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

第08章 万年美人蟒

作者:李凉

齐金蝉见及,暗道孙南记性不错。大小订制甚佳,唯有颜色稍深,大概是铁质差异,但用来顶替,倒是唬得过去。

孙南则装做不识得而好奇模样,以免起人疑心。

妙一夫人冷道:“就是这口盒子么?”

齐灵云道:“好像不大一样,它重多了。而且触手粗沉……”

齐金蝉最怕她发觉,斥道:“用以就是这口铁箱,你想让我跪一辈子不成?”

齐灵云一时挣扎,事隔两天,她已不再那么记恨,甚至开始同情弟弟,自己如若权力否认,岂不坑他更惨?何况,她也不敢确定这是假货。

妙一夫人抓过铁块,转着瞧道:“就是它么?是铁盒还是铁块?你说它会发电……”

齐金蝉急道:“当然是铁块。”

妙一夫人道:“我没问你,灵云你说!”

齐灵云道:“该是铁块,我被它电着过,开关似乎在凹孔中……”

妙一夫人翻视几眼,伸手把向凹视并无反应,瞄向齐金蝉你拿假的给我?”

齐金蝉哭丧着脸道:“孩儿就这么一口,上次劈雷是巧合。娘要不信,就让孩儿跪死好了。”

妙一夫人混眼直视儿子,似要看出他说话真假。齐金蝉干脆低下头,不想起来了。

妙一夫人语气始转温和:“这次饶你,下次再把古松弄倒,非得把你关入莲花洞不可!”

她把铁块置于石桌上:“你且给我面壁思过七天,想想近日说些什么却德活,做些什么坏事?乃早醒悟吧!难道你还想再遭劫难吗?唉!”

眼露感伤神情。

齐金蝉暗道:“我最大劫难就是当你们儿子。”不敢说出,装出一副受教模样。

妙一夫人叹息几声道:“纵使娘欠你上辈子,可是你也不能失去慧根,以报复手段对待娘啊!”

齐金蝉道:“孩儿不敢,孩儿只是不想出家当道士……”

“三千凡尘有何好眷恋?”妙一夫人叹道:“多想想,你灵台末开,多想想!”

不愿再提此事,转向女儿,说道:“看好他,面壁七天七夜,若不从,罚他抄写轮回经。娘还得出门,去向朋友借点东西。几日便回,我走后,你将孙师弟安置在蝉儿室中。

孙师弟入门不久,功行尚浅,你可以将你爹所创的元元经剑术篇,讲与他听,也不枉他到我们这儿来一趟,如今各派均与峨嵋为仇,倘有形踪可疑之人到此,可发动颠倒八阵图固守山洞,千万别逞能,知道吗?”

齐灵云自是一一谨记于心。

妙一夫人再次瞧了爱儿一眼,感伤一叹,解去他受制穴道,始掠身离去。

她一走,齐金蝉顿时嘘气,爬身而起,大有解脱之态,呵呵笑起:“解脱啦!还好,只有七天七夜,比起莲花洞,实在好多了。”

齐灵云冷道:“别忘了娘还要你面壁七天七夜,快去吧!”

“休息一下去行不行?”齐金蝉黠笑道:“别忘了,娘还交代你要教孙师兄武功,你俩好好研究研究吧!”

说完大步行往林区,准备把那天雷轰抬回藏妥。

齐灵云但闻弟弟所言,不禁窘热嫩脸,想及母亲说过自己尚有一劫,莫要(情劫)……她不肯想,极力吸气,平静心情,照着母亲指示,先把元元经剑术篇交手孙南阅读,自己则溜至洞中,径自打点金蝉房间,准备换人使用。

孙南何尝不是怦热心动,然而他自许侠客,只把齐金蝉话中暗示,大而化之,打开剑谱,想细细读来,不知怎么,总幻着灵云倩影,迫得他大声朗读口诀,始能入定。

齐金蝉藏妥天雷轰之后,已大步走回。

忽见孙南如此认真,大概猜出名党,遂起捉弄之心:“怎么,怕我姐听不到啊?你干脆唤她出来教你不就得了?这元元剑术可难得很,没人教,铁定学不会。你不敢喊是不是?我帮你,有姐在身边,保证你温暖、聪明多多!”

他正待张口想喊去,齐灵云冷着脸出现洞口,叹道:“去面壁,听到没?”

齐金蝉瞄眼一笑:“干嘛?什么时候学起娘的面孔啦!开个玩笑都不成?”

“谁跟你开玩笑!你什么时候乖乖巧巧地听过我的话?”齐灵云绷着掩饰困窘脸容:“我知道你前世里,原是我哥哥,今生做了我弟弟,所以不服我管。从今天起,我不管你,让你嚣张跋扈个够,让你无所不为如何?”

