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11章 血彩夺

作者:李凉

四人便隐身向后山飞去。

果见那像猴子一般的猿长老,在所居的楼台前·双手开场,发出五青五自十道光华,竟与那劳神凌挥干上了。

凌挥手握珊瑚短杖,发出一颗颗火球,与青白光芒交织成一片幻虹。

而幻虹下面,乙作与公治黄正在下围棋.对二人斗法看也不看。

齐金蝉看得目眩神动。

低声道:“好也,果然于起来;嘲要不要也去凑个热闹!”

朱文忙道:“你不要去搅和,有三个师长在那里足足可以应付,还轮得到咱们什

笑和尚道:“先看一看再说,要扰和等他们打完了再找机会。”

齐金蝉便按兵不动。

只见猿长老又在身上摸呀摸的,突然将千道光华收回,扬手发出三枚铁钉。

还没有着到有什么变化,却见人影一晃,凌浑竟用分点捉影法把三根钉子收了去。

他哈哈大笑道:“老怪物,不要怕;我不打你,这三颗天狼钉暂惜一月,假如你要当作你下葬时的棺材钉,十五天以后到青螺谷向我讨还就是了。”_说完人已一间不见。

齐金蝉看到这里,讶道:“看凌师叔的表情好像并不想杀他,这是什么缘故?”

笑和尚道:“当然有缘故,听凌师叔讲这老狼格立功,法力颇为高强,修炼越女正宗划法,平常也不害人,与一担的妖邪不同,所以想保全它,让它自己迷途知无”

石生道:“不过这老猿精脾气暴躁得很,只怕不肯干休!”

果然,猿长老一见奇宝天狼钉让人劫走,更加怒不可遏,竟施出元神出窍,化成一团青白光华,猛然对己体击去。’凌泽已走;它自把怨气发向乙休头上。

岂知青白光华击了一个空、竟把崖石打碎一大片,老游的元神差一点打进山腹中。二原来乙体施出移影换形之法。

猿长老又急又怒;正在进退两难,却见己作已推开棋棋道:“这般棋乱糟糟的不能下了,那边也是时候了。”百禽道长公冶黄笑道:“你早该出手了。走!”这一声走,一道金光一道乌光已离地而起。章陡听到一声嚷斥

“要走没那么容易,猿长老,咱们姐妹来帮你。”

说话的竟是猿长老两个宠娘龙山二女,手指刀光;跃身飞出,夹攻己体。

乙作哈哈大笑道:对未得好。”

大油展处,满身金光,向那些飞刀飞剑冲去。

那些刀光剑光一碰上金光就波荡开,都像没什么作用一样;只见他像用海金龙一般,在满空长虹交织中飞舞。

齐金蝉等人从未见过神驰己作出手,此刻一见大呼过搞,陡见一条赤红血影电驰而至,后面还紧跟着二条金光,三道白龙

同声也听到凌泽在大声道:“妖率要进,你们决注意不可放过。”

乙休一抬头,就取出一叠轻纱,朝酸等崖上空一抛,化成一片五色议相,晃眼布满空中,跟着相内又飞出一道百大金红,横亘半天,挡住那血影的去以

血影到得快。后面光华竟来不及追上,公冶黄唯恐妖率过走,手指处飞出一道岛油油的光华,绕着血影而过。

那血影立刻一分为二,马上又往里会提,却未完全合‘拢,竟向正在找乙体法的诸跃人撞去。

首先倒霉的是个女子,破血影一台,立刻像死人一般倒下去,连无神也没有保住。

龙山二女一见大吃一惊还没来援及反应,血影如风一般又扑上了身,同时惨叫一声,也死于非个

血影透身而过,两具尸身已凌空掉了下去。

猿长老一看这血影这么厉害,敌友不分,也吓呆了。

倏听到凌泽大喝道二

“老猿精;你无神还不归窍,只怕你性命也保不住了。”

