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05章 九九种外

作者:李凉

法胜头陀哀求道:“杀人不过头点地.我都已挖了,你们也该放了我,我发誓不敢再来此地了。”

齐金蝉道:“放了你?那太快了吧!你不觉得还有些事没办完吗?”

法胜头陀一脸茫然:一我还有什么事没办?”

齐金蝉捉笑道:“招供用,给我讲清楚,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法胜头防老实说:“我学会土石穿地之术,所以从地底下进来的。”_齐金蝉吃吃笑道:“还真方便,那甄家兄弟呢!”

倍胜头阳道:“他们更精于土石穿行之术,比我还高明。”

“哦!”齐金祥兴起来了:“怎么个高明法?”一法胜头陀道:“他们能穿上裂石,在地底下自由来去,保鱼儿在水中一样,而且速度比鱼还快。”

齐金禅眉头一皱,道:“真的外

法胜头陀伯地不信,简直就想发誓,道:“我没骗你。”

齐金被倒也有些头大,逍:“这倒还队不胜防十桥位吓得订意一别突然之间冒出来,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笑和尚也被说得七上八下立刻与石生四面查看。

开金蜂又问法胜头陀:“你这家伙功力又如何。”

后胜头阳道:“我道行还钱得很.实在比不【:南海双重像这样坚硬的岩石,我就穿不过上一

开朵蝉呵呵笑道:“这么差劲难怪你级个被抓、看在你这么合作的份:给你一个机会如何!”

法胜头陀这:叫么机会?”

齐金蝉道“只要你能在这儿上遁离开、我就放你。一

法胜八陀苦脸一张道“这哪有可能。’”

齐金蝉双眼赋又一转,迢:“那我就换个方式·你云江商为双重诱来此地,我不为难你上刻放你走。’‘

笑和尚甚觉不妥,忙道:“舟大使这点子虽好·但风险不小啊”

法胜头陀怕齐金蝉变卦,什道:“好我可以设法把他们诱来。’”

笑和尚急道:“华山派的人一向言而无信.只怕放了他一去不回。”

齐金蝉峻笑道:“你以为我比你笨,没有想到这一点吗!石师弟,你去搜身,把他身上的乐西都摆出来。”

石生立刻在法胜头陀身上东模西摸,摸得法胜头陀叽咕乱笑。

原来他怕痒。

半刻钟后,就摸出一堆零碎的东西。

有小刀,有飞剑还有些五色石子等等。

齐金蝉瞄了两眼,问道:“喂,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的外

法胜头陀吨呐道:“嗯……这些都是我炼了好久的法宝。”

开金蝉笑得德嘲:“这些也算是法宝,那凝等崖随便赐些泥巴,也是宝了。好吧.好坏都是心皿炼成的玩意儿、我暂时替你保管,你把南海双重诱来;我就还给你否则.全部没收。石师弟,把他僧祖撕下来.把东西包好收着;人就可以放了。”

笑和尚立刻把人放了下来

法胜头陀哪敢再多说话,一溜烟地冲出飞雷洞,借上道钻地就小见了。

这时,齐灵云与众家姐妹正好回来,一见头陀不见了.忙问道:“那和尚呢?”

齐金蝉轻松道:“我把他放了。”

齐头云睑色不禁一变,道:“我叫你看守他,没叫你放人,你不听我的话,增作主张;胆子越来越大了。”

笑和尚忙打圆场道:“师姐,他是叫那家伙夫把南海双重诱来,才放意放了他。”

齐金蝉弄邪笑道:“姐,你就是不相信我。我可是好意,南海双童是散他,精于土石通法,他们要进来出去,谁也拦不住,所以我才想出这条妙计。

何况,我也不是随随便便乱放人,我还押了东西,把他身上的飞剑法宝都取过来,这有什么不好的!”

