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15章 提亲

作者:李凉

于是一群人都走了。

文以明远频频回头道:“齐兄,你千万要小心如”

齐金蝉摆摆手道:“咱们明天见。”

人在这时已走得干干净净,庭院中已空荡无人

齐金蝉关上门窗,静静坐在床上,动脑筋。

他不知道这是何长入,依刚才在查小姐身上玩的手法看来,这种妖法并不厉害。

既然如此,映得费功夫,用神仙兜、变成了查小姐,准备就用一根鲨雷针;要叫妖人碰上就摆手。

时间过得快,窗处已是阳光西坠,天将黑下来。

齐金蝉点上了好,然后静静躺在床上.盖好被子,等着鱼儿上钩。

刚过切更·门外俱刮起一阵阴风,好地一声,门户竟被吹开。

齐金蝉早已严阵以待,眯着眼睛,以眼余光一看,只见一丛绿火飘进屋中,现出一个狰狞的妖人,三角阳,凶光闪闪,一身民在道抱却带着王分电气。

只见他伸手一阵指划,口中咦了一声道:禁制怎么没反应。”

床上早已换了人,自然没有反应。

齐金蝉装作醒转,妖人哈哈笑道:“美人儿,我来了,今天我要好好跟你玩一玩。”

抓妖人似乎色心很重,说着话就到了床边,伸手就掀起了被子。

齐金蝉直挺挺地躺着,那扶人逐笑着已扑在齐金蝉身上,紧紧抱住,想要亲吻。

那股臭恶,掩耳难闻。

齐金蝉在这刹那,举手就把鲨雷打猛力刺入妖人背上。

妖人痛叫一声,跳了起来.三角眼倒竖,破口大骂,道:“钱人,你敢暗算我批花神君——”

话未说完,全县一阵爆烈声响起,顿时全身炸成碎片,鲜血四射。

齐金蝉早已跳开一分,岂知这刹那,那桃花神君的天门上一溜绿火拥着元神向外通去。

等到齐金蝉要退已来不及。

妖人终算除去,地上血肉狼藉。

齐金蝉便变回原来形状,出道:“妖鬼已经除去,你们可以出来了。”

董家上下一听齐金蝉出声,纷纷点上火把浦了出来。到了房中一看,满地狼藉;不禁骇然。

文以明笑道:“齐见果然好本事,到底是什么长人?”

齐金蝉用闲道:“我哪有空间,反正你们快扫一下,托洒洒头颅拿出去埋了,一切就此结束,大家可以睡觉了。”

于是董家上下又是一阵忙乱。

查员外高兴地请齐金蝉与文以明到客房休息,再三道⑤。

第二天一早,齐金蝉刚起床出门;查员外就来了,还命家仆抬了几只大箱子。

齐金蝉盼服道:“董老,这不是干什么!”

董员外道:“这是货全,白银万两,我把它折算成黄金,送来给公子。”

齐金蟀道:“这样太麻烦。收赏金之事,你找那位文老弟讲,钱财之事,我通通不管。

文以明这时也走出房来了·

笑道:“查员外,你不必费事,叫钱庄田十张银票给我就行了。”

查员外道:

“好,好,我叫人立刻去办,不过还有一件事想与二位公子商量。”

齐金蝉道:“什么事,你说吧?”

董员外道:“小女想亲自来拜翊,老朽也想高攀,想请公子为东康快婿,不知公子是否愿意——

齐金蝉痛了一声道:“我这位文老弟如何外

文以明忙插手道:“齐兄,你不要说到我身上来,这是

我的事。”

齐金蝉摇头道:“我不行,董员外,我听到女人要标我,

我就要大,文老弟,假如你没有意思,就快快收帐走吧,我最怕这种事了。”

文以明一旁轻笑。

查员外却一脸失望。

等走出了董员外府,文以明对齐金蝉道:“你那么讨厌女人?”

齐金蝉道:“唉,讨厌是没有,但我很感冒。”

文以明道:“肥你难道过去有什么不愉快的经验?”