猿长老这才知道凌浑己体等人并不仇视它,仗着血影吞食龙山二女元神时慢了一’,急忙元神飞回身躯,立刻隐身飞遁离开。

那血影似乎每杀一人就长一份功力。

此刻对峨嵋派的人无可奈何,却专找邢派人物下手,他正想对猿长老扑去,后面追上来的剑光已联成一片光墙,与己体的金光合并,把他包围住。

同时,凌挥与己体的太乙神雪也像电而一般发出,如他打去。

那血影冲又冲不出去,被满天雷大打得七翻入该,他情急之下;竟在香火之中,向来路掉头电掣般飞去。

哪知一道金光自来路出现,正是极乐真人李官.他袍袖展处,百大金光香火又如血影打去。

而这次香火之中,夹有二道青光,竟是佛家林光。

那班影被神雷打得初疾,又被青光击中,全身立刻爆炸开来,神形惧灭,变成一丝丝血影残丝。

乙体不放心,手一招,崖前那片三色彩云电驰而来,把这些残烟血丝全部包住,悬在半空中,众他又各用纯阳真火合力一烧,直到没有血腥味才收宝住手。

齐金蝉已跳出来道:_“各位师叔,那妖孽究竟是谁外一己体道:“他是被长眉真人逐出师问的师弟,自此陷入伍道。今称血影子,今天幸而把他除去,否则将来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受害。”

齐金蝉一听,连连伸出舌头,想不到血影子竟还是自己的师叔祖,看来他道之中,也人事无常,跟凡间差不了多少。

他更加没有向道之心。

李官轻笑道:“你们四个小娃儿还有事情要做,请跟我来、”

齐金蟀本来还想看看;大家对孩长老怎么办?被这李官一催、只能跟着走。

这时各派来参观的宾客越来越多,齐金蝉与笑和尚等人跟着那李官走到前山倒峰的太乙风雷洞旁才站住脚步。

李胄已道:“你们隐身守在这里,若有异派人物不存善心想找麻烦,你们就出手对付他,一切有我?”

齐金蝉道:“是!”

李富又笑了笑,人影一闪而没。

齐金蝉目光一扫四周,见并没有人影,拄着宋文坐下道:“好戏没看完,又被植到这里,冷清清的,守着干嘛!李师缺一定发神经。——

朱文道:“蝉弟,你怎么可以这样讲,李师叔一定算准了有邪派人物会来,才会召我们四个来这里的。”

笑和尚道:“对,金蝉兄,你不是最受打架吗?李师叔是投体所好啊”

齐金蝉瞪眼道:“假如没有人来,我就打伤,把你的和.尚头打烂。”

石生自嘿笑道:“和尚头一栏,岂不变成了癫和尚矿”

四人正在互相打趣。修然人声传来。

朱文道:“快隐身,看看来的是什么人月

四人刚刚隐身,就走来一男一女。

只见女的道:“刚才藏灵手说的话真叫人生气,着他枉为一派系师,对峨嵋派却像哈巴狗巴结得不得了,我真想让。”

男的笑道:霉灵于固然客气得过火了一点,不过峨嵋摄的确不可轻视,依崔海客所说,连西昆仑血影子师徒都被饿嵋派杀害消灭,咱们不能不如小心。”

女的道:“血影子是谁,我听都没听说过。我看崔海客眼藏灵于一样,为了想借重峨嵋,避开道家的四九重劫才捧峨嵋的场,我可不管,想先找几个峨嵋派小辈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男的忙道:“千万三思而行,好在传讯飞符已飞出去,好歹等师父接到符赶到以后再动手也不迟。”

_女的明斥道:“你胭子不要这么小好不好,金朗门下,烟有像你这样没胆子的徒弟。”

男的被地骂得头低低的。

齐金蝉早已听得毛火,现身戏德道:“二位贵姓大名啊?怎么来到太乙飞雪洞来了许”

男的忙抱拳施礼道:“在下毛成,这位是我师姐括玲”俱是地仙金娟门下,访问小弟弟,这地方不能来吗?”一枝玲玲笑道:(“既是广宴宾客,哪有什么对方不能避的?——齐金蝉激笑道二二位大名,我从来没听过,此地的确不能担,因是太乙他府后洞,又是本派专宝幕储的所在地,所以的确不能来。

二位是客人,所以我才出来警告你们,要逛到别处违。要吵架也不要选在这地方。以免引起误会。”

一听是峨嵋奇宝的藏地,植玲益发不肯定了;冷笑道:“既然开门宾客就要大方些,你这小子一脸贼样,我看也不是好东西!”

齐金蝉冷声道:“我是齐金蝉,你才是坏东西,叫你们该已经算是客气了。”

据玲道“不客气又怎么样?”