齐灵云一向拿他是没办法。

不过,她奉命负责极碧崖的安危,总是要把派头摆出来,道:“好,这次暂听你的,若那头陀没把南海双童诱过来,我可要罚你面壁三个月。”

齐金蝉扮了个鬼脸,不再言语。

此时,忽听到地下似有雷鸣声。

齐金蝉眼神一亮,道:“恐怕来了,大家先隐身起来,来个瓮中捉鳖。”

话声方完,果见地下裂石声中,二条矮小人影突然自地上冒了出来。

由若兰首先出来,一剑就向对方砍过去。

甄家兄弟一声来得好,飞出一道白光,刚将青光敌住.又是一迈梭形红光飞了过来。

那老大甄相见多识广,一见梭形飞创,立刻知道是红花姥姥的独门飞校,一面以飞剑挡住,却摸出镇山之宝“鱼龙幻光球”挥手出。

这是用十余对于年虎鲨双目炼成,出手就是一团强光,

照得众人双目难以张开。

这些饿嵋派的小英雄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异宝,一时

都慌了手脚。

齐灵云一看苗头不对,还是把这二名强敌引人阵法中

为妙,立刻喝道:“大家统统向南洞退。”

只见十余道剑光且战且走。

南海双重焉知厉害,见自己占了上风,不乘胜追击,还

待何时?”

于是,兄弟二人立刻造了过去。一连一逃,瞬间出了飞雷洞,到了演云洞口,但见峭合排云,山谷如深,泉声淙淙,果然是一片好景色。

南海双重追到这里,不但不见了飞剑的踪迹.连开灵云一干男女都跟丢了。

二人飞身四顾,倏然眼前景色也变了,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东西都看不到,天低得快要压在顶头上。>二兄弟情知不妙,刚要退身,忽然头晕神昏,立刻倒地上.一这正是二仅做尘阵的妙用。

齐灵云等人在阵外一见南海双重倒了下去,齐都高兴。。齐灵云道:“不必去管他们,我们还是回洞对付强敌。”

于是上前洞的各就各位,齐金蟀与朱文和笑和尚依然回到飞雷洞,却见法胜已在洞里等候。

他一见齐金蝉,立刻合十道:“阿弥陀佛,小施主该把扶西还我了吧!”.、齐金蝉自有信用,道:“你已把人诱来,五师弟,把那包东西还给他”

石生交出那包法宝,法胜接过,连称多谢,转身就想走。一齐金蟀右腿一句,拦住他去路,道二*急什么,我还有话要讲。”。法胜头陀一惊,住步亿道:还有什么吩咐?”

齐金蝉可可笑道:“不用怕,我说放你就放你,不过你回去告诉你们华山派,甄家兄弟已被我们抓住,你们再打下去,也打不出什么名堂,还不如快快收了阵法,还可以全身而退,否则就后悔不及啦”

法胜头陀忙道:“贫僧一定把话传到。”

齐金蝉甩甩手道:“你可以走了,希望相见无期啊”

法胜头陀立刻窘逃而出。

他格出了飞雷洞,回到烈火山史南澳及长田人宽处,正想报告凝碧崖的消息,却见又新来了二个帮毛

一个是华山本派的赤火神洪发,一个是许飞娘找来的七子中的金刚爪威文化。

洪发一见到法胜,就遭。“你来得正好,南海双重兄弟呢?下面情况如何疗

法胜战战兢兢道:“后某师权,强家兄弟心有异图,想先抢艺人,现在已陷入阵法中,性命难保。

史南溪道:“那你是怎么脱身的!”

法胜当然只能编谎话了。“我以提敌情为重,所以在各

处巡探清楚,没有贪婪之心,所以才得以走外搏

这番话倒是编得合情合理,听得一干魔头连连点头,对

法胜自然颇为嘉许。

长管人庞道:“下面这些峨嵋小鬼中可有什么高手!”

法胜头陀道:高手没有几个,不过他们都有前古奇宝

防身,加上还有长后真人的灵符阵法,所以想攻进去很困

难。”

洪发道:“这样打下去如同儿戏,峨嵋的长老教主都不

在,我们却吃了这么多亏,再拖延下去等他们教主赶回来,

我们就更别想混了。

诸位道友,成道长辽于身外化身,只要他把使用元阳尺的女孩子引开一旁,同志由我与众道友下去全力攻打,仅使杀他几个出气,岂不更好。”

