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24章 神往贝叶

作者:李凉

只听一个小孩的音道:“花道友·今日你已无望,速将六字灵符复原,你走你的,你也不可出声现形、巾我对付这老妖妇。”

妖如闻.怒喝道:“谁家无知小鬼,敢与老娘作梗;通名顶风/刚才讲话的正是齐金蝉。

此刻,他年笑道:“老长经,你母子积恶如山,恶员已满,大动将,不敢与人结怨十还对几个峻蝈小脚色都得说好话我将大名说出来,就怕你不敢打哩!”

妖如闻言、并不发火冷笑道:“我一生怕过难?我下手你体想活命,如是无知小孩,倒也合我脾胃我不杀作·只挤去当儿了。”

小孩斥道:“放什么狗屁!我便是峨嵋教祖妙一真人之子齐金蝉.我现在就现形,看你那鬼子能玩出什么花样”

话未说完,人已现身了。

那些长人一听是峨嵋掌教之子,知道善者不来、全都暗暗吃惊。

鬼头婆一看·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另一个当然是笑和尚。

鬼婆厉喝道:“臭小子,其要我下手?”

出手就是一团灰色暗光,朝二人打去。

这还是她自知劫数将至,不愿与峨嵋结伙,所以未下杀手;只想把齐金蝉晓走。

于是将自炼阴煞奇秽的天垢珠发出,此宝陈能污秽敌人飞创法宝外,并还发出一种极秽音腥之气,闻到即便晕树,奇秽难当,必逃无疑。

哪知齐金蝉并不领情。

他一见天垢珠冉冉飞来,嘲弄道:“我本想见识你那呼音摄神邪法,和一双鬼手,你却根出这玩意儿,根本就不够看.和尚,交给你啦!”

说时,那团灰暗的光煞已飞近身侧。

众妖深知扶妇全身法宝,无不明毒利害,齐金蝉不死必伤。

不料齐金蝉若无其事,笑和尚却出手了,立有一道红光,朝前射出。

妖光立被撞成无数烟线,四下飞射。

鬼头经见事出意外,又惊又怒,百忙中恐毒烟飞射,伤了身旁跃觉,更是丢脸,法宝已毁,不愿收回。

愤急之余,将手一扬,残烟重又前飞.她又接下心来,双手一伸,飞出十条黑影,正要向齐金蝉与笑和尚权委。

哪知岩壁上倏出现一条人影,妖入温玉妹已喝道:“花无邪想逃走,快拦住她。”

鬼头经此来的目的是取宝,哪肯和齐金蝉二人莫名干架!

此刻转移目标,关厉斥喝:“花无邪,你跟我来呀!”

那一双鬼手影竟同时向花无邪抓去。

她呼音摄神之法,厉害无比,花无邪果觉心施摇晃,元神慾飞,忙运玄功制定心神,而那黑气克手影已追到头上。

但笑和尚的纯阳烈火雷恰好追打到。

鬼头英颇有见识;一见竟是昔年幼波池威震群度的纯阳烈火雷,不禁对群妖喝道:“大家返回!”

自己立刻飞身问进,只听到一声霹雳过处,烈火横飞,这一震之威.果使群妖丧胆,两个选得慢一点的.均已重伤奄奄一息。

鬼头婆似乎并没有意思对付齐金蝉与实和尚,斜身向花无邪追去.:

她似乎不追到花无邪誓不甘休,

齐金蝉本是仗义抱不平,恰巧碰到这般导派人物似在争夺宝息,所以兴起大增。

此刻他见鬼头婆行动如电,紧咬花无邪不放,知道宝

藏关键必定在花无邪那女子身上。

于是齐金蝉斥道:“具和尚,你还不把舍利宝塔发出去,

这颗烈火雷未必伤得了她。”

哪知话声未落,山顶上倏然出现了一片天幕似的黄云,

放过了花无邪,竟将鬼头婆挡住了。

那片云直似一片模在山腰的素防,上面出现两个死后

死眼,一般高矮的黄衣怪人·不但容貌身材相同。连神情

动作都是一样。

他俩各睁着呆暗无光的怪眼,望着鬼头婆一言不发。

笑和尚已准备这起禅功,因是舍利七彩主懂的宝相,倏听到耳边有女子声音道:、二位思公,小女子花无邪不能乱动,速速隐身前来会会。”

这番话齐金蝉自始也已听到。

笑和尚低声道:“听她的话;其中一定有缘故!”

