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10章 十号幕女

作者:李凉

齐金蝉在暗处,未被发觉,因立身甚近,也觉阴寒之气侵风,倒令他打了一个寒颤,不敢大意,忙即遇到后面与笑和尚、石生会合。

三人会合后,齐金蝉突然现身上前,手指妖促,斥喝道:“你们这些鬼推都没有用处,还是让我吹口气试试吧!”

二扶徒见那上干的观厉魄,练就的恶鬼,枉自口喷碧焰阴火,唐牙吮舌,只在四外环绕,不能近他的身。

出来的敌人,一点看不出有什么奇处,越发愤怒,刚把手中扶叉一摇,特化血光火格飞出,齐金蝉包张口喷出一目真气。

二个恶鬼果然碰不得纯阳真气,急忙要逃避,石生与笑和尚且打出太乙种雷,二面一夹,打得二鬼化成一溜黑烟,晃因不见。

齐金蝉笑得得意道:“什么长鬼,像纸糊的一样;经不起一口气。”

国知话未说完,便觉阴风扑面;肌票毛颤,同时千万支灰筹色的箭光,夹着一段极烈的血腥。

当头照下,眼前一花.一个面色白灰,身穿白麻道装,头戴府冠,貌相阴冷狞厉的妖道,带着二十多个和前两妖徒同样打扮的男女妖魂,忽然出现;想是很极,身还未落.先下毒手

齐金蝉早有准备,扫魔帚已化成五色毫光,横扫而出。

笑和尚的弥尘幡先化成祥云,保护住三人,天遁镜也照出一片寒光,把妖火鬼箭全部挡住。

这次来的;正是妖克徐完,他在鬼宫中,看到克徒的本命神炬一灭,便知不妙,用千里缩地之法,立刻赶来猛下毒手。

此刻见幽灵电箭无功,而对方竟是几个娃娃后辈小生,心中更加冒九

立刻鬼声瞅瞅,暗用鬼话,命令手下一千鬼徒,在自己血沙旗护身下,率领千万恶鬼,冒着这些奇宝光芒;要摄取齐金蝉三人真魂,他自己就想冲进太乙仙府,准备踉峨嵋教持一拚。

哪知他身形怎么冲,都像撞在墙上被弹了回来,这才知道这位云章四周.早已布置了许多法术禁制,难越雷池一步。

徐鬼一怒之下,出手就是一团灰白色阴格十紧跟着右手一机又是千条碧绿光芒,同时向三人射到。

这是他多年心血祭炼的阿鼻元球与碧血灭魂校,不遇强敌轻易不用。

石生的七修刻已经出手,七道剑光,交织一片诡奇的虹光,就向碧芒阴焰绞去、双方立刻僵持在空中,竟成胶着状态。

但那些小鬼却倒了霉,被天通镜一照,又被扫度悬一扫,纷纷败退灭去。

而伟奴此刻也飞出,鸣叫连连,尖爪铁图,抓得那些妖鬼,鬼叫连天,纷纷被佛奴吸入肛中。

徐鬼这才知道厉害;峨嵋一派奇宝名剑没有一样是好惹的,眼见门下妖鬼几乎灭亡殆尽,慌忙呼啸一声,收兵通走。

这场恶斗,只不过花了一个时辰。

满天黑云尽扫,又是天清月明。

三人纷纷收了法宝,齐金只得直道:“妖鬼徐完不过如此,我觉得还没打过场哩!”

倏听到一声长笑道:“好大口气,若不是这个位云亭四周,早已布置佛门神障,你哪能如此称心得意!”

话声中,一个矮小老头已出现事中,正是接受朱梅。

齐金蝉见了一声道:“朱师伯,妖鬼徐完已吃败仗逃走,你老还出来干嘛?”

朱梅笑呵呵道:“我来论功赐赏啊碰巧你在吹牛,不过吹牛也不是坏事,走吧,妙一真人已准备开府指示论辈份,而且还有灿仍谕示,你们该去听听。”

齐金蝉道:“和尚与石师弟你们过去吧,我留在这里。”

笑和尚与石生立刻飞上凝碧崖。

朱梅瞄眼道:“你为什么不进洞去接受指示?”

齐金蝉道:“朱师伯,你就不要为难我了,我一听训话头就痛,而且我也不想成伟成仙,只想做一辈子快快乐乐的人,所以各求适性不去也罢。”

朱梅瞪眼道:“这话你只能对我讲,给妙一真人听到,他争气死。”

开金蝉一睑贼样道:“朱师伯,你千万不能打小报告,我告诉你,我就是想尽量不见他的面,避免他生气,我也不舒服。”

朱梅扬白发,叹笑道:“你乃九天神重转世,天生就是修道命;你却百般逃避,大概是时候来到吧!

