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17章 十夫告科

作者:李凉

木姑大骇

就在这时,洞内一声厉叱:“谁敢破坏我的法旗灵任月

只见金线姥姥发型散乱冲了出来。

她炼这些阴阳灵幡,心录相通。灵伍一波折断立刻惊起,急怒之下,冲出来一看,竟是门下金始,不由大怒,眼见长幡根根折断,数年心血,毁于一旦,几乎气昏。

不禁杏眼圆睁,厉声骂道。

“戏婢,你竟放款送!”

假金姑邪样笑道:“你不用生气,我是奉了宝天星君之命,毁掉这里一切,若你不信,看看我手中的庄子,这是玄天星君赐给我的,你想吃鞭子就来吧!”

一见恨金姑疯言疯语,金线路跨立刻由想变惊,反而变得小心慎重起来。

毕竟她也是一派宗师,看到那鞭子乌光闪闪.德匾风雷,她哪有不识货的道理。

压制一肚子的怒火道:

“谁是玄天星君人在哪里”

仅金姑干脆胡言一番。“立天星君就是玉皇大帝的执法星君四,专管他凡之间乱七人们的事,他托梦给我,还在我身边放下一根鞭子,告诉我,谁要阻拦,尽管用鞭子打,打出毛病他负责。”

金线姥姥道:“你把鞭子拿给我看!”

假金姑弄笑道。曹要看可以。”

刷,一征就抽了过去、”

金线姥姥但没乌光一闪,已到眼前,她想叱一声,分光捉影,想把鞭影抓住。

那知鞭加灵蛇,不但抓空,手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始,竟把她的手打烂。

她痛叫一声,立刻族身施法,涌起一查金光,护住全身,胆道:“金姑,你真是反啦外

饭盒姑笑得甚狂:“反又怎样?天上的星君比你大,我当然听他的,怎能听你的……”

“好,别看你有很始于,就简祛我金线姥姥的厉害。”金钱姥姥一挥施油、洞中顿时达佩,伸手不见五指,用云弥漫。

接着把手视为至宝的黑煞销神网取出,撒向洞风

假金姑鞭种根连挥却觉得这黑云似实又由。乌光在黑云中连间,党起不了什么作用。他顿感不妙,想以天通镜与霹雳剑护身,又怕让对方看被底细,突然想起那件全技风,立刻取出穿在身上,默念真言,身上顿时涌起一片金光,竟把四周黑烟撑开,而顶上那黑然钻神网党章不下来

这时齐金蝉才安了心,张目四顾却看不到金线姥姥的人队

只能把帐号连挥,还促退出洞外,呵呵笑声中,就冲霄而起,没于山顶上。

金钱姥姥大惊失色,她实在看不出假金始身上那件金被风是什么法宝,竟使自己的至宝失去作用。

等她追出去一看,早已失去那倡企姑的影子,她只能把气出在惊愣木立在洞口的本站身上。

厉叱道:“你漫长眼睛呵,不阻拦住那钱婢的去路?”

木姑慌忙下田道:“弟子的飞刀已被地统辞破充实在无能拦住全站。”

全线场搭厉声笑计“那我要你们这些假相有什么用外

举*群拟拍下。

本外年编失声道:还回回合。”

全统储好声冷关,亚摄杀了本站出气.修青山顶上有条人彭立着扶先飞来。经是全她去而复返。

其实这出政储创出.齐全绝好乱一通,知道全线姥姥也不是省拍周折。国国未越刮围了软包起田技创收.上了山庄就赶出昏迷中的会枯,抽身就走,让她们历徒自相残杀。

金始回转.知遇进上了高手,吃了暗亏急急飞回师门,她哪里知道,金钱姥姥正等着要她的命。

她一飞落洞口,见师组本姑跪在地上,全身发抖,以为木姑犯了什么错、忙叫道:“师父,师姐她怎么啦外

金钱姥姥望着去而复返的金姑。

她心中暗暗吃惊,莫非她又迫转想再打一架?

可是一看,她手上没拿始于,身上也没穿那件金被风,遂小心暗暗戒备,冷冷道:“你那根神出鬼没的胜才呢!”

金站所得莫名,反问道:什么纪子!”

金钱姥姥道二

“刚才打我手的鞭子羽,还有那件金被风哪怎么不穿上?”