其他人闻言大喜,道:“那有劳成道长诱敌了。”。

成文化被洪发一棒,自然立刻企联书坐,运用元种以身外化身法,下去冲锋诱敌。

在飞雪词中,首先发现的是朱文,站一见有敌人冲入金光,大叫一声不好,北天元阳尺立刻概手飞了出去。

紫气全先立刻向上飞卷,把那身外化身的幻影,打得像烟雾般消散_’。

打坐责弹切房的成文化无神与化身尚未分开。居然弄假成真,受了重伤,啊呀一声,盘坐的身体立刻赢料地上:。

华山深众人大屈失色,拍手请来又折羽翼。目技懊恼万分,只错以老办法攻打.以等烈火者租到来,

在谷中的紫玲早已不用,向齐灵云村了将令,展起弥尘幡,田李英琼、周轻云及严人英等被空飞起,前来攻打烈火阵。

“正在冲刺飞行,任见陈香火过处。对面飞来一个长倪道站,手是拿省一面红旗,上面绘着许多风云符兄,谁角上烈焰飞扬,火星该影,每一展动,便是露雳雷声,’烈火飞起打来。

过女进士正是华山雄的追魂姹女李四站,最近应与史南澳勾搭上,也自知本事有田,打不过战嵋派,所以向史前黠讨了个轻松差使,代他拿着都天烈火种放,在得意洋洋,拼命往下话发香火。

如今一见李英琼、周南云等人。更是连香展动旗子猛攻。

李英琼早已气愤填胸,矫喝道“周姐姐。还不动手,等待何时?”

紫毁划首先飞出弥生幡的云幢。轻云的青索剑也跟着飞了出去。

紫奇二道光华如近天长虹,汇成一道异彩,仪电闪乱窜,烈火风雷一碰上创先就香消烟散,而且笔直扫过去,把个年四姑连人带放续成一团血而残焰。如雨落纷飞,立刻就结了帐。下三李英琼—看力容易了立刻扭轻云签毁青表双剑合壁,在上预曲演妖气——,

,恢嘲热不知道。一平度头已下去攻打飞雪泥。

齐灵云本持李英琼等人上去,先破了陈再里应外合,哪知华山派高手先来猛攻,一月开始还沉得住气。

齐金蝉却已坐不住,道.姐。他们打上门来了,我们就出去应战,岂能示弱/

一手夏云斥道:“如此毛随。如何成事!能松挡烈火阵的,除了紫玲的弥界幡民只有一把九天元阳尺、现在元田尺在洞挡住激光没有迅的法宝防身,出去万一有个闪失,怎“办?”

一齐金蟀道:“所以要你一齐出去打间,你用元阳尺保护大家,盘价就出手修理那些坏蛋——-——。

-。正在纠缠不清,烈火中几个奇形近壮的道士在妖里围绕下,向飞雷洞冲来了。

为首的正是史南溪。卫手去控,立刻雷声震天打来。

但是元阳尺的确妙用无穷,任你飞创法宝、烈火风雷猛攻,洞口仍是一片紫气金光,毫不动摇。

然而华山根那些邪魔见一切无效,自然忍耐不住,尤其看到洞里都是女生,可以说女的比男的多,于是一不做二不休,脏话一起出笼。

他们口里不但骂,像香雾真人冯晋等人,干脆连衣服裤子都脱光,赤躶躶地乱摇乱摆,故意羞辱这些清纯女子。

齐金蝉现哩受得了这种挑衅,境道:“姐;你再不下令反攻,我可要先出手去拚一排了?”

齐灵云也毛了心,急道:“不要分开,一齐出去打”

一指元阳尺,九朵金花护着众小快立刻冲出去,各人的飞到祛空齐都出手,见人就砍,绝不留情。

而在上面破去主阵的李英琼与周轻云一见华山派的人都在下面打了起来,立刻招呼一声,回过身来,向下面华山报的魔头攻去。

这紫毁、青索双剑合壁的威力,岂是华山派的法定能抵挡得了的,香雾真人冯吾首先遭殃了。

不过,他见机得快,断了一臂,便借血充道走。

戚文化跟着倒霉,被司徒手剪断双腿;也痛叫一声,负伤而逃。

但见伤的伤,死的死,只剩下史南汉与长臂火魔,以元神变化应战,可说越打越是心惊【

此时眼见羽翼已经七零八落,再打下去不会有什么好处,只有逃命去了。

黑烟一格。人也失去了影踪。

这时妖云散尽,清光大开,仙山风物依旧清丽。

岚光水色,幽绝人间。

只不过一座好好的飞雷洞,已被烈火风雷轰掉了一半,锦络珠缨,金庭玉柱,震碎一地。

齐灵云便指挥着处理善后。

俊等崖受困七七四十九天,劫运一过,齐灵云又要全样参禅修炼了。

齐金蝉目是想尽办法逃避。

一见紫玲与秦寒冬、司徒手要去应致灵手的约会,心计一动,立刻放着司徒手道:“你悄悄去对紫玲姐说,我去帮她,问她肯不肯仆

司徒手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九九种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