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12章 大花王老

作者:李凉

而这块布竟连眼孔都不留。

齐金蝉奇怪:她如何能看到人?

哪知引路的妖绕道姑没有讲话..蒙面的师父却说话了:“果然好经质、小娃儿,我想借你一件东西用一用再还给你,不知道你肯不肯?”

齐金蝉道:“借东西没问题,但至少你也让我看着你的样子。”

那主持道:“并非我故作神秘、实在因为我若露出真相会吓坏了你”

齐金蝉促狭道:“莫非你生得很难看!”

主持叹息一声:“岂止是难看二字和以形容的.小娃娃,你不看也罢,只要你肯答应借我一借,我不仅保你长命五岁;而且一世富贵,吃喝不尽。”一齐金蝉轻笑道:“有这种好事,你要借什么东西,说吧!”

主持道:“我想借人头用一用!”

齐金蝉子笑道:“开玩笑的呼!人头借你,我岂不是连俞都没有了,还要什么富贵。”

主持连:“这是他家的妙法,我只是借你的形,并不是要作的命。取下你脑袋,在我头上装上一个时辰,再替你装回去,你就像做梦一样,不会有一丝一毫痛苦。”

齐金蝉嗡笑道:“我不但不干,还要追究你究竟是什么怪物竟敢向我借人头。”

旁边的道站喝道:“我师父与你好意相商,你体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其实师父何须跟他鸣瞟,待徒儿拿下他就是。”

说完,用手一指,一道寒光已向齐金蝉袭来。

齐金蝉早有准备.身形立刻姚开,讪笑道:“你想动手,我就奉陪。”

暗用玄动就自主持头上扫去。

同时取出扫魔帚,准备把两个道姑一齐来个扫地出门。

他出手快捷,主持似防不到二个小孩子有这么大的胆子,头上布块竟被扣掉。

齐金蝉简直看了果脆。

那主持身上竟是一个鱼头。

人身鱼头;这不是妖精是什么?

而那妹烧道友又放出寒光攻来。

齐金蝉喷斥。”长促,看我修理你们!”

扫魔帚已发出。五彩毫光暴涨。

不仅挡住了寒光.也向包头人身的主持扫去。

岂知那主持,鱼口一张.使吐出一道白光;竟把好魔帚卷住,衣袖一展·人倏飞起,冲破窗户。冲霄而起。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奇宝被抢走。

齐金蝉又惊又怒岂肯甘心。勺大喝一声,驾起剑光,立刻追了出去。去双方风驰电掣,快若星火.;齐金蝉怕连去了,暗运宝功,加速剑光的速度,而且取手连搓,太乙种雷夹着霹雳之声,连续向对方打去。

哪知道一发种雷,对方一个大回转,却停在半空中,鱼头喝道:“住手,你可是峨嵋门下!”,齐金蝉以为对方又要施什么妖法,自然也停住剑光道:“不错,我正是峨嵋派弟子,怎么样?要打来呀!”

鱼头人的口气却缓和道:“请阁员派是否有位齐真川法号妙一。”

齐金蝉呵呵笑道。

“你问对人了,他现在是峨嵋堂教,也就是我爹。”_鱼头人颔首道:“果然是人中龙凤,在下东海鱼六姐拜见齐公子。”

竟在云端上跪了下来,旁边的道姑一见师父跪下,也不能不跪下了。

齐金蝉瞄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要我烧你的性负?”

鱼仁娘道:“娘家不但要请公子烧命,而且还要救我一命,想当年,齐真人曾答应过我,只是我没有时间去找他>罢了。”。齐金蝉更加迷糊了,道:“伽……你起来”好好说清

楚,我爹答应你什么?你怎么认识他的”

鱼仁姐站起来,鱼嘴吐人语道:“营年,齐真人受伤倒

在海滨,我一时善心救了他,并把他的伤治好。

这已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我这鱼仁娘的名字,也是齐美人取的,他告诉我,以后我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他帮忙。”

齐金蝉笑道:“看你说来不假,所谓父质子还,既然你有困难,我帮你也是一样,但是你干嘛要借我的脑袋呢!”

鱼仁娘道二我是干年鱼精化身,好不容易炼成人形,眼见就要脱胎换骨,成仙升天。哪知大荒山大荒二者抢去我苦修的内丹,使我恢复原形变成了鱼头,若不抢回内丹,势必再要苦修平年。

所以我要借个人的脑袋,必须有意根的脑袋,让我变成他的模样;到大荒山去找大荒二老把内丹要回来,再找他们报仇。”

齐金蟀憋笑道二

“这样我岂不是变成没脑袋的人了吗?”

