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13章 绣球风波

作者:李凉

神驼乙体顶着那座大山已没有余力再说话。

齐金蝉躲在下面却空闲得很。

他斥道:“老家伙,你这样做对知道要伤害多少生灵。而连你那些手下都不顾了吗?简直是逆天行事。”

天痴上太厉声笑道“老大多年来的布置修炼,原本就是要对付你们峨嵋派的,正好将驼子一网打尽.你小子算是陪葬,只要峨嵋派低头.任何牺牲都是值得。”

说完又是一阵狂笑;一等把你们活埋,老夫再上峨嵋”

齐金蝉喷斥不已;

“疯了,你这老家伙真的疯了。”

他见挪驼乙体的身躯已一-矮了下来,像这样排打祛,知道不必多少时间,一定被埋入地肺,永遭地火毒烟闷烧之苦。

无论仙凡,怎么能与大自然抗衡?神驼的驼背纵然力打万斤,又怎能永远打得住那座山峰?

齐金蝉很不得自己也加把力量。

可是他又有多少力量?

就在神驼乙休一寸一寸矮下来,金蝉只急得苦脸一张,天边倏然数十道金光,如长虹经天一般飞来。

齐金蝉躲在神驰胸下自然着不到;天廊上人在弥漫的孩气雾气中.却看得清清楚楚。

他狂笑一声,道:一峨嵋派的精锐果然来了,来了又如何?能挡得了变天吗?哈哈哈哈哈!”

就在地狂笑中,一阵清晰慈祥的声音从天上传来:“天痴道友,你这么做将使天下生灵万劫不复,又回到千万年前的洪荒时代.就算你能独存于世,这世上连鱼虫鸟兽都没有,你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天痴上人厉声道:“我不管那么多;你们峨嵋派自命正派,仗势凌人,老夫就要斗你一斗,斗到你承认失败为止。”

“天痴道友,我齐漱演承认没有你狠,承认失败如何?今日我与众道友是来挽回天地之间的浩劫,不是来与你为执,希望你也能出一臂之力,狠平这场大灾难如何?”

这的确是场大灾难,真碰外泄,地壳为之动摇,诸岩项出,海水鼎沸,加上海闯,浪涌千丈,威力正逐渐向外扩散。

再看相门岛已完全笼罩在一片混炖烟雾之中,不时见火舌上窜,连阳光都为之黯然失色。

天痴上人自然早已看到这幅世纪末的景象,刚才图一时之快意,根本没想到其他,可是被妙一真人这番温和的话一劝,不由呆住了。

想想也对,一个人活在天地之间,无革无术,无人无

兽.连蚂蚁都没有,这样活下去,又有什么意思?

但一时之间,他又拉不下这张脸来。

就在他犹疑不停之间.风雷声中。

只听到空中的妙一真人已轻唱道:“各位仙友请同施大法各就各位,我得先请大兵天将协助。”

此刻妙一真人口注恶劣情势,在云端上前指如到·道抱定大的衣袖连挥,口念请神咒,喝声:天兵天将听吾令!

高空中突然导声大作,宛如无数天鼓,当空齐鸣,更有千万神兵,铁甲天马,万蹄荣沓;白天杀来;更是雷霆暴震,声势猛烈、众仙也争先飞起,晃眼数十百道金光巨彩.满大交织.大地立现光明,映得上下四外,仅成金色。

那匹练般的金质,闪电也似,在空中略一掣动便互相连合。

只是改直为横,又分作了上下三层,每层相隔约数百丈,其长何止千丈,宛如三道经天长虹,交叉横亘空中。

另外一面,众弟子也把各人飞到,联合成了四道较短的光虹,分四面图列在本层金虹之水

妙一真人早飞到最高一层,金虹之上相待。

同时空中异声,也越来越近,妙一真人喝一声“疾”,一道极大的金光,离手飞上前去,止住一团火星。

那火星便是真磁引发的,大火毒焰。

众他所结王道经天长虹,首先绕过那高大的山峰,往上拉起,移回原来的地穴,镇住磁气外泄。

神驼乙体背上一轻,知道磁峰已离开背上.大吼一声,就向天痴上人扑去。、他本就性子爆烈,刚才憋了一胜了鸟气,现在怎肯放过天痴。..妙一真人清朗的话声已传了下来。“乙道友,切切不可先报私怨,消现这场浩劫要紧。”

齐金蝉也不愿再惹天痴上人,免得对方又耍什么厉害粮毒招。一把拉住乙体道:“师权,千万别闭意气,快上去帮我爹的忙吧!”王神驼己体很恨道:“天痴老儿,暂且放过你至”

接着金蝉身影已飞起。一这时的天痴,眼见海面上各种鱼贝介鲜在沸腾的海面上,鱼胆翻白,放眼望去,尽是鱼尸,这才知道刚才的确闭了大锅,心中不免悲切。

正自茫然,妙一真人已喝道:“天痴道友,还不快收两舷真元,使两磁峰与原来地穴舍维?”