二人便隐身道开。。

而鬼头婆似有顾忌、喝道:“我并无意冒犯你们,你们俩何苦一定要跟我作对外

二怪人始终不理不照。

鬼头婆有点沉不住气,怒道。

你们不要装模作样,我是看在令师面于,不想伤你们并非怕你们,有话就说,我还要抓那贼婢。没空田你们于耗。”

二怪人互看一眼,石板一张风险.阴恻树道:“徐少在这里卖弄鬼叫、一家师不许我们先动手才让你一步。你再不走,作怪我们出手不打招呼计

完头婆厉声道:“扶是为禅经贝叶,才忍气吞声,以为我怕你们不成,你以为仗着这片‘五云销仙屏’就可以欺侮我老婆子?我非斗斗你们灵现双怪不可!”

说完,身形一摇,全身立刻被一团极浓密的原烟包围住,挂在鬓边的纸钱也同时飞起,化成两道修华,环绕全身,如箭往云屏冲击;

哪知云屏并未冲抓只见她在云得上来回飞舞·但却被黄云渐渐包围,就像古里的飞绳一样,党挣扎不脱_

渐渐的,成了一团黄气,鬼头挂的影子也看不到了。

云屏上修然光闪色变,由黄而白,转眼又变成了红色,同时起了无数派活,只听到鬼头婆不时发出厉啸声。

其余的妖人一听这种啸声,似心揣体颤,真神慾飞,不能自制,这种情况,哪里还能呆下去。

因为无论哪一方打赢,对巴都没有好处,于是纷纷飞身边走,以免遭殃。

鬼头娄正以全力呼音接种,与双任抗命,云屏上已少云电旋,等先乱问。

接着一连串田雳大震,鬼头婆身外光云波之震散。她竟议受创了由身,化成一团鼻烟冲霄射去民着厉啸声,晃呗踪迹已古。

而政怪雷布的黄云也立招还大岩县之中。

齐金蝉对笑和尚道:“上面有没门,我们过去看看吧”

笑和尚苦睑道:“金蝉兄,千万不要养提,这二个怪人不好对付,而且哈便进社把事情势清噱不好祖和花无邪是好是坏,记不等一下把其相孬四日再银!目

齐金蝉道:的我的立思是挤入伍到底,那花无邪好像飞进洞口。四吉难测一”

话还没有说完,却见花无邪竟从岩壁上飞速出来。却对齐金蝉与笑和尚德县之处招招手,继续前飞。

他第个感觉,这花无邪清秀纯正,不但坏人,而且道光顾像本派路数。

飞过两个山头后,北无邪才旺落一处山坡平阳之处,停

身说道。‘两位师兄,花无邪拜见。”

齐金蝉与笑和尚同时现身。

齐金蝉道:“你怎么称我们师兄,难道你也是峨嵋门下外

花无邪施礼道:“我日前获峨嵋掌款收录,如今是奉命而来,候机缘取前辈高增大雄禅师所适的样经及灵丹异宝。二位师兄不在凝碧崖,所以不知道,还未清教二位师见法号称呼!”

笑和尚道:“他就是革教之子齐金蝉,我是笑和尚。”

花无邪好然笑道:“小妹在金碧崖早已听过二位师兄大名,如今一看,果然是法力高强,神仙中的俊杰。”

高帽一扣,自是哄得齐金蝉甚是汗心,呵呵笑道:“花师妹,你报会说话哦,你要取宝,咱们两个就帮你打进洞去,你不必拍,只要有这和尚在场,等于是护身符。”

笑和尚岩红睑道:“金蝉兄,请不要太夸张”

花无邪笑道:“二位师兄不必谦虚,小妹早已听说二位法力高强,只不过这件事,二位师见未必能帮上忙,尤其这灵洞双怪,掌教吩咐,能不得罪,千万不可得罪”

齐金蝉双眉一挑道:“为什么?你不如把事情真相都讲出来,我们多少也能摆你出点主意?”

花无邪席地坐下,叹声道:

“事情该由我本身说起,小妹出身异派散仙,因道坚意减,经凌浑前辈推荐给革教师尊,虽蒙收录,但是师单说我前生杀率太重,种有十四年苦难,须受妖人炼魂之苦。

但若能得到大雄禅师的掸经,即能帮助自己获过成关,将来成就更大,所以我才决心来到灵涧。”

齐全林开问道:“我就不信这一套.人定可以胜天。”

笑和尚忙道:“金蝉兄,你这不是跟掌教唱反调吗?”

