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06章 三英二玄

作者:李凉

众人定睛一看,左林已走出一位背负红漆葫芦的老道人,不是周淳追赶多日的醉道人是谁?

他狂放不稽行来先行拜见追云臾,复又恭喜周淳拜个好师父,他终能高枕无忧矣。

周淳想及昔日穷追不舍,不禁窘困。仍自拱手致谢,多亏醉道人成全。

追云叟瞄眼:“你是来跟我抢酒喝的吧?”

醉道人急道:“晚辈不敢,前辈要喝的酒,天下岂有人敢抢!”

追云叟暗笑道:“那你是来此干过瘾了?”

醉道人道:“晚辈有事相告,乃因慈云寺那智通小妖僧为非作歹,不但强掳妇女成姦,还聚集邪魔歪道,恐怕将危害武林同仁——尤其是峨嵋一脉。

那智通又准备请来大批高手图谋不轨,是以晚辈想请前辈一同前去,趁他帮手未到之际破他巢穴,到时就是援兵到了,也无济于事,前辈以为如何?”

随即说出粉面佛已在寺中,他那五毒追瑰红砂,十分难缠,多人助阵,胜算较大。

追云臾频频摇头:“不行不行,天劫未至,还有几个该死之人未来。除恶务尽,留了漏网之鱼,徒增麻烦,咱得等待,让他们聚集妖徒后,来个一网打尽,省得再让他们危害世人。”

醉道人道:“可是他们若聚人马,我们岂非更形势孤?”

追云叟道:“我前些日子碰上孙南师父李胡子,因为他能跑,遂叫他替我约请几位朋友,准定明年正月初一在碧筠庵见一面,那时再定破寺方针以绝后患。”

醉道人但觉那日期只剩三个月,并不久,遂赞成道:“一切遵照前辈安排。”

忽而想到什么,说道:“晚辈来时碰到餐霞大帅弟子周轻云,她再三表明慾探慈云寺动静,老前辈相术卜卦甚准,不知去得去不得?”

追云叟不必掐指,说道:“昔日苦行头陀对我说过,吾道大兴,全仗三英二云,那一个灵云在九华山去修,这一个轻云又这样精进,真是可喜,去是便去,该无大碍,只是得小心,免得对方看出破绽,又自去寻他死去师父那些余党,日后多费手脚。”

醉道人谨记于心,复又问道:“那齐金蝉呢?”

“惨!”

追云叟露出莫可奈何笑容:“‘蝉’即‘惨’,这小子本可度他上天,他却留恋人间,已又绝顶聪明,实是难以管教。他能兴道,也能败道,照我看来,惨啊!惨啊!”

说完,无奈摇头苦笑,便想领人离去。

周淳闻及女儿下山甚想见她一面。

追云臾自知他内心,斥道:“你如此儿女情长,岂是剑侠本色?日后见面机会还是多着呢!走吧!”手一挥,边催促他以及孙南、魏青奔入林中。

醉道人喃喃念着:“会是如何惨法?”

想及齐金蝉种种行径,自己竟然有了不忍之心而包庇他,不禁莫可奈何苦笑。

一闪身,消逝无踪。

话说慈云寺凶僧智通,在发现峨嵋弟子前来挑衅,弟弟被杀,以及周云从等人脱逃之后,已知是山雨慾来风满楼之势,遂调派手下,四处招人助阵。

就连毛太好友秦朗也请他前去西藏带话,请来飞天夜叉马觉。

他想帮手未到,一切以静制动,不肯随意再派弟兄暗中出去办事。

然而那毛太却让他头疼万分。

毛太本是受了周淳及齐金蝉戏弄,怀恨在心,复又发现徒弟粉蝶儿张亮采花失踪,想来凶多吉少。

他报仇心切,三番两次想出庙寻找徒弟以及周淳,都被智通拦住。

毛太觉得智通太是怕事,无形中便起了嫌隙。

有天晚上,两人同在牢室中,参欢喜洋,看天魔舞,又为了智通一个宠姬,双方发生甚大误会。

原来智通虽是婬凶恶极,他因鉴于师父种种覆辙,且自己建造这座慈云寺,也非常艰苦,所以平时决不在本地作案。

每年只有两次,把出门下四大金刚前往邻省做几次买卖,顺便抢几个美貌女子回来受用。

但以他性情,又是极端喜新厌旧,那些被抢来的女子,秉性坚贞者,自然当时即不免一死。那些素来婬落,或是一时怯于凶威的,顶多也只不过供他婬乐一年,以后便发充舞女,依他门下势力大小,任意使用。