这样好了,等开完府后,我顾你做件事.一来让你有个借口出去逛逛;二来也算游我做件事,你愿不愿意?”

齐金蜂道:“那要看是什么事?”

来梅瞪眼道:“小家伙,难道你还想抗!”

齐金蜂轻笑道:“没有啦,只是想已有没有田力帮师伯的忙。”

朱海道:“你若没有能力.我也不会叫你去,不过只谁你个人去,不能再召人同行。”

齐金蟀皱眉道:“那多没意思,一个人孤单单的,连聊天的伴也没有。”

朱海脸色一伍:“我是拜你忙,你要去不去随便。”

齐金蝉忙道:“师怕不要生气嘛,’现在觉行谈判,能得寸进尺最好,不能也可以马马虎虎过得去,您说吧,是什么事!”

朱梅这才笑道:“小鬼,你越来越滑头了。好好去办事.我算出前世有个女儿,现在出生在江西万家村,你去把她引起回峨嵋,拜在掌教门下,也算了了我一段因组”

齐金蝉一副很受不了的模样:“今世的事还办不完,居钱办到前世去,哇塞,你老也真会找烦恼响!”。。朱梅叹道:“你不知道,凡人有凡入的烦恼,神仙也有神仙的烦恼,前生后世的事情处理不完,我就修不成正果。”一齐金蟀摆摆手道:“好吧,不过该把你前生女儿人事资及告诉我,不然我上哪里去找啊?”,未梅道:“我当然要告诉你,我那女儿身上有个朱红色公形股记就在胸口,她的年纪跟你也差不多,万家村也不是大地方,容易找得很。”_齐金蝉见了一声,哭笑不得:“脸记在身上。而且还在咪咪附近,我怎么看得到就是这么一点!”

朱海道:“有这么一点,已经很不错了,小子,你去不去?不去我叫别人去!”

齐金禅忙道:“去,去!”

他唯恐像笼子里的马,被炒一真人关起来修道,说完税挥手道:“那我就走啦,我老爸那边·,……”

朱海笑道:我叫你去,有什么事,我当还管作红下来,走吧,办好事早去平回一一齐金蝉写起适光,’离开了仁云亭。

他签到自己又自由了,海阔天空,任我合规,只不过少了一个笑和尚。又没有佛奴作伴,真有些无聊.。天色蒙蒙亮.了大清早的田野山谷特别清新。_’齐全弹一到江西慈溪县的万家村时,远远望去,只见)一片黑鸦鸡的屋脊,用有三四百户人家。

他看呆了眼,苦笑不已。

万家村根本是个大村落嘛,朱梅那个老头子还说是地九

现在问题是三四百户人家,最少也有三四百个女孩子没有姓名,要到哪一家去找来梅前世转投路的女儿

他边走边在想,却被人拍了一下肩膀惊醒,抬头一看一名打着锄头的在家汉,对他笑道:“你是谁家走失的至于?”

齐金蝉灵机一动,笑道:“大叔,你是万家村的入”

“是啊!”

齐金蝉道:“那就对了,我是财神爷的散财重于,看¥万家村的福星高照,所以来查访有福人家。”

那庄家汉苦笑道:“你这小鬼,倒很会胡说人道,万村没有相星,最近却有雾里。”

齐金蝉轻笑道:“大叔,你用我的看法不详哦!是么回事声

在家汉摇摇头道:“我要去田里,-时间四位超扯,司要到处乱逛,快快回家吧!”

说完扛着锄头匆匆走了。

齐金蝉眼看门不出什么,只能如村里走去。

这人很反常哦听到放财童子居然没反应。

一进村里,就见十几个跟他一样大的孩子,正在玩其速往。

一见他过来,都望着他。

其中女的状有七八个。

齐金蟀回筋转了转潮他们道:“各位,你们大家过来。”

那些孩子也不捉迷添了,过来道:“你不是这里的人嘛,有什么事用?”

