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04章 界排

作者:李凉

他取了一道灵符素在身上,拉着严人英就冲向百蛮山

笑和尚与石生仗着灵将,隐身按照指示,向它变峰例发现禁销车辰子的水潭行过去。

二人来到温边,就看到近潭面处,有一洞穴。二人立身飞人,洞里一片长火,光焰闪闪。

刘沿量上有一块分牌,上面钉着一名长促、面前竖着问、幡,扶火熊熊,正在烧着他。

只见他表情异常痛苦不住挣扎悲号。

笑和尚见信上所指的必是此人,正想出声问话。

哪知长人已闻到生人气息,修声道:“来的人是否想除般老鬼?你的隐身术的确很好。如能答应我一件事,我然们一臂之力。”

笑和尚道:“你自身难保,怎么动我!”

妖徒道:“要除老鬼,除了本事局以外,还要知道此地卜和老鬼法术禁制的解法,否则一定彼地所困,对付

笑和尚道:“好,我立刻破了你身上的阴火,放你下来。”

跃徒忙道:“千万不能动,明火一破,老鬼心灵感应.一定会找到这里来,这样大家都倒霉。”

笑和尚一怔,忙道二那要怎么如”

妖徒道:“第一,进那明风洞,非用我身上的六阳定风幡不可、第二,进洞后不可照直路去,往左拐有条幽暗曲折屉.直达地穴,文妹在穴内。

第三,文蛛藏身的穴壁上.有一石区,匣中有根王寸六分长小针、每根针上都钉有一块血肉,你从右至在.数到第二根上,下面钉的就是我的元种只要把针拔去,我就能通走转劫;所以你若能答应我办到这件事.我就传体六阳幡与破禁之法。”

笑和尚道:“好,一言为定”

妖徒道:“六阳皤就藏在洞外枯树腹中,我现在传你取皤及破禁之法,你快前往.老鬼已入定,元神不在洞中;所以你不必害。”

笑和尚大喜,学了他的解法,又出洞取了六阳定风幡与石生立刻赶向百变山主峰。

仗着灵符在身,把着刚才进洞的道路、飞人绿抱老祖

的寝宫,按照解法,将幡一措,烟云起处,妖物文蛛的吭

声又由地底传出。

笑和尚拉着石生急忙闪过一旁;却见妖物飞舞着绿火

已飞了出来它似问到生人气息,竟向笑和尚扑来。

笑和尚只能沿着洞壁闪避,文蛛也紧追不舍,围着洞

壁追逐起来

但是它的身躯太庞大,追绕到第二圈,就触动了绿抱老祖布置的妖法,只见一团于百点赤红火星已将文蛛包围住。

扶物逃到哪里。火星彩烟就追到卧里。

文蛛且斗且逃,逃到了顶端,不知又触动了什么妖法,轰然一声,起了一阵黄烟,那千百点火星也用散成一片烈火,烧得文蛛张口吱吱乱叫。

笑和尚见已是时候,放出向金蝉所借的震雳剑,红光一道:在朝文殊口中飞去,只听到“叭”地——声修华业已洞穿妖物内脏,飞了回来

文蛛受此重伤,灵气已先,身躯落地,竟被妖火活活烧死。

笑和尚一见大功告成,立刻向文蛛的洞穴飞去,去找那石匣拔针。

下面洞穴中的长如一见这种情况,知道来了正教强敌,遂咬破右指,以血光警告元神在外的绿祖老祖。

等到老鬼元种赶回来一查看,首先看到守在后洞的西方野僧雅各达已身首导处,立刻施法禁住洞口,用合利球到处搜寻,却又接到金蚕藏处门徒的警兆。

他立刻又赶了过去,却见一道乌溜溜的到光,把飞舞的金蚕乱杀一通。

金蚕尸体纷纷坠落.如下金雨一般。

有的金蚕已慾逃去,就是看不到敌人。

绿施老祖大怒,放出玄化珠控敌,一面收拾剩余的恶虫。

那当然是齐全蟀及严人奖二人在搞鬼,一着到绿人飞来,立刻收剑除去。

绿抱老祖忙着收金蚕,无法分身.他已感到不妙,决心迁地为良,收了金蚕就回阴风洞。

复见文蛛竟被烧死,大怒之下,打算先去取石匠,放出几个门下弟子当作工具,哪知心灵又有苦兆;立刻急急向洞中飞去。

笑和尚正打开石匣,拨出第二根针,放了妖徒的元神。只见那块血肉化作一道火光,稍选了.一

石生觉得好玩,也拔一根,就在这时—一周日光飞了进来。”

笑和尚一看绿抱老祖赶到,知道不妙,急道。℃还不快走!”

