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03章 冰着

作者:李凉

严人英与齐金蝉的创光立刻迎上去。绞在一起,纠缠这道青光。

周轻云却飞身落在炸开的洞穴中,取到剑囊,中急急喊道:“英琼妹。你的紫那剑可以下手了?”

这时青光越来越盛,不似先前乱飞乱撞,急于逃遁。

李英琼的紫毁划早已在等候了.立刻指挥紫虹向青光压制过去。

青光突然之间一个大翻滚,大放光芒,挣脱紫虹的压制,转向就向他穴飞去。

用轻云正用创光笼罩住全身,口涌真言,使用收剑之法,手举剑囊·收青光人鞘,猛觉一股森森寒气,沁人毛发,竟将护身剑光荡开;顿时大惊失色。

幸亏严人英奋不顾身,人到合一,冲下来挡住;接着紫即剑也飞到,齐金蝉的薛雷双划也加人阵容,才迫使青光缓缓归鞘,才行停手。

大功告成,周轻云得了这把与紫鄂剑同列仙名的责索创,自然心中欢喜。赛因为除长急着要用此刻,顾不得再谈话;先寻了一间衣室,请大家在外守护,然后独自用峨嵋心法,炼气调元,身与创合,涌念真诀.聚精会瓜;慢慢的,她用手将剑柄抽出一看,但见青光莹晶,照得后发皆碧,才放心大胆,将创抛起,凝聚先天正罡,指挥飞翔,不消一个时辰,便运用随心.¥她起身走出石室,先向每人道了谢。

笑和尚神情有些落寞,本来想到自己的飞剑受了污染不灵了,失去了灵力,才来觅宝,却因缘份不够,却被周轻云得去,心中有些怅们。

齐金蟀笑道:“和尚四,这叫各人头上有片天。是谁的就是谁的,强求不得。我有双到,暂时借你一柄,你不必老挂在心上。”_周轻云忙道:“实在不好意思;仙线前定,而且忙于除长,不能承让于你。”

笑和尚道:“别这么讲,我做和尚的.不一定要用剑,何况我还有别的法宝可以防身叩”

齐金蝉瞄眼道:“我怎么没有听你说过,好啊,你在藏私”

笑和尚忙道:“金蝉兄·你作笑我小气,只因这件宝贝非同小可,师父要我严藏,所以我才不轻易显露。”

齐金蝉好奇心一起,自非看个究竟不可,道:“现在有这么多人在一起,你还怕什么呢?”

笑和尚只能把挂在胸前一只小小的兜袋掏出来;兜袋薄如因丝,里面放着一颗红光四射的珠子。

齐金蝉笑道:“原来只是一颁发光的宝珠而已,何必如此神秘呢”

笑和尚正色道:“这植于天火灵是用法术封敲了宝光,否则发出光芒可通天,非同小可!”

他取出来,放在掌心上,也不过鹅蛋大小;赤红如火而已。

李英琼好奇道:“笑师弟,你把法术解去.既然让人看了,就让人看个彻底。”

笑和尚道:“妖尸就在不远,只怕惊动了他们不好。”

李某琼道:“不会吧。宝光岂能穿透山峦,再说,轻云姐已得青索创,合我紫甄就算妖尸也不必伯?”

笑和尚道:“好吧,你们既然一定要看,我就让你们看吧”

他先将火灵珠放入较囊之内,盘膝打坐,口涌真言,囊中渐渐发出了一团如火红光,照得滋润皆赤。

那样子,仿佛一个小和尚,手拿着一团大火球,除了齐金蟀一双慧眼;其余人都难以通视,运用之时,更不知有多大玄妙,大家都高兴地拍手称赞。

笑和尚又立刻施法准备封藏宝光,外面的佛奴已在连

声鸣啸。

李英琼立刻知道神雕示警,驾起紫级划就飞身而出,回

头一着,宝光果较上透山顶,映得半边天都红了。

只见星月都变成了青灰色。

再往阿声处一看.,北面一道黄光,如电闪般飞去。

神雕正鼓翼追着.,李某琼知有妖人窥探,立刻催动剑光急迫,那道黄光培堪已被神雕造上,立刻转过头来。

李英琼伯神雕有失,紫线创立刻化成一道签虹迎上去,双方一接触,黄光顿时续成粉碎,化成金星四下散落,而使剑的人已不知去向._而神雕还在鸣啸,原来用牙之下,还抓着一人,似乎已奄奄一息。

“佛奴,抓回去,我要讯问!”

