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14章 七十立交

作者:李凉

沈大小姐又取出剪刀。

齐金蝉摆摆手道:“好好好,我算怕了你不要老拿剪刀吓我好不好?”

沈大小姐道:

“只要你不撵我走,你也不一声不吭地走,什么都好讲。”

齐金蝉道:“那你快把剪刀收起来!”

沈大小姐道:“你得答应,先收我做弟子。”

齐金蝉无可奈何道:“收收收,你就是我开山门的大弟子。”

沈大小姐立刻恭恭敬敬地拜下去道:“师父在上,受弟于沈等娥一拜。”

“哇?来真的。”

沈大小姐甚是认真:“当然是真的,难道还有假的”

“好好,快快起来,沈大小姐。”

“师父,现在不能叫我大小姐,应该直呼我名字。”

“对对,沈等俄,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沉碧娥道:“弟子现在已正式拜师。就算已出家,怎么可以回去,自然住在观中;侍候师父。”

齐金蝉霎对苦脸一张;又无法拒绝:“随便你,你要住在观中,就住在观中。”

沉碧峨嫣然一笑,道:“多谢师父,师父想拍几个徒弟?”

齐金蝉笑道:

“至少也要十个八个,人多好办事嘛!”

沈等绒道:我明天就贴招生单.一定只要半天就颇满。”

齐金蝉瞄限:“你这么有把握”

沉碧娥道:“明天就看弟子的手段,现在我去替师父煮茶烧饭去。”

她果然到后面的处房,亲手弄羹汤。

齐金蟀便暗暗计划,要怎么为地方上做些善事。

他边想边写,弄出二十一条规定,自称天山派,把章程及施善的方法都写了出来;仔细再看一遍,益发觉得自己文武全才。

就在这一会儿工夫。

沉碧娥不但端上了香茗,连饭菜都准备好了,殷殷端了上来。

齐金蝉际眼道:“这么快?”

沉碧娥娇笑道:

“替师父办事,就要快速,而且我还替你招收了两个新弟子。”

齐金蝉见了一声,“谁?”

沈等俄拍了二下手掌:“阿彩、河来你们可以进来拜师叶。”

二名女子立刻笑眯眯地推门进来,跪在地上。

同声道:“弟子叩见师父?”

齐金蝉一看,怨声道:“你们不是侍候大小姐的丫环”

阳彩笑道:“大小姐拜师,我们自然跟着拜师,还望师收留。”

齐金蝉子笑道:“沉碧娥,你真会玩把戏.好,我就收们做徒弟,不过以后不能再收女弟子了,不然铁树规岂变成了尼姑庵。”

沉碧域迈:“弟子道依。”

齐金蝉为防沈大小姐把家仆全部弄进观来,又规定;男徒弟都要读过书的,不能弄一些或人,将来我教他们画①捉妖,假如连字都看不懂,岂不费事。”

沉碧域道:“我一定招收几个大学生来。”

“什么太学生?”

“这是皇帝下令办的官学,要得过进士,才能进去念书!”

齐金蝉忆道:“学问大高也不好。”

沉碧娥笑道:“为什么不好?”

齐文蝉谈笑道:“一个人学问大了,就喜欢问东问西,’烦得很;而且有的还要自作主张,直门法术,有的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天上之事;讲给凡人听,怎么会横,所以只要稍为识字,半桶水就可以了。”

沉碧娥含笑道:

“原来师父还懂天上仙间的事,怎么不教教我们!”

河彩道:“是啊!是可,我们都很想成仙哩?”

齐金蝉一见露了口风,见了一声:“你们二个不要跟了,都起来,成仙之事以后再说。”

阿彩与阿朱高兴地站起来,殷殷侍候齐金蝉吃饭,一边又笑语如珠地运齐金蝉开心。

若不是知道自己是谁,齐金蝉真的像跌在温柔乡里,不知道自己是准了。

欢乐的时光过得很快,转眼已入夜,阿朱、阿彩为房里掌上了灯火。

沉碧娥道:“阿彩,你把我的被褥,通通拿到这里来”

齐金蟀脑眼:“干什么”

沉碧娥道:“睡觉啊?”

齐金蝉皱眉道:“你有没有捐错,这是我的静室,那么多禅房不睡,你题在这里于嘛?”

