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20章 内全神将

作者:李凉

轩辕老怪气急败坏地带着门徒回到自己洞府,立刻四处布置地最厉害也最擅长的九奇阴风阵。

他怕艳尸崔盈追来找他报仇。

哪知阵法惊置完,就发觉有人进阵了。

居然没有触动阵法的禁制。

轩辕老任大吃一惊!

已取出怀中的血光飞魔珠准备打出去。

哪知人影一问,进来的竟是毒手库什。

轩辕鬼怪的法宝没有出手,可是肚子里的问气立刻爆发了。

厉喝道:“孽徒,你过来。”

毒手库什忙到轩辕老怪面前一跪道。所欠,弟子被饿嵋派的齐金蝉河晕在山中,等到恢复神智,急急到聚操大会一看;不但宫殿倒塌,各派已散,不知道怎么回事,才匆匆地回来,请师父责罚。”

轩辕老怪一呆,道:“你说你被齐金蝉那小于打晕了外

“是的。师父。”

“那在聚餐大会献红蛋的不是你?”

毒手摩什愣然抬头道:“什么红蛋?师父之言,弟子听:明白。”

轩辕鬼怪顿脚道:“原来那齐金蟀小于用六十二变把我得团团转,我非剥他的皮不可,摩什,你起来。”

毒手库什连忙叩头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只见一大片黑云妖光飞来,瞬眼即至。

空中已传来一声尖啸,厉声喝道:“轩辕老贼,你给老篮出来;今日不杀伤,难消本仙子心头之恨。”

一听是绝尸的声音,轩辕老怪大叫一惊!

但他也不愿太过示弱。

厉笑一声道:“崔仙子,你是找借了对象,我也被齐金小鬼所害,他利用七十二变玄功,将我门徒库什打昏后,成他来搅鬼,不过你若一定要按我过不去,就先闯闯我九奇阴风阵。”

艳尸崔盈在黑云围绕中怪笑道:

“你这话当真?”

轩辕老怪道:我用不着回你,老实讲,我亦正想找那鬼算帐理?”

拍尸崔盈任笑道:“轩辕道友,我看得出你布置的禁法势颇厉害,却难不倒我,我挤着消耗一尸元种,就可以掉你的阵法,不过我相信你一次,但有附带条件,在十之内,你要把齐金蝉抓到交给我处置,否则,你就等死,我发誓必来找你。”

说完黑云去势如电,转眼消逝不见。

轩辕老怪已暗暗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他知道艳尸崔盈的玄功厉害,何况还有圣姑遗留的十四件法宝。

这时,他对毒手摩什道:“走,无论如何,先找到那小鬼,避免无辜的淋烦。”

“是,师父。

于是师徒二人驾起妖光开始在附近五百里范围,搜索起来。

艳尸崔盈自然也急于要找峨艄派,因为天音钟响起,证朗这次闹场,必与峨嵋派有关。

但本来她想找使用紫那、青索的二女子,如今一听轩辕老怪的话,目标立刻转移到齐金蝉身上,非置他于死地不可。

好好一场结盟大会竟被一颗纯田烈火雷扰和得变成鸟兽散.此很不泄;将来又如何领导群邪,向峨嵋挑战?

所以她一离开轩辕鬼怪,也开始漫无的的搜索起来。

却被她发现远处一道宝光直冲云霄,这种古铜色的光芒,极为罕见,唯有天音钟才有这种特殊的光芒。

艳尸崔盈目要前去看个究竟。

她飞近向下一看,原来是益州城一家妓院的后院中。

这就奇怪了?

于是她隐去长光,再低飞一看,却正看到齐金蝉与一

个美少年在洗澡。

二人稀唱哗啦,正在打水杖,打得嘻嘻哈哈。

这时已经上灯,那天奔钟正挂在床帐上,隐泛奇光。

嘿!果然在这里,真是得来全不赞工夫。

艳尸崔盈心头大喜,她本想立刻下手,不仅要抢大音钟。而且立刻杀了二人。

可是自己吃过一次亏。

她觉得还是小心为妙。

因为在得到圣姑道宝时,她发现其中的佛好心火,纯阳烈火雷、闪电杆,已先被人盗去。

而这三样法宝又都是她最大的克星。

现在既看到无音钟在这里,不用讲,其余三件宝物一定也在二人身上,若有不慎,这二个小鬼施展出来,就不容易对付了。

艳尸崔盈变得小心起来,她想把二人活捉回山,再召群邪以立威,而且也可以控制对付峨嵋认

这是一举三得的算盘,于是她心中已有了毒计。

她很佩服这两个小鬼竟会躲到这种人不知鬼不觉的地方来,但她也正好利用这一点,来个以巧制巧。

于是她晃身就变成一个楚楚可怜的少女,挽着一只小包袱,隐去全身妖光,飞出墙外,上了大街,进了云香百花楼。

上好时分,正是云香百花楼生意热闹的时候。

崔盈一进门就被守在门口的大茶壶伸手拦住。

“唁;姑娘家来这干嘛?对知道这儿是大爷们玩的地方,女人是不能进来的?”