齐金蝉瞄眼道:“你干成这么死脑筋,我是想帮花师妹避免这段劫难,现在且侵讨论,我想知道这二个怪人为什么不能得罪严。

花无邪道:“事教师等说这双模虽出身邪道,但却修了不少功简,而且甚少在外为恶,只是他们很宠自己门下;

“师尊为了安抚他们,使他们不与妖邪勾结来对付本派,所以要我用软的,不要得罪他们兄弟。”

齐金蝉道:“原来是怕他们到暖等崖去騒扰,那刚才你是怎么出来的?难道取任没有为难你?”

花无邪道:“双怪找我谈判,他们说帮我取经取宝,不过要借其中一件佛门至宝,希望我能答应。

我自波依照拿教的意思,暂时不直可否,双怪似乎很不高兴,不过也没有困难,放我出来了。”

笑和尚道“奇怪,双怪既然知道,为什么自己不设法取宝,还要跟你商量?”

花无邪笑道:“因为小妹已取得合宝地内外二层的禁图,现在只有禁圈外层的太乙混元真气,不到时间不能攻破,而且到时还有番僧前来抢夺,俗的三十六相神魔大法更是厉害,所以小妹在等时机。”

笑和尚皱眉道:“依你这样说,事情的确很棘手。外有番僧,里有双怪,内外夹攻,你一个人又要取主,的确不好应付。”

齐金蝉道:“所以我们要帮忙呀!”

笑和尚道:“但你我只有两个人,帮了里面,帮不了外面。”

齐金羚轻笑道:“和尚,你太谦虚外面有你应付,我帮花师殊应付双任,各自独立作战,一样可以应付过来。”

花无邪道:“能得二位师兄协助”’妹感激不尽,不过掌教师尊说过;那禁制的第三层威力强大,要靠香增去拣破,我才能下手取经,所以笑师兄开始时不必与番僧打,待他攻破禁制后,再出手不迟。”

齐金蟀笑道:“那更好办,和尚,我们就全力做花师妹的护法,保护她不受到伤害。”

花无邪道:“我有掌教师首所南贝叶灵符,可以保护自己,只要二位师兄在我取定时把番借与双怪阻挡住就行了。”

齐金蝉笑道:“你安啦!有我在,还会有问题吗?”

笑和尚苦笑道:“金蝉兄,你说的这么稳,有没有把握职?”

齐金蝉瞄限值。“我若没有把握,你就死定了!”

笑和尚见了一声,甚届茫然:“你没把握,关我什么事?”

齐金蝉斥笑道:“就是你老扯我后腿,我才会面上无光,毫无把握,不死你要死谁”

笑和尚笑得更苦。“我知道,以后我再也不敢泄你的气!”

一阵谈笑后,花无邪自怀中取出两张图,让两人观看,并解释路线及禁制奥妙。

经过一阵讨论,花无邪才收国道:“如今就多子时,去取主。”

午夜子时一到,三人立劾飞上岩壁,果见双怪的洞府石门紧闭,但在洞门旁却有一片光溜溜的石壁。

花无邪一指那石壁低声道:“此处就是图中藏宝第一层门户。因有太乙混元真气封闭,看来像五壁、但真气若冲破,门户立现。”

哪知话刚说完,俱见一道极暗淡的长先,由山外飞来,一门立刻不见。

齐金蝉道:“和尚,你把烈火雷给我,我动花师妹破壁上的混元夏气”

笑和尚立刻而朝外警戒。

齐金蟀与花无邪二人,连人带飞创法宝,合成一道精光,前门口猛冲,石壁上立刻出现一层白茫茫的真气。

在精光冲击下,层分屡合,冲到最后,白气渐淡。

齐金蟀知道已差不多,道:花师妹,如把劲!”

正想再运玄功冲一次,倏见一道酒杯大的灰白妖光,打向石壁,波的一声,壁上白气四散,现出一道洞门。

接着,一遭暗赤光华由县测飞过,往洞门冲了进去。

齐金蝉暗叫不妙;被别人得了先机。

念头未落。洞门里出现五青五日十道光电,电射而出,正好与暗赤光华住撞在一齐,只听到一声修叱妖光散处;飞起几道黑影,同时另一道光,却向门里射去。

耳中听到哈哈大笑道:“妖孽,还想逃吗?”

齐金蝉此刻已甚感瘪急,管他是谁,立刻飞出震雳双创,向那道青白光华攻去。——

一俊明洞门内传来面声:“金*巳”放是提长老,前来助你们一周之力,快则笑和同发起合利宝幢,留神妖因过走。”

关和消一听基辛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神往贝叶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