齐金蝉不由想起易州的沈大小姐。

苦笑道:“女人一谈到爱就没完没了,一下子拿剪刀要自杀,一下子拿绳子要上吊,我吓得魂都飞了,哪还敢意上这种麻烦。”

文以明笑道:“这是表示她爱得深啊…-··不好吗外

齐金蝉摇摇头道:“万事太强烈,就是不好,就像你讲的喝酒,浅尝小酌,不是很有意境。”

文以明笑道:“我懂了;你只是像头野马,不愿意让人套住而且。”

齐金蝉哈哈大笑道。

“就是这意思,文兄,现在要上哪里去?”

文以明道:“玩过扬州,何不去镇江,逛逛金山寺外

齐金蝉道:“我初到江南.地理环境不熟,反正花费全有了一切听你主意。”

文以明道:“去镇江要坐船,我们就在码头税只船直下镇江如何!”

齐金蝉目较没有意见。

码头就在路边,文以明正在招呼船家,突听到有人桥道:“二位美男子;能不能让我顺便搭船呀/

文以明转头一看,身边党站着一个妖饶艳丽的女子。

而齐金蝉一见那女子,如遇蛇蝎,拉着文以明就走。

因为他没想到在这里竟碰上了许飞抵

他当然不是怕许飞娘,但为了不泄露自己真正的身份,只能避,免得有林凡

可是许飞娘似乎并不想放过这二人。

这次到江南,原本就想物色几个俊男回山,既可以做首,玩上一玩,又可以收为弟子,现在一见二人如此俊,岂肯放过。

横身张臂拦住道:

“二位小哥,不是想坐船吗?怎么又要走了呢?”

文以明本有些莫名其妙,修想起齐金蝉的个性,笑道:不知,我这位大哥,对女人很……敏感,想必见到你要胜,他就不想坐了。”

许飞娘笑道:“竟有这种情况?那好极了。”

文以明过:“什么好极了!”

许飞报道:我专门治这种情况,小兄弟,想不想我替二治一治阴?”

齐金蝉忙摇手道:“素昧平生不必这么麻烦了,文兄,们快走,我的头又在痛了。”

许飞娘轻笑道:“我又不会吃掉你。你怕什么?赶上这偏,我不能不治,二位小兄弟,请跟我未卜”

说着话伸手一指,竟施出禁法摄住二人陆地飞行起来

齐金蝉微皱眉头。

他想施法破房又怕惊了文以明,回了自己的底细。

转心一想,不如就看着许飞娘要什么把戏,反正到了紧要关头,再设法脱身。

文以明见自己并未用力,脚步突较快了起杀,两旁景物倒飞,好像自己也在飞一样,也觉得惊奇。

频频问道:“怎么会这样”

齐金蟀道:“我也不知道,可能这女人会妖法吧!”

文以明吃惊道:“那怎么办?我从来没任到这种事。”

齐金蝉悄悄道:“怕什么】我专门捉妖拉麾,还会输她吗!”

文以明这才镇定了些。

这时前面的许飞娘突然凌空而起,二人自然跟着升起飞上一座山岗,遥见岗上有间道观,意越过道观围墙,飞了过去。

许飞娘落地道:

“乌神道友,是我许飞娘,借你地方联个脚,行吗?”

“哈哈哈,原来是许道友,欢迎,欢迎。”

从殿中走出一个高大的恶的道人,一见后面还有二个少年,证了一怔道:“道友还带了朋友来?”

许飞娘含笑道:“不是朋友、是我新收的弟子,想借你的掸房办点事。”

文以明急道:“咦,我们并没有拜你为师、怎么把我们当徒弟外

那身神里听了一怔,旋即哈哈笑道:“我明白了,许道友,请先人殿待荣,我正有事请教”

许飞始进入楼中,文以明与齐金蝉因被法术所争也身不由己地进人殿屯

只见法坛上旗任如林,法坛前,护祖袅袅,这乌神臾似乎正在修炼,六名小道童正响兢兢站立两旁。

许飞娘就在祛坛边个使坐在葡团上,道:“与种道友,你用功很勤嘛,在修炼什么大祛?”

马神受道:“昨夜我师弟竟温人杀害,只有无科边回。我正在摇其魂魄。准备找个身躯,让他还田。”

许飞娘讶道:“有这种事?难填这江南地方,最近出了什么法术高强直立外_

马神更道:一我也不清楚。。

国知就在这时。鼎护之中挂有一着绿火飞出,拥簇着一个寸许立的小人,意朝齐金羚指手画脚,神倩凌厉。

乌拧鬼神色一变因还:慎杀你的凶手,好,你回到炉中,我一定替你要回公道:“

接宕双月的水就可住东金蝉_.齐金蝉疼过了心。究提许飞拍实在是个词是导,竟无缘无出租梁伍应地方来。

许天狼此刻也有些吃惊,绝了夺金蝉一理。对马毅果遭。“道友,这二人已被我禁制,无法自由行动,不至于是凶手吧!”