金始越明越糊涂,道。也师父,我从来没穿过什么金被风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钱姥姥决心先下手为强,一挥衣袖就发起黑热销神同,乌云飞起,立刻把生站网了起来一

这才冷笑道:“我看你装迷糊装到什么时候。”

一同中的金姑此刻全身发抖,尖叫道:“师父饶命,我做”错了什么呀外

金线姥姥格格狂笑道:“进错了什么,进洞你就知道,本姑,把她提进洞去,吊在鼎炉上面,待我升坛审问她。”

木妨把金始连人带网吊在法坛前盘炉上面。

全线姥姥端坐法坛上。”

冷笑看对金姑道:“你自己看看,坛前所有的灵幡齐都毁了,还有我的手,你看见了没有.连骨头都碎了,这都是你的杰作,刚才作的东风到田里去由?一

金站在同中抖声道:“师父,我没有用,你也看到我刚刚才回来。”

金钱姥姥厉声道:

“你还在装模作样,本姑,给我机把她身上的东西都接出来。”

木姑飞身而上,隔着网把金姑全身摸遍了,飞身落地道:“什么都没有。”

全线路始冷笑道:“原来把东西合好了再回来,金妹;你做我门下二十年,真的是青出于蓝院今天我不把你炼成生灵,逼你吐出实话,你还以为我这个微师父的好欺侮!”

说完伸手一指鼎炉,炉中立刻冒起一蓬绿火,向阿里的全站烧会>

金姑似乎痛苦已极修声尖叫:“师父,冤枉呀!”

“还敢叫冤枉?”

金线姥姥的怒火全发出来了,发出十几把飞刀向同中乱刺,但却并不把她刺死,只让她鲜血一滴一滴地往下滴,清在绿火上。绿火像加了油,火焰更旺了,一股人肉的焦味立刻弥漫洞中,烧得金始脸都变了形。

这种酷刑叫明火烤魂,就连木姑都不忍再看,掉转头去。

齐金蝉深洒地回转炉州城,金始的遭遇,他不用意也知道。

修理了金线姥姥,他只觉得很痛快,决心在沪州城住个十几天,看看金钱姥姥是不是还要捞走重子,继续作恶?

若还是恶心不改,他目是不跨走人,得要再去斗一斗地。

金蝉白天到处闲逛。注意有没有金线姥姥的弟子出现,夜里一上更,就驾起造光,巡视沙州城。

他已变成了沪州城的守护神。

朱文与笑和尚一路追寻,也到了沪州,那天一进城,笑和尚就发现了齐金蝉。

他急急把朱文拉住问过一边,道:“朱师组,你看那个穿着光鲜的花花大少,像不像金蝉兄外

来文躲在街角,仔细望去,摇摇头道:“不像嘛”

笑和尚道:“无论他千变万化,但许多小动作却是变不了的,我可以确定是他,你看金蝉兄走路,一向是外八字步,他那走路的架势是不是一模一样?”

朱文点点头道:

仅提有点像,可是走外八字的入多的是。”

笑和尚道:“你再看,他走路手一向往外甩,而且他喜欢吃糖葫芦,现在不是又拿着一根糖葫芦在啃。”

朱文被笑和尚说得也将信将疑起来,道:“那我们上去拦住他问问。”

笑和尚忆道。一不行。一

朱文储服:“为什么不行!”

笑和尚道:“金蝉兄贼得很,他假如硬不承认,我们也拿他没办法,但打草掠蛇,若让他馆了,再找就难了。”

笑和尚道:“我们暗暗盯住他,着他住在哪个窑口,就在窑口里把他逮住。他就跑不了啦”

朱文楞证遵。“赛四是什么!”

笑和尚吃吃笑道:“这是黑话,就是住的地方,师姐,你不要见怪,我也是从金蝉兄身上学来的。”

朱文乐笑道:“好的不学,坏的一学就会,再这样下去,我看你连和尚也不必当了,干脆还俗吧!”

“阿弥阳佛,罪过罪过”’僧口中吃肉,’中有佛。”笑和尚一本正经地双手合十。

朱文嗤笑两声,道:“快盯吧,他又离开了。”

二人小心翼翼地盯梢。

二人也吃足苦头,既不敢尿尿,也不敢停下来吃饭,就这样忍着,一直思到太阳快下山。见他进了一间大客栈,二人也跟了进去。

笑和尚的眼神细密。盯的确是齐金蝉。

他逛了一天回到包间,正想好好休息,突然,房门被人一脚踢来。

惊得刚坐下的齐金蝉跳了起来,以为金钱姥姥找上了门。

等看清走进来的竟是朱文与笑和尚;惊诧换成皱眉,他们二人怎会阴魂不散,找到这里来?