崔盈深深一礼,苦声道:“大叔,小女流落异乡,只是想找口饭吃,赚些盘缠做路费,请大叔成全。”

大茶壶一怔仔细一打量崔盈.立刻发现竟是一个艳丽无双的美人儿。

云香百花楼所有的红牌姑娘拿来比一比,都没有这位小姑娘美,尤其是那双眼神,看似楚楚可怜,却又销魂在魄。

哇!这正是天上掉下来的摇钱树嘛!

大茶壶大喜之下,顿肘变了脸色,道:“看来也怪可怜的,好好,你跟我来,一定成全协。”

他带了崔盈进了大厅,五到去找花机

花娘一听大喜,扭着腰步走出来。

拉着崔盈的手道:“啃,你手儿好冷,好标致的小妞儿,来来来,到我房里去说。”

于是崔盈又被花娘带进了房里。

这时花娘才觉得这棵摇钱树已进了自己掌握,笑眯眯地问道:“你是匈方人士?家里又有谁呀!”

崔盈低着头道:“我是南方米的;双亲刚去世,我来投奔舅舅,却找不到舅舅的地址。”

花娘笑道:“没关系,我愿意收国休,这里赚钱也容易,不过你得记住,这里是男子找乐子的地方;你可千万别耍个性;要你做什么,你得做什么。”

崔盈道:

“我会听你的话,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

花娘道:“你说吧;能办到的;我一定答应你。”

崔盈道:“我不习惯跟别人杂住,喜欢一个人住得清静,要妈妈能允许我这一点,扰个好居住,我一定听妈妈你话。”一花娘想起她还是初下海的*女情格人,正是奇货可居,欧损大票。于是满回答应道:“我就把最幽静最好的房间缩红馆给卜个人住,现在我就带你去。”崔盈道:“多讲妈妈。”于是花娘带她来到后院绚红馆,二明一睹共三间装饰自富丽堂皇的香因,而且与幽竹轩同一镜子,对门而望。崔盈当然满意。“她早已想好接近齐金蜂的计划,只待时机实施.:蝉与笑和尚还不知道对面已经恶鬼上,来了一蛐邻居,二人吃过晚餐,立刻运功参禅,打坐休息.而崔盈这时也在打坐。她想试试对面二人的警觉性,同时也想先把那口天音加到手,竟运起玄功,目念咒语,施出摄物大法,想把体音钟摄取过来。正在地行法之际,齐金蝉与笑和尚倏发觉天音钟乱晃,因慾飞走。因为天音钟是系在床帐挂钩上面,连帐子也招摇慾坠,包刻醒转,伸手取天音钟;拖入怀中.由于齐金蝉早已炼成心物相通,顿时叫道:“一定有人回住天音钟,竟施出援物大法。”我笑和尚也惊醒道:“那会是谁?”@齐金蝉道:“我怎么知道:“

话声中,已飞出窗户,驾起通先,在半空中四下一看,除了前院人声吹杂外,并未发现可国人物。

却见老鸨花相拖了一大堆在眼布料进了对面屋子:“未来来,让我好好为你打扮一下,明天你就可以接客啦?”

齐金蝉忙飞回房中,对笑和尚摇摇头,表示没有发现什么。

笑和尚道:“一定有行家隐在暗中在想咱们身上的宝贝,金蝉兄,今夜可要、心了。”

齐金蝉把天音钟系在腰带上,笑道:

“不必再理会这些小偷,我倒想看看他怎么伉。”

于是二人又休息静坐人定。

而对门的崔盈一见花娘送来相拉不便再行法施术,起身道:“妈妈,你何必这么忙,有一二件穿就行啦!@

花娘格格笑道:“俗话说,佛耍全装,人买衣装,像你这样的美人胚子,妈妈不替你装扮装扮怎么行?来,你先挑一件换换装,让我仔细瞧瞧。”