天痴上人立刻大声道:“谨遵法谕。”:

飞身进入两磁洞府,去收满空应气.买这时满空金虹慢慢压向海面,妙一真人伸手一指,大声喝道:“天兵天将,速听命谕,运北极冰山来冷却海水。”自空中金光织统,蹄声如雷,只见人影交错,疑真如幻,一颗颗大冰雹立刻如雨落了下来。沸腾的海水渐渐平息,文高的报头也慢慢消失;天空恢复晴朗,只见金虹映着落日,幻出一幅绚丽的景色。

齐金蝉看得惊心动魄,他核感到怎么没见朱文及笑和

尚?

目光一扫,正好碰上妙一真人威严的目光,心中立又七上八下,心想这次若被逮回山去一定完蛋,永生永世不得自由无法超生了。

他的心虽如野马,可是也不能说溜就溜,总得找个借口。脑筋转了转.轻轻一拉乙休,悄悄叫道:“乙师叔”

“晤!啥事片已休低头望着他。

齐金蝉道:“我的雌雄霹雳剑还在那老家伙身上,我得去要回来。”

神驼动体道:“对,该去买回来,若他不肯还作,你就上来打个招呼,我帮你去要。”

乙体正愁没理由打架,可见心中分怒犹存。

齐金蝉欣笑道:“我拿了双剑,还得我笑师弟与朱姐姐,不知他们二人有没有受伤!”

*晤,理该如此。”

“齐金蝉赋笑道:“可是我爹若问起我来,师叔可要替我饰一此”

神驼动体道:“放心。办正事儿不用拍。”

齐金蝉这才一拱手,飞身往两进洞府,一进洞就见天痴上人红光导体,盘坐法坛,正在收集四气。

他虽面对洞内,背向洞外,却耳目灵过,一觉有人进洞,喝道:“是谁?”

齐金蝉道:“天痴老头,我是来要双创的,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还我引”

天痴上人衣袖一挥,双剑已掉了出来,道:“快拿回去,离开此地,我专心收集磁气,没空跟你讲话。”

齐金蝉收起雌雄双创轻笑道:“看你还得共决,我也不找你麻烦,再见啦!”’他出洞施出隐身法,扶命往中土飞行,溜之大吉。

由于这件事的起端,全是他一个人捐出的机漏,所以用妙一真人责罚,干脆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但是他知道,走到哪里都达不出妙一真人的耳目,唯有用神仙兜或许可以进过妙一真人的侦察。

这一想,心中颇为得意,取出神仙兜套上脑袋,心念或处,立刻变成了一个月翩美少年,找个人烟稠密之处降名.收神一着,竟是易州。

这几天的易州闭轰轰的一片,人来人往,好像在过年。

原因是易州首富比百万为女#婿,竟在自家门口!”(场设下了楼台,准备抛绣球把女婿。

沈百万为人慈善正直,生个独生女地论语仅不仅有沉鱼落雁之姿,人长得美,而且棋琴书面无一不精。

可是眼病于顶,总觉得四周围的人,没有一个看得上”。

求倍的人虽如过江之鲫,其中不乏有王孙公子、权势责人,可是她一看之下,不是摇头就是拒绝,使得沈百万

伤透脑筋。

老头子既宝贝这位天他似的女儿,却又穷于应付那些

未婚的权贵子弟,通不得已有天负气对女地讲:“为了你的。婚事,我老头子不知受了多少冤枉气,现在更糟了;将作

嫁给甲就得罪了乙,嫁给了乙就得罪了丙,干脆来个抛绣、球,就像王宝初一样,嫁女婿凭缘份,我也省事。留

这本是气话,哪知沉碧娥一口答应。

弄假成真,沈员外不得不搭一座楼台,同时把风声放了出去。

“八月初十,楼台抛绣球,谁得到,不管是王哥柳哥麻子哥,就是沈家的女婿。”

日期正好就在齐金蝉到的这一天,他听到路上人的闲聊觉得新鲜,反正没事,就跟着人潮前去看热闹。

沈家大宅门前果然是人山人海,靠着围墙搭着一岸高耸的牌楼,上面正有个人正在大声嚷嚷。

齐金蝉怕挤,就站在较远的一条系马桩上,看着拥挤的人群。觉得很好玩;

牌楼上张结果,那人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减。“大家分散一些,我家小姐立刻要出来抛绣球啦。你们想当沈家的女婿,这样怎么抢绣球四!”

