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18章 如波池

作者:李凉

朱文轻轻自了他一眼:“还有心情开玩笑?先处理眼前的,胡姬,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但是有条件,你肯不肯答应!”

胡姬连连叩头道:

“只要小的能做到,一定答应。”

朱文道:“第一,你不能再回师门,把这男人送回去,不能再作伤天害理的事。”

胡姬磕头道:“奴婢愿意遵守。”

朱文道:“第二,你要把这出门户的日决禁制告诉我们。”

胡姬摸出一块腰牌,道:“凭此牌便可以进出无阻。”

齐金蝉拿过来,瞄两眼,见不出奇。

又道:“还有,那三个客人住在哪里?”

胡姬道:“进门后右边石室。”

“你师父什么时候练功!”

胡姬道:“差不多都在夜里,不过她无法出来到外面石室,只有半夜子时,她的元神可以出来,吸取周华。”

齐金蝉一看天色,星月挂空,差不多快到子时,便道:“好,你快走吧;离开得越远越好,别再回来。潜

胡姬又叩了三个头,背上那男子,驾起长光,飞遁而去。

朱文道:“蝉弟;我们现在闯过去?”

齐金蝉想了想:“不,子时快到,崔盈的元神即将出现,暂时不要让她碰上,等她元神回去后,我们再进去。”

两人便耐心地等下去。

直到子时,果见幼波池中飞起一团黑气。裹着—个个人,浮现半空,朝着月亮拜了起来。

又张口吐出一条黑线,对着月华光芒,似像接连在一起,月光倏然集中成一条白线,向小人口中投去。

这种奇景,二人还是第一次看到,甚党新鲜。

齐金蝉灵跟一转。

轻声道。朱文姐,你取出天音钟,进两下看看她有什么反应?”

朱文也是一时好奇,依言成出天音钟,拿起锤子,默运宝功,连接敲了三下。

当当当

一股清音传了出去。

那团黑气中的元神似乎突然受惊,竟立刻在空中翻浪起来,月华白线立断,只气也迅速飞入幼波池中一闪而没。

二人一见没有着头,便准备闯进去。

他们不知道,天音钟这三下钟声,已给格尸崔盈造成极大伤害;刚才凌空回该,正是元种无法把持,被钟声震得七幸人素了.、

笑和和尚在无奈之中跪了下去求圣站保佑,国知佛龛上使出切一圈白光,笑和尚吃惊地望去。

只见白光浮现两行金字;

“尔心中有盏灯,桌上有佛,持灯然灯火而行,即可出此石穴,宝物随意取,修积来世功,人间不见天上见.圣姑道倡。”

笑和尚看完大喜,白光已隐,他连忙拜了三拜站起来,桌上果认有盏形式古扑的订座。

可是灯里没有油,身上也没带火石,这好如何点?点了又会不会亮呢

拿了灯都在哪里?

这一联串疑问,想得笑和尚脑袋发服。

——尔心中有盏灯……莫非暗示自己要以本身的纯阳真火点灯?

笑和尚彼得灵感,双手一搓,赶运立功,发出一股纯阳真火。

埃地一声,佛灯亮起一粒黄豆大的清光。

而就在这时,佛龛俊然移开,现出一条通道。

_等和尚这时才发现圣姑怫法无边。安排奇妙,事先无法想像。

通路已现,他怎敢再逗留,匆匆拿了桌上一四千天烈火雷及闪电神将二件宝物,持何走人通道。

等他一过石室,身后复又紧闭。

艳尸崔盈的元补自被天音钟所惊,由于正在吸收月华,运动修炼,半途遭扰,只觉得胸有一股气,扭住不顾,大有走火火魔之兆,而耳际仍有钟声回荡,使得地悲声长啸,在石室中疾走乱跳,像发狂一样。

啸声直达石室外,惊得正在休息的金钱姥姥、许飞报与红发老祖都跑了出来。”

而崔盈门下的几名徒弟也个个塑着石门惊疑不停,不知道崔盈在里面为何发狂?——-。一‘

全线姥姥急急朗声道:“崔仙子,你怎么城有什么事要我们帮忙吗?

崔盈的怪啸停止了。

语声急促而尖厉,问道:“胡姬回来了没有什

金线姥姥忙道:“还没有。”

崔盈骂道:交括的东西,一定出了问题?”

