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21章 九天十地群魔

作者:李凉

朱文首先冲了进去。

顿见门内风雷暴发,光景顿变黑暗,隐隐似有排山倒海一般的压力,急涌过来。

同时曾见暗影中,一幢其白如电的光华,涌着妖尸,被发赤足,背插三面妖幡,七校长箭。

右额角上,还钉着三枚银叉,一手托着一个毫光四射,茶杯大小的黑色晶九,一手握着一口,比人长的宝剑,目中凶芒闪闪,面带狞笑,停在小门前,张口似要发话神气。

那么亮的白光出现,全洞依旧沉黑加漆,跃尸以外,一片浓雾面包.不见一物。

晃眼之间,风涛雷声越发猛烈,上下四外,一齐震撼,手空现出无数水柱一般的白影,齐往中心.挤压上来。

头上又右大片灰日影子罩落,因大黑暗,虽是慧日,竟看不真切。

犹幸朱文见机,一间易静传声示警,甚是急迫,未敢停留,立到退出石门。

轰地一声;石门复又紧闭。

易静脸色凝重道:“想不到艳尸已经可以在圣姑仙府内资行无阻,分明她已经掌握了全洞的大五方阵法禁制。”

朱文道:

“那怎么办?怎么教蟀弟?”

易静道:“看来我只能先动用九天十地辟廉梭,由下方钻出两人,由辰上阵势方位出土,可是我辟魔梭中间最多只能保护二个人,势必要目二个人在外面。”

李英琼立刻道:“朱师妹跟你进去,我跟轻云姐守在外面,若遇上妖尸,我们有紫级青索双创,也不必相她。”

易静点点头道二

好吧,朱师姐,你就跟我进去。”

她取出九天十地辟应按,运用宝功发起,顿时化成一幢五彩霞光,呈长校形,易静拉着朱文飞身进入梭形方格中,向李、周二女挥挥手,撒着群赝桂,立刻钻入不见。

李英琼对周轻云道:“我们何妨声东击西,助易静一省之力,在门口样攻,不要深入。”