沉碧娥轻笑道:“师父,你反正也是女人嘛,一齐留有什么关系外

齐金蝉连连摇摇手道:“不行不行,不管怎么说,我是师父,师父怎么可以蹑弟子一齐睡,这岂不是尊卑不分了吗?”

沉碧俄道二我又不是睡在床上,你睡床上,我地铺,这样可以了吧?”

“还是不行,我晚上是不睡觉的。”

沉碧娥一任道:“不睡觉干嘛!”

“做了道土,就要打坐参禅明有时夜半醒来,还要夜视天象,你这么一打地铺,迈进出出多麻烦,不但吵了你,也扰乱了我的清修。”沉碧娥心想。还真像有这么一回事,我偏要跟你在一起。

她道:“这样好不好,备让一步。”

齐金烊弄笑道:“样样能让,这一步不能让,你再紧握不休,别怪我要把你开除,逐出师门。”

沉碧娥撒娇道:“好嘛好嘛,我睡在外面门口。这样可以了吧”

齐金蝉苦笑道二

“外面有十余间禅房,你干嘛不好好睡,非要韩宿在口计

沉碧峨终于说出心里的话:“我怕你又不见了,害我孤零零地到处找人。”

齐金蝉憋想在心:自己莫非惹上了值敬

他便道:“放心,我要创教收徒,怎么会再离开!”

沈君武道:吸把,我听你的话。”

一夜的纠缠总算落幕。

齐金祥这才安心地在禅房中打坐,度过一夜。

第二天一早起身,技开房门一看,意见阿彩、同朱就传在门两旁,在打历题。

这不用说,一定是沈大小姐的命令。

他想想实在又好气又好笑,目中喝道:“天亮了,你们

还不起立”

阿彩、同朱惊得跳起来。

忙一齐躬身道:“师父早。”

齐金蝉道:“再回房去睡一下吧。这样下去,怎么受得了。”

阿彩揉着眼道:“没关系,习惯就好。”

齐金蝉摇头,等他散步到处看了一下;回到房中。早餐早已摆好了。

沈等俄笑吟吟道:

“这是我亲手做的,希望你喜欢。”

桌上有成蛋、皮蛋、卤蛋,还有鸽蛋。

齐金蟀挑眉道:怎么都是蛋!”

沈等俄笑道:“方便嘛,而且有营养啊?”

齐金蝉白眼道:“吃了我叫你该蛋。”

沉碧俄俏皮道:“我不能滚空,中午就有人来拜师了。”

齐金蝉抽翘嘴角道:仅息传得这么快”

沈等饿得茗地道:“我办事,有效率嘛!你也放心。”

她说的话果然不错。

恰恰到晌午。立刻来了七八个汉子,有的文上打扮,有的生意人,有的是猪户樵子,个个要拜师求道。

外面闭轰轰,齐金蝉跑出来一看,人既然不少,自不能全收。

便道:“通通排队,一个一个来,我要考考你们。”

那些人也真听话,立刻排列一条范齐的队伍。

齐金蝉盘股坐在拜垫上,一个个盘问起来。

“第一个,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哈,别人都叫我哈哈儿,今年十七岁,是葯材店伙计,我来求道:“问一回答十,而且干脆俐落。\齐金蝉轻笑道:。你好像有备而来,背得滚瓜烂熟。”

哈哈儿笑道:之。我要求师拜艺;当然要诚心诚意。”一齐金蝉道:“好,录取了,站过一边,第二个。”

第二个是文士,上前就拱手一揖,迈。“小生杜英,中过秀才,连考进士王太,都名落榜外,故而着被红尘。想作全真报上。希望道长收录!”

杂即随:“嘎,你是怎么来的外

杜英道:“今天一早易州城中都有招生招贴,如今谁不’知道观主在收徒。”

齐金蝉看了旁边的沈白俄一眼,笑道:“我却奇怪,为何别人不来,就像钢七八个来!”‘沉碧娥在抿嘴笑。

邵文上却又说道:“想是有志一同,前生有线。”

齐金蝉道:“看来我也不用问了,你们早已有了安排准

备,好,大家造通坐在地上,我要宣布清规,一人二十一

条,有人认为太苛严不能遵守的,想退出还来得及。”

杜英道:“不要说二十一条,二百一十条,咱们也要遵

守下去”

