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06章 钟显易否

作者:李凉

齐金蝉四下瞄免道:“这样就安全了外

神具易备笑道一我这七食道进法,她们不暗算还好,但如存心不良,立刻以其人之道,迈勒其人之身。”

齐全好见她年纪虽小,但阳神之间,然气竟比自己还重,想必是一把好手,当下把硬因种破再道的经过。说了一这,也把自己打算抓个人田间间的想法说了出来。

易必小手一拍,道:“葯用来应技立个功劳,做个见面礼。”

说到这里,一声娇叱,小手往前面一指,不远处使出现—个长身工立的白衣少年,站在当地,满脸都是恼怒之色。

齐金蝉哇了一声,觉得这小姑娘果供法术过立。

只见易*喝道。用呢敢不服吗!快把紫云宜的虚实招来,不灰就叫你吃苦头。”

那少年也喝道:“玩宕儿嘛,俺杨红也是身经百难,不怕死四人,本来我是一备好意,只是被作法术素制,出不了声国了……”

齐金蝉一听对方竟是杨鲤,子笑一声。“搞了半天,原来是自己人。易姑娘,快放了他吧!”

易静一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失礼.我不知道是自己人!”

手一挥,杨鲤才走过来,双方—一见礼。

杨红心里很恼易静不给面子,不过受了陆蓉波之托;不好发作,板着睑对石生道:令堂要我告诉你们大宫主初凤已重新布置好已毁去的阵法,另外还加了许多法宝与埋伏。天一贞水在三宫主三民那里,此文阴狠毒辣最难惹。

“第三关由二宫主丈夫金项奴主持,这人曾受惠山二老相助,在月儿岛连山大师藏真大穴内,得了许多法宝;人虽善良但道法厉害,你们最好不要去意他。

“我秘密赠各位一粒砂母,专门克制种砂.使各位容易通行,其他的阻碍仍要各位施法了,不过宫中还有一位龙力于道友,长相矮丑,却也是帮我忙的人,各位如果碰上,请高抬贵手。还有许飞娘也会来·千万小心。”说罢.一道银光就射入延光亭中两道内。不见了。

周轻云也觉得许飞娘一来,事情更辣手。

齐金蝉已把砂母分给众人.引路飞上了延光亭,只见

南道中已然烟雾迷漫,却不见一人。

易静道:“我为先锋,先进去查看。”

齐金蝉笑道:“比我还爱出风头,大家一齐进去啦!”

众人施展轻功进入,深入几十里,已快到昨天金蝉差

一点被困住的地方,忽见前面—道光华飞来。

易静正要现敌,光华敛处,现出一个现在星冠,面如白玉,丰神俊秀的少年道人,见了众人,也不说话;只将手连摇不止。

齐金蝉认出是昨日会战的金须奴,刚想飞剑动手,金领奴又借道光往甫道下隐去,同时便有一片东西飞来

王生看出仅一封柬帖,伸手接过一看,果然是一片海难写成的书信,连忙止住众人,大家聚拢过来看。

大意是说阵法玄妙利害,罗网密布,峨嵋道友,不可深入,他本人受过嵩山二老大德。又承重托,理应稍放棉薄,无奈此时,双方已成仇敌,不便面叙,他一人又难以拗众,放将前三层阵法开放,等诸人入内,面交此束,以当语言,此时有两人作梗,诸多不便,请即回转峨嵋,等过了三女寿日,定取贞水前在献上,决不失信。

否则,此水现为三风保管。氰在全庭玉柱之中,有魔法封锁,即使能达官中,也恐不能到手等语。众人刚一看完,那片海藻,忽然化成了一股青烟而散。

石生怕众人听了劝告而退,忙拉住齐金蝉,道:“蝉哥,那我姐怎么办?这次我一定要把组接回峨嵋,你一定要帮我。”

齐金蝉忙道:“我办事,你放心,我们清同骨肉;怎会坐视,只是人家一片好意,等一下碰上面,计算怎么应付罢了。”

石生这才转化为喜。

这时前面黑影中,忽有霞光出现,阵势显然已经发动,易静又是跑第一个。

石生与齐金蝉立刻跟在后面,突见一团黄光白气,簇拥着一团霞光隐隐之物,星飞电掣,向角道下退去。

齐金蝉担易静、石生急起直追,前面已出现一片黄墙,堵死了路,哪追得上.而周轻云与李英琼都已赶到。

周轻云同道:怎么样!”

