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01章 上歌精庭每

作者:李凉

话说齐金蝉溜出峨嵋山,大阳江湖一阵,随又想逃避出家.躲在妓院十找了个姑娘便想结婚,终被其③亲妙一夫人抓回,关在凝等崖练功修行。

匆匆已过数月之久……

凝碧崖景色依旧。

只见得偌大绿色屏风般山崖耸天而立。

其间长满无数绿藤青梦,奇花异草,山风吹处,绿叶破浪掀飞,宛若一幕绿丝巾飘飞于空中,煞是好看。

那隆崖顶处、有块龙形巨龙般青石耸吐出来,一道三文宽奔流狂瀑,万马奔腾般直泻而下。

及至百丈处,冲向一座剑也似孤峰上头,顿时被抓峰截得四流分散、轰轰隆隆化成经天匹练之无数白龙小爆、银花珠帘,纷纷下坠。

那飞溅出来之无数小水珠凝结成雾,飞呀飞溅这头凝碧仙草,那神奇妙境,直叫人叹为观止。

飞瀑下冲处,则是一面青潭承迎,顺流缠绕后,奔流而去。

青潭边,则是偌大坪台·延伸过来,仍植着不少奇花异卉。

居间有棵忒高辅材,树中筑有云巢,这本是白眉真人修行之所,此时却是囚住齐金蝉最佳地散;

数月间,齐金蝉根本难下云巢寸步。

他双脚被母亲以抽仙余套住,寸步可行,可惜却无法任意行掠。

和他一起受困者,还有黑雕佛奴……

然而三月期限已过,佛祖禁制已至,身上写他余镇齐金蝉取下,它得以和白雕玉奴飞天挖地.益迅自动,烧橹齐金蝉既嫉妒又无奈……

齐金蝉总是不断地唱着“我是只小鸟飞呀飞不掉,我是只小小鸟,没呀没人要……”

每次唱此歌,其姐姐齐灵云便会用面均照该修行不修行,老唱乱七八糟歌曲,何时才股阶养够\。”

其实,数月间不断听来,姐弟做顾局围后已经渐渐不忍,毕竟地最疼爱的还是弟弟呀一口*。

她终于让出较大限度来,只要弟弟领封份,不进出金碧崖;让他走了云巢,亦没什么大得吧)

不但是她,就连在此一同修行之朱复、:申若兰、李英琼、猩猿等人,亦希望他早日出关。”

纵使是不能出关,也希望他能快乐的过五号。

众人已从先前之回避,渐渐地走向括树,好始交谈,倒是自由的。

时光飞逝。

渐渐地,齐金蝉已不满足于聊天之类的解闷,他总想办法要脱离云巢,到外面去活动活动。

今晨一早,他唱完我是只小小鸟之后,突然把姐姐齐灵云叫来道:“姐你可自由了,坦脑袋和姐一样。总有点老古板,让人想来颇为泄气。”

齐灵云冷斥道:您说什么;姐一点也不古板,是你太先进,老想些莫名事。”

齐金蝉道二”是吧,有时候井底之蛙,不知外界大高地原!”

齐灵云斥道:“你敢批评娘?我跟报说去。让你多关几年!”

济金蝉急道:一揭怎敢,我只是对事不对人#既辉要我练功修行,却把我因在云单树上,这里论修行四是一胄一地方,可是论统热,则差造了,在此树上,能练什么功;跳来跳去,练猴子爬树功还差不多,要练其他功夫,可差矣?”

齐灵云一楞,他说的倒有几分道理,可是母亲交代,不能让他走下云巢,梗道:“休待要如何外

齐金蝉道:“我想有限度的活动活动、……”

齐灵云道:什么意思!”

齐金蝉道:“就是下去走走”

齐灵云喝道:“不行,娘特别交待,不推让你下来!”

齐金蟀子声道:“姐当真食古不化么?娘不让我下来,目的也只是在逼我苦修,可是几月下来,我已经痛改前非,苦修有成;纵使报此时看到了,也会绕我过错,放我下去。

何况我到下面,只是为了练功,你要是一日不让我下去,我便一日不能大展身手,日子一天天浪费,我一/天没长进,在座耗光明,到头来,你叫我如何接掌峨媚派?你忍心着我武功停泊不前吗?”

齐灵云一愣,不知该如何是好……

齐金蝉道:“娜情虑太多啦,只要我不做坏事,不溜走,只下去练功,任娘将来如何责备,咱照样交待得过去。我们不能为了浪一句话,荒废我认真进取的机会吧]”

齐灵云终于屈服道:“你只下来练功,不准乱跑外

:齐金蝉顿时欣喜。“当然,姐要不放心,寸步不离,田在我后头即是?”