三年前,忽然被他在庙中擒着一个女飞贼,名叫杨花。

智通恨她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起初本想叫手下将她轮姦,羞辱一番,然后再送她归西。因那女子容貌平常,自己根本无意染指,谁知将她衣衫脱去之后,竟然露出一具玉也似的白肉。

真个是肤如凝脂,又细又嫩,宛转哀啼,娇媚异常,不由得婬心大动,便以方丈资格,占了个头筹。

谁想此女不但皮肤白细,而且婬浪异常,纵送之间,妙不可言。

智通虽然阅人甚多,从未经过那种奇趣,春风一度,从此宠侍专房,视为禁备,不许门徒染指。

他门下那些婬僧,眼看婬贷将到手,却因师父反悔而丢了,虽然满心委屈,也不敢说出。好在庙中美女甚多,日久倒也不放在心上。

毛太来到庙中的第一天,智通急于要和峨嵋剑侠抗仇,想拉拢他和他师父,增厚自己势力。偏偏杨花又持宠而骄,有次姓房,硬是存心不从,惹得智通大怒,一巴掌甩下去。

盛怒之下,便将杨花送与毛太,以为拉拢人心之计。

毛太得了杨花,如获异宝,自然是感激涕零。

可是智通离了杨花,再玩别人,简直味同嚼蜡,又不好意思反悔,只有等毛太不在庙中时,偷偷摸摸,反主为客,好些不便。

那杨花又故意设法引逗,他哭笑不得,叫他越发难舍。

恰好又从邻省抢来了两个美女,便授意毛太,打算将杨花换回。

毛太自然万分不愿,但是自己在人篱下,也不好意思不答应,从此两人便自公开起来。

三角式的恋爱,最容易引起风潮。两人各自含了一肚子酸气,留于面子,都不好意思发作。

有天晚上,该是毛太与杨花约会。

他因智还在邀请救兵未到之前,不肯让他出去寻那周淳报仇,自是暗笑智通懦弱怕事。

是日白天,他也不告诉智通,便私自出庙,到城内打听周淳下落。

谁想仇人未遇着,无意中听见人说,县衙门今早处决采花婬赋,因为怕撼人动法场,所以改在大堂回执行。如今犯人尸首已经由官方搭到城外去啦!

毛太因爱徒失踪,正在犹疑,乍闻此言,便疑心是张亮。追踪前往打听,恰好犯人没有苦主认领,官方将尸体搭到城外。时已正午,打算饭后再去掩埋,只用一片芦席遮盖。

毛太赶去那里,乘人不防,揭开芦席一看,不是他爱徒张亮是谁?脑袋与身子分了家,双腿一只齐膝被砍,一只被打得溃烂不堪入目,情形非常凄惨。

绑那犯人扬的招干还在死尸身旁,写着血红大字:“采花大盗,斩犯一名张亮。”毛太一看,几乎痛晕过去。知道县中衙役绝非张亮敌手。必定另有能人,与他作对。他同张亮,本由龙阳之爱结为师徙,越想治伤心,决意回府,与智通商量,设法打探仇人是谁。

这时官家饭后回来。看见一个高大和尚,抓起芦席,偷看尸首,形迹好生可疑,便上前相问。毛太便说自己是慈云寺的和尚,出家人慈悲为本,不忍看见这般惨状。

说罢,从身上取出二十多两银子,托官爷拿这银子。买一口好棺木,将尸体殓埋,余下送他作为酒钱。

原来慈云寺在成都名头高大,官府都非常尊敬,何况小小官差,又有许多油水可捞,马上改了方才面孔,将银子接过。谢了又谢,自去办理犯人身后事。

毛太一直候到那人将棺木买来,亲自帮他将张亮尸身入棺,送到灵地埋葬,如丧考批地哭了一场。

那官爷心知有异,但既得钱财,也不便多问,看在慈云寺分上,反而格外殷勤。毛太过意不去,又给了他五两银子酒钱,才行分别。也无心情再寻周淳,沉重地返回慈云寺。

那毛太回到寺中,急于找杨花宣泄那股怨恨、悲仇,便往后殿走去,行至自己禅房,忽闻窗内隐隐传出杨花婬荡呻吟声,毛太一时*火陡升,想偷瞧杨花孤家寡人,如何婬荡卖騒,遂偷偷趴在自负,截破窗纸往里头瞧,霎时怒火攻心,几乎气炸肺腹。