齐金蝉也装着结结巴巴道:“是’,··是阿据哪有这么

大的本事。”

马神皇后产菌。“这件事很好办,持强抗法,将我师弟

无神速入他信中,自台免出一切。若是绕社。我就放他活命,若是真的,正好由到临弟占地的躯壳达队还对讲道友赏我这个面子,把这人交给我。”

齐金蝉知道若对方把仇八元种附在自己身上,这条命非报销不可,哪能手白等死.一

_却见许飞报道:“你既这么说,我自伍要买你这个面子,不过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两个使美的重男。也让我用过,再送给你如何况”

马神望想道:“好.一言为定,样房在后面,过友治。”

许飞娘建笑着站起身来。

她一挥手就向段后走去。

二人不由自主地被牵着走。

文以明听得奖名其妙,道。田说要用我们.我不侵,她怎么用——-一

齐金蝉笑迈。则因其是来,她的墓思,就是要用我们玩床上份戏,难道你也不坏”

文以回想了一想,脸上飞起一朵红云门“不要论”

齐金蝉道:“先四五谷地,小命要。”

哪知许飞扬已转首相阳飞来。合防事.,#傲。还有什么要不要睑。”——。’”

说着已进人*房。

许飞娘把门关上,爱笑不断:“我问你们,是自己朕衣服,一还是要我来替你们历。。”一

齐金蝉道:“这有什么差别外

分飞姐笑得更注;仅洲你们能心甘宁庄里我同享鱼水之众,借调自认出用祆边的好、。而且我过可以往你一个。”

齐金蝉道:“你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援他商量一下。”

许飞报道:“好吧,只给你盏茶时间,我在外面等,记住,识起就不会吃亏,不识起就会受话罪.我妄你们牡丹花了死,微克也风流。”

齐金蝉白眼道:“我知道电,这位老弟想不通,我要劝劝他。”

许飞娘满意地点点头,走出环房。

齐金蝉附着文以明耳朵边,悄悄道:“你别紧张,这种场面,我自目多了,自然会应付,把你救出去,你只要把眼睛闭上,什么事都不要管,听到我的声音,你才能睁开看,”

文以胡连忙点头,把眼睛闭上。

达到那,齐金库就变成一只飞蛾,嗡嗡飞了出去。

可是许飞娘毕竟玄法高深。

齐金蝉破了组的禁制一活动,她心灵就有了惊觉,突见飞蛾从禅岳飞出,她就感到不对劲,刚才房中国有飞蛾?

她随手挥起,一道白先就飞射而出,思想把飞蛾打下来。

齐金蝉暗吃一惊,急急飞开,飞进了另一间空房中。

那禅房的门本就没关,许飞娘目光向禅房中一晒,霍见房中二个人只流下了一个,知道不以

哪知齐金蝉已变成了一个凶恶的老道主,从另一间房子里走出来。

许飞往祆时一呆。

失声道:“红发老祖,是你。”

假红发老祖怪笑道:

“许道友,你怎么把我都抓来了,还抓了我的朋友,”

许飞娘睁大双目;吃惊道:“你怎么会变形?”

假红发老祖道:“这是找新得的一门玄功,齐天大圣七十二变,你想学的话,等有空我抄个副本给你,不过今天我可要把我那位小发带走。”

或许是红发老祖的成名,许飞娘也不敢得罪地

她满脸假笑道:“是,是,是我有限无珠、竟没有看出道友的立功妙法。”

假红发老祖道:“不用谦虚,不过你去告诉乌神里,人虽是我杀的,但桃花神君自有取死之道,叫他快快离开江南,老夫一发火,就有他烁着的。”一

许飞娘笑道:“这些小事,何必桂林,包在我身上,老祖,你带着你那只小鸡请吧!”

她惹不起这位大魔头,现在唯恐他不离开。

假红发老祖点点头。走入禅房,抓着文以明的手,唱事“起”驾着通先,就飞离了道观,出了二百多里。才停下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提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