金钱姥姥一想,的确有可能,不然不会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

不过她不能不安抚崔盈,遂笑道:

“说不定有什么事耽误了,好在不急。”

“你不急我急。”

崔盈似乎有种不祥的焦躁:“刚才无神出游,却听到有人敲钟,钟声几乎层听我的心脉,似乎有强敌潜入。”

金钱姥姥一怔,道:“我们怎么没有所见外

崔盈道:“我有预感,劫数已到,你们决助我破去门户上的无相神光,我要出来。”

金钱姥姥道:“好,我们现在就帮你。”

说到这里,回头对许飞娘一施眼色。

手一扬首先发出一片碧光向里面石门上射击。

这是论的等四刀。

许飞媲也放出的青白二道光华,向门上撞去。

三道光华一进石门,但见门上突现一片金光,彩霞流动,竟把定措光华包围住。

全线扶伟与许飞浪大吃一惊,忙运玄功,初时竟收不回刃剑,贫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收回来。

金钱如始这才知道厉害,可是还不死心,对许飞娘道:“刀剑无功,我们不妨以明雷轰一轰。”

于是红念真诀,双手连搓,一阵阵着火明霞往石门轰去。

许飞技也在旁助阵。

只装得门上金霞流动,霞光四进,雷声自耳,却不见石门有什么破裂征兆。’.。

准在这时,外面石洞俟然洞开。

二人还以为胡姬回来了。

却听到红发老祖细声惊叫。“峨嵋小辈打进来啦!”

许飞媲大吃一栋。与金线姥姥立刻收住攻门之势。急忙转身。

一只见齐金蝉与朱文在金光拥膜下飞了进来,门户已经大开。

齐金蜂吃吃笑道:“你们二个走头无路的妖妇,怎么跟一扇]过不去,打得这么轰轰烈烈,想打架,我们来打呀,那比打门有越多了。”

红发老祖已遭;

“金蟀,这里有事,你们不要来扰和好不好时

齐金蝉弄潮道二老前辈,你自身难保,还田炼们同流合污,若不是看部打陷空岛曾出过力,我现在就修理伽打得你没头设服。”

红发老祖怒道:“小子,你竟敢说这种注良心的话,以前为了你;我丧失了肉身,现在你竟敢合并下石,以为我修理不了你?”

齐金蝉讪笑道:

“不用讲这么多废话,朱文姐,田种把他们脑袋鼓醒,”

朱文早已把天音钟拿在手中,拿起神祆,就待敲下,红发老祖已经怪啸一声,一朵经云疾飞冲出门外,进之天夭。

他已经吃过一次亏,知道此钟神妙,不敢再逗留。

朱文的天音钟一敲,全线姥姥与许飞娘双双努叱,碧鳞刀与飞创双双发出,保护全身就持冲出去。

哪知这声钟电,却使得里面石门上的无根神光所有的禁制全部停止,余地一声,石门倒塌,艳尸崔进党飞了出来。

这天音神钟乃佛门奇主,专克沃邪。

居然也破了圣站所有留下来的禁制及无相神光。

朱文想不到会有这种结果,绝尸飞出,也大惊失色,还

没有来得及反应,艳尸崔盈已张口吐出一条黑气。

竟把齐金蝉与朱文双双裹住。

齐金蟀顿觉服前一片漆黑,伏着辟廉衣金光护身,倒

没有什么危险,但看不透外面的情况。

忙道:悦朱大姐,你过来,我用天透镜破她。”

天通苗二道来光射出,可是光华只到达金光处为止,竟

然射不达四周的原气。

朱文急道:

“这艳尸果还厉害,蝉弟,天逅镜没用,你用太乙种雷轰地——──_”她担起极乐真人以前告诉她的话,只有纯田国火,才能克起他尸崔盘之体。

齐金蝉收起天道镇,双手一提,太乙神箭已经轰了出去。

可是那黑气,似乎像有形之物。太乙神富虽能亲开些许,却仍羡不还。

却听到崔感失厉地道:“你们破了禁制,让资出来,是你们自己找死,可想不得挤一

一道赤暗的光华,飞射早霞中的齐金蝉与朱文。

笑和尚拿着佛灯,借着灯火照明,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飞身上了幻波池边;扬时有再借公人的成偌

>公色一片漆黑,但偏好卜的开其知束加田。腿扭。丈方拖,纤是毕霸。

他历兴地跑进竹林。”金蝉兄,朱师组,我回来了!”