崔盈目较只能换装,当地露出一身细度白肉。换上一件绣花长农后,果然出落得亭亭玉立。犹如凌波仙子,看得花娘的眼珠子都弹出来啦【

“好,美极了,妈妈等一下要找个人好好体贴你。”

崔盈这时却拿把了。

摇着头道:“妈妈,我只卖艺不卖身。”

花娘一任道。

一咦!刚才我们不是讲妥了吗?你一切都答应听我的。”

崔盈道:“没错,不过实身不能算在里面。”

花娘轨道:“好姑娘,既来到这里,就散开来于,我独不会亏待你,这样赚银子容易。而且你也分得多,不一个月,人就可以回家了。”

崔盈坚持道:“不,我宁愿慢推赚,妈妈,请你不要:强我。”

花娘一见好话说尽,崔盈居然咬紧牙齿不肯就范,直毛火得很:“你以为你是谁呀?在百龙楼里面的姑娘,联不听我的话,不听话的姑娘,只有皮肉受苦。’崔盈道:“那我走就是。”

花娘冷笑道。

“你以为这里是客栈闻?要来就来,要走就走外

崔盈本想发作,一咬牙却跪下来:“请妈妈高抬贵手’花娘叉腰一哼道:“好活体听不进去,你是自己作招来人明!”

这一嚷嚷,立刻跑进来二名大汉,手中拿着皮鞭,巴巴地在花组两旁一站。

这二人正是百花楼的保缥。

花娘冷冷道:“小马、王九,替我好好抽她一孩鞭让她听话。”

哪知话声刚说完,跪在地上的崔盈,一声娇啼长号,却从小马仰边窜出门去一路哭哭啼啼叫救命,一边跌跌冲,竟奔过院子,冲进了幽竹轩,把齐金蝉、笑和尚二惊得从床上跳起来。[“二位公子爷救命旧卢崔盈泪水满面地防了下九

齐金蝉还没来得及门怎么一回事,

却见花娘带着二个保位,怒气冲冲地冲了进来。

只见花娘杏眼倒竖,喝还。

“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去给老娘抓过来带走。”

小马与王九刚才被崖盈捆得称里糊涂,枝花娘骂得狗血喷头,所以也是一胜于的火,立刻冲过去。

却被齐金蝉张臂挡住,喝道:“你们想干嘛!”

花娘忙陪笑道:“新来的姑娘不听话,惊动了二位大少,稍待奴家再向二位陪罪,这戏人现在我要带走。”

齐金蝉冷笑道:“老鸨,她讲的可不一样,说你想逼良为娼,现在既到了我房里,我就不留不管。”

花娘听得楞服道:“冤枉啊,是她已要于这一行的,我可没有通她。”

笑和尚道。飞容能善能,现在这位姑娘既然不肯了,你又何必勉强地。”

一花娘气极了,道:

“这件事二位是好利插手。”

齐金蟀国限道:“正好相反,我们是管走了。”

花娘道:“管得付代价。她可是狂热过浑水的清水货。”

齐金蟀笑得保决。“什么代伽莫非你还想叫这两个庄稼汉子动粗外

花娘气极反笑道:“这)做生意的,如何敢对大少动祖,奴家不过想要一干两银子罢了。”

笑和尚叫起来二哇,又敲竹杠?”

齐金蟀懒得多说:“我可以再付你—于两银子,当作这姑娘的霸身费用,以后你不能再管她的行动。”

花娘虽然有些舍不得,不过她想,有总比没有好,当报上笑容:“就这么说定了,钱人;你是碰上了贵人,老滩激不管你了。”

一挥手,就带着小马、王九退出的竹轨

崔盈万般感激:“多谢二位公子搭救。”

齐金蝉挥挥手道:“好罗,不要做磕头虫,起来说话。”崔盈表演出楚楚可怜,低着头站起来。>笑和尚问道:矿“你咐什么名字?家在哪里?我们可以送你回去仆

崔盈低声道:一小女子叫玉姑,双亲已亡没有家,来此留条成不遇.只能找到这里,想赚饭吃;岂知……岂。……老板娘要我于那种事。··-·‘”一才笑和尚皱眉道:“金蝉兄,我看你管出了麻烦。”

崔盈又跪下去道:“奴家只想传俊二位公子,求二位公使客。”

齐金蝉也皱起眉头;道:“那你就在外面这四屋休息吧,走时带钱出去。顺便送你一笔银子,让你自找出路,你回意外

“多树二位公于大恩大锅。”崔盈又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内全神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