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04章 赶考

作者:李凉

话说齐金蝉为探慈云寺是否藏有大批宝物。连日赶路成都,不消几天光景,也已抵达目的地。

只见得这慈云寺三厅五殿,回廊处处,花木扶疏,苍松林立,非常雅静,无怪乎能闻名川境,在此修禅,倒和山中相差无几。

他白天逛来,香客颇多,却仅止于前殿。

至于后院修掸处则门封紧闭,戒备森严,常人若无引路,根本施跨一步。

齐金蝉逛了一趟,但觉前殿摆设佛像、供品。虽有一些,例如金身、金牌之类较值钱东西,但比起心中所想宝物仍有差距,想来该是藏在后院了。

“待我夜间再来暗访!”

齐金蝉胸有成竹,四下转了一趟;认得地形、通路之后,始退出禅寺,便自行往寺旁三里那专为游客而聚成之村集打混去了。

那村集都是卖些供种用品,近来极是无聊。

齐金蝉正头痛不知如何打发时间之际。

忽见东街行来十几名年轻书生。瞧他们一副长袍、玉扇,头顶铁顶冠帽,更有书童背书随身,敢情是准备进京赶考的才子文士。

只闻得一领头秀才欣喜说道:“慈云寺快到了,逛完它,方不虚此行,也好安安心心进京赶考啦!”

跟随才子反应不一,但大都赞同。

齐金蝉暗道:“这群人也想逛慈云寺?瞧他们模样,似乎准备夜宿那里……我待混入他们便是。”

需知禅院观相对于香客,或而会找理由拒绝住宿,但对于进京赶考书生多半欢迎之至,原因只为这些才子说不定即是未来县太爷,好歹讨他一个人情,若将来真的金榜提名,对禅寺多少有点好处。

纵使不讨人情,也别得罪,免得惹来未知数的麻烦,那时后悔对谁说去?

齐金蝉但瞧那些书童背负藤篮书架,心念闪起:“是了!我老抱着这口笨铁箱,虽不重,但总觉碍手碍脚,弄个绳布,背在后面,岂非轻松得多?”

但觉有理,他即刻转往店家,买来红绳,随即溜转附近,找到一间破烂荒宅,抽来几片枯黄木板,和着红线捆绑。

他考虑到冒充书童,故而绑成小书架模样,再把铁箱往里头一放,罩上白布,试着背它,果真轻松许多。

始再行往街道。四目一转,发现那群书生正转着一水果摊,只顾购买。

齐金蝉暗自好笑,混了过去,口中喃喃念着:“没想到我也有负责赴京赶考一天?”

解嘲中,混入人群。

那群秀才各自批了喜爱水果,付帐之后,倒也知书达礼,不首当街哈食。

领头者目光一扫,发现街尾有株千年大楠树,正是村民用来乘凉地区,遂说:“到那里一用。”

众人附和。

大群人快步赶了过去。各自找石椅、树根,屁股一坐,张嘴啃着水果,吃得津津有味。

那几名书童原就跟着主人一同坐去,也分得水果啃食。

唯独齐金蝉忘了这伙人老远赶路,已培养住同住。食同食,甚至坐同坐习性,那是一种相互照应之真情流露。

他却无聊地站在一旁,等待众人赶快吃完水果,也好上路。

然而他那默然而立神情被发觉。

一名书生咦了一声,直盯齐金蝉,不解说道:“人兄弟你是……”

不知是书童亦或同为赴京赶考同辈之人。

这声音倒把其他书生唤着,齐目落来。水果也忘了啃食。

齐金蝉倒是落落大方,含笑道:“跟你们一样,准备进京赶考的。”

“你也要赶考?”

许多人诧然说出。

瞧这齐金蝉只不过十一二岁,甚至比书童还小,即敢上京赶考,他能耐未免太吓人。

齐金蝉本想说是书童,但方才一时说溜了嘴,何况若说书童,临时又哪儿找主人?

想来这些人可能追问不休,干脆冒充到底。

挺挺胸脯,信心十足道:“不错!我也要考今年科举,虽无把握,也得一试。”

尽管他客气说无把握,仍自叫这群书生惊神。

毕竟赴京赶考,还得中过举人才行。

齐金蝉若言属实,如此小小年纪即已中举,岂非神童再世。

一名较富贵打扮,名为宋时的书生,疑惑道:“不知小兄弟来自何处?可有中过举人?”

