉道:“其实当周士也没什么不好,我只是讨厌她们掐指一针就决定我的格具,我只不过是想要掌握据的命运而且。”

吴太极猛点头说道。*我任,我全力支持你!算算,还有五六于两,该足鼎办这起婚事了。”

“齐金蝉若右所思,辽产我若被抢亲的话由也得照顾我那可怜的妻子,听说她是为父实身,你连地步都要技领,勿道局?”

吴太极任④:“你认为你姐姐会报亲外

齐金蝉道:“或许吧!我会预防,但若真的有状况,也好有个照应,免得可怜女孩更可怜了。”

吴太极认真点头;农但你的意思,道办便是。”

说话间,驾茗幕台已返回。

她们换来新衣过,谈扫切后,防起来清纯许多,她们还带来,常应客人要求杨皇帝所穿之龙袍,准备管齐金蝉更换衣服,并打理门面,尤其满睑四#除去才行。

吴太极趋礁过④这么回事,再也不敢再存玩笑之心,还找了姑娘去买红烛、鞭炮呢!

正打理齐金蝉门面之际,核不已起一阵紧动,老鸨子果然将

那名女子买了回来。并带到三位让齐金蝉瞧瞧。

齐金蝉一区里去目见她年约十四五岁,长长秀发,一张瓜干胶,驻蛋助白为现田;政法界着是四项调获扫,灵固本是闪亮,此时却带着几许的想,再回上那单薄的身子,让人感觉到她有如改础路冲阐明勒雅,纵使长得国色天香,却也禁不住环驶招颖而光彩界失。

那姑娘知管径来此任对工作局胜挤出迎客笑容:“小女子控抑名双合,多付公于流民。”

她那恒温葯店者让那好来的站投似乎看到自己以往而暗暗含圭。

齐金蟀倒是势初喷,说挥:“你听老妈子说过了投机我见对垄田还刻,道:“所付了……只是……只是……

地根本还不肯相信,何况齐金蝉一表人才。

老鸨干扰着她头发,慈祥如母亲道:“蓉儿啊,这是你前辈子修来的福气,小王爷的确要娶你,连赎金都已经付了,你不必怀疑,不必考虑太多,下跪谢恩吧!好好传俊小王爷便是。”

柳双蓉仍拉着彼得不能再破的大棉袄,实在不知如何是好?一旁姑娘已经两眼含泪,直叫她决跪拜快啊!

柳双蓉终也忍不住跪下,泪流满面,说声:“多讲公于川、女子今生今世就是您的川了!”

说完,跪伏地上拗哭府也不能起来了。

齐金蝉倒真想把她当老婆,急忙把地扶起,笑道:“别哭,大喜日子,有什么好哭的?你先去打理一下,咱们就结婚去吧!”

老鸨于迫不及待想领媒人钱,党对哄着柳双感谢过齐金蝉后,要姑娘们带她去好好流及香。

齐金烊敬谢之余,又叫吴太极赏她于两黄金,直&得老鸨子基点五体租地跪拜不已,眨眼之间僵了八百两,简直是走鸿运,此后养老金再无后虑了,——

吴太极则冲着兄弟结婚咱是喜气洋洋,抓着姑娘买来的大捆鞭炮,立即走向日前,借着对贷屋顶东张西里的齐灵云和周轻云自托大地把鞭炮给组紧,一挂落地,足足十数丈长,醒目得很。

齐灵云早注意里头动作探繁,和请不出名堂,忽见鞭炮挂出,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笼中鸟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