说完,甩头进入山洞,不再理人。

齐金蝉怔愣当场,看来姐姐似乎真的生气了,孙南颇为焦急,劝着齐金蝉向姐姐道歉。

齐金蝉道:“要道歉么?我面壁思过便是啦!”

说完,他掠向悬崖旁,一处凹洞,盘坐面壁,不敢再吭声。

孙南没想到齐金蝉这次倒是听话得很,一时愣在那里,想好一大堆规劝言语都无用武之地,暗自想笑,自己竟然如此失态,赶忙拿起剑谱,再次背诵,却再也不敢出声,以免引起误会。

齐金蝉也定下心来。

毕竟自己武功未至最佳境界。

尤其他得想办法抗冲齐家武学,以免日后处处受制。

遂开始痛下功夫,研究苦行头陀之太乙神掌,希望将来有所效用。

当然,如果能学得苦行头陀独门内功心法,或而更能登峰造极吧!

他把目标计向苦行头陀的笨徒弟笑和尚。

他心想着:对付这家伙,要比对付他师父亲得容易多多。

心事—通,不禁心神大好,就连坐在冷岩上,都传来飘飘慾仙感觉。

齐金蝉面壁思过之际,亦趁机修悟某些武学,一天一夜倒是相安无事。

及至次日夜晚,他忽而闻及北山峰老是传来谈谈似如孤女慾哭泣声。

孙南已有所觉,转问过来:“师弟你听,那是女人哭声,还是猿夜泣?”

声音况悲,他根本无法仔细分得清清楚楚。

齐金蝉心念一闪:“糟了!莫非是那家伙要出来作怪不成?”

孙南道:“什么家伙?”

“难缠的家伙!”齐金蝉有所决定,脑袋探出小洞说道:“你过来替我面壁,我去收拾他!”

他招着手。

孙南道:“行吗?要是被你姐姐发现……”

齐金蝉道:“你不说,她怎知道?快过来,我去去就回,很快的!”

当下不顾孙南是否答应,掠身出洞,落于孙南面前,推抓一把。

孙南心绪一种作乱,直觉不该让内洞齐灵云发现,遂低声道:“快去快回,别再惹麻烦!”

齐金蝉直道不会不会。孙南始掠向山洞,代替面壁。

齐金蝉暗露满意笑睿,探瞧出洞—眼,姐姐似乎一无所觉,他始游向山林,抓取天雷轰,准备前去收拾那所谓的难缠家伙。

半个更次未过,突闻北峰雷声大作,电光闪闪,威势轰得地动山摇,软弱石块已往簌簌落滚而下,那似乎激烈无比战况轰得孙南惊心动迫,敢情这不要命小子又去惹是生非。

心念未定,齐灵云已惊惶追出洞口,急叫:“弟,发生何事?”

她哪知道,弟弟早就开溜,一连问了三声,迫得孙南面红耳赤,想回答又怕泄底,不回答又怕齐金蝉出状况,一时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齐灵云越听越紧张,往北瞧去,电光更闪,且闻哭声沉嚎,心神更诧:“莫非妖物已现?弟!”

想及弟弟可能开溜,赶忙转向山洞喝吼:“齐金蝉你给我出来?你到底还在不在?孙南呢?”

孙南吓得头皮抽硬,急叫一声:“我在!”

他本是回答自己仍在,齐灵云却误会弟弟回话,稍稍嘘气,又问:“孙师兄呢?”

孙南穷于回答,又不得不回话,逼出一句:“他到北峰……”

话未说完,齐灵云脸色顿变:“他怎可去惹那妖物?”

但觉危急,登时掠身追冲过去。

孙南暗自嘘气,然而一口气嘘完,紧张又起,要是齐灵云赶去,发现齐金蝉在那,自己岂非自打嘴巴?若真如此,将来如何面对灵云?

他不禁暗叹,齐金蝉果然是惹事精,沾上他,麻烦似乎永远不断。

他正待冷静思考,待会儿如何向灵云解释之时,雷电声忽而中断,四周沉静,有若重铅,压得胸口郁闷不安,那感觉,好像妖魂裹在四周,随时都会抽走自己灵魂般。

他深抽一口气,直觉邪气入侵略战争,开始运起真气,并念出伏魔咒以驱邪。才念几句,忽闻山林传来破空声,他急急探脑瞧去。

怎见齐金蝉已是满身泥灰,满头竖发,一脸苦瘪模样地溜回来。

孙南见及,赶忙招手:“快!你姐姐就快发现!”

急着要和齐金蝉互换位置。

齐金蝉瞄他一眼,苦叹笑起:“急什么?她还在醉仙崖逛她的醉八步呢!”

