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22章 化斗式高长亭

作者:李凉

笑和尚双目一闭,凌空一声震雳,头上倏出现一道金光,光中现出一只巨大金手,挟着千重雷火金星,就向鸟头婆打击。

乌头婆神色大变,一声污啸,绿光立刻飞射出去,转眼选得人影不见。

而那只巨大金手及留人竟也同时寂灭。

齐金蝉拍手道:

“哇,和尚,你果然有一手,而且很幽默哪!”

笑和尚睁开眼睛道:“我不过战晓地而已。”

齐金回道:这一手快得高明,你肯不肯教教我?”

笑和尚苦笑道:“金蟀兄,农怎么教你?刚才我只是心念一动而已,怎么把她唬跑的,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齐金蝉双眼一转;莫非是那宝幢的变化。

便笑道:“好,不提了,现在有你这个护身符;我想好好闯荡一番;走,我们就开始找那些长邪的毒气。”

笑和尚苦脸道:“你不是想玩吗?怎么又要拉我去打架呢外

开金蝉促决道:

“你本率突然变得这么高.不让你显显威民怎么行计”

笑和尚道:“师兄千万不要这么想.灭度传道,要凭机数何必勉强为之,师兄想玩,就到大城市去玩玩吧,若一定要找人打架.我和尚就不奉陪了。”

齐金蝉笑道:“我是逼着你玩的,走.咱们逍遥去吧?”

二人便向西飞去。

才飞行了二百里,修见一条白光迸射而来。

这道白光正而不邪,但光芒微弱,摇曳慾坠,白色剑光中一名长须遣人,满身血污,似乎已受重伤。

齐金蝉立刻着出.竟是道发水真人刘泉。

忙飞过去打招呼:*刘道友,你怎么如此狼狈户

刘泉一看齐金蝉,惨叫道:

“金蝉.你快救我。”

他这口气一松;飞剑犹如陨星般往下坠凤

齐金蝉急忙上前伸手按住,缓缓降落地面:“实师弟,先替化疗伤。”笑和尚仔细一着,全身上下.竞似被火烧伤·微笑道:“若是外伤,和尚只能替你包扎;不过这烧伤就简单了。”笑和尚就坐在刘来身边,参掸入定.双手在刘泉身上轻轻摸抚,但见手上似有样光.抚过之处.烧伤之处立刻痊愈,看到红白色的新皮。来回两次;刘来精神一振。竟一跃而起,对笑和尚揖首道:“想不到笑师兄怫法已如此高深,贫道好生衡机”

齐金蝉笑道:“和尚另在奇缘不止谈他大家部是老友了也不必客气。你是碰上了什么人物被烧成还到村一子?”

刘泉呗道:“不瞒二位说,我碰到一位异派高人绝尊者,他就隐居在我住的白水观附近,嫌我诵经之声吵杂,竞硬逼我搬家,我忍不住就跟他起来,不料这位绝尊者道法太高张口一蓬火,就把我烧成这副样子,我正想回青螺谷找家师,想不到碰上二位”

笑和尚沉吟道:

“仙魔二道中,好像没有听过有这么一位高人。”

齐金蝉已有反应二管他是什么东西,我们不知道就罢,如今刘兄遭到欺侮.我们岂能不管,目要讨回公道:“

刘泉忙道:“这事非同儿戏,听他说已闭关潜修四百九十九年,若以岁月计算,他比家师凌浑前辈的资格还要老,一定是上上辈的神仙、去了苦斗不过他,麻烦会更大。”

齐金蝉弄笑道:“刘兄,你的胆子怎样越来越小.就算他修了一千年又怎样,艳尸崔盈修了近千年,还不是被咱们除去你不用拍,只要有我笑师弟这位高僧在场,包他吃不完,兜着走。”

笑和尚瘪险道:

“金蝉兄你别老把我抬出来唬人,这样我岂不变成了打手。”

修金蝉瞄眼道:“仗义帮同道,做做打手有何不可,刘师兄,好吧,把昔年歼灭育螺谷勇气拿出来。”

经不住他一再怂恿,刘泉只能带路,御剑直向青康小寒山。

到了白水观中一看观中已被掏得七零八落。

一名小道上正哭丧着脸冲出来,对刘泉道:“师父,对方派了两个人来打得殿中乱七八糟,如山种恶煞一般,还扬言师父再不搬走,他明天就来拆庙。”

齐金蝉怒道:

“岂有此理,天下还有这种蛮横的修炼之士刘兄,我们找他去。”

笑和尚忙道:“别这么生气,绝尊者既然明天还要来;我们何访以达待劳,在这里等他上门.这样也显得咱们是被迫的,站得住理。”

刘泉点头道:“大师之言有理极了,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上来挑衅。”

齐金蝉无可奈何:“你们既都这么说,就等吧!”

