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23章 何修罗占卜帼军

作者:李凉

齐金状与笑和尚二人整整衣衫,安步当车,走在路上一问,才知道是济州城。不过离潞州还有里许路。

齐金蝉对笑和尚道:

“进城后咱们先好好找家酒楼吃一领。”

笑和尚道:“我现在只能吃素。”

齐金蝉笑道:一那你吃素,我来.桌海鲜大任,各吃务的。”

笑和尚边笑道:“你有银子吗?”

齐金羚摸摸民际,挤出来一看,只目下二两七残碑银。

笑和尚哈哈笑道:“我看还是随便找个符边摊吃碗面,来两个馒头,能填饱肚子就行了。”

齐金羚耸耸肩道:“道上当久了,身上总闸穷,唉……”

二人聊着,已经走进了城门。

从荒山野岭接触到人间烟火,另有一番情趣。

齐金羚正在涮前呼,修听到有人招呼道:

“齐公子,齐公子……”

齐金蝉一怔!

初到潞州城,怎么会有人认识自己,回头一看。只见一名极秀丽的小姑娘,流绑着一条小辫子,脸红气喘地跑来。

齐金蝉怔怔地望着她。

只见她双膝做曲道。叫、女子回花向公子及大师请安?”

齐金蝉瞒了她两眼,道:“你认识我?”

阿花道:“奴家当然认识公子,而且公子还是奴家主母的大恩人咧?”

齐金蟀道:你家主母又是谁?”

阿花道:“奴家主母昔日住在打箭炉,姓凌,现在嫁到此地,吾家主公是城中富绅王石,所以现在变成了夫人。公子走吧,主母见到你,一定高兴得会跳起来,她对公子昔年救命的恩情,始终念念不忘哩”

说着,拉着齐金蝉的衣袖,就往回拖。

齐金蝉很用心地想了想,往日善事做了不少,尤其川境打箭炉,是个汉夷杂居之地;常有妖人经过为害地方。

他那时常经过那里,的确也救过不少人,可是始终想不起来,有姓凌的女子与所发生的事情。

笑和尚边走边在以眼色讯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金蝉耸耸肩,摇摇头,对阿花道:

“你不用拉拉扯扯协我也正想去看看你家中的王夫

人,不过我想找象馆子,吃饱了再去。”

阿花笑道:“齐公子爱说笑,到了我家,立刻有山珍海

味上等酒席请你吃饱,还找哈馆子,这不是到了吗?”这是一座巨评,进门后果见庭园美景,一片花树,奴如云,纷纷前来探问。阿花道:“快去禀报夫人,我碰到昔年的款负息公齐公岁,把他请来了。”。于是有人拔脚去报,闲哄哄的一阵乱。.齐金蝉已被众人拥入大厅,还清上座。

阿花好像是家仆的头子,命人送茶送点心,还叫人准备酒席,忙得一家子仆人鸡飞狗跳的。

齐金蝉目是凡事不怕,对笑和尚道:

“出家人吃四方,吃啊,不吃白不吃!”

笑和尚却有点怪怪的感觉!

他觉得这般遭遇来得莫名其妙,看着齐金蝉喝茶吃点心,一副来者不拒的模样,总觉得不妥。

这时四名丫环拥护着一位穿金戴玉的贵妇人出来,对齐金蝉四下磕头道:“天凌氏向思公叩头。”

齐金蟀摆摆手道:“夫人,这套可以免了,快起来吧”

王夫人拜完后站起来道:“奴家日夜思念思公,今日巧遇,千万清思公盘桓数日,以尽奴家报恩之意。”

齐金蝉笑道:“有吃有喝,我很乐意接受,但我还是搞不清楚事情理!”

王夫人微笑道:“恩公行侠仗义,施思不望报,奴家实在钦佩,待患公与大师喝完酒,奴家带二位去看样东西,恩公就明白了。”

说到这里,间站在旁边侍立的阿花道:“酒菜准备好了没有?一

阿德回答道:“夫人,酒菜已在望月轩摆上了,夫人可以请二位思公人席。”

王夫人站起来道:“二位思公诸随娘家来。徊

于是二人随着王夫人身后,穿过正厅,往左边的庭园走去。

美和尚一直在纳闷,这位工夫人虽然穿着富贵,举止正派有利,但眉目之间却长格异常。

而那个待大风花也过份巧言令色,为什么金蝉师兄毫无所觉?