孙南干笑地直招手,不敢多言,眼前的齐金蝉不也晃着软力的醉八步?

想来他似乎经过一番苦战,使落得如此地步。

齐金蝉勉强掠回山洞,和孙南换了位置。

孙南使嘘喘大气道:“到底是什么妖物?你得先告诉我,因为你姐姐以为去的是我,不是你。”

齐金蝉道:“你难道一定要承认去过么?那请你先把衣衫弄烂、弄赃,再把头发电直,她可能会相信。”

孙南当然不愿意,道:“我该怎么向你姐姐解释?”

齐金蝉东:“真是‘情人见面,分外乱心’,告诉她,你是听到声音才赶去,后来觉得不妥又折返,不就什么都没了?”

“呃……说的也是!”孙南顿悟,不禁开朗笑起。

齐金蝉则压着那被电直头发,苦笑不已:“倒是我,被天雷轰电得全身发麻,毛发生直,却不知如何掩饰才好?”

孙南瞧他那像刷子般头发,不禁窃笑起来:“你又用那天雷轰?怎么?没把妖怪轰死?”

齐金蝉摆摆手,坐于洞口:“别说了!我以为天雷轰所向无敌,才敢去收拾那妖怪,岂知它威力倒是够猛,就是准头抓不好,每次劈去,都差那么几寸,伤不了它的筋骨,反倒是把自己电得乱七八糟,我看情势不妙,只好开溜,待哪天把天雷轰那两道闪光练准了,再去轰它便是。”

孙南道:“到底是什么妖?它不会逃走么?”

齐金蝉道:“暂时是不会,不过,再过些时日就不晓得了。”

孙南道:“能不能……说给我听?”

齐金蝉想想,点头道:“好吧!不过,我说了之后。你一定要帮我除去它!”

孙南道:“它要是危害人间的妖物,我自是帮到底。”

“有你这句话,我放心多了!”齐金蝉笑得眼眯眯。

孙南但觉已落入圈套,可是就是想不出毛病出在那里,只好找个好理由——妖物本就该除,何必在乎小师弟耍花招呢?

遂道:“你说便是。”

齐金蝉这才说道:“它是一条万年美人蟒!可毒得很!”

“美人蟒?”孙南想笑:“敢位用美人鱼一样,有着一张漂亮的脸孔?”

齐金蝉道:“算啦,什么漂亮的脸孔?充其量也只是长了长发的蛇精!不过,比起其他蛇类,它倒有资格以美蛇自居。”

孙南道:“你怎会惹上它?”

“说来话长!”齐金蝉想及往昔糗事,不禁笑声连连:“该是去年秋天之事了。当时我听说后山醉仙峰很好玩,姐又不带我去,我只好逮着机会就溜去了,那时正在秋末冬初之际。深山红叶连天。景色美极了。

“我则对那一大片红柿子最感兴越。东采一颗,西采一粒,射过来,打上去,说是练轻功,飞丸、其实也是闹着玩。追追射射中,一个不小心,采断树枝。滚落地面,哪知地面是一斜坡。一滚就是三百丈,掉入山谷。本是一身疼痛,岂知背后突然传出尖叫声,啊地一声,像压到小猴子的惨叫声。

“我惊觉地住后瞧,竟然发现一匹白色小马,大约一尺多长,滚在地上,它身前还站着一尊七八寸小人,惨叫大概发自那匹马。

“我愣了一下,突然想到母亲曾说过的艺人芝马,不就是这玩意儿,当下大喜,伸手就摸,岂知这对小鬼灵精,逃得比什么都快,害我追得惨兮兮!”

孙南皱眉道:“你是说那天生灵异,吃尽万年灵芝,日后可幻化成人形的灵物?常人吃了它,足可脱胎换骨的稀世珍兽?”

齐金蝉道:“不是它,我哪还神经兮兮乱追一通?”

孙南窈笑不已,要是被他遇上。他照样会追得没头没脸。他问:“后来呢?追着没有?”

“追着了,哪还有后半段文可唱?”齐金蝉道:“这两个小家伙天生都有那么一身东钻西躲本领,我明明就快逮着它,它偏偏往山崖那边跳去,一个闪身,溜进一个小洞,便不见了。那洞太小,我钻不进去,越想越急,只好抓起宝剑削那山石,打算把洞弄大些。再过去捉它……”

“我当时带的那口剑,原是母亲当年入道时的一口防身利器,别说是石头,就是钢铁,照样能一刀两断,谁想砍了半天竟自不能砍动分毫,后来才发现石头上面,有几个像蚯蚓般的字,我想砍不动的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万年美人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