刘来这才对小道土道:“其他的人呢!”

小道主呐吨道:

阳兄们都吓得躲起来了。”

刘泉叹道:“都是为师的无能,让你们担惊受欺,现在齐道友与这位大师仗义为我们出头,你去把师兄们叫开勺把白水现重新整理,好好打扫干净,煮茶待客。”

小道土看看齐金蝉与笑和尚,似乎想问:凭这二个跟我差不多的小孩子,行吗?

齐金蟀自知他的心意,轻笑道:“小迈上,你快去吧,咱们行不行,明天你看了就知道:“

小道土脸一红,立刻行礼而退,匆匆去召集同师兄。

刘泉道:“二位请到后院掸房休息、贫道还要四处查看一下,同时准备晚膳食物。”

齐金蝉点点头。

刘泉却忙进位出,直到把大殿整齐完毕,恢复原状,才俞人意了晚腊,进来陪齐金蜂聊天。

一夜易过。

第二天一早,刘泉俞门下恢复早课。

大殿上钟鼓齐鸣,大声源念经文。

齐金蝉取出天音钟,发起半空,似恐远处听不到,也用起天音钟,那清脆的当当钟声,响澈云霄。

站在一起正在做吐纳功夫的笑和尚道。

金回兄,你这不是火上加油吗?”

齐金蝉嘿嘿笑道:“我就怕他们不来,这天音钟的声音,可以传到十八层地狱去,看他们听了有什么反应!”

活本说完,就见二道银光技空疾飞而来,来势如电,转眼就降落白水观前,竟是两个身穿红衣的蓄增。

领头高胖番增冷声道:“昨天比势已给你们教训,你们今天还敢如此猖狂,以为一佛门至宝天音忡,就能对佛爷承股吗?”

另一名高自的蓄增冷笑道:“天音钟对一般邪道或许有用,对我们红教是没有用的.你们两个小鬼似乎并非白水观进死的。”

齐金蝉白眼脑去,原来是过中红教修炼之土,天音钟克邪不克正。

他扶然笑道:包咱们用钟念经,又得你们什么事?你们凶巴巴地跑来,一到兴师问罪的样子,莫非想打一场声

笑和尚代接口道:“记来,慢来,做人做事,总要讲理,还未清教过二位高增法号?为何不能打钟?”

胖番增道:“佛爷法号龙罗汉,他是我师弟虎罗汉,都是红教法王绝尊者门下十八罗汉之一,家师闭关四百九十七年,最近才开关讲经证道,你们在这里整天打钟鼓鼓,扰了尊者法会,你们知不知道:“

齐金蝉道:

“原来是红教法王,访问,你们住在曲里外

花罗汉回头一指身后山头道:“就在那山上。”

那山顶上的确有一座红色宫殿式四方寺院。

齐金蝉望了一眼,抽翘嘴角:“你们在田谁四,此地到那山顶,至少也有五十里远距离,这里握钟念经,会干扰到你那边,你们有这么长的耳朵吗?”

虎罗汉沉声道:“法王早已练成天机地听,千里之内的一动一日,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笑和尚笑道:“这么说来,路上赶车,你们也要去阻止他,因为车轮响声太吵,哪家婴儿嚣闹,你们岂不要去教训他的娘,天下办有这种道理?”

龙罗汉厉声道:“小和尚、你简直是在核碴。”

齐金蝉闲用道:“不是我们找碴,是你们在找碴,只许你们讲法,不准由水观念经。菩萨有这条规定吗外

虎罗汉冷笑道。

“看来不给你们一点颜色,你们连回家的路也不认识

了。”

说完,张口一喷,一般烈焰汹涌烧了过来。

齐金蝉一限就看出、这是纯阳烈火。

不由一摇双剑,化作紫红二道长虹,挡住烈火,道:笑师弟,他们喷火,你就用火还敬,看看谁厉害!”

笑和尚知道齐金蝉要他用烈火雷,他也觉得这二个香大猖狂,立刻取出烈火雷,扬手就丢了出去。

一声震雳,笑和尚这边的烈火不但挡住了对方纯阳烈而且以火引火,反烧了回去。

虎罗汉大惊失色。

他慌忙切断直气,飞避一边。

龙罗汉境怒道:“原来是峨嵋派的小子,打!”一刀一标,红光满天,佛门至定居龙刀已经出名

火红的刀光,对上齐金蜂的伏技双创,竟打得半斤八【,火光连爆,激烈非凡。

齐金蝉有点税急。

*笑师弟,你还不出手,投看我扶胃不住啦!”