但转念一想,自己已变成另一动相貌,根本不必怕他们。

故意板起了脸。喝道一你们两个小家伙想干什么?看本公于有钱,想打劲呀外

笑和尚笑呵呵道:“咱们不是想打劫,是想绑票。”

“齐金蟀道:“绑票?你们目无王法,来人用外

朱文唉声道:“校弟,你别装啦。再装也没用

齐金蝉道:

“谁是蝉弟,伽……你们可别帕诺人阿!”

笑和尚笑道:“咱们跟你自小到大,叫我认错人还真不,咨易,不信,要不要打个镇!”

齐金蝉间因道:打什么模?”

笑和尚惹笑道:“让我看看你的头,若是没有九颗红籍,就算我们认错人。”

齐金羚扬起在心:“这死和尚果然狡猾!”

冷笑道:“我干嘛要让你看……”

朱文藏冷声道:

东不让和尚着头,我就要你没有头。”

笑和尚拍拍手道:“对对。你送给朱师相的那只无音钟。现在正好派上用场,朱师组,才给他听听。”

朱文果真模出那只从冰原得的天音神,只见地—手托钟,一手持巨,轻轻的往神上一巴。

当的一声,意展得齐金蝉头管已由,跳了起来。

$下去了。忙道:“好好,你们两个行,我既了舒坦。”

笑和尚可同笑道:“全师兄。你早早服气,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二老实讲.今天局因先师担不是来抓你回去的、所以你酬必祖。我是技心诚还相田你在一齐记·你满意了吧!”

一齐全校有些不信:真的!”

笑和尚白眼道:既从不编人戏!这份也知道,若再不信,你可以问朱师姐呀!”

“齐金蝉望着朱文,笑道:“朱文组,什么事让你改变了心意?一

朱文澳嘴道。

“反正我眼笑师弟也回不去,只能跟你在一齐泡了。”

齐金蝉欣笑道:“好极了。三剑客大团圆,值得庆贺。”

笑和尚道:“这一路上我们不但跑断腿,而且又累又饿,你却在这里住大客栈享受,该怎么补偿,你说吧!”

齐金蟀道:“跟着我,还怕没得享受吗?我叫店小二送来上好酒席,让你们吃喝个痛快,再洗个热水澡如何?”

笑和尚道:“这还差不多。朱师姐,你就安心了吧反正咱们以后就靠金蟀兄混,天天吃香的喝辣的。”

三个人这才嘻嘻哈哈,欢天喜地。

等酒席一到,三人边喝边谈,齐金蝉于是把发现金钱姥姥摄取童男童女,自己去修理她的经过说了一遍。

朱文听完,区眼道:“你做事就是有头无尾,既然已得罪了那女魔头,就该查个水落石出,那些孩子到底怎么样了?粘着的还有多少你不查结果,岂不是为德不牢?”

齐金蝉道:“当时我一个人,怕打不过她,现在多你们二个,咱们明天就去找她。查个水落石出。”

且说许飞娘离开了雁荡山,前往苗组,红发老祖意跟齐金蝉在一齐搅和,使她始终不能释怀。

因为少了红发老祖陷空教祖,等于去掉了一半实力,将来对付峨嵋的胜算;必定大打折扣,对她联合异派的雄心,无异是个极大的挫折。

到了苗疆,地飞人炒相蛮天狗评、就见酋人弟子在洞口个个像死了娘一样,脸上愁云掺雾,仿佛发生了什么事。

许飞娘现身降落,道:“奴家许飞娘来拜访红发老祖.请快通报。”

一名苗八五:

“大私自己进去吧,我师祖在里面。”

许飞娘移到奇怪,怎么这些人拍进洞似的。

于是她进入洞中。

只见里面阴民惨雾,一团赤碧火焰中,红发老祖的元县党积净空中;手指点炉,竟把自己的首人弟子,放在鼎炉上拣魂,炼得那名苗人惨叫连连。”

许飞娘愕访失声道:

悦红发道友,你的肉身呢干嘛与自己的门徒过不去?”

红发老祖的无神犹如四寸大小的在此,在赤焰中细声道:“许道友,我肉身毁于陷空岛,现在我要措前人生魂,充实我本身元气;再找个好的肉身,合而为一,你请精待,等我行动炼完了,有事再谈。”

许飞娘一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十夫告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