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16章 告诫佬族

作者:李凉

金蝉这时看到前面一座孤峰拔地而起犹如撑空天柱峰顶却有一缕青烟袅袅上升,当头四下云雾,竟被冲开一个比峰顶还大的云洞恍如一巨

便向红发老祖问道“到啦!”

红发老祖点点头、逍“这种峰大眼.正是陷空岛的奇景之一,也是到达陷空老祖所住的晶宫@路。小’已注意。”

齐金蝉点点头。

他与红发老祖师徒一齐自峰口边向下降落。

到地一看,那峰不只拔地参天。形势奇伟日暖以。直到地上竟是绿油,分满苦都.苍润慾流与上半石色如上、寸草不生吉,迎然不同。

最奇是.环峰一条谈现,承着冰壁上面飞坠的冰水宛如一国千丈航墙,倒挂着无数大小玉龙,雪滚珠飞、雷轰电舞加间仙天广乐合极现听之奇。

溪水约通往平原及住水中一看,碧波湛然,深意莫测.数百道飞瀑,由冰壁中股高地数白文处,齐往溪中水势如此浩大,也未见有溢出之处。

澳岸上面,地势子衍,与峰相隔,约有十余里,芳草如茵·净绿如染,到处疏林掩映,树身修直;警校乱而,一层宝塔也似,往上堆去。

枝上满缀繁花,固树高大,枝叶稠密,每株开花,不厂万数、只有红、白二色;其形如梅.每朵大约尺许,树叶颜色翠绿,大可经文.也和梅叶相似,寥寥二三十片生在树梢当中主技之上,四下纷披,宛如一片碧云,罩着百丈红霞。

千尺白雪,连成一片锦云,花光艳发,鲜明照眼,似此奇花,便凝等他用也未生有一株,端的平生初见。

峰蓝土面,有一石洞两届石门紧闭。

红发老祖这时厉声喝道:陷空道友,红发老祖拜山。”

话声方落,山门倏开,出来二人,一个是身材宏胖的威灵里,一个党是许飞娘。

齐金蝉暗自瘪苦在心,怎么这贼婆娘也在这里那朱文与笑和尚通知的话不知道有没有传到?

还好许飞娘还不知自己是杀桃花神君的凶手,否则麻烦就更大了。

却见许飞娘惊奇地媚眼乱飞。“唁,红发道友也来了,稀客稀客,但你怎会与峨嵋派的齐金蝉在一起计”

齐金蝉斥道:“许飞娘,你能来,难道我不能来吗!”

威灵史笑声像定钟,道:

“当然能来;凡到陷空岛来的都具客人。二位请进。”

许飞娘邪聪笑道:“来是来得,去却未必容易。”

红发老祖瞪眼道二许道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许飞加忙批婚从。‘红发道友,你千万别误会,咱们是老朋友老交清了,我讲的是那个具小于。”

红发老祖厉喝道:今天齐老弟的事就是我的事,看在老友份上,你给我先问到一边去,今天的事,你不用插手,我找的是陷空道友。”

威灵臾一怔。

目间奇光道:“红发道友,你今天是吃了火葯,为了什么事要找家师月

红发老祖道:“你不配跟我讲话,讲辈份,你还差了一截,叫你师父出来,就说我要修理他。”

成员贪大怒,道:“找碴是吗?得先经过我这一关。”

红发老祖大笑道:“好,你既这么说,我就先修理体,徒儿们,布阵。”

口中发命令,一伸手就把独门邪法,五云桃花障发出,一片五彩烟云,立刻像层薄薄的雾,笼罩上空。

许飞娘本以为红发老祖在开玩笑。

此刻一见发出桃花障,知道此宝乃采苗四千年授毒地瘴炼成,非常厉害,才知道对方竟是玩真的。

忙摇摇头道:“别打别打,有什么话好讲嘛!”