齐员云冷道:“就怕你耍诈上”。

齐金蝉笑道:“不会不会,不敢啦,选得了你这关未必达得了娘那关,我才没有那么笨!”

齐灵云轻轻一叹,道:“你能多想使好,姐可以为你多作牺牲,你可别让姐失望了,下来便下来,不过练完功夫得回去才是,捆他索也得随时套上。”

齐金蝉领时大叫遵命,突然掠身飞起,冲出树丛,再凌空腾翻筋斗,落于地面。

双脚方除地;他蹲身摸着地面,又闻又嗅,陶醉说道二“好香,好实在的土地啊,足足告别数月之久;人生差点设前途,现在可不一样,跃着地,前途终于一片光明啦”

齐灵云瞧他如此喜悦,亦感到欣喜,道:“你好自为之,我替你松掉捆仙索,希望你能勤快练功。”

齐金蝉据点头道:“一定一定!”

笑不合口矣。

齐灵云这才伸手解去他脚上珍珠色捆他索。

齐金蟀得以更自由活动,不禁跳跃起来,大叫:“快采用,快来电!”

此请一出,原是四处工作、练功之李英琼、朱文、申吉兰、以及半人半徊之程猿等等,已飞快奔了过来。

李英琼见状惊笑道:“你娘放你出来了!”

驻金蝉笑道:“差不多啦!”

朱文窃喜:“真的?太好了;太好了!”跳跃如小鸟。

由吉兰亦势掌叫好。

齐灵云却道:“我滚才没旨意,是他要求要练功,我才放地下来,今后大家看着、他著有任何意既在对截住,否则组着知道,大家一样有罪广。

力立即应是.但对金峰能自由,皆替他高兴。

齐全师于采道:“刘太紧张啦,我真的想练功而已?”

齐灵云道:“那就练把,别害了大家才好!”

齐金蝉笑道:“怎敢怎敢!”

他舞动着手脚,又适;这么久没动,因不知从何练起……”

朱文笑道:“练‘烈阳真火’阴,听说它无坚不推!”

齐全蟀欣笑:“是极是极,它却是和尚的表征!”

原来烈田真大得纯阳之身方对练及。

李英琼道:“练太乙种雷掌如何?我喜欢听轰雪之威力声!”

齐金蝉又道:“是极是极!”

他几乎任何功夫都想练。

齐灵云道:“想到什么便绕什么,不必东挑西选的,咱们先退下,让他自行思考一番如何?”

大姐既然有活,小妹目是服从。

众人纷纷道喜之后,已回原岗位,但多少注目过来,想看看齐金蝉耍何把戏?

齐金蝉呐前念道:“现在我最想做的便是……洗澡!”

活方喊完,他辞然身化长虹,天马行空投掠冲数十丈,再转苍庞朴免,直冲那飞瀑深潭之中。

砰然一响,溅得水柱冲天,他已迫不及待沉入水中,哇哇尖叫,震得水中游鱼仓皇闪躲。

待他发泄闷气后,又冲出水面直叫过薄,而后有若矫龙般窜卷于巨潭之中,远远瞩去,倒若真龙打转,灵芝蚊鱼。

远处众人瞧及,不禁劳尔一笑,直觉齐金蝉原性展露,凝碧崖从此必定丰富许多。

只见得齐金蝉东掠西窜一阵,将那闷气发泄殆尽,一身洗得清满爽爽,浑身顿然带劲,他这才想起该应付应付姐姐,开始练功吧

他心想定之后,释然喝喝大叫,逼足功力,太乙神雷掌凝劲资出,砰较一响,震慑山崖。

他猛觉不够劲,顿时冲向飞瀑,哇哇大叫,双掌开打,

砰砰砰砰。

只见得万钧飞瀑暴散四射,水花化成暴雨般摧冲凝碧④民有奇花异草,顿时打得花草东倒西歪。

:齐灵云等四知祸从天降,惊愕中已急渲齐金蟀快快住手一<一获面齐金蝉身在飞瀑之中,早已声音很涂,且他又努摆

正在兴头,哪能听得着,兀自报劈不断;暴雨仍证酒过-。揭田雄张胜面已然白,要是花齐被暂,母亲突然赶条。杨泣如何解释才好?。

韩助跑冲,她唱道:“快快到飞瀑分,运动妇那签两用/

二一青姑娘任叶飞掠过去,攀在里召崖上。以自勾住瓜品地邮手,不赢反击涌来飞瀑,如此一波来一波夫,倒是打得紧凑万分。

“田阳团俄之搞间激钦田林奴、白段工权;冲决上前来、激地,肩得不亦乐乎,_,

务报期即问明问,”姻③兴致肖因·不田田出太乙神雷和辅相撒闻污$利雅相冲而上。

-一刀镇四四睿乱”更是挂出宣泄.任那几位姑娘武功了很,可腾飞行征能源源不镌,且越冲过猛,纵使留得了正面冲来者,却同不了左右法来者。”