港市一阵咪势不过这些人想想也对,这样子挤,绣球抛下来,怎么抢啊?

所以人群自动地散开,可惜是前面在疏散,后面的人唯恐抢不到,见缝就钻又挤了进去。

于是有人在讲理,有人在劝,也有人冒火在骂,人声鼎沸,仿佛像决煤的抽锅。

就在这时,台边的鼓乐声奏起,沈家大小姐在四名丁环扶持,轻移莲步地走上牌楼了。

她美目流转,实巧情兮,果然美得令人神往。

若说还有个人不动心的话,恐怕唯有齐金蝉了。

老实说,凝碧崖上,峨嵋派中天仙美女他实在看得太,有点麻木了。

这位沈大小姐长得虽美,可是比起山上那些师姐妹们,不见得有何突出之处。

他倒是在猜想,这个绣球抛下来,谁会接到?

接到的假如真如薛平贵王宝部的情节,是个又丑又者叫化子,又该如何收场?

这实在是个有趣的问题。。

台上的沈大小姐此刻美目流转。

倏然就望到齐金蝉身上来了,光不禁一亮。

她对身旁的丫环悄悄说了一声。

那丁环又悄悄对旁边刚才大声喊叫的汉子咬耳朵,那手连连点头匆匆下了楼台。

齐金蝉毫不在意、-、_,

他虽有感觉。那位沈剑湖村他有意思,不过已己那楼台那么远,谅那位沈大小姐也丢不了这么远,他还走神在在。

锣鼓声愈来愈紧密,丁环已把一只大红绣球送给了沈小姐。

沈大小姐毫不犹疑地向齐金蝉方向抢过来。

果较不出所料,绣球在空中打了几个粮就掉了下来。离金蝉站的地方,足足差了一半距离。

于是台下的人像报动了的蚂蚁南,千百只手都高高举,都去抢绣球。

没有人肯放过这种机会,这不是抢球,是抢美人与财

由于谁也不甘心空手而归,谁也不甘心眼睁睁被别人抢去。

结果是人潮如洪水一般的推挤。

绣球落在人手中,又被别的人一挥挥走,这样三滚四摄,落下去又弹上来,竟如奇迹地落在齐金蟀的面前。

齐金蝉想不接都不行。

他接在手中一想不对,正想再抛出去,旁边倏源出一堆人嚷道:“啊,这位公子接到了绣球,恭喜恭喜?”

拥着齐金蝉就走。他们好像事先排练好的,齐金蝉想让都不行。

奇怪,齐金蝉心中思量;这是怎么回事;

目光一滴,这才看清,为首排开人群的汉子,竟是刚才在台上抹的汉子,身份好像是管氛

;他身不礼已地被拥到沈家大宅门,耳中只听到有人叹息,有人咒骂.若不是这些家人拥滚着,说不定还有人要跑过来打架。

“唉,唉,我不行啊”

齐金蝉觉得不能再进门了,想要推拒。

那管家笑呵呵道:“公子、五线天定,作者也不必大客气了。”

一挥手,竟不由齐金蝉分说,把他拥进了大门。

只见一位胖胖的老员外,旁边站着一位穿金戴玉的富态妇人,正站在大厅台阶下,笑脸迎人

不用讲一看就知道,那是沈百万与夫人

沈百万笑着点头道:“我女)然好眼光,得到这么一个俊俏的女婿。”

沈夫人笑得连阴都合不拢了,在了沈百万一下,道:“老头子,你还不快去招呼人家。”

沈百万笑得更开心:“夫人不要急,人都进了家门,还会飞上天去吗?这位公于台甫如何称呼”

齐金蝉觉得既来之则安之,礼貌也该保持,拱手道:“在下姓齐。”

沈百万呵呵笑道:齐公子,请人大厅待荣。”

齐金蝉谈笑道:“喝茶就不必了,有点东西吃最好,我肚子有点四了。”

他倒是真饿了。

昨天打了一天的架,到现在还没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绣球风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