李英球坐上雕背,飞回仙府。

严入英立刻上前,口诵禁法;拿了一根藤子,把扶人摘好,吊在洞顶钟rǔ上,方轻笑泡“道友,你不必再装死了,装死也没有用,只要好好回话,我们还是可以放你一条活泼的。”

扶人还是不说话。

李英琼一向娘恶如仇,甚感看不顾眼,过去一掌打得妖人吐血,冷声道:“你以为不回答就行了吗?恐拍没这么便宜。”

那妖人倏抬头道:“你们这些小家伙,有什么招数施出来好了,大爷若说个怕字,就是你们的儿子。”

笑和尚这时已收起火灵珠,吃吃笑道:一果然是条好汉,担嘴皮子硬没有用,尝过滋味才知道:“

他伸手一指.使用怫(]降应锁骨法,那妖人立刻觉得周身酸痒难挡,骨头像在收缩一般,他实在受不了了这种苦头。

只见他头上的汗水像黄油一样往下滴,哇哇大叫道:“住手,住手,你们要拉说什么,积就说什么!”

笑和尚这才收手,停止咒语,笑道:“哈哈,乖地干,你还是招了吧,你叫什么名字叫”

“我叫社运,刚才是与师兄甄相一齐来的。”

“嗯,是谁的门下!”

“我师父是青羊老机刚才因看到这边红光满天,看出是一种干年抑物修炼的稀世奇宝,因为他们忙于布置法坛不能分身所以才命我与甄师兄来查深。”

齐金蝉道:“回答得很坦白,你师父与妖尸又干嘛布置法坛,详细的倩形,——一给我说出来。”

杜远道:“钢是为了炼一种神幡,需要生魂主持,非常厉害,炼成了妖尸能够不受疆尸羁绊,飞行千里,与我师父同回三里洞,联合各派高手,与峨嵋力仇。”

齐金蝉笑道:“你的确够坦自,就放了你·、……”

李美琼截口道:“不可以?”

齐金蝉闲暇道:“为什么不可以!”

李英琼道:“这些妖道都是生饮血肉,绝对不是善类,杀了以绝后息!”

说罢剑光飞出,立刻把社近新成二段。

严人英立刻成法把尸体移出洞外理了。

大家一齐直奔妖尸洞穴查看,但见到处都是黑烟妖雾

笼罩,国里还看得出山岩洞府。

于是李英琼与周南云谷以紫毁划及有索剑开队

齐金蝉手执弥尘幡保护众人。

刚一接近,便见洞府之前,去烟笼罩,到处兽嚎鬼哭,面大小妖幡.发出黄绿烟光,奇胆刺鼻。李英琼与周轻云二人剑光到处,烟云分而又由,看不尸在哪里。住听到齐金蝉道:“咦。那不是老程银袁里么?怎么会西边的古树上,还不快去救它!”李英琼与那袁星自是一段深厚交情,忙飞身前去。瞧见袁星绑在一面长周下。光射出,数十缕黑丝。化为一-一四散。袁困,正自高兴团跳.修见一只枯如柴骨的怪手,伸了出来,一把将袁星抓这刹那,群幡齐德,不见捷述了.而笑和尚与严人英却仗着齐金蝉慧眼,把黑烟中的青祖围住。育羊老祖立刻放出飞剑,可是一柱上齐金蜂的震带封,枯草治上利刃,没二五下救被削得宽天飞星.青羊老姐一见苗头不对,见身就投入黑烟中,不知去五个人的剑光满空穿梭,一再搜寻,居然没有结果。李英琼有点毛设起来.用轻云也无计可施。。齐金蝉脑筋一转,迢:“和尚,妖尸鬼许多,迟则生变,妨放出火灵珠试试,看能不能消灭这些妖烟]”笑和尚二想,试试无妨,取出宪囊,口念真言。手中排立刻透出红光,照彻天地,妖气尽除,里外通明”这才看出扶尸已将满地妖幡,全都移到四边首蔽之处,袁星仍被绑在一根幡杆上,青羊老祖在侧。

妖尸闭目记坐。。念手把,五指发五道黑气,直指表星。

李英琼此刻自容妖尸再伤害袁星,怒斥道:妖俄,拿命来。”

菜青二道光华;一取青羊老祖,一取长尸。

青光过处,青羊老祖应声而倒,斩成二段,两地底突然一声大震。立刻陷成一个无底深坑,罡风四起,烈焰上窜,如怒涛一般涌起。

一大家还没见过这种场面,个个惊骇,妖尸已化成一道黑气,比电还决,冲到李某琼身边。,;