易静道:“各位请退过一边,待我破去这堵墙。”

暗运玄功,一口气喷在手上,双掌一合一援,朝那墙上一机便有一团火光飞出,落在墙上,一声爆炸,培便化成浓烟四散。

烟散后,眼前一亮,那两道变成了一条玉石筑成的长路,两旁尽是瑶草淇花,琼林仙村。

长路尽头,有一座翠玉牌坊,访后是一所高大殿阁,但见霞光隐隐,真是金庭玉柱,庄严雄伟,绚丽非凡。

易静、用轻云、李英琼……等人俱都看出是魔祛的幻景,也没放在心上,照样向前而去。

五人道光,本极迅速;倾段路,却老是走不完,明明看见殿宇在前面,却到达不了。

五人不知全须权的一番好意,暗中行法,缩短了市道将阵法掩过,引五人去直攻内降。

又飞了一会,齐金蝉首先不耐,不管三七二十——,退自一指剑光,直往道分两排琼树上砍去,李英琼亦指挥剑光砍树。

石生见到二人动手,也跟着将创先一指,那些琼林伯树,原是每层阵图的门户,和魔法的布置,多系神砂炼成的神柱,虽然利害,哪经得了这三日他剑,同时发动,自然不消创先连上几绕,便即倒断。

三人砍得兴起,准备连排,往前砍去。

齐金蟀、石生二人,砍左边的。李英琼单人用剑光政右边的。

易静忽然一眼看到那些琼树,射起丝丝略等火花,认捐是应法中极狠毒的阴火,后面必还还有别的厉害作用。

昔日自己救赤身教主鸠盘蔡,用魔法困住,便是被这明火所伤,通体寒冰,法宝全污,几乎拉她用九鬼唤生魂,由了性命。

她知道利害,同忙将音室取出,往发火处扔去,目中唱道:“魔阵已然发动,妖火利害,三位道友还不退向我处,合力破它!”

说时,一幢火云刚刚罩向绿火之上,齐金蝉等工人两下交接,只三起三落之际,等光俟地如雨一般用散往四面飞射。

那团火云,竟有相克之妙,也跟着绿光飞射处,爆散开来,化成一团火网,将等先包设。

眼看火云中,碧电乱问,由大而小,由多而小,转眼工夫,尽行消灭,火云依校整团完整,被易静将手一招,飞了回来。众人正在称奇,忽然罡风大作,刺骨生寒。

顷刻之间。黄尘滚还,两不到底的仙村琼林,倏地疾如奔马一般,此东拉西,此市被北,隐现分会错综变化.李英琼便招呼周轻云,将双创合墨。上前扫荡。

易静忙拦道:“这是敌人因为我们破了她的魔火,必在那里变化阵法,此刻还测不送她的深浅。好在我们身处的地方,妖法已被,不前进不会有什么危险,我等用全护身,小心准备,等相部署停当,看明她的方向门户,生克之妙,再行下手。”