齐金蝉峻笑道:“那就叫你爬回去。”

精玲再也忍不住,斥道。

“臭小于,你就先看看姑奶奶的厉害。”

出手就是一片银光,向齐金蝉当头罩下。

齐全持一摇双肩,霹雳双创立刻飞出。

双方一碰上,双到居较被银光渐渐退了回来。

齐金蝉徽一皱眉,想不到对方身有奇芙,居然这么厉害。

赞声道:“喂,你这是什么法定?”

错玲阴笑道:“我这离冰斧跟别人的不一样,你若还不肯投降,我就要给你更难看了。”

齐金蝉邪笑道:“这么具屁,要比空大家就来比一比,我不相信比不过你。”

取出扫魔帚,就向诸玲抛去。

五色是光大涨,一支大扫把就扫过去。

旁边的毛成大喝一声,出手也是一片银光,竟把扫商挡住。

齐金蝉憋声道:“二打一,你们还不出来因忙用!”

这一叫,朱文首先现身,天邀慎就向那片银光照去。

哪知道并没有用,石生的七修剑立刻发出。

七道各色剑光立刻把二片银光近退。

齐金蝉收了扫魔帚笑道:

“还是名师弟的划法有用.来,你们打,我休息一万户

一晃身就不见了。

其实地不是真的想休息,而是又在玩神仙史。

哪知齐金蝉刚套上神仙史,还在思索变成难,胡晓对。

斜刺里使飞来二道碧虹,向诸玲与毛成攻去。

那二道碧虹意把满天银光续成满天银币,纷纷落下。

猪玲与毛成大吃一惊,一见奇主被进。师又还没过来,又能把身上唯一的宝物施展出来。

只见她怕中飞出一团谈青色祆光,向江形碧虹打击。

双方一接触,扶忍无华立刻成青烟向上下四面飞起,又匆又快。

那雄出弧形碧虹的人正是申若兰与紫玲,本还以为破了对文门去宣。哪知情烟如天机织绵,平波四泻,齐向全身,包抄过细

,顿

时四周景色救渔住,但见青蒙蒙的一什,看不出东勇西北。若兰与紫玲立刻指挥自民去统,却只能撑住青烟,不使靠近,却破不了它。

这时二人才知道这法宝厉害。

立刻把身上所有的飞到法宝都发出,护住全身。

先求自保。

而旁边的金蝉与石生心中也着急。

同门师姐受困,他们当然要赶忙,六修创、自雳剑、天通镜立刻全部出手,向空中那青色球状气五攻去。

好不容易破了一个洞,若兰与紫玲见机,立刻借着剑光双双钻了出来。

就在这时。

清玲怒喝一声,道:“你们敢破我的混元一煞球外

一指青光正要向齐金蝉飞去。

扶听到一声大喝;内墙玲,住手!”

格玲一听到师父的声音,。连忙收宝,惊喜道:“师父,你终于来了,快打发这些小鬼为徒儿出口气。”

来的是个黄衣尼姑,目光一扫齐全月,道:“齐真人的儿子,资质果然是不凡,措玲,你丢人还没丢到家吗!”

猪玲一呆,翘起了嘴巴,越过一旁。

齐金蟀已拱手道二

“老师太,刚才大家都是打着玩的。你别生气。”

金偏冷笑—声道:“我也不与你们多话。这授等崖,待会儿就地水风火一齐爆发,你们好好准备把”

说完对毛成喝道:倒还不走,等在这里送葬吗!”

于是三人立刻飞身而起,显眼不见。

齐金羚谋技道:“怎会有这种事外文道:“我们何不丢门问几位前辈。”人立刻向前崖飞去.见神驼乙体在指手画脚,朱梅与追云史在旁边听着.于金蝉急急冲到乙体面构道:“前辈,凝碧崖是否要山里,爆发地水风火?”体道:“不错,这是金碧崖的天劫。全山只有他籁灵不受影响,余者差不多暂时仅此为一片火海。”卡金蝉皱眉道:“那这片灿景,岂不是全毁了!”体道:“我们正在设法通力合作,保住这片奇木花草,极保护芝他、艺马,只要用飞剑法宝护住、骑在佛,等候他府重建,这是没办法的事。”金蝉想不到好端端地竟有这种意外变化,立刻拉着自“我们快去找乏人、艺马。”笑和尚急勒“金蝉兄,那我与石生呢?”齐金蝉斥笑道:“笨蛋大饭有二只,我们骑田奴,你自玉奴呀,难道还要我教吗叶于是四人飞上进碧售前洞,齐金蟀钻进村直,抱住芝。“小乖乖,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血彩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