那团级光已爆炸开来了。

绿光射处人的连身符立刻被去、彼照出了原形。

笑和两广条出宝剑护身。

绿袍老祖已飞出乌机怪手向二人抓来。

石生机苦,运用.“二界碑”,胜墨飞出。

绿袍老祖岂肯罢休,立刻催动绿光追出民

笑和尚知田朕身。正要转身迎敌、依然一道五彩金光

飞到,齐金蝉手执天通铁赶来相助。

四人索性各放飞创大斗绿施老祖。

可是绿饱老祖此刻是元神出窍,并非真的肉身,只见

他身形越变越大,怪手起来越长,销光辉处,伍分随合,四

周的妖雾,天塘镇只能挡住一面,怎扫得了四面方。

眼见危机过来越重,那元种化成的鸟爪已向匹人当头不.突见三道金光如匹统泻地。接着一声目雳,打将下:.一

四人被一般大力吸住,甩开半里之外,脱了隆地,知:来了救星,走样一看.前面长气已被司做。金光影里现三条人影。

正是号称东沿三仙的玄真干、苦行头防与乾坤正气妙真人,齐都写到。

齐金羚可来劲了;一技笑和尚又要出征。

江山来了,已不用怕。不打白不打。

苦行头随却神手阻拦:“你们去干嘛!仰

齐金蝉呵呵笑道:“师伯,咱们去跟老长模块一技,这.次受巴了他的窝囊气,见了就达,现在铁钻到机会出口.了。”

苦行头防部不嘻笑,仕达一板。道。因不知轻重,【施老祖因在以元种出来对斗,变化多*,非同蝴,万被他选了,将来就更月颁了.好好站在一边,看局们国地!”

齐金蝉见他—脸酷色,自知轻重,尤其妙一真人也在面,是金蝉最忌惮的人物,自然收敛不少。

这时三仙的三道金光,正与老鬼的绿光,缠打在一起。办三条金龙,同抢一位翠珠,异彩晶莹,变化无穷。

但见*光四射,民彻天空。

位听到拉空之声传来,王道光芒,二道自西,一道自;’同时飞到,现出三个接老头来。

西边来的最先到达,生得是矮小、犹如三沙丁。嚷四道:“三仙道友,我与老鬼有杀徙之仇,我发过警要亲手除他,方涓此恨,这老鬼语让给我来处理。”

北面来的正是嵩山二老。连云更自谷迪和授吴朱梅,同声道:七三位道友,我们就听他的,看看藏矮子的道力本事,他不行我们再动手不迟!”

三他笑了关,向意灵于供了棋手,适:“你就接样吧!”

藏灵于手一扬,九十九四天辛飞回、如暴雨飞芒射去,包围住绿光。而三伯的三道金光同时扰了回来站过一边。

绿施老祖在空中任吴道:“侯给你也敢来凑铁闹,今天要你尝尝老夫的厉害。”—”

说罢,手目播处,因慢向主峰顶上退飞。

勤灵于冷笑道。仅愧,你想诱我深入。鼓励年你有什么伎俩。”、一空中创光紧追不放,人也追过去、.一

三他二老也不追。-。

妙一真人道:“他们在拚.我们正好趁这时候布置一番,今日非要铲除绿抱老祖不可,免摄世人受其柒毒声

说着已从浩田之中,取出六位共红如火。茶杯般大的宝珠,限十二支按,海人二担珠.、、一

最后二旗上球交给了笑和尚,传了用法,道:一你带金

蝉、石生与严人类去东南角,高百变山主择十里之间立定,一听到西北方起了雷声,便将放年祭起雳自有妙用;”

笑和尚护身颌俞,拉范三人扶往东南速赶去。”

这边金光级火,打得片热同。。”

齐金蝉一边与笑和尚布置放阵法,只能远远望着过于危、看热而,心里实在不是滋味。。“田知美和尚把阵法布查完了,麻呀一声宣<“不好,我还要进去一法——齐金蝉回报、道:“你在开玩笑吗了这是我老爸得自长后真人的生死幻灭做尘阵,进去了就出不妨体也想尝尝籍味啊”‘。——“、”