不过纳问归纳闷,事实上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到了一处求谢边的小厅,但见河床已摆上圆桌,一半是山珍再味。一半是亲席,色香俱佳。

齐金蝉已砍#地坐上席过:“太丰富了,真是不敢当!”

王夫人目坐四客,权关道:“匆匆忙忙叫厨房准备。实在不成因意,二位思公还随便用.同德,卷二位思公敬酒。”

阿龙臣勃地派田。

王夫人举范相邀。

宾主三杯涓读完,气讯也比较热络起来。

齐金蝉边吃边问道:“请教夫人,刚才所说要给我看样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户

王夫人报四笑道:“是幅画。”

“画”

齐金蟀腊眼,又遭;

“想必是名家珍召,但与我有什么关系外

王夫人道:“娘家为纪念思公昔日相救的恩情,所以专设一间画室,用菌名家,由奴家口述当年的情形,花了整整半年才完成,如今就挂在画室中,恩公喝完西去看一看,不是一切销明白了么!”

齐金蝉嘿民笑道:“看来夫人倒是有心人,和尚,我们一齐街夫人一杯。”

笑和尚便举杯田酒。

这一巴吃得齐金蝉大感过良。

笑和尚也吃胀了肚子,觉得很满意。

齐金蝉过。“吃饱由足了,可以看画了吧月

王夫人含笑道二公于与大师司用我来”

她这次近退了因陋的丁环,一个人步加莲花般地带着齐全烊、笑和尚穿过二座庭园,来到了一处僻流的难房。

这院子里的屋子竟是圆形的,外型犹如北京的天坛,只是没有那么高而且。

王夫人推门而入,二人保了过去。

只觉得圆形的屋子里旧沉沉的。

王夫人忙着点灯。

——-——。

王夫人一盏一盏点过去。

屋中的亮度自然一点一点地增加。

墙上的确有画,而且是壁画,三百六十度圆型墙壁,可以一路族身看。

彩色鲜艳。目上的山林乌鲁及人物,杨朝如生,好像就在画中活跃飞腾一般。

而开始是一对老夫妻与一个小女孩在山中砍柴。

远处倏石同场扶阿肽人正术。

再下面就是二名长入抓住小女孩要走。

接著有二人自天而降,手指飞剑光华向二名妖人杀去。

这二人猛然竟是齐金羚与实和尚。

这画不仅画得唯妙维肖,而且越看越像话的一样。

齐金蟀看得甚是开心,除自觉得好像真的有这么回事,尤其把他画得如此英勇,他渐说浸建其境,果然觉得好像身历其中。团长人打了起来。一

而且飞创法宝一齐出笼。

而笑和尚看着看着,倏球到心神摇曳,似乎要飞出身躯与画上的和尚会合。

这刹那他倏想起着年师父说过,在庞道之中,有庞画的传说。

着人不知不觉被画上的魔法所摄,则无神立刻被禁钱在画中,永远陷入幻境与改换斗、直至精气耗竭死去为止。

难道这画是所谓“大幻后在”一的反画

笑和尚想到这里,’神一紧,转首一看。却已看不到王夫人的影子,而且门也已关上了。

笑和尚立刻警觉情况不对。喝声:“金蝉兄。这是大幻魔景,你不要陷入其中。”

国知提出的各告一点用也没有,齐全格仍痴呆地站着,仿佛已入定,根本明不到笑和尚的话声.一

而他此刻的确已像在画上与沃人在说斗,伍回身已在荒山野岭。

笑和尚咧一声槽,立刻盘股坐地,出运立功,头顶

上样光升起,七彩舍利宝幢冉冉出现。

就在这时,屋中的灯火忽还熄灭,地皮似乎在旋转。

笑和尚震惊之下,立刻抱住齐金蝉的身子,喝道:“吧

嘛哩叭咪哄!”

这是舍利珠的五亩。

黑暗中,只听到齐金蝉疑声道:“和尚,我们在哪里声

笑和尚这下松了气,道:“你总算醒过来了,我们已着

了别人的道儿,资们要想法子出去。”

齐金蝉的确已回掉四转,目光一扫,发觉四周在宝幢

七彩宝光照耀下,无边无际、宝光之外,不但面已消失,而

且是一片无穷的黑暗。

齐金蝉皱眉道:“外面什么都看不到,好像不在画室中

嘛!”

