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19章 女含量指

作者:李凉

此言一出,贾氏四兄弟都诧愣了眼。

贾北房收回心神,便斥道:“这怎么可以,大哥,小蝉姑娘是我的心上人,你不能横刀夺爱。”

“……”

责东亮本不是好色之徒,但如此一位绝世美女投怀送抱,能不动心的,大概就不是男人了吧

“小弟,大哥并没横刀夺爱,是小蝉姑娘慧眼识英雄,大哥……却之不恭啊!”

“慧眼识英雄?”

贾北房怒道:“雉道我就不是英雄,是狗熊!”

费东亮道:

“不,大哥不是这个意思。”

一直沉默的资南亮想当和事佬,道:“小弟,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对!对!”

贾西亮也开口:“若让小蝉姑娘嫁你;岂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贾北亮闻言更怒;

“三哥,你说什么!”

贾西亮也知道说错话,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是说你反正只要是女人就好,何必要糟蹋小蝉!”娘。”

简直是愈描愈黑。

贾北亮暴跳如雷:“原来你们早就对我不满,今天我就和你们说个清楚,断绝兄弟关系。”

贾东亮皱眉道:“小弟,没这么严重吧不过是为了一个女人……”

齐金蝉眼见事情愈搞愈大,忙火上加油,截口道:“对嘛,我将来就是你的大嫂,一样可以天天见面,你又何必如此生气。”

贾北亮一想到无天见面却看得到“吃”不到,简直就要抓狂,但兄弟四人一向友爱,一时之间,倒也无法出手,

齐金蝉干脆助他一臂之力,劈手一巴掌打了过去;

“你愣什么?还不快叫大嫂!”

贾北亮碎被袭击,下意识就要还手。

贾东亮更觉齐金蝉打得有些莫名,却不能眼见美人挨揍,自是拦下贾北亮。

贾北亮新仇旧报一次爆发,厉声道:“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眼睁睁看我被打,算什么大哥!”

手下已然加劲,向责东亮攻击。

贾东亮只字不攻。

苦笑道:“小弟别这样,小蝉是一个女流之辈·你该让她。”

贾北亮哈哈厉笑道:“好,好,还没娶进门你就为她不为我,你这种大哥不要也罢!”

出手更是很厉,简直招招取命。

贾东亮也打出真火,不再手下留情,甚至取出兵刃,和贸北亮厮杀起来。

齐金蝉简直笑抽了杨。

他没想到已排力这么大,三言两语便引得一对亲兄弟拔刀相砍。

贾南亮、贾西亮一分本已急得六神无主,复见齐全技一脸幸灾乐祸.不由有些起疑。

齐金蝉正在得意,突然意识到两兄弟的怀疑眼神,忙转为哀怨神情。

“我知道你们一定不谅解我。唉,我好命苦啊【流落江潮到处受人欺负,如今好不容易找到肯收容我的人,竟然不见害于兄势……”

贾南亮虽有些疑心,但还是道:“只要姑娘真有心路我们大哥.事情总是可以解决的。”

齐金蝉立刻神情一变,奶笑送去:二哥待我真好。”

人便向贾南亮偎去。

贾南亮一向老实,自是受宠若惊,忙道:

“小蝉姑娘不必如此。”

贾西亮一见齐金蝉但对贾市亮也有意思,不禁有些吃味。>二哥好福气,大嫂对你真好。”

齐金蝉嗤娥笑道:“别吃醋,大嫂对你也好啊?”

把贾西亮一把拉过来,就想送上香吻。

贾东亮正和责北亮战得昏头转向,一晒眼发现齐金蟀居然和二弟、王弟状甚亲密,甚至连香吻都要送上,简直气炸了肺,猛然一刀将资北亮近退三步,人刀合一已杀向齐金蝉三人。

“你们在干什么?”

齐金蝉自不会被他杀到,一溜身钻到他身边,

哭诉道:“你这两个兄弟好坏,见你忙着和小弟‘沟通’,居然来调或我,哇··‘·咽不想活了。”

贾东亮早气红了眼,不听贾南亮二人的辩解,一刀就砍了过去:*王八蛋,敢调戏你们大娘,我砍死你们!”

贾南亮、贾西克见贸东亮已被妖女迷惑,多说无益,忙着自谋;贾北亮乍失对手,也赶了过来,四兄弟竟混战成一团。

齐金蝉得意万分,实在是完美的示范附!