原来他唯一的爱人——也是和智通共有的公妻扬花,赤躶躶地带在禅床上,极尽饥渴地让那智道翻云覆雨,瞧那两人如鱼得水般纠缠挟扭,简直像两头大婬狼。

毛太本想撞了进去,问智通为何不守信约,在今天属于自己逍遥的日子,竟来擅闯辕门。

后来一想,智通当初本和自己议定,公共取乐。杨花原是智通的人,偶尔偷一回嘴吃,也不算什么。自己寄人篱下,有好多事找他帮忙,犯不上为了一点小事破脸。

倒是杨花背着智通,老是说对自己如何有情,同智通婬乐,是屈与凶威,没有法子。

今天难得看见他二人的活春宫,乐得偷听她说些什么,好考验杨花是否真值,便沉心静气,连看带听,谁想,不听犹可,这一听,酸气直攻脑门,几乎气晕过去。

原来杨花天生婬贱,又生就怜牙俐齿,只图讨对方的好,什么话都说得出,偏偏毛太要认真去听。正在智通心疲力尽之际,一面缓冲,一面问杨花道:“我的小乖乖,你说真话。到底我比那厮如何?”

毛太在窗外听到这句话,越发聚精会神去听杨花如何答复,心想,她既同我那样恩爱,就算不能当着智通说我怎么好,也决不能对我过分含糊吧!

谁想那场花听罢智通之有,星眼微扬,把核桃小口一撇,做出许多婬声浪态说道:“我的乖和尚心肝,你不提他还好,提起那厮,简直叫我小奴家,只得很不得咬你几口才解恨。小奴家自蒙你收留,是何等恩爱,偏偏你要犯什么脾气,情愿当活王八,把自己的爱人,拿去结交朋友!”

智通猛亲她胸rǔ,惹得她格格发笑,他道:“都是你,没事不肯张腿顾我,气得我做傻事,想来真后悔!”

“下次敢再耍我,小心我永远不理你!”杨花浪笑几声,始又说道:“你想那厮少了门牙,缺了手指,断了一条腿,剩下一条,简直比水桶粗,那油肥加诸身子压得我差点透不过气。每轮到和那没指强盗睡觉,便恨不得一眨眼就到天亮,我看他手指、腿子分明是被人砍去,叫人见了就恶心!

“亏他好意思骗我,还说是小孩时,长疮烂了的,这话只能哄别人,小奴家也会一点粗武艺,还看不出来那是被兵刃削去的么?我无非是听你的话,想利用他,将来替你卖命罢了。

“依我看那厕,也无非是一张嘴,未必有什么真本事,我恨不能有一天晚上,来几个有能耐对头,同他打一仗,看他有没有真本领,如果是稀松平常,趁早把他轰走,免得你当活王八,还带累小奴家生气!”

她只顾讨好智通,嘴上说得高兴,万没想到毛太听了一个逼真!

智通也是一时大意,以为毛太出去寻周淳,也和上次一样,一去十天半月。两人说了高兴,简直把毛太骂了个狗血喷头。

毛太性烈如火,再也忍耐不住,不由怒从心起,恶向胆边生,再也无心计算厉害,厉吼一声“贼婬妇!”想掌击碎窗子,手扬处,一道黄光直往杨花头上射去。

杨花没曾想到有这一手,尖声急叫救命。虽是扑往智通。却也想用他身抵挡飞剑。

智通并未察觉,仓猝中,也慌了手脚。一把将杨花抓将过来,滚落床下,再弹左侧,四处乱窜。

毛太已下决心取那杨花性俞,赤阴剑抖得亮黄,苦苦追逼。幸而这间禅房甚大,智通光着屁股,赤着脚,抱着赤身躶路的杨花,活肉生香地来回乱逃。

幸好智通轻身功夫纯熟,跳纵之间捷如飞鸟,不然,别说是杨花性命难保,就连他自己也得受重伤。

然而这种避让,不是常法。手上还抱着一个人,又在姦婬之后,气力不佳,三七四个照面过后,已是危险万分。

正在紧张之时,忽听窗外一声断喝,说道:“师父何不用剑?”话言未了,一道白光。飞将出来,将毛太剑光敌住。

智通因见毛太突如其来,自己却背地道好友阴私,未免心中有些内侧又见杨花危急万分,只想到济命躲闪,急糊涂了,忘却用剑。

忽被这人提醒,更不怠慢,伸手抓向床前衣堆,登时摸来飞剑,倒打出去,一道华光暴起,直冲黄光,迫得毛太攻势受挫。

杨花趁此机会,顾不得躶体,硬从智通跨下爬冲过去,逃往复室而去。

毛太杀人不着,气得哇哇大叫,怒剑更劈,恨不得宰杀这对狗男女。

原来情急中闯入者,正是智通门徒,知客僧了一。

他乃因为外头来了一位重要客地特来禀报,谁想走到殿门口,听见杨花哭喊之声。他本来就不赞成师父种种婬恶勾当,似为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三英二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