笑和尚道:“好使有人在施展移功大法,不知道要把我们扭运到什么地方去。”

话声刚结,突煤有股极大吸力,竟把二人叹了下去。

齐金蟀急道:“和尚,快施出舍利大法,抗拒这般吸力

田!”

笑和尚道:“这因不用,吸力在下面吸我们的身体,生值比力到不了下面,我就看他能把我们吸到什么地方,有这宝幢,他们也奈何不了嘈们。”

残这几句话工夫,吸力修材停止,四月风雪浪前,只见下面馆获四社,一股热气直往上宜。

齐金蝉忙放出飞回护住脚下,再取出天道恒向下面保去。

寒光到处,热气顿消。

齐金蝉道:“和尚,看你的了,我们好像在地底下。”

笑和尚道:“我们想办法破土而出。”

他默运直功,舍利宝征渐渐往上升起。

可是升起不过数丈,上面好像有东西阻挡,竟无法再上去半分。

这时却听到一阵传音入密,如苍蝇嗡嗡的话声:“峨嵋小辈,你们不必枉费力气,上面有大修罗金刚罩罩住,你们深埋入二十丈地底,休想再出来。”

齐金蝉也运起立功,以传青人密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立我们于死地!”

对方模笑道:“我是黄教教主波罗田班禅,这是你们自讨苦吃,上次竟敢病红教跟咱们作对外

笑和尚道二阿弥陀佛,这是神意,劝告你们各教要和平相处,不可杀伐!”

班排斥道:“胡说:你只是位着怫门七宝舍利塔在搞鬼;以为我不知道么?现在你们还有一丝生机,只要把你的七彩舍利塔送上来,本班禅既往不咎,放你们回去。”

齐金蝉弄笑道:“和尚,人家动你宝懂的脑筋,你看怎么办!”

笑和尚道:初牌,我若答应把宝塔送给你,你怎么收取呀!。

班禅道:“你只要放松心种控制,一我立刻收了大修罗金刚罩,先收宝塔,再放你们出去。”

笑和尚沉吟道:“好吧,我愿意送上宝塔!”

一边以目光示意齐全控,’摸摸头,叫他用神仙兜。

齐金蝉眨眼全意,摸出神仙兜。

笑和尚取过,住头上一套,道:

“你擎着宝塔田上去。”

说完,人已变成一只小甲虫党站八宝幢不见了。

齐金蝉忙抓住宝幢下层,只觉得塔身果然冉冉向上升倡。

开的速度越来越快,转眼出了地面。

但见已回到荒凉的山脊,眼前竟是高大的喇嘛寺院,黄培高耸,大门的法坛上,正坐着一个高大的喇嘛。

身穿黄色法农,四周站着几个小喇嘛,宝塔党渐渐缩小,向他手上飞去。

齐金蝉一睑不爽,伟雄双刻化成二道京红光芒,向班禅刺去。

打蛇打七寸,杀人先杀王,他算准对方就是黄教教主班禅,出手毫不留情。

田知旁边的护法喇嘛纷纷大喝,齐齐伸手,飞出了十余道黄光,立刻把力雄双划给包围住。

齐金蝉见状有些瘪心,立刻发起天音钟。甩出钟扬在空中连召数声,清音立刻响彻天空。

只见那些喇嘛齐都抱头乱窜,好像不胜痛苦,那十几道黄光也被吃举双创绞得七零八落的。

而几乎同时,冉冉飞向田禅的舍利宝塔上倏还出现一尊大佛,宝相应严,头上二目光华,还伴着梵唱声。

那乱市的喇嘛一见品税出现,个个刚起来二

“菩萨现身了一…一”

纷纷拜倒在地。

而飞向班禅的宝塔,修波中途停止,迅速倒飞离开。

就差那么一丁点儿,样已伸手可及,当见到情况不对,再伸手想去抓,已是来不及了。

这时七层培上的七宝奇珍,突然飞出,向班排打去。

班排在法坛已经坐不住了,飞身而起,喝道:“河修罗金刚军何在!”

交始往从上升起一片金色的例子。

齐金蝉知道厉害,立到飞身拉住宝塔一角,道:

“和尚快走。救网住院们了?”

那飞出去的七宝奇珍竟被修罗金用罩挡住,纷纷弹了回来。

此刻宝塔顶上的大田,一展衣袖喝声:“起!”

七件宝物依然回到原处,附着宝塔飞起,迅速离开了喇嘛店直上云霄,技后迅速地离开。

二人一直飞出五百里。

笑和尚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何修罗占卜帼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