齐金蝉暗道真糟,自己胡乱扯言,却忘了赶考规矩。

然而已成骑虎,遂自镇定道:“在下来自峨嵋县,去年中举,小地区,比不上你们风光。”

那书生宋时,捉笑道:“峨嵋出产尼姑跟和尚,你莫要找表和尚才好哩!”

齐金蝉头发虽已长了尺寸,但仍猜得出他理光头不久,很容易让人联想他的出身。

他闻此言,暗道这群书生除了两三名寒士外,大都是富家子弟。

难怪考期将至,还有心情游玩,自是去了那种苦读,任劳任怨的书生印象,好感自也减了几分。

他冷道:“你未拜过佛陀么?如此侮辱,也不怕天降横祸?”

那书生心灵一抽,自己赴京赶考,正随家人拜过,这话说的过重了。可是既已说出,又怎好认错?

待要横心争到底,那领头书生道:“宋时够了,大家同是读书人,哪争得什么口舌之强?这小兄弟人小志大,已是可敬可佩,你有本事,考场上击败他,任他出身卑微,你又待跟他比什么身分?”

宋时暗哼一声,不再多言,以免失了风度。

齐金蝉感激地瞧了那人一眼,只见他虽带富贵,却一表憨实的模样,倒是对他有了好感。

“在下姓周名云从!”那书生拱手含笑行来:“小兄弟不知贵姓?欢迎同行。你渴了吧?这么多橘子,你来一个吧!”

回身叫他那书童小三儿把水果递来。

他直觉齐金蝉一身布衣,大小不合,似是借来,想必家境十分清寒,遂有此举。

齐金蝉也不客气,感激道谢接过一橘子,始道出姓名。

周云从及众人但仅这名字甚奇特,似乎不适合当官,但岂可以名论英雄,遂也直道好名字。接着找话思闲聊,气氛打开,也就无所不谈。

原来这群学子全都来自川贵地区,一路上又自会集了十几名书生,众人全都为赴京科卷而来,自是同路。遂结伴同行。

当初周云从提议,科考尚有好九个月空闲,读万卷书,也该行万里路,以增长见识。方能学以致用,何不趁此机会游览名胜古迹一番?

其中有位举子,即是方才里贬损齐金蜂的宋时,立即附和,说道:“周兄此话,我非常赞同,久闻蜀中多名胜,我们何不往成都去玩几天?”

大家都是年轻好玩,皆无异议,于是商量路程后,便自出发。

月余来,已逛退数处名山古迹。

他们也想上峨嵋山,可是此山岔往西南好远,恐怕一去一返误了时间而作罢。

仍自决定以成都附近为目标,挑了几处近完后,只剩慈云寺。也就浩浩荡法行来,始和齐金蝉碰头。

齐金蝉闻知这些来历之后,目光仍自落于宋时脸上,果然发现他的左眼眶淤血刚退不久。

原来这家伙性情狂躁,前几天在一处酒馆,为抢坐位,惹毛一名道土,被揍得眼肿肉胀,混不了成都城,始甘心躲到乡下来。

瞧他形貌,齐金蟀不禁暗笑:“灵堂散涣,迟早要出事。”

周云从在用完水果后,说道:“我们准备到慈云寺一游,小兄弟可愿同行?”

齐金蝉求之不得,立即颔首。

一行十八人,复往慈云寺行去。

二十余里,眨眼将劾,只见茂林遍处,树木葱葱,红墙绿瓦,醒目迎来,阵风过处,做闻梵音之声,果然是清修福地。

齐金蝉有意隐藏自己身分,自是尽量少说话,以免突冲,混入堆中,已二次重返慈云大寺。

众人到了地头,报知是应考举人上门,知客僧果然受命殷勤招待,亲点清茶,一一都来了。

休息一阵后,便引大家往佛殿禅房中游览。

这个知客僧名叫了一,谈吐非常文雅,招待殷勤,甚合众人脾胃。

游了三殿后,天空开始卷来乌云似将下雨。

算算时辰,该近黄昏,知客僧始领众人到一间禅房歇脚。

这禅房布宜非常雅静,墙上挂着著名人字画,桌上文具非常整齐。靠西边禅床上,有两个夏布的蒲团,说是晚上做静功用的。

众人意慾请方丈出来谈谈,以显身分受尊重。

知客僧了一道:“象师智通,在后院请修,谢绝尘缘,轻易不肯出来,诸位擅越,次日有缘再会吧!”

那书生宋时最是狂妄,立即喝道:“我等身分特殊,方丈仍不肯见么?”

知客僧一时无言以对。

忽有一小沙弥匆匆行来说道:“方丈有清知客师兄说话!”