鱼仁娘道:仅该我只借用你的魂魄之气,脑袋还是会还给你的,只是你的脑袋空空而已”

齐金蝉道:“其实你不必用找的脑袋,一样可以想变什么是什么,而且我还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鱼仁娘欣笑道:“素闻峨嵋道法高见你真的能帮我变回人形,那就太好了。”

齐金蝉笑得有点瘪:“我当然不会骗你,不过那把扫帚你要还给我。”

鱼仁娘忙把扫魔帚双手奉还,道:“这件奇宝的确有威力,我是得齐真人所接的玄门心法,所以这扫把对我没多大用处。——齐金蝉失声道:“难怪会失去效用,一家的心法;自然少了威力.现在我借你一样东西,只不过你抢回内丹,恢人形之后要还给我.今天是报恩,否则我是不会借的。”

鱼仁娘道:“奴家一定还你。”

开金蝉有些依依不舍地拿出神仙兜道:“你把这套在头,然后用我告诉你的真言,默念一遍,心里想变哪一个,河变哪一个,就像齐天大圣七十二变,不用去抢,去偷.输得到响!”

鱼仁姐见只是一件除泛五彩光华非丝非绢,薄薄的小【兜,不过弹性极佳,惊喜道:“公子,真有这么神奇?”

齐金蝉轻笑。“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什。将真言口诀告诉她。

鱼仁娘把神仙史戴在自己的鱼头上,急动真言,但见必名烟飘过,顿时变成一个美桥娘,看去明眸皓齿,宛暗中仙子。

旁边的女道站拍手欢笑道。

“师父,你果然变回本来面目,好奇妙如”一鱼仁报美目流转,盈盈一和,道:“齐公子,获你大力胸,如家感激不尽,现在奴家改变了主意,我让我弟子儿陪你到神徽岛等我,我准备变成大荒二老的天受,把月份回来就行了;不必让你去冒险帮我打架。”

齐金蝉摆摆手道:“你不必为我担心;老实说,我要看那什么大荒二老是什么玩意儿?再说有我陪你一齐去,万发生什么情况。我还可以替你接应,其实在峨嵋派里我架是出了名的,就怕人闲。”

鱼仁娘吃吃笑道:“既然你这么说,我不叫虾儿陪你,但我先去、虾儿陪你在我局面慢应出去就可以了。”

说完,挥挥手,驾起适光就穿云雨去。

虾儿这时道:“公子,请困奴家来。”

二人也驾起适光向前缓缓飞去。

齐金蝉笑道:“虾儿,这名字不错,你师父是鱼精,你莫非就是虾精?”

虾儿道:“是,弟子本是海中龙虾,承师父恩惠,让我同习全门心法,参修了三百年才变成人形,但我们世居神獭岛,除以海中勇类为食外,从不杀害生灵。”

齐金辉道:“这我想也想得到。否则家父妙一真人也不会传你们玄门心法了。现在我问你,大荒是什么地方,怎么去问?”

虾儿道:“要到大荒。先到我们居住的神獭岛,再过去飞越东海就有火山出现,那极东之地,天地混饨。就是大荒岛了。”

齐金蝉可可笑道:

“我虽到过东海,却还没有到过那么远的地方,去开开眼界也好。”

遁光神速,不久就飞越过东海角,到了东荒极海。

只见海天一色,一片混茫。

万里无涯的海浪中,春舟巨鱼与千奇百怪的水族分贝;成群出没,水气蒸腾,上接云霄,波涛益发险恶。

那神獭岛,乃夫大荒的头一关,相隔不远,不消多时便自赶到,见岛不甚大,却极高峻,远看宛如一个助生双,千百丈高的怪神,技发张翼,五然独立于无边大海之.,越过神徽岛,飞行了一阵。.范国遥望,最前面无过云雾中,已有大山隐现,知将①达地头。_忽见惊涛治沙中、三三两两,现出好些岛屿、远近不一,正用去路,有的烟雾弥漫,有的波涛汹涌,飞越过些中岛