齐金蟀道:“我想送点银子给你们花花,你们想不想要周广”

要,要·

小孩子一听有银子车立刻兴奋得起哄了。

齐金扶助在地上道:“你们每一个人都去检块石头过来。”

那些孩子自然用着做。

他们并不是在乎银?,只是抬不任金蟀有什么名堂,扔到很好玩,很好奇。

齐金蝉把极来的石头在地上搭了一个下面有空间的宝塔.再问道:“你们这里有庙吗?”_一名孩子道:“有,村层有间山神庙,村左有间土地应。”

齐金羚笑道:“很好,现在你们大家转过身,我要到土地庙去.你们敷—二三,再转过来,这些石头下面就有银子了.’,那些孩子好保在玩游戏,齐都转过身去.等数完一二一三回头一看,早已没有齐金蝉的影子。

人不见了没关系,小孩子们主要想看看石头面有没”子?.大家扒开石头,果见屈光闪闪·下面都是小碎银。

睦鸣】小孩子兴奋地欢呼起来,七手/见地抢,正好每人分到一块。

那些小孩献宝似的口中连连叫状爹娘,作鸟兽状地跑回家去,泪息立刻在万家村里传了开来、一

齐金蝉玩的自然是仙家中的小法术,类似茅山的五鬼搬运法,给这些小孩一个惊喜,借以传达讯息。

他人却已找到了那座土地庙。

那间土地庇不算小,还有一个老店枕在省香火。

看他白苍苍的头发,何倭着身躯.年纪已不算小。

齐金蝉跨进店里,打招呼道:“老国伯?”

老庙视转头一看,笑道:“好可爱的孩子,有啥事!”

齐金蟀道:“我想请你帮铁忙,办一个道场。让全村的男男女女都来赶会,你看怎么样?”“。

老庙视愣服道:“你干嘛想办过场,办道场是要花银子的。”——。

齐金蝉笑得甚甜:“我是想为万家村析相,银于我有。全部我出钱。”

庙祝叹声道:“你的心意虽好,把司借亲得不是时候。”

齐金羚眉头一批:“为什么?辽—-一

老庙机叹声连连。“这地方在闭鬼,山神庙那边一到晚上就鬼声瞅瞅,一前几天,还有女娃)说德.村子里的人已心慌慌忌讳得很。-/>

昨天山神庙的老道上还放出风声,要杠子里的人再献出七对重男童女,否则鬼壬要万家村不得安宁。”

齐金蝉抬担嘴角。“竟有这种事,我国要去看看。”

老店租忙道:“小娃儿;你最好莫去,去了彼鬼看上,只怕命都没有了。”

齐金蟀呵呵笑道:“老阿伯,放心,我一向只抓鬼,还没被鬼抓过”

话刚说完,倏听到人声吵杂。

回头一看,见一大群村民,个个拿着锄头木棍,怒气冲冲,蜂拥而来。

之庙祝急急走出庙门口:“万村长,你老带这么多人来干啥,·,

为首一名老者指着齐金蟀道:“咱们来抓这小跃人,最近村子里不平劳,一定是他在搞鬼。”

老庙机无法置信。“村长,不可能吧,这、娃子长得这么使美,怎可能是搞鬼的人?”

村长气呼吁道:“庙祝,一你就不知道了,他村竟从石头里变出银子来,不是施妖祛,还是什么,我非得把他吊起来火烧不可”

老庙税一呆,回头望着齐金蟀。

齐金蟀做梦也没有想到,弄巧反成拙,他知道不说话也不行了._走到老度视前面道:“各位叔伯,你们也太不分清红皂

白了,我不过初到此地,送点根于给小朋友,想不到遇到_这么大的误会。

不过我可以申明,我绝没有搞鬼,刚才听老庙机说山

种违里有鬼,我负责去查明白,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

那村长冷笑道:“你一个习。娃儿,有这种能力吗外一一齐金蝉弄回道:“村长,你这话不是问得太矛盾吗既怀疑我没能力,又说我会搞鬼,这算是哪门子的想法沙

村长一呆,有人起哄道:“/’子,你到山神庙去,咱们跟你去,好歹也要弄个水落石出。”

齐金蝉瞪那说话之八两眼直:“好。大象跟我来。”

齐金蝉便走在前面,村长带着村民在后面押着,一齐、往村尾的山神庙走,连老店机也跟了来。

老店视关心地道:“孩子,弄清楚事情可以,但不要打冲锋啊,山神庙的吴道主,平常做人就凶巴巴的。不好惹。”

齐全校获笑道:“多谢关心,安啦,这次我非要挂鬼给大家看看!”

七拐八弯来到了山神庙。

只见一名道上正在山神庙门口打扫。

他一见气愤汹汹地大堆人赶来,神情顿时一变,提起扫把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十号幕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