了一暗嘘口气,使对众人说道:“或而方丈对诸位另有安排,小僧去去就来,自会给您交代,小庙殿房曲折,容易走迷,请位且等我回来,再奉陪同游吧!”

说完匆匆离去。

众人或想听听方丈反应。也就落座四处,边聊边等待。

那宋时老是闲不住,故做风雅在四周名画欣赏,浏览一遍,总觉得挂得十分不合适。

便指着其中一幅,对周云从道:“你看这庙中的布置,同知客僧谈吐,何等高明风雅!这间雅房,布置更佳。满壁都是名人字画,偏偏这边墙上,会挂这样一张画,岂不是佛头着粪么?”

原来这间禅房,面积甚广,东边是窗,南边是门。

南墙上挂着来襄阳“烟雨图”的横幅,北墙挂的是方孝儒“白石青松”的中堂。旁边回着一幅对联,集的宋句是:“青驾见世开兰若,白鹤时来访子孙”,落款是一个蜀中小有名气之士张易。

唯独在弹床当中孤孤单单挂了一个中堂,画的是“八仙过海”。笔势粗俗,满纸的匠气。

众人先前只顾聊天。不曾特别注意,经宋时一说,俱都回过头来议论。

云从正坐在床上,回头看见那中堂下面,横着一个磐锤。随手拿来把玩。

一个不留心,把那八仙过海图画下角撞了一下。

大概画角下方支撑钉子,年代久远,有点松动,经这磐锤一撞,陷了进去。

云从但觉此画要是吃力不住,可能会掉下来,遂翻起壁画,准备揪起钉子。

岂知壁画一掀,里头墙壁另有凹处。大小和画本相差无几,摆了一颗和周云从手中一模一样的磐锤。

他正疑惑不解,这磐锤有何用处?

宋时已然抢手过来,敲着好玩,“当”地一响,清脆悦耳。

齐金蝉但见此磐锤外表滑亮,显然常被人用,想来必定是什么联络工具。

那宋时但觉好玩,又敲两响,脆声更形悦耳。

忽见一个小和尚扭头说道:“诸位大人行行好,别乱动这里东西,知客僧兄来了,我准受挨骂……”

话声未了,便闻隔墙复传回三声钟响,接着便是一阵“轧轧”之声,壁画左侧突然出现一道小门。

门前立着一位艳装妩媚女子,见了众人,呀地一声,惊慌退去。

齐金蝉怔喜不已,暗道:“敢情秘道即在此,搞对了!”

猝展轻功,急射秘门。

众人但觉眼花,自知有人影闪去,却未料及何人。

宋时则因逮着秘密而狂妄谑笑着:“原来这里有暗门,还藏着女子,那方丈一定不是好人,我们何不过去,骂那秃驴一顿,大大地敲他下钉锤(竹杠)?”

周云从道:“咱还是别乱来的好,各位也不是没听过,有些寺庙修行的出家人,表面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清净寂灭,一尘不染,暗地里却好盗邪婬,无恶不作。

平时不看被他们行踪还好,倘若无意中看破行藏,准会惹来杀机,我看这庙既然没有机关,且有女人出现一定不是什么好路数,咱们还是避开为是。”

众人闻言,自觉危机上身,不走尚待何时?

不约而同回身将退,其中一名姓史举子,惊俊说道:“大门不见了!”

众人齐目盯去,果然适才进来那座门。已不知去向,只剩一面黑黝黝冷墙。

众人不觉惊异万分,不由得连忙上前推去。只见得那墙非常坚固,恰似蜻蜓撼柱,休想动得分毫。

此时除了禅床上出现小门外,简直无门可出。

众人又惊又怕,急如热锅蚂蚁乱转。

周云从忽有灵光:“我们正是呆瓜,无门可出,眼前就是窗户,何不越窗而出呢?”

此话把大众提醒,但各奔向窗前,伸手极力猛推,不觉大失所望。

原来那窗户虽有四扇,已从外面下闩。

这还不打紧旷达四扇窗,全是生铁打造,另外挖的有带字花纹,足足有二指粗,外面涂上红漆,根本看不出来。

急得众人又蹦又跳,去捶了一阵板壁,双手都捶得生疼,外面并无人应声。

这一般新贵少年,才知道事态严重。

有的怪起宋时,不该乱敲磐锤。有的大骂和尚不懂规矩,还有两位胆子较大的人说:“我们俱都是举人,人数又多,谅他也不能施奈何我们,等会儿知客僧回来,总会救我们出去。”

议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赶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