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07章 九华山受罚

作者:李凉

火龙真人闻得这声沉喝,是有若遇到大救星般的脸色大喜;而荆恨秦和乌牛天真闻得这声沉喝则是一股惊惶不安之色。

项思龙心神一震之下,从几人脸色变化中已是知晓来的是什么人了,脸上不动声色的快速扫视了荆恨秦一眼,似在责备他为何不对自己说真话,口中却是哈哈大笑道:

“天风,多年不见,听你声音健朗却还是如若当年啊!看来你的‘波罗神功’又已精进了不少,真是可喜可贸!此番元首进发中原你可鸿图再展了!”“彼此,彼此!总护法的‘灭情道’不也是练至了最高境界‘紫气天罗’了吗?瞩,并且总护法乃是元首身边的大红人,天风可不敢跟你相提并论啊ifp言语间,一个身形高大,长发散被至肩,双目精芒灼灼,但脸色却是阴森冷漠的老者落在了火龙真人身侧,一扫荆恨泰和乌牛天尊,吓得二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后,又落到了项思龙身上,脸上毫无表情接着冷声道:

“总护法此次前来西域,我想不是来收罗人马的吧!对我的手下何必那么过份逼迫呢?愿意投顺你的人,我也不会计较了,不愿投顺你的么,还请不要为难177项思龙仰天打了个哈哈道:

“当然当然!嗅,据闻令主不是混入那什么项少龙阵营中了吗?这么快就大有收获了?那可我恭喜你立了大功了!嘿,但愿令主任此次元首入侵中原的大业上再立新功,那你可就大红大紫了17,项思龙在天风令主刚一出面时,心里就为父亲项少龙等的安危打了一突,可又不能着急,以防露出什么马脚来,所以只得忍住心下的冲动,与对方虚与伪蛇而对针锋相对的客套两句话。再瞧谁机会不着迹痕的用冷热嘲讽的语气提出有关父亲下落的话题,想从天风令主口中套出些什么来。

不想对方只轻哼了一声,脸色铁青的沉默片亥u道:

“我可没那么大的福气!对了,元首和教主此番派总护法前来西域,可有什么安排?”项思龙见对方别过自己八想知道的话题不提,心下不禁有些失望和焦烛但见天风令主对自己说话的态度和语气,想f他在发现自己等的行踪时,已经在暗地里距b—1己等了,但看他这份让自己也没觉察的轻功,此人一身武功当也确是不可小视,自己倒是得愈发小心行事了。

依现在的情形看来,对方似也还未瞧出自己的什么破绽,已经相信自己是真正的古里木了,这也不谓不是一大收获。如此想着,也宽下些心来,不动声色的从革襄里掏出鬼影修罗送来的文书递给天风令主,冷冷道:

“一切的计划行动都记在这上面了,你拿回去慢慢看吧!瞩,在下已经很累了冷主如无他事的话,就请便吧!”天风令主脸色极是难看的接过文书,也没再说什么,阴冷的望了荆恨秦和乌牛天尊一眼后,向火龙真人招了招手道:

“咱们走!”待天风令主和乌牛天尊离去,项思龙敛回烦乱的心神,微笑着对脸上有些失落神色的荆恨秦道:

“荆堡主有什么心事吗?这么沉默!”荆根秦掩去脸上苦色,陷笑道:

“哪里呢!属于只是想着令主与特使关系似有些不和,这……会不会对我们的行动有妨碍呢?”项思龙暗骂一声:

“老孤狸,想挑拨我和天风令主之间的矛盾,让我和他斗个两败具伤,好让你坐收渔翁之利啊?哼,你老小子的野心可真不小呢!只可惜老子这特使是个冒牌货,无论怎样,你也无法好计得逞!反而你如是对魔教中毒太深无可救葯,老子只会干掉你!”心下如此想着,嘴里自是不会说出,只谈然一笑道:

“有对手竞争,人生才会有刺激有进取嘛!