周轻云完全同意李英琼的想法。

于是紫都青索双刻化作紫有二道光芒,向石门扫去。

这伏廉双剑的威力果然不同凡响,剑光扫过,石门立刻却碎,二人双刻含一立刻冲了过去。

这一来立刻触动禁制,无数白影,挟着无边压力已自出现,自四周涌来。

二人虽立刻以紫青双剑护身,因知此是圣姑仙法,为绝尸崔盈所刘用,不比寻常便加急剑光往里冲。

二人本就存心吸引崔盈的注意力,以便易静、朱文救人,对知诺到二条白鹤目相憧来,互一接触,只听悼大动地的连声大震。

身上立刻似波无数雷声打到一般,虽仗着双剑合壁,身

剑合一,没受到伤,却被震得头晕耳鸣。

一连晃了好几下,那白影也被飞剑冲散,果是二根大

水柱。

二人知道这类五行禁拉,生生不息,防灭随生,后面

的出力比前面更大,如果酱盈再加上别的花样,更难御防,

急急取出别的法宝,以备应用。

这时全洞棋是奥尔种雷暴发,直似千万无效,急话交

鸣,霞耳慾聋。

李英琼已发山顶用开府,用自金出沉宝所分到的怫门

至宝“牟尼珠”。

化为一团法彩样*,悬在当头,宝光照处,看得相中

清澈无遗。

但见右方有一人,立刻往人口飞去,刚一超过,那

无边阻力立刻消失,身上为之一轻。

而眼前是一条宽有文许的曲折南道,二人暂离险境,前

面难测,慾退,癸求禁制已断退田。唯有向里深入,仍身

剑合一,不暇喘息,向前急认

但发出不远,前面前道已一变为三,分上中下三层,斜

行分列,岔道附近,左右各有一个紧闭的门,左黑右

红,坚润如玉,闪闪生光。

李某琼目光不由望着局轻云在讨主意。

周南云也在想,该走哪一条法?.成是破门而人?这是非常冒险的选择。终于局轻云道:“我在奇怪,女鬼到现在还没有现身,睛发现我们还是正在对付易静姐?值得推回。”李英球性子比较直。道:“轻云妞,暂且不管他,依我眼前我们该往哪边冲?好歹把女鬼引出来”周轻云道:“若是依我判断,不如冲向黑门。”李英球道:“为什么产周轻云道:五行之中,黑色代表水,而癸水禁制刚才$时已经领教过了.分明女电已把癸水禁制移到了法,因此;我想这黑色门户后面,纵有埋伏禁制也不比癸水阵法更厉害/李英琼笑道:“你的分析果然细密,好,咱们就从黑色门户过去。”说罢一指剑光,紫毁剑就向黑色石门扫去.只听到一声轻雷过处,黑门洞开,二人由牟尼殊照保,而人.急急经过一段路.见道路很宽广,壁上画着烈火飞焰,。正在边飞边看,修听到前面有烈欠民富之八一凝神,但见前面拐弯之处,飞来四道青白光华.在青白光华后面,一片烈火如有大风在催,急涌而来。由于两边的冲势都很急,要想停止躲进都很难,于是一下子就值上。素有双创剑虹如电已往四道光华中尉去.其中一条白光立刻被紫红绞断,人也立更重化

犹幸其余三人都有原高的宝功,一见同伴断去一管,身重伤,变生仓猝,立刻上前敕护。

双方这一停身,还不及打量对方问话,后命烈火已烧过来。

周南云觉得烈火在退烧四人,想必不是桂显的同党。

立刻发出一项水母坎金九,一九担芒电针的金光,一段近火势,立生妙用,化为一片乌黑立妇,罩住那想箭飞的火焰。

而众人也立刻感到一片清凉,炙人的热气全泪。

这时其中一个耳须中年人道:“二位姑往身扫紫育观刻,莫非是峨妇妙一其人的门下!”

李英琼道:“不错,小妹李英琼与师组用轻云,还未清繁四位边友祛号?何以也来到幻积池!”

那中年人道:呼昆仑下卫仙客。”

搭着身边青在女子又道:是我妻子车凌霄,那更的是烧好友银促乌主东方后,教他的道友是沙亮.咱们栽是刚与崔盈伍战过,未想到却伤在你们手中。”

李英强道:“实在抱歉,扶例姐妹二人是来负女皂白自救人的,没想到误伤了东方岛主.因如四位要出去,就员们姐妹护挂如何外

卫仙容这才由严肃改作笑容道:“队是同仇敌代,理应如此,那女鬼崔孟有不少同党在此,发们大家出洞去再量。”

李英琼心想自己是过求救人的,你们却急着选出去,有什么好商量的。;不过既答应措助他们出去,自担越快越好,正想与周.南云打招呼。修见乌光玄雾中竟出现两条人形。这二人全身烟光环绕,一男一女,赤身五体。一丝不佳,才一对面,首先飞出二团协焰红勇,脱手暴涨,泪涌一般,前众人飞来,满空都是难闻的血腥之气.“受伤的东方皓已想喝道:

“无耻好兵,凭着一点秽应附气,竟敢猖狂。”

独手一扬,一片玄荐夹着数十点霸杯大小晶莹青色担光迎着红霞一裹.青光立刻江裂,声音清脆。

那也焰红霉立刻化为旧券的浓烟,四下飞目,飞向那片兹拉,立刻将二人包住。-.但那女长人身白如玉,肤如羊脂,生相扶格,似乎并不宕态,仍是烟眼模流。日中古老有词。

而男扶#*一个大黑葫芦,客首却极丑恶,身材高大,粮面庞国,神态更是狩名见状似已大怒,推起手*,在上一标,身后的黑葫芦中,便有无数黑色光很射出。

几乎同时,女长伍回一张”场记香飞出一片场红色白气.李英琼接恶如仇.索部奖立刻飞出,刺向玄幕中的男女二长人,只一统一日。二人修叫一声,‘侯时了帐.,沙充道:仅二人是赤身教门下,可能是绝尸崔盈派来的饵,诱我们人忧。现在上下二层已有风雪之声传来,圣扫毒制,神妙无方,大家决离开为上。”

李英琼与周南云也呼出风雪之声有异位测双封合一.,就在这时。光线突祛一睹,有五色电光,连间几间,牟尼珠光£之外,一已完全看请进。

东方好道:“五担禁制已全发动,崔且不来,不是另有阴谋,就是被人绊住。大家应该各施法力,等五通扶制一齐发动,再设法冲出去,千万不可分五行动。”

话刚说分修青光亮,再看四周。在身的地方已非原处,上下四民一片青蒙蒙无边无际,不知道多少青色往于互相排挤、如怒潮一般,急涌上来。

李英琼看出这是乙木之道,身上正好也有克制乙木的法宝,所以根本没有在意.一句周轻云略示眼色,道:-

“各位边友。看愚姐妹施法收这乙木浆法。”