众人对易静,自是信心十足,便依言停手。

约有半个时辰过去,风势忽然停止,稍观光明,大家运用慧眼一看,尘沙稍息,前面却是黑沉沉的,所有先前所见的琼林伯树,都不知去向。

稍进前一探,那地却是软的,易静仔细看了一阵,昏茫茫一片,体说其中玄妙,连门户也分不出,非得撞上前,引阵势发,否则分不出东西南北,未免心中有些惭愧。

就听她唤斥一声,往前冲去。齐金蝉等四人,目也追去。

检炮阵中,起了沙沙之六,四外一片阴暗。

齐金蝉、石生各将幡税取出展动,李英琼、用轻云也忙运玄功,将双创合一,扫箱妖气。

天通境光照处,那一团团的黑影里,还有许多奇形怪状的鸟兽鬼怪之类,张牙舞爪,飞近而来,势虽凶恶,却听不见叫嚣声。

这些黑影,被金光一照,仅都化为轻烟而散,许多鸟兽鬼怪之类,也都眼看消灭。

妖法虽破,日中仍是黑沉沉的,五人也不管,仍然照样前进。一

不多一会,正在寻思。忽听四面起了轰隆声,不绝于耳。

霎时,那惊天动地般的大肆雳,夹着一团团的大小雪

,.对如冰棍,从卜下四面打来,声势甚是浩大。

四人虽有弥尘任护身,也时常被大香火震动,因此次起刚才诸阵,来得厉害。

石生手持天道镇,放出百丈金自,到处乱照。

李英谅、周轻云二人的紫级、.看京二封,运用直功,联化成一道青紫色的百丈长虹,放出去迎敌,一面仍住前进·

到光金霞所到之处,虽然奏功,成团雪地进上使即放,可是就在这时。易啻却又不见了。

这正是陈法倒转变化,齐金蝉展开弥尘幡,四人济命易静,却未想到已经背道而驰,双方使高起来越远了。

此时四周的魔火却越来越密,震得大家头昏目眩,知再冲不过去,时候一久,也有伤害。

齐金祥猛想起杨红所旧沙母,一尚未用过,同时石生初:大敌,未免心惊,将两界牌拉出来,大家一齐发动,先涉母按照杨鲤所传用法放起。

这东西虽是一个大如往印之物,才一出来。使有样检大小,初起是千百局透四五色光迎,荣劳流转。一

转田间,遇上自火。立即评的一声爆议成了一团五,彩气,分布开来,千万雷火,迟上便即消灭无声,真是’用非凡.。

四人在弥尘幡云彩拥护之下,任会一处。这里三人相上出抄母,石生也将两界牌施展,繁接着音大一消,前汀无阻拦。一

云幢飞驶中。一道光华阿拉。眼前征地风清留,身‘已出了角短,汉在岛上,

仔细一看,那延光亭地底,又起了飞置之声,一片五色烟光过处,那民道人口,忽然自行境没。

众人忙再写过光,越展飞创,照原地方冲去时,光华疾转中,只将那五色金砂,冲得如冒雨议飞洒,出了好些心力,才冲成一个长约过丈的深坑。

这长约千里的角道,纵使内中没有魔法异宝,似这般开掘,何年何月何日,才好冲以

刚停手不久。沙又长满,与地齐平,二次人阵,再也休想,又想那虫神在易以自从分手,独自一人,向前攻阵,一直不曾再见,也不知她的生死如何,书已失陷阵中,凶多吉少了。

大家得明朗在两道内,连胜了许多阵祛,往前冲进,.范场一带民间,澳国冲出阵外,这是轻么回事?

齐金蝉苦笑道:一这是$么搞的,遍反而退出阵外来。一定是该用了‘二界公。”

一李英球道:“这不是用不用界田’的问题,现在不必研究过去,要想办法教人要紧!”

四人正在商量,使见二道奇光直用而来,劳在廷光亭

中,出现一使一五二名幼童。

丑量取出一把东西,往地上一掷,立起观雾;青光连

间几间。烟光入伍仅祸不见了。

周轻云呗时笑道:“你认职他们?”

李英琼道:“当然认识。”

说话之间,又有几道光华飞人事中,竟议台车熟法,进

入地底,不见据这。

过了盏茶时刻,地底隆隆作响,全岛震动,一团粗约二尺的光华,往地面突飞而出,正是易静与地的侄子易鼎、易震。

齐金蟀如他们招招手,道。一易姑娘。你出来啦,我们正在想法子要进去找你叹!”

易裕道:“刚才阵中失利,一言难尽,我们先找个地方隐蔽好,待我看过家父的信再说。”于是众人先在大石不合身,各自行法隐去痕迹。

易静已将信看完,笑道:“家父要我转告你们,一切放心,不但天一贞水可得,而且大家还可以得到许多宝物,连我也能收获一二。”

齐金蝉一听到有宝物,劲头可来了,睁大田,道:“真的?那太好了,但是这神砂民道这么厉害。我们进不去怎么办!”

易静道:“资派门下立刻有人赶来帮忙。”

齐金蟀在。“省来愈热闹了,趁这机会正好休息,等人到了,咱们再闯紫云它!”

用轻云笑道你想偷懒也不行,现在起要轮班看守亭子,你与易震轮第一班。”

齐金蝉道:“轮班就轮班,易侵,]涕,我们就到事达大石躺着聊天,有人出来就打,没人就看天。”二人都是重心未根,蹦蹦跳统地跑到事边,真的抱头躺在石上聊了起来。

“喂,易涕,你们住哪里呀!”

“我们世居立龟厥,也在海边。”

“你是国一派的!”

“我不知道,只知道我爷爷是殿主,叫易在。”

齐金蝉一听这名字,就想起妙一真人曾提过,呵呵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钟显易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