冷不防突传来一声。

那女人是姦细,抓住她……崛”

将混战中的四兄弟惊得停止打斗。

齐金蝉暗叫糟糕,转身一看,原来是被打昏的鬼鱼僧已醒来,出言警告。

朱文、笑和尚沉迷于看齐金蜂的“表演”,屠然没注意到鬼鱼增已清醒,待闻声再次打昏,已是来不及了。

责东亮四兄弟一时色迷心窍,被鬼鱼僧一言提醒,目也想到齐金蝉种种言行,大感怀疑。

四人也不打了;便向齐金蝉遍采。

齐金蝉干实道:

“崛,不打啦?真是太好了,大家握手言和,。都是一家人嘛】”一

责东亮恢复精明头胞,冷声道:“你这女人好狡猾,居然政挑拨离间,害得我们四兄弟自相残杀!”

贾北亮轻咳一声:“幸好咱四兄弟情深义重。根本不为……呢,只稍为动摇一下,便拆穿你的阴谋,说,你究竟想干什么外

齐金蟀眼见把戏被穿,也豁出去了,明闲道:“没想干什么,只是要你们满头包罢了!”

话一说完,立刻出手,太乙种雷掌表得贾氏四兄弟哀声痛叫,倒退十余步。

贾东亮惊声道:

“是太乙神雷掌?这女人是峨嵋门下,把地抓住,崔仙子定有重赏。”

“对呀,重赏你们每人头上十个包。”

——%。

他双手不停轰击,声势甚是惊人。

贾氏兄弟正想展开绝学,不防朱文、笑和尚已摸到他们背后.以定身法将四人定住。

齐金蝉瞄服二人。“很好,你们总算不是太朱,还知道

出来帮我,哑……,·为什么让男家伙放地外

朱文窘道:

“蝉弟,你的表演大精彩了,所以我们才会看得人迷,

一时疏忽。”

笑和尚笑道:“你该引以为激,我简直崇拜到了极点.齐大侠以后不管要到何处,和尚一定追随到底。”

齐金蝉自嘲道:“没想到表演得太成功也会坏事?罢了罢了,像我这样的天才实在是百年难得一见,懒得怪你们。”

转头向贾氏兄弟道:“我刚才说了要赏你们一人头上十个包,我一向说话算话,绝不让人失望。”

拾起一颗鹅卵大石头,便往贾东亮头上敲下。

敲完十下;果然“长”出十颗圆大肿瘤。

更东亮虽被定位身形,无法言语。

但痛感仍在,咬牙强忍;还是忍不住痛红眼眶。

还剩三人齐金蝉突有奇想,瞄着三人笑得甚是弄人。

三人被他瞄得,心里毛毛的。

不知这家伙又要想出什么花招整人。

齐金蝉笑道:“朱文组、和尚,咱们来比赛,看准的‘包’较圆、较漂亮。如何?”

和尚一听,自是兴致勃勃。

朱文有些为难:不太好吧!”

无冤无仇,叫她打得人满头生包,实在有些做不来。

齐金蝉了解她的心思。

轻笑道:“你只要想到这些家伙为了一个女人,就可以打得头破血流,六亲不认,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当是给他们一个教训吧!”

朱文想想也对,便答应加入“比赛”。

三人各自挑选一人,便在头上敲敲打打。”十下过后,贾氏四兄弟各个已成“释达”,差点就成佛去了。

齐金螂评分结果,自是自己“种”的肿瘤较圆、轻漂亮,笑和尚不败,提议将鬼鱼增三人也抓来“种”。

朱文却打得手软,直称退出比赛、,

齐金羚可可笑道:

“朱文姐终究是好人之仁……”

戴觉贾氏兄弟投来奇怪眼神,不由恍然自己还没变回原来模样。

齐全月邪样笑着,对四兄弟道:不必怀疑,我是女的,但是呢,我却有男人心理,这样说,你们倡吗?”

贾氏四兄弟无法言语,但眼神全造定出一种讯息——一头露水。

齐金蝉干脆将朱文拉到身边,轻吻她的股颗,窘得朱文忙将他推开,躲到一旁。

贸氏兄弟看得眼珠了差点跳出眼里。

他们搞不清迈究竟是什么情报。

齐金蝉笑声不绝,里是没有解释。

这回兄弟恐怕想破脑袋,也揭不憧为什么吧!