日见前面大山五立,一分峭壁上,赫然刻着“天终岭”三个大字。

虾儿突然贴地低飞,道:“到了,那大荒二老就住在前面的半山还之中,我们就在岭上找个地方等师父就行。”

齐金蝉眠了四方一眼道:

“这地方我不熟,听你的。”。一匹些喀巴℃缓瑞钱金蝉往下看去,只见圃,记造*,目和—’“——布,到处都是危星由各。

最奇的是外观大同小异,全差不多,内里却是移步扳形,势态奇诡,险峻幽深,无一雷同,假如置身其间十种眩目迷,无所适从,尤其二老所居润用,更是曲折隐秘。

现在二人只有静静等候了。

修见那的深处假有人影出现,是二个身穿鱼皮衣服的中年道主——

二人走到一处竹林边,其中一人道。?饭父算出今天

有不速之客来访,要我们小心留意。加紧巡山,现在你注左边、我往右,就走一圈吧!”

另一道士道:“如发现来人要不要阻挡!”

先说话的道上道:“只要发出烟讯就行了,不须阻挡。”

虾儿一见二人飞起。

立刻低声道:我们要先躲一躲不要让他们发现。”

齐金蝉轻声笑道:“好办得很,你不必动;我施出隐身法,连你一齐隐去就是。”

在齐金蝉施出隐身法同时,一名道士已向左飞起;隐没山脊转弯之处,第二个人则要飞身而起,修见一条县形飞身而落。

竟是一个容貌奇古,双目阴沉的老者,一身边装黄衣飘飘,那中年道上看得一呆,流停下施礼道:“大师父,你不是在洞中与二师父谈天鸣!”

老者道:。我始终觉得心神不宁,所以出来看着。走;你跟我一齐去看看。”

“是”

那中年道士立刻与老者飞起。哪知则越过岭脊;老者就一指向中年道上点去。中年道士应声倒地,

老者摇身一变,又变成中年道士,转身飞了下去,却如齐金蝉道:“那人是大荒二者的弟子左明,交给你们了。”

开金蝉对虾儿道:“这人交给你,我会制住那另一个,再放一道烟雾助今师一石之力。”

说着也飞身而起。

那变成大荒二老弟子左明的人。目较就是自六根,她匆匆走进洞府,却见大荒二老对坐着在讲话。

那老大天受一见左明立刻转首问道:“左明;你怎么又.来了户

左明施礼道:“启禀大师父,有人闯入本地,二师弟已厂下去,弟子特来禀报。”

天臾神色一怔,道:

“不会是别人,一定是那鱼精,体师弟是往哪个方向去】走!”

假左明垂首道:“是”

二老起身出了洞府,正好看到左方上空,有道烟雾科。假左明伸手一指道:“二位师父,在那边!”

二老身形立刻飞起,向烟雾方向冲去。地臾喝道:“你好看家,尤其要注意法坛前的鼎护。”

假左明应了声是,匆匆进人洞府。

他知道那烟雾一定是齐金蝉在犒鬼,心中不由感激金配合得天衣无缝,给她造成接导内丹的机会。

且说二老飞身到了烟雾之地,只见弟子史雁已就在地,旁边生了一推火,烟火还在燃烧。

天空怒道:“果然有人间人,快看看文雁有没有生儿”

地更俯身一按颈部,摇摇头道:“死了。”

天受厉声道。可恶,师弟,咱们以搜神之法按他一按。”

倏有一声大笑道:“何必控,我就在这里!”

天地二壁立刻循声注视。

果见一个杨妆玉琢的小孩儿好端端地站在三丈开外。

二老不免有点惊奇。

天里厉声道:一人是你杀的!”

齐金蝉淡然道:“没错,不过我也是被迫杀人,否则他要杀我呀】”

地复也喝道。

“这大荒绝地。你是怎么来的,是何人门下,目的何在计”

齐金蝉心里一想,笑道:“我是天残地块门下,路过这儿想下来约几条鱼填肚子,哪知道他就打我了,不过功夫并不怎么样,给我打了两拳竟死翘翘,实在扫兴得很。”

二者气得几乎吐血。

地更冷声道:“老支很少到中土,没听过令师名号。你既杀了人,就该偿命!”

齐金蝉笑道:“你讲的话,我用膝盖想也知道,要我偿命就开打呀;也不用看我师父天残地缺的面子!”

说完手一挥,扫魔帚已发了出去。

五色毫光中,只见一支大扫把扫起一阵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大花王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