竹林中用们消的,没有回音

一类和尚还以为二人离身不出,跟他捉迷藏.轻笑道:“你们两个还有心情玩?我已拿到宝贝,想分一点给你们呀!”,。。一

他的确想把这盏佛灯送出去,因为东在手里大麻烦,放在怀里又太大,鼓鼓的,别人还以为地映十月·

知说出去后,却没有回音.、,;;。、。

这时笑和尚才发觉不对劲了,二人爿趣田里去呢?

莫非等待不耐烦了,去打抱尸速召守劳;

想到这里,他急急飞身下了幻佐治,都见黑气弥漫,_钻尸崔盈正在一大团黑气周围四排施被领后籽中思的可见金光流动。:、。。一、。

艳尸崔盈竟冲破禁治脱困了.—-。、,

而黑气中的金光,莫非就是金蝉兄与朱师组

笑和尚甚感紧张,手中拿还钻井又觉不负。

这时绝尸崔孟修转过身对他任关。

他吃了一惊,战手进住打掉了回去。

他的本意只是想掉了修订好政干天烈火自。

哪知佛江上的光华突&都马一担治先表@钻尸打去·

抱尸送盈一援助到这边清光.实战发出一声凄厉惨叫,竟疾如飞星,造空而包卜。

佛灯没打到格尸。投向那陈嘉气·黑气如获气一肝散开,竟被佛灯青光烧得无形无踪。只见金蝉与朱文双双院

坐地上。

这一记歪扭正着。实和尚成实连连:

“金蝉兄,艳尸已逃走,你们可以起来了。”

几乎同时,许飞娘与全线姥姥一看苗头不对,也同时

掴少女青。

齐金蝉与朱文一跃而起,着到用火如明月,还在半空中亮首,不由问道:“这是什么?”

笑和尚伸手一招,佛好党回到手中。

访美道:“这是圣姑道宝佛灯心火,想不到有这么大的妙用,绝尸见了消光,转身就达。”

朱文馆声道:“完了!”

笑和尚胜阻道:“这些妖魔鬼怪都被我打路了、怎么又完了?呸,本来既是完结了嘛!——\朱文叹道:“绝尸修行千年,既被地破禁而出,助该打死自大使他永世不得担生,现在被她边走卜将来祸害可大了,假如她与长尸谷展会合,那更麻烦十进客太大了,很——。

一笑和任赔笑道:一抹一个人有什么办法?也不是有心放地走的,不过师组也不必伯,纯田烈火舌与闪电种特我已经拿到了,这二件宝时既访专门克制拍尸住孩的。扭们还怕什么?就去把祖找出来,来个创上挖根,不就行了。”

$:

一好,你的茗见不错,现在你把主动上出开.一木窗。_”

笑和尚哭丧着睑道:“我一共只拿了三样,先前不是说好的,取到的空白热归挥所有?”

齐金蝉笑道:“你不要警张,大家去追格尸,总得都有一件克制地的法宝田,难道你要我们吃站?”

笑和尚道:“好啦,这优灯送给你,日电并讲给师组,到要纯阳烈火舌。”

齐金蝉呵呵笑道:;

“这还差不多,神仙兜也校还给我了吧!尸”

三人皆大欢喜地离开了幻被他,:

哪知艳尸崔盈意去而复返,港人员年;田过户紧队

这是齐金蝉没想到的事。‘’”-”

崔盈不但已经通灵,而且练成了俄抽群、一

她只要静心感应敌人,上列可新知祖祖方心意。

她送走之后.发觉匆忙之下,回出闯去、杜江五想起圣站还有许多宝物遗留,不舍得史积推对也应措安金蝉要走’她就立刻回来——”“一直——

此刻全洞禁制,完全被天音神无形之中攻击.他在育无阻,进入了;、将另养十奇主一齐带走,临走还放了一把明史,党亿至拉区体炼成扭碎。

这才通走高飞.:

≤——

齐金蝉与朱文笑和尚一路行仪仗义,一三挂打听效尸崔盈的消息.——

这到达贵州地方,但见山峦重叠,谭雾迷模,广大的原始森林,宛如漆黑的幽灵世界*—”-。”“:

笑和尚皱眉道:“咱们坦电流目控种查或地方来了,这里有什么看头?”——

朱文道:“关师第,别忘了员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如波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