笑和尚且将鬼鱼增、魔省罗汉、哈哈和尚抬出,摆在地上。

金蟀兄,还要不要比呐声

齐金蝉瞄用道:

“我敲够了,你想敲就继续激,我和朱文姐要再到别处深去。”

笑和尚一人回来也没意思,将鬼鱼增三人腰带抽出,捆绑三人,又撕了农摆塞在口中,便和齐金蟀、朱文,扬长而去。

留下瘪到极点的责氏兄弟,和昏迷不醒的鬼鱼增三人。

齐金蝉、朱文、笑和尚到处统了一圈,不见特别碍眼人物,便收兵回原先休息的山洞中。

笑和尚道:“这次跌盘还算顺利,但似乎收获不大。”

齐金蝉已恢复本身,晚眼道:

“怎么会?我觉得收获很大问!”

朱文也觉没啥进展。道:“有什么收获?”

齐金蝉呵呵弄关:“至少证明我拉力惊人,天生尤物哩”

朱文斥道:“我看是天生的惹祸精。”

齐金蝉逗笑道二

“尤物也好,惹祸格也罢,反正效果都很惊人就是。”

这点朱文倒是无法加以反驳,这家伙本就常有惊人之举。

笑和尚笑道:“除了证明这点外,还有没有别的计”

“当然有。”

齐金蝉道:“我们闹了半天,竟没有人出面探询,可见都是一群岛台之众,只管各人瓦上霜,不足为俱。”

朱文颔首道:“蝉弟说的有理。此次作战,只有艳尸崔盈是主要敌人,打垮崔盈,其余人必会做鸟兽散。”

笑和尚道:

“看来,我们还是要拟定个作战计划,专门对付崔盈。”

朱文道。对.轩辕老模虽然口头答应帮忙,且还有一些帮手,那些人却未必真心肯帮忙。我们若打不流雀盈,占不了上风,轩辕老怪那批人绝不会倒向我们,说不定反而阵前倒戈,帮艳尸对付我们,到时可就惨了。”

齐金蝉道:

“所以啦,我们不出手使罢,一出手就得有把握。”

朱文道:“我看行动绝对要隐密,不必事先警告,猛然出手才能让艳尸张俊失措,打地个措手不及。”

“对极了。”笑和尚附和朱克

齐金蝉白眼道:

“和尚。除了对极了外,有没有具体的主意?”

笑和尚道:“我当然有主意,只怕你不肯听。”

齐金蟀道:“你说啊!好的主意我自然会听。”

笑和尚道二

“还是玩神仙兜,但这次有特定人选。”

齐金蝉道:“推玩怎么玩!”

笑和尚道:“轩辕老怪不是要我们到妙相峦等地徒弟摩什的消息吗?库什一到,咱们就把他打昏··,…”

齐金蝉皱眉道:“你有没有搞错,他是联络人,把他打昏干什么!”

笑和尚奖温:“你听我把话说完嘛打昏了他,你才能变成他混进去,聚餐大会上杀他个措手不及呀!”

朱文笑道:一这主意不错。”

齐金蝉道:“什么不错,就算要变成库什,也不必打昏地问,跟他打商量,叫他不要回去,找个地方躲,不也一样。”

朱文道:“当然不一样,莫忘了,人心同肚皮,你怎能保证他不扯你的后腿,事关生死,不能不先往坏处想。”

齐金蟀想了一想,觉得果然有道理。

自己也有了主意;

“好,我就依你之计来玩一玩、不过你那像纯阳烈火雷要给我用。”

笑和尚道:“你有那盏佛好,为何还要我的法宝?”

齐金蟀道:一谁要你的,不过是暂时交换罢了。”

笑和尚道:“好吧,那理由得说来听听吧!”

齐金蟀贼笑道:“暂时保密。”

笑和尚不以为然。

讲好是三个人商量,你怎么能保密!”

朱文也道:“蝉弟,你有什么点子,应该说出来听听,大家商量、商量。”

齐金蝉道:

“既然你们这样说,我就告诉你们,我要清那绝尸崔盈吃红蛋。”

笑和尚逗笑道:“凡间习俗,生孩子的女人才调人吃红蛋,你请她吃红蛋,好像有点怪。”一齐金蝉笑道肝“红蛋代表吉利,弄一盘红蛋给她吃有何不可?纯阳烈火再放在红蛋当中,谁也不会起疑,不亲地个粉身碎骨,岂能把这些妖邪聚餐大会扰散!”

朱文道二

“万一菜中没有蛋呢!”

齐金蝉道:“我就放在鸡里,反正这道菜放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女含量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