’\但见几个照西不到,已是个个发温衫温,变成落汤鸡下、,——

,一夯灵云不禁喝斥道:“这小子准设好事,才放出来就河,

住面和几位姐妹相机瞧来,却又英可奈何苦笑。毕竟准鸡做根本是无心之过,到现在还在桥命厮杀蚓

只见得齐金蝉连劈数十掌,轰得飞渡黯然失色,声音俱被雷声淹住,齐金蝉这才觉得过原些许。摔又喷喝,县化游龙;不时穿绕飞渡之间,有若鲤鱼跃龙门,直冲而上。

待慾冲及飞瀑源头处!太乙神雷掌再劈上去。给我倒源回去··,…”

他异想天开表及万钧飞瀑,慾推打回去,但见家劲过处,的确把那飞泽截流而断,然慾往上推,纵使他父亲齐漱冥前来,照样无能为力。

就在那飞瀑被截之际,齐金蟀顿觉狂流重如山崩般压来,他再劈轰,飞渡一分为二,一半倾泄入津,另一半却倒冲缓碧崖,那下边齐灵云等人见状,简直似被泰山压因般,个个尖叫,劈拿没命打来。一

齐金蝉征愕,怎有如许多声音四角尖叫,难道在汉眼自己练功方式么?

他疑惑回头。正巧见及飞回淋美女情景,不禁哈哈慾笑,然地乃对抗万钧瀑布,这一分神,飞泽照样奔涌而来。

齐金蝉*分神,真劲积泄,怎能抵挡,哇哇问州几声,硬被飞瀑冲得没头设脸.直往深田坠去;

他证叫糟糟糟,如此下坠。准跌个半死。

情急中运起照阳神功加以护体,方自运起,人已落津,轰然一由,炸得地皮疼肉病,哇哇怪叫,沉入水中老久,方

自软趴趴浮出水面。

此时的他。已被打得脸红肉红,疼痛不堪,不敢再玩。匆匆游向岸边。_

方慾爬上岸,已见及齐灵云、李英琼、申着兰、朱文等姑扬双手又展,一身落汤鸡般目瞪着这混蛋小子。

齐金蝉见状任愕道:旧机也下水玩了?我怎没碰到?”

齐灵云斥道:在岸上都快被你玩死;还容得下去么?还不给我爬上来!”

的话伸手,揪住弟弟衣衫,拖出水面……&蝉仍自不解:“怎会!怎会!”

“’见及姑娘们一身落汤鸡,"抓身材凹凸毕现,倒也十分利@,不禁可可笑起。

齐灵云斥道:“还有心情发笑?可恶!”

她越想越后梅,很恨拿出相他索,又把弟弟双脚给绑起来。

齐金蝉紧张万分:姐,您又如此?我才练不到半天功夫而且……’·”

齐灵云斥道:不到半天,凝碧崖差点冲倒龙王庙,花得全团在你手中,不到半天,我们全部成了蔡畅鸡;再过半地’岂在你手中”

齐金*一环“会有这么严重吗?”

齐灵云指向援等崖:“你自己看!专回祸的小子”

齐金祥柱凝碧崖看去,靠近飞瀑之奇花异卉几乎全毁,他这才惊觉事态重,已自苦笑:“怎会怎会如此?我怎知会如此?我是无心之过啊!”

齐灵云斥道:“无心便没事吗?要是娘突然赶来,你叫我如何交代?真是!你难道不经过大脑思考再行动么”

齐金蟀子笑。“大恒关太久,只想到要好好表现,谁知道待过头了……”

齐灵云斥道:“乖乖给我回云巢,三个月不准下来!”

齐金蝉顿时焦切:“姐,一定要这样么?我好不容易才争取统功机会,你要断绝我的光明前程么?”

齐灵云冷道:“你的前程代价如果这么大,我宁可不要,因为我负担不起!”

齐金蟀乞求道:“姐,再给我一次机会,至少你该罚我把那些花卉整理复原吗!那是我惹的祸,由我来收拾!”

齐灵云冷道:“我看免了吧,说不定成事不足,败享有余,到时死伤更大片。”

齐金蝉急道:不会不会,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上歌精庭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