嘿,本座就怕他不堪一击呢l,p说到这里,又转过话题道:

“喂,本座今天收了你们两位爱将,心情大悦!荆堡主,吩咐下去,全堡武士今晚狂欢庆祝,迎接我们西方魔教的辉煌明天!”荆恨秦闻言应“是”退下,花仙仙这时已从悲戚绝望的情绪中平静了下来,怔怔地望着项思龙,低声颤问道:

“你——·啦真是…ol·特使大人!”项思龙一笑点头,花仙仙已是娇叫一声扑进他怀中暖泣起来道:

“还好有得特使大人相救,要不妄身……只好到来世再服侍特使了:7p项思龙为了演戏逼真,轻拧了花仙仙俏脸一把后,邪笑道:

“何必等来世呢?今晚你就可以与本座翻江倒海的大干一场了!”花仙仙闻言一脸娇羞,如41j归巢般依假着项思龙,模样儿可爱动人之极。

项思龙见了也不觉一阵意马心辕,男性生理冲动迅速高涨。

这可也并不能怪项思龙色急,他本性本是如他父亲项少龙一般风流成性,现在这美人儿已是芳心对他默许,再加上他近段时间宋连日为西方魔教的烦恼奔波劳碌个不停,已是好久没碰外人,这怎叫他不动心呢?

孔乎也曰:“食则性也ipj男人风流在那古代更何况是世空见惯的事情!

花仙仙似已感觉到项思龙的冲动,俏脸上的羞色更是娇红了,附到项思龙耳边低声道:

“待寝特使大人乃是妄身的福气,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17f这等挑逗的话让得项思龙更是慾念大炽,但心神却是为之一敛,推开了花仙仙,哈哈大笑道:

“美人固然重要,但大事却不可忘却!瞩,荆堡主可准备好今晚的宴会了?本座想大概了解一下堡中的人马实力171已走了回来的荆恨秦躬身道:

“一切安排妥当,只恭请特使赴宴了!”dcdc零晚上的宴会隆重而又热闹,但气氛却有些严肃。

足有千多平方的大厅摆了将近一百来席。

入席的除了项思龙、焚天邪神、金轿四使和荆恨秦、乌牛天尊等外,还有许多中原的奇人异士,诸如在中原武林享有盛誉的天龙八侠、雪山大侠等一些正道人士,也有夺命追魂、草上飞等一些黑道易雄。

但最为让项思龙关注的却是荆恨秦座下的十二勇士,从身如铁塔,双目神光灼灼,显是内外兼修的高手。

看来这荆恨秦本事可也真还不小,手下有着如此威猛的武士,收罗的门客也是中原中的一些高手,且其他的一些人也都是不可小视的角色。

他为何有着如此大的号召力呢?凭借西方魔教的名头吗?这不可能!因为魔教在中原还尚无势力渗透,江湖中还名不经传,就是自己也是在将临西域的云中郡城才知晓有个劳什子的西方魔教的!

那荆恨秦又是凭什么力量招集如此众多的中原高手呢?瞩,还有看其中的一些武士似是久经训练的军人似的,难道这荆恨秦是中原的什么大有来头的人物?那他又为何要隐居西域供魔教中人驱使呢?以他的能耐在中原应该是可大有作为的啊!

这……内中定有什么隐情!自己可得施计从他口中套出!

心下想着时,荆恨秦已是向项思龙边敬酒边道:

“特使大人,属于的全部实力精英都集中在这里了!嘿,就是天风令主他也并不知道属下的全部实力呢?”项思龙知荆恨秦说这话既是问自己献殷勤忠心,又是问自己夸耀他的实力,想获得自己对他的信任,看来他倒真是决意效忠自己了,但这其中也定隐藏有什么秘密。

微笑颜首的欢说道:

“荆堡主的确是我魔教中的人才,天风令主可也真是埋没委屈了你!本座则决不会如此的!待本座中原的事一完成后,定会向元首举荐你’!嘿,凭你的本事应该调到总坛去任个要职才是啊if,荆恨秦闻得此言,脸色一变,不喜反焦急的道:

“属下可知自己是个什么料子,担任总坛要职恐怕还难以胜任!在西域则是呆久了,还勉强可以管理吧!”项思龙漫不经心的“噢”了一声道:

“这岂不太令荆堡主受屈了?不过想想让你留在西域也最好,熟悉这里的一切且根深缔固!本座会满足你这个愿意的!”荆根秦大是放下心来,脸色舒缓了许多的道:

“一切全仗特使提拔!嗅,特使大人不是想审讯一番那腾翼吗?届下这便派人去把他提擒来让特使审问lpp项思龙心下一紧,心想:

“在众目暖暖下审讯腾翼这可不行咱己可还有许多秘密的不能让你们知晓的话要问腾翼呢!”当即摇头道:

“不用了,待宴后本座想单独审讯他!嗅,对了,荆堡主可知天风令主混入了项少龙阵营后有什么收获没有?”荆恨秦想起自己失前骗项思龙说不知天风令主下落的事,老脸一红道:

“这……还想特使宽恕见谅届下先前欺瞒你!”言罢,待项思龙示意“没什么”后,接着又道:

“据天风令主对属下所说,他把元神转入那范增体内,本想施展精神控制术控制住那项少龙的心神,怎知他野心极大,想待进入项羽阵营后,连项羽和项梁也一并控制住,不想半路上却遇上‘日月天帝’教主耽误了行程,之后又遇上罕见的龙卷狂风,因他功力难以与龙卷狂风相抗,所以只得把元首退出范增体内退了回来,所以他此番可说是毫无所得而退,且据他回来时脸色的苍白,属下可以断定他已受了重伤,特使如……现在是最好时机!”项思龙见荆很秦老是挑拔自己去对付天风令主,看来他对背叛了天风令主心下甚怀顾忌,这却也好,他为了保命,不得不全心全意的投靠自己这假特使了,那么自己就可利用他来作为自己住魔教内部作战的后备力量,说不走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如此想着的同时,亦也为天风令主的姦计没有得逞而欣慰不己。

或许是天意不让西方魔教入侵中原的阴谋实现吧!可也多亏了那场龙卷狂风!但不知父亲他们…

想到这里,项思龙心下是轻松中轻又有沉重。

一切都听从天意吧!父亲如真是应天命来助项羽的那他应该是有惊无险!如他真出了什么意外,自己就是再着急也还是无能为力!

“项思龙心下酸酸而又无可奈何的安慰着自习就在项思龙沉思不语的当几,忽地有武士来报说外面有人访堡。

项思龙一怔之下往荆很秦望去,却见他也是一脸不解之色。

项思龙心下疑惑中长身而起道:

“荆堡主,我们出去看看是何贵客来访!”荆恨秦点首应“是”后,项思龙当即领了众人往“风雷堡”外走去。

远远地就见得一个中年老者身后跟着十多来护卫武士站在护城河对岸,一副陌生面孔,但双目却是射着狡诈而又高傲的厉芒,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只不知是魔教的哪路人马。

荆恨秦望了项思龙一望,得至ij他的示意后,高声向对方喊道:

“阁下是何方朋友,还请报上名来!到我风雷堡主有何贵干呢?”对方的中年老者冷哼一声后,举目向城楼上的众人冷傲道:

“我乃咱们魔教苗疆门坛坛主飞天银狐,奉总坛之命前来向特使大人古里木报到!你就是风雷堡堡主荆恨秦吧!不知特使是否己抵贵处?”项思龙闻言心下大是明然,想起苗疆三娘曾对自己说这家伙曾与她的五毒门有过节,在苗疆不可一世,且也生性好色,姦婬过无数好女,不禁对他生出厌恼憎恨之意,眉头一皱的冷冷接口造:

“本座就是古里木!你就是飞天银孤,据雕骸尊者副教主说你乃是他当年所收的最为出色的一个中原弟子,想不到闻名不与见面,果也一表人才!瞩,你怎么只带了这么几个属下来报到?其他的人手呢?没有接到总坛的飞鸽传书吗?”飞天银狐受责不但不为畏惧反是脸上有些不快道:

“特使大人又不是不知我师父也己赶到了中原?自是需要大量的人马保护他老人家了ipp项思龙见飞天银狐在自己面前如此傲慢不逊,知他可能是没有向骸骸尊者请示就擅自来西域向自己这特使报到了,因为据鬼影修罗告知自己说古里木在魔教中虽只是一介总护法,可他的权势威望却是固有阿沙技元首罩着,且他在魔教笼络了不少心腹,骸骸尊者就是其中一个,那么骸骸尊者得知自己这“古里木”在中原,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胆敢对自己不敬的了!这飞天银狐可也正是狂妄之极!昭,自己何不趁此机会除去他,为苗疆三娘出口鸟气呢?

心下想来,发出一阵嗓碟怪笑道:

“唆,原来是副教主已是赶到苗疆了!本座没有去拜见他倒是多有失礼了!不过,你胆敢违抗元首之令,不率众前来,已是犯了以下欺上之罪!荆堡主,你倒是说说犯了此罪教规应如何处罚?”荆恨秦闻言心下一寒,想不到这特使谈笑间也会动杀机,自己今后与他相伴,那可真是·.—oo心下想着,口中却还是恭声道:

“票特使,以下欺上乃是犯了教规第三十二条,视其情节轻重而罚。轻者责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九华山受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