齐金蟀笑道:“话不要说得太早。听了才知道:“

他从拍子里慢条斯理地取出拟好的章搞,照条文念道:

“本现是天山派,身为门下弟子;要守此二十一条清规。第

一条,每天成时就寝,天亮如初起床,先要打坐一个时辰。。

哈哈儿:“没问题。”

“第二条,每人早晨打完坐就要做工;有的扫地,有的挑水劈柴,不能输和”

“一切遵照师父规定。”众人齐声回答。

齐金蟀笑了笑道:“第三条就有些困难了,做完这些工作后,由我教你们念道德经文,每天在前殿至少要念一百遍。”

“没问题。”

“好,中午休息片刻,就要出去,每要行一善,傍晚回来报告。”

杜英立刻道:“请问师父,假如针不上做善事的机会呢!”

齐金蝉笑道:

“诚心行善,怎会没有机会?就算买几只乌龟放生,也是善事啊?”

技奖忙道:“弟子知道了。”

“第七条,今后一律吃素,傍晚后教练拳门防身之术。”

“没问题。”

“第八条,下午餐人要去买件道装道指穿上,以后不准再穿俗家衣服。”

“没问题。”

齐金蝉见他们一律没问题。做得再念旧睐你们都没问题,我想我也不必宣布了,就把&贴在墙上,你们自己看吧。通通录取啦!”

沈等俄道:“你们现在要对师父行三跪九叩大礼,今后:家都是同师兄弟了。”

“师父在上,弟子拜见。”七个人立刻三院九叩行了大

齐金蝉道:一今天你们去准备一下,周家去告别爹娘,河道装,明天开始,照章办事。就不能再回家了。”

“是。”那些人竟高高兴兴地离去。

齐金蝉对沉碧俄道:

“这些好像都是你搞的花样!”

沈等俄轻笑道:“我哪有这么大的本事,师父盛名在外,力用?”

齐金蝉汕邪道:“不要以为我是傻瓜,反正你知我知,们能不能熬过十天,以后就知道了。后

沉碧娥道:做师父的也不能故意刁难徒弟。”

齐金蝉道:“我不会故意刁难他们的,不过也要严格管。”

沉碧援道:“管教之事,就让弟子来。”

齐金蝉神秘地笑了笑道“你是大弟子.当然由你来。”

沈等娥欣笑道:“多谢师父。”

第二天,七八个徒弟穿上簇新的道施都来报到了。

齐金蝉亲自教他们敲钟打磐念道德经。

教了两遍,自己也急到无聊,便命令所有弟子都要念中午。

他自己回禅房去休息。

其实他没有休息,变成了一只螳出就停在窗描上看

这些人开始还念得有模有样,差不多念了一个时辰;就荒腔走极了。

有个人问道:“沈大小组,能不能休息一下,我跪得腰酸背痛,念得舌头发麻。”

沉沉碧械道:“忍耐点嘛,我还不是跟你们一样,专心修道是有好处的。”

另一个四道:

“当然有好处,拿了你家每月三十西银子的好处,现在来开始活受罪。”

沈玲接忙通:“千万别讲出来,若枯师父听到,我岂不是要上吊,好啦,以后大家绝对不院再提这秘密,每人每月再加二十两银子。”

这些人立刻团紧佩已,维拉又开始念经起来。

齐金蝉听到这里,简直笑不出来。

原来这些人祸是沈家用银子买海了来演戏的。

修道修成这种增形,还有什么好修的?

他飞回自己禅房,交回人形,愈想愈铭心,但这般怨气却无法发作。

因为他想起沉碧娥也痴情到了极点。

就为了这一点清率,想要亲近自己,居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齐金蝉想了半天,终于叹口气。欧向大殿,对众弟子道:“今天就念到这里为止,沈等俄你跟我来。”

“是师父。”

沈等娥转首道:“你们休息吧,去烧水牛山,出各个想”

到了禅房中,齐金蝉坐下对沈等娥道:“你去告诉他们,天下午,都让他怕回去吧,我不收这些徒弟了。”

沉碧蛾一惊,道:“这怎么可以,他们才来了半天,也有坏师父的规矩啊!”

齐金蝉谈笑道:“我知道你的苦心其实好徒弟不用多,一个就可以了。你与阿彩、阿朱留下来,其他人都可以

沈等俄惊讶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七十立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