红发老祖厉声道:一我叫你不要插手就别讲话,今天要看看我红发老祖高明,还是陷空老怪厉害。”

成灵舆此刻立刻曲指射出一道红光,保护全身。

怒喝道:“红发道友,你今天无缘无故找上门来;真的要打件

红发老祖狂笑道:“叫你把师父叫出来,你偏要逞威风,我难道跟你开玩笑不成。促儿们发动阵法。”

这时九个苗人已飞身散开,占了九宫之位,长幡连展,九道血光立刻交织合拢,烟云滚滚中,带着千万道彩丝火星,激射下来。

许飞娘惊叫道:

“是赤阳神同,血焰神力,成灵道友小心。”

成灵受一声怒吼,双油挥动,纯阳烈火,迸射而出。

他本以为自己的纯阳烈火,夸克阴寒之宝。

哪知火势虽然强烈,烧掉了涌到的烟霞彩丝,可是四下却阴沉沉的,烟光明灭间,殷红如血的火光中,鬼声就影,远近呼应,更是越发吓人。

这一对峙,许飞娘急得挑问。

她最不愿意看到并派自相拱北,等于损伤了她大联合的计划,却又不敢得罪红发老祖,急得她转身钻进石儿去通报陷空老祖。

而齐金蝉此刻也有些急心,温不苟朱文与奖和消,不知道他们是凶是吉,情况不明。这苗架打得毫无把握。

此刻他一着许飞好往里用知道是去污报,他脑筋一转,也抽身格了,他得先找朱文与笑和尚。

至于这边开打,谁死谁活已都没有关系。

但是要找朱文和笑和尚怎么找呢?

他只有循着来时道路,往回飞行,慢慢一路察看。

刚绕到山峰倒背,已有破空之声,二条人影降落,听到笑和尚在招呼:“金蝉兄……”

齐金蝉瞪眼道:“你们怎么现在才到?”

笑和尚苦笑道:“你还讲,咱们一路来,可吃足了苦头;眼前面那些长人打得满天星斗,好不容易,才脱身赶来。”

齐金蝉叹笑道:

好好的计划,现在几乎弄砸了一半。”

朱文忙问道:“红发老用呢?”

齐金蝉道:“现在就在山那头;陷空老祖的洞府门口践成灵老儿开打。”

笑和尚道:“既然开打了,还有什么好愁的,咱们就在旁边等着钱赢就是了。”

齐金蝉道:“没这么简单,周在局面有变数。”

朱文皱眉道:“什么变数外

齐金蝉道:“许飞娘也在这里。回

来文道。*她在这里又怎样,叫红发老怪连她一齐斩。”

齐金蝉道:“你讲得倒轻松,那贼婆与红发老怪好像交情不错,我只怕她在中间一搅和,双方打了一半不打了,换来打我,那麻烦就大啦!”

朱文沉吟道:

“这局面又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二我们又能怎么加”

齐金蝉道:“就因为无法控制,才要设法啊,我看你们去隐身在旁边,许飞娘出现老板和,我们也一齐出手,专门对付她。”

笑和尚道:“这婆娘不好惹。”

齐金蝉向朱文道:“你身上不是有很多法宝鸣!”

朱文道:“是明,干什么外

齐金蝉道:“看到那赋婆娘,就一齐出手招呼她,打地个措手不及。”

朱文自民道:“你是不是在讲梦括,法定都要以玄功去指挥的,我只有两只手,设生四只手。”

齐金蝉笑跑着嘴:“我只是说尽力修理她,不要让她有时间据和就行了。”

笑和尚道:“知道啦,要走就走吧?”

于是朱文与笑和尚施展隐身法,一晃就没了踪队

齐金蝉又急急飞了回去。

他展田一望,陷空老祖果然出现了。

他头大如斗,却没生一根毛,全身白气弥还护身,正担红发老祖在争论,旁边的许飞娘指手画问,好像在帮着双方面在调和。

打虽在打,可是那股劲儿都没有了,也没有用出杀手$

看到这种情形,齐金蝉自不:方和解区他大喝一声:“还不下狠劲,我来帮你,你不用怕他们。”

发出日废帚,向许飞娘扫去。

许飞往一见齐金蝉又跳了出去,也斥道:“都是你这小子在捣鬼。”

伸手一指,一柄奇形古刀,化成蒙蒙青光,飞起新向扫度帚。

这柄玄刀看起来非常眼熟,齐金蝉立刻想起来,那是

自己为了交换子午水火炉,送出去的法宝,如今竟被她用上了,拿来对付自己。

而这种宝物,本身后于上古奇兵,并不像其他邪宝,能克制得住的,唯恐扫度是受损,双肩一棵,又飞起了雌雄四雳双创,化成紫、红二道剑光向许飞娘的大刀迎去。

许飞娘嘴笑道:“奥小子,你还有许多家当,一齐施出来好了,姑奶奶接着。”