笑和尚道:“我刚才答应过一个长徒,受地民忙,就放他生路一岂能不去者看,他走有。一

夺金蝉皱眉过;”就为这件小事。”。”‘

笑和尚却认为是大事。遭。“做不能言而无信.这对我来说,可本得了。石生,你的二界用猪我用一下。金蝉,你暂时主持此间,。我会会凤来/——,一”

“齐全林拍拍他肩佩一道:“你可要小心!一_

一笑和尚取了二界牌,点了点头。。”

石生时着也要失——──_-”—“一

齐金蝉笑道:“你们去见识也好,反正这里有发就够了——

一笑和消挥挥手表示多讲,一同西生苗灵特境身就往潭水方向飞去.、”“一

二人刚刚到谭面那处洞穴,往里看,辛辰子还在妖牌上,

现时,读见级火一闪,那个被绿袍老祖咬去臂的长促,特征突然出现,指着辛展于写道:让天我好意劝你忍耐.都翰林出死经委会人,今天老见仁强敌打上了。我现在来跟你算这笔帐户——

笑和尚一见这种情况·心想让他专均攻构也好,

只见那长技改出把刀手甩手化成一道系烟,就往辛辰子后心扎去。

车原子面对个旧,连口田张不开,微梦也没想到,杀他的不是问他老祖,反而是同门,急得莅牌上乱画动。

哪知又有一道破空之声响起,只见斜刺里飞来一道绝大挡住那记吊胆,民出一人,正是供六招标结自己的妖促。

只展他说道:“他虽不好,但和$们同门多年,而且依我们的范行,也杀不了他的元禅。何苦再坏人卜走回!”

技*那妖徒饨成二红绿人飞驰而首·

笑和尚正益动手;修见—因灰场睹图明用白长火从主问方向飞来,中间有一幻影.江是多辰于一……,

笑和尚立动妇幼有人放了车展予的无神虾田在未与肉体相会合、。!

这下可好三正可起他无神会合际,用主动杀他一个种形仅灭—一

笑和尚凝神不动,唯恐把辛辰子的元神像走。

车展予的无神飞回极慎·调编飞到今用上,正要人

穷之际。笑和尚已集中立功,身创合一,向前射击.一

辛庄子卜听到飞功立的风雪之声,-知不妙,那元神

立刻往空飞去,石生立刻发创挡住,笑和尚的史创良后面

赶上。伤好从国火中穿过,长腕上顿时声修呼.优元科

已被封光新出两车。还在飞沙一──-;一一、一

石生的匆地阐把色火四位。笑和尚债主动来回一效,于把几点绿火还说消灭.’这时,东海三伯已发动仙阵,一以三昧真大,焚炼绿施犯的妖勇,足足烧了十九天。

笑和尚与齐金蟀自然只能苦等十九天了,直到中午时,四科雷声如战技声,成个不停。

接着主传上一道青烟直上云霄,立刻样光尽欧,红云收,三他二老在主椅上空现身,传谕四人,大功告底

四人立刻飞身过去参见。

按一真人道:“你们回去好好修炼,以便出世老人,修喜功。”

说完一展林袍,几道企光如天际彩虹,一闪而九

齐金蝉这时才松了一口气。道:“我总算过了一关,和,我们回柱等省自-——。

石生听得奖名其妙,沮:“金蟀死,你过什么头!”

笑和尚道。提过老爸那一头,历拍他老爸妙一真人地参禅时

齐金蝉笑的甚疼,道:“农就怕价道主,其他切好说可!——

四人说说笑笑。往里等售起回。

齐全烊等四人刚接近佳岖,却见司徒手与泰零零向西去。

又见一道紫光。与青光冲霄而上。

齐金羚—见是李英球与周南云的紫野与责索二封,忙住问道:“二位姐姐,发生了什么事?”

李某琼道:“姐妹们用意见,没你们的事,你们回去吧,我们要去把人追回来。”

齐金羚甩甩手.道:“女入一多,一定有麻烦,我们就回去吧!”

到了造等崖,只见袁里在飞瀑下玩水,其他静悄悄地看不到入。

袁易忙跳上来行礼、

齐金鼎道:“怎么这么冷清介

袁显道:“各位仙姑都在太元洞中与新来的几位朋友在洞中商量大事呢!”。

齐金蝉一听又有事情,立刻拉着笑和尚走进大元洞,果见师门众姐都在洞中。

只见老祖炎灵云正在比手画脚,好像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界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