笑和尚道:“你快把飞创收起来,不然岂不一齐遭殃。”

齐金烊便连轰网记太乙神百,把屠龙刀挡一档,便于回推双剑。

就这刹那,笑和尚屹立当地。

他双目一团,一道金光,冲出脑门,一只巨大的金手,咱红光中抓去,竟把攻势凌厉的属龙刀抓在手中,反向银没杀去.一

龙罗汉大惊失色。

他估量不到小和尚意身具这些厉害的佛门神孤

立刻历词一声。“师弟,快走,找师父来!”

两条红光划向长空,笑和尚那只巨手,拿着屠龙刀还追了一阵,才收回来。

齐金蝉呵呵笑道:

“果然吓跑了,笑师弟,你早出手也免得我多荣力气。”

笑和尚手拿着德泛红光的屠龙刀;道:“这是把宝刀;你拿着,等绝尊者来,由你做好人,把刀送还,宁人息事。求个平安。”

齐金蝉接过屠龙对,只见上面篆大隐现,红光如在刀身流动的火光,刀柄如玉,实在可爱。

遂说道:“这辆屠龙刀的确是把名刀,威力也因。”

笑和尚道:“岂只是名刀而已,若非我的宝懂舍利,变化成巨手,还抢不到它呢,这是佛门一件至宝,一刀削去,就算是神仙,也会形神俱灭。”

齐金蝉觉得这样的宝贝,还给约尊者这种人太可惜了,简直就是暴密天佑,俗四种兵利对。

齐金格这番话还有说出来。

就所对面山顶一声长啸,一朵金云急控若车轮,电掣而来,晃眼到了眼前回落。

只见一位身穿红色法抱,头戴莲花增冠的努眉枯瘦喇

嘛,屹立喝道:“场自小辈,竟敢凭仗着法定来没人,快还

屠龙刀,本法王还可以给你—个全尸!一

齐金蟀弄嘲道:“好大的口气。笑师弟,给他一点颜色

瞧瞧,问问他谁在铁人!”

实和尚会十一礼,道:“来的可是法王阁下,贫增有利

了。”

绝尊者晤了一声,道:“你身穿增衣,是何派弟子?为何抢本门的屠龙刀外

笑和尚道二。河弥陀拂,罪过罪过,你门下仅着屠龙刀要杀人”’增才由法收下,出家人只想消解杀劫,并不想抢刀。”

绝尊者冷笑道:“那把刀呢!”

齐金蝉道:“刀可以还你,但要约法二章,一不能再来白水观騒扰;二要赔偿上次打坏东西的一切损失。”

绝尊者冷热道:

*本法王正开法会,只是要道上不要敲钟念经而已,你们想强出头,是不把本法王青在眼里,那就显显你的本事!”

齐金蝉—推笑和尚道:“就展现你的佛法,试试他有几套?”

笑和尚苦笑道。

*法三尊者,各教有各教的规矩,你不让别人故钟念经,也未免大霸道了吧,为了息事宁人,大家各让一步如何?”

绝尊者冷笑道:“先看作本事;再谈条件不迟。”

笑和尚缓缓闭起双目;晃着脑袋,位升起一目怫光;伟光中冉冉升起舍利七彩宝幢,空光四射。

绝尊者神色大变;冷声喝道:“原来佛门舍利塔在你身上,炼成了身宝合一,本法工就斗一斗作。”

他倏跃坐地上,双手连捷,红光进现,红光中突出现一条巨龙,张牙舞爪,向空中的七彩宝幢飞去。

但那巨龙竟钻飞越长,就在外围。绕着宝值外围;渐渐把宝幢围住,像郭上一条有级片的带子,在渐渐收紧。

齐金蜂皱眉道:“他想裹住宝幢,抢你的法宝.笑师弟,要不要我发出双创,帮你斩断这条孽龙?”

笑和尚正集中意志,施法打起合利球,哪能分心再讲话。

只见笑和尚室相应严,宝懂顶上的舍利珠突然升起,化成一团金光,金光越来越大越感,似乎要盖过四周的龙身。

绝尊者突然大喝一声,用手一指,只见龙口突然喷吐出一团烈焰,竟把舍利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化斗式高长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