话中之意,根本没把齐金稣放在眼里。

突姑斜刺里飞出一道白光、一道乌光,向许飞浪激射而去。

暗中的朱文与笑和尚也出手了。

奇兵突出,许飞杜近对手忙脚乱,嚷道:“陷空道友,他们还有伏兵。”

这边陷空老祖与红发老祖正在争论,颇有各让一步谈和立合,许飞根本来也希着拉拉,但齐金月来,值形大变。

阳实老祖看了也不禁毛了心:

“许温友,你不必害怕,自灵里,你去帮忙。”

齐金蟀就怕多一个人插手。

大叫道:“红发前辈,还不阻止他。”

红发老祖为了七十二变立功,不得不听话,回应道:“好,咱们就—齐上。”

一族身,背后突破飞出一道血影长曾向成员勇当头抓老,这是他元神变化,成勇无比,陷空老祖一见情形。厉声喝道:一我刚才苦口婆心劝你,你觉执迷不悟,还要与我

为敌外

红发老祖怪笑道:

“庞道之中,只能定于一等,今天不妨看看,到底谁听准的外

陷空老祖冷笑道:好,你也看看老夫的如皋神同的厉害!”

灵决一指,一片白色细网,突然向血手罩去。

红发老祖当然知道对方法宝,必定能克制自己的元种血手才会施展出来,立刻飞出四把血焰神刀,向那片如雾白同刺去。

这一来,双方各出奇能奇主,争强好胜,比刚才的打斗情况、更来得担烈热闹。

红发老祖为了齐金蝉面前表演成风,口中连连任啸。

他是催促加强明火魔阵的陪号。

而这边朱文新得的乌铜捷加以笑和尚的飞创又把许飞娘围得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

但她毕竟是长一辈字号人物,在三人围攻之下,竟还能挺得住。

齐金蟀一看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

要不把许飞娘弄走,不知道会生什么变&。

想来想去,想到了许飞娘唯一的死对头鹰灵于。

赢灵于是在庞道中;最痛恨许飞娘的人,事起于许飞娘以色相诱惑地的徒弟,双方交恶,几乎火拼。

现在不妨试试看,使故意大喝逍:“藏灵于前共,说好了,你要找许飞娘报仇,怎还不出现?”

许飞娘一听齐全师之话,果然大吃一愎,她急忙收起法宝,飞出重团,驾起造光,急急送走..齐金羚校时喝道:“连!”

朱文与笑和尚一齐追去。

他自己也驾起追光追赶。

飞转峰例,他就落地叫道:“朱文姐、和尚,快下来吧,别追啦!”

朱文与笑和尚早就现身。

笑和尚道:“那婆娘送了,不正好看热闹?”

齐金蝉瞄眼道:“那种热闹着久了,不也是那么回事?而且容易被卷进去,不如我们在这儿休息一干,聊聊天。等差不多时候,去看个结果就行了。”

他说者竟坐在绿油油的草地上,伸起懒腰来了。

朱文道:“蜂弟,现在千万别放松心情,万一红发老祖没被打死,将来怎么办?”

齐金蝉道:“我刚才观察。陷空老祖的功力与法宝,似乎比红发老怪高上半筹,他不死也得脱层康,咱们正好打落水狗,反正他不死在陪空岛,也死在我们手里。”

笑和尚道:“但陷空老祖这一关又怎么了?”

齐金烊瘪笑道:“我也在伤脑筋,本来依仗你们先给他通个消息,卖个灾情,现在却变成我们来找他麻颖的情况,粟说也说不清楚,我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笑和尚四笑道。

“这叫打了蛇,来了狼,我看你的麻烦,实在是没完没

了。”

齐金蝉苦笑道:“命中注定,哪有什么办法外

朱文白眼道:“不是俞中注定,那有什么办法外

齐金蝉抽翘嘴角:“你别冤住我好不好,要积善功,不得罪人行吗?假如个个在山上修,人间又谁来管。”

“对对”

笑和尚道:“金蝉兄这番话说得有道理,不过应该说给掌教师尊听。”

齐金蝉冷目一扫:“具和尚,你是想要挨骂外

三人正在括社,修见一道妖光斜刺里飞出,妖光中一道淡淡的人队

齐金蟀正要追,却听到传来一阵话声:“陷空岛地壳即将破裂,神火冲天,生灵都难达一劫,你们还不快达命!”

笑和尚心头大使。

喝道:“你是准外

“只要你们能进此一劫,前途自可相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告诫佬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