口中念动真谈,一指牟尼珠,发出一片报先.用以木制本的收适之法,那势如窗里万钧的动本光柱,供反被一片青征象的光芒五退。

_而这时,周轻云又发出太白金戈,龙头上立刻飞出千万道用色花光,向那己本光柱中飞去,本命克星,以金代加的确灵效林透,于是乙木不能代生丙火,五行失相,全部不能运行代生,精光到处,真气全消。

众人定睛一看,被困小乃是一门广大石室,左右两边洒下立着南个木屏风,上给风雷五行各种图形,因阿尔、火、一风雪、金刀、飞石之声.起上,音甚繁碎亲密,前后两头,各透着一条遇道。通向西洞,第二层的

出口要路_。

忙道。我们已被挖尸行法倒转。困人面现。民在已不;

已为原姐妹所制,前面便是出口,诸位道长,还不随同快!”二人知事紧急,五通失效,洞门正开,再迟冲出,等状尸发觉追来,重施五道禁制,脱出之艰难,便不可以道规。

口里招呼众人,二人先就往前飞去。

卫、辛、东方、沙亮等四人,做梦也没想到二人竟有这等法力,谋出意外,不禁又惊又碌,又喜又忧,紧随二年身后,往前飞去。

南道虽长,追光何等种违,见眼便自飞到出口。

前面小门,正与两道出口相对,加紧鱼贯飞驰。)周轻云,具才飞出,立将那辆大白金戈取出,化为一道精光,钉向门上,将那木柱定化《当众人快要飞到出口之时,后面已是异声大作,风雷轰隆法震之中,杂着万千兵告相击之声,由远而近。

回顾身后来路,银光如电,急转起千重光云,万枝银箭,怒潮暴桶一般,造装而来.一沙亮断后,知道只此西方庚金,最为难敌。挤着伤损一两件法宝,挡它一万,只稍阳往来势,一出小门,便可无碍。“那艳尸忽听主持通法的同党,传音告急,说是两处敌人,已然合而为一,不但未中诱敌之计,一反毁去了奉命诱敌的夫妻二人,忙将北洞祛图,现出一看,怒火攻心之下,杜即倒转禁制,台将众人困住一因艳尸正忙着对付易静、朱文、齐金蝉及笑和尚四人。

易静与朱文乘坐九天十秒辟魔校被上而入。

由于易葯本身是异教,尤清五行阵法,略一计算方位,立刻往中央辰立方向,破土而出,竟正是齐金蝉与实和尚被困之地。

二人一见朱文与易静驾着五彩光华从土中钻出李,顿时大喜。

齐金蝉欣笑道:

“朱文组、易师妹,你们都来啦”

朱文高兴地跳出辟廉梭,道:“金蝉弟,英球姐与轻云姐都来了,易静姐先来救你出去。”

易条忙道:“大家稍安匆躁。我这辟见校一次只能带一个人,所以要分三次才能把你们救出去,你们还是要保持安静,不要惊动了那女鬼,想出去又麻烦了。”

齐金蝉道:“那朱师组先出去,笑师弟再走,我留在最后面就行了,不过我耻于他得很。最好先去找些东西吃。”

易记笑道:

“现在去找吃的东西,你忍忍吧!”

笑和岗位道。仅旧,我能三次变成二次,岂不简单得多。”

易静瞒报道:“怎么王次变作二次。”

一笑和尚道:“金蝉兄有神仙兜研,先借我,我变只小兔子,朱师姐把我抱在怀里,不是可以先一齐走了冯!”

$&$;

“你想得美啊,要变兔子,我不能变吗还让你先来变计

笑和尚这才想起男女之别,忙道:\金蝉兄,我不是

“那意思业‘··’·”

“怕什么广齐金蝉笑道:“我当技知道你没那意思,不过你的确提醒了我,有这么好看宝贝,不好好利用,易师杨,进不是办法,咱们干脆把艳尸崔竺消灭持,免得她再作鬼作怪一

易费皱眉道:“崔盈玄功过神,变化多端,只怕典们这一几个人还制不了她。”

齐金蝉道:“不要&志气,灭自己出风,你有九天十地辟廉校,格留在地下钻进钻出,可以杀凶措手不及,我启变个小蜜蜂,只要配合得当,让我刺她一下,非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九天十地群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