李英球有些心惊,一立刻间让准备回剑,囚知那道黑气立刻把袁星卷起,到处乱飞。所到之处,数十面妖门已一一一

齐金蝉看出好尸想逃,斥笑道:“这么容易就让你过,我岂非太设面予了·”

已自旁退出指劲,迫使黑气门县一进。

这一来提醒了大家。笑和尚指挥石雳绕剑去斩妖任,连斩二根,齐金蝉又使霹雳雄创去阻拦黑气。

妖尸一见情况不妙,转头想逃,哪知李英琼与周轻云的紫部与责索双创会变,光华大盛,幻成云彩,绕着黑气一效。

只听到一声修则,只气四散/一朵黄星,瘦如飞星,冲霄而去。

这时上面长江木花尽,地下妞焰,犹在飞后,金蝉报快,只见二团黑影,”正往大坑中坠落,便想到必遍表显。

急忙展动弥尘幡,往*一沉,两手一伸,一边一个,抓个正着,飞身就走。

严人英出声道:“山要塌了。快走”一众人驾起创先。纷纷离天一

一行人回到了仙府,只见长尸天灵益已夙破,直冒白烟,袁星满手血迹,双手紧握那块温玉,昏死过专。_一

众人立刻以丹葯施教,却不见一点效果,正在愁苦,佛虫也飞了回来,钢爪一松。抛下一封信.一

李英琼接个正着,拆开十寿,竟是笑和尚师义的信,大意是长尸谷晨地穴中还有许多妖伍,上面都附有千百业奋精灵,提出来毁掉,让那些生灵去投股.一__

然后,严人英帮笑和尚去百变山除去绿抱老规,余人转回峨嵋.把双到合壁的功夫练执却敌的时间将到’,以动沙一真人开辟陶嵋五府。

齐金蟀道:“既有传书。就快点去做,做完了再去找那绿袍老祖的毒气。”——

众人又回头去到陷塌的地完一

只见神肥钢爪起落,已在挖掘那些长幡,地上已有七八面之多,都隐隐有黑气织统、画着一些媒男课文。

齐金蝉正要放出飞剑帮忙挖掘。使见一道黄光飞来;落地现出一个黄冠革从面貌滑封的长髯得人,直奔那难长愉想伸手抬取。一

齐金蝉看出是异教人物。手指飞剑立刻把老道挡住,道:“你想干什么叩。

老道上停身道:一这些小旗手上面都有法术禁制,贫道吴玄,路过此地,觉得好玩,所以想带走!”

齐金蟀讪邪道:“你以为那些小旗子是自己生出来的呀,东西是我们掘出来的,你想要带走,不用间间人家喝什

吴玄脸色一沉,道:“你们在这里弄坏了灵山胜景,我还设教训你们,你们这些小辈,居然张牙担瓜起来,莫非以为祖师爷树研了你们广·

李美琼上前一步,道:“此地是妩尺谷晨弄坏,我们不过是在做善后工作,也不关你道长的事。何苦来挑对。”

吴玄田嘿住笑道:“我也不想找你们麻烦。只想拿这见面小旗就走。神

齐金蝉县是看不顾眼,这种用张嘴南、价年过:它本事就来乡呀!——

吴有幻出两道黄光,敌住飞创,严入某一迈大了起来;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一挥手,便也放出飞划免了过去。

吴吉大喝一声。“来得好。”

只见他出手就是人道黄光,一半对江,一半杀过电

李英琼一见来了劲敌,一桥斥一声,紫毁剑出鞘。一道紫虹飞了过去;周南茗的有素劾也同时化成青光,二封合警,立刻把飞到的黄光技成粉碎。

吴玄甚是惊诧,上见策着二道光芒、好像是昔年峨嵋

派的炼度至宝,大惊失色,连日余的飞创也不要了,退写

道先破空而逃.-

’她知万万没料到、空中神雕佛娘正等在那三,等他破

空而起,钢瓜一体,正抓住他的背.吴玄忍痛挣扎,施出隐身大法逃走,背上的皮肉已被部去一大块.卜地上的飞剑团失去主持人。纷纷落在了地上,原来是换口黄精剑,非金非铁,映日生光的利器.众人随手拾起,齐金蝉笑道:“和尚的宝到失灵,不如部给你吧,好好练一级一样可以派上用场。”@李英琼一旁道:我要带袁是回巨碧崖去救治。跟轻云调要走了,佛奴载我回去后,我仍叫它来这地帮你们。”_齐金蝉道:一你们走吧,有严大哥帮我们就行了。”双方告别。针原载着二一人,一银爪还抓着袁星,冲霄而去。。实和尚因为没有飞创很不方便,常向齐金羚借剑,也觉得麻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冰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