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07章 立社不变种仙究

作者:李凉

李英琼、周轻云及南海双重等人,仗着易静的九天十地辟魔神梭,施展玄门妙法,进入紫云宫。

当下收了法宝.隐去身形,直扑黄精殿十飞行到殿前,略一打量,就扑向殿后,见这后殿乃是六角形状每角右一人把守,其中一人正是龙力于。

齐金蝉上前轻声招呼道:“龙兄弟]”

龙力于一见金蝉,忙道:“你们怎么进来的?”

齐金蝉笑道:“我们自然有进来的方法,现在不必多说,我只想知道,这里有什么法事布置,怎么样能到阵囹枢纽所在?”

花力于什道:“那边布置了非常厉害的埋伏,千万不可去.至于阵囵枢纽·就在殿内,你们可由金门进入、看到一间晶室就是。

不过晶室四周设有万应神机·其中藏有宽网魔刀,人一走近,使自发动,你们可以隐身进去,我装作不知道:“

易静与周轻云等都上前相见,然后便人殿.入]十余步,果见迎面一座大屏风,宝纶珠星,五色变幻.光彩迷离·耀眼生辉,转过屏后,是一敞厅,不但地方大,而且阵设家具皆是翡翠玉石,华丽无比。

众人就按花力子指示的方向;往枢纽内殿飞行。

接连穿过十几重门户,终于看到一座殿台,共十六个门户;通体由水晶造成,四围有一层极薄的烟雾围绕。

正中殿项,悬着一丝极谈的黑影,如非龙力干预先指示,绝想不到那就是魔网质刀。

齐金蝉等人都不敢进去。

易静问道:“这晶殿中的摆饰,大家都看得到,但每个人都说出来,看着所见是否一样?”

齐金蝉道:其中有丹鼎,有玉民”

周轻云道:“不对,我着的是两只石凳,一张桌子。”

以后每个人说的,几乎都不一样。

易静笑道:“果然有玄虚,是假的,请英琼姐用紫毁到扫它一下,便知道是否是幻境了。”

李英琼一听,剑光掠去,只见果然碧焰飞扬,等那火团熄灭,却见景物已变,殿中碧火烟雾中,有一女子践坐,四周有红光保护。

齐金蝉一眼看到,皱眉道:“是许飞娘的徒弟廉红葯嘛,她一定是漾着许飞娘来的,但怎么又被困在里面?”

甄相道:“金蝉老弟,你错了,她是朱海新收的弟子,我知道是他带来的。”

齐金蝉倒有些奇怪了。

易静已道:“既是自己人,就请紫毁、有索双创会墨,先扫荡妖法,把她给救出来,什么情况一间便知。”

李英琼与周轻云立刻双刻会壁扫了出去。

创光过处,满殿彩烟碧焰,化作千点流萤,飞舞而散.同时消灭。

廉红葯一见有人来救,才收去法宝,站起来见礼.并说道:“阵图虽破,但是石生母亲的元命牌还没到手,不知是不是要合力去破殿中埋伏。”

周轻云道:“这非正师弟亲自来不可,我们别设了时机。还是先去她们宴会之所,打她们个借手不及。”

易静道:“好,各位仍清跟我来。”

当下各人隐身向前面正殿而去。

一路上碰上富中的妖健就杀,势如破竹,神不知鬼不觉地到了正殿前。

遥望殿中伯乐飘飘,火烛珠好大放光明。

青玉案前,奇花异果,山珍海味,紫云三风正在接受一干邪道来宾的敬酒,笑语之声,直达殿外。

齐金蝉杀得顺手;首先、晃身冲了进去,解去了隐身法,呵呵笑道:“热闹·热闹,我也该向主人敬酒才对。”

他这一出现,使得满殿的妹邪齐都吓了一跳,纷纷站起来准备动手。

齐金蝉捉笑着摆手道:“你们不要紧张嘛;主人做寿,我当然要过来凑凑兴,要架,喝完了寿酒,再打不迟。”

初凤娇叱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齐金蝉笑得甚逗人,道:你以为那些砂子石子能挡住我吗其实我已跑遍了紫云宣,这地方的确不错,地方大,景色也美,可惜的就是让你们搞得长气弥漫,大煞风景。”

三风大怒道:“你敢如此放肆,今天不把你碎尸万民难消我心头之恨!”

齐金蝉的风凉话又出口了:“你不要激动,我身边正缺少一个丫头,正想选中你来做我脑……”

三风再也听不下去、立刻发出飞创扫去。

许飞娘正想逞能,道。*三宫主,这小鬼交给我。”

她手一指,施展魔法,殿中立刻出现五个面目狰狞的道人向齐金蝉扑去。

易静早已在阳中戒备,一见许飞娘施出五魔大法,立刻现身,放出飞梭向五魔幻影扫去。

接着口中大喝道:“金羚,我替你挡住,快除首恶!”

齐金蝉谈笑道:“不要慌,好酒沉瓮底.慢慢来。许飞娘,本少爷对你很感冒,上次你在我面前大技脱衣舞,今天在这么多嘉宾面前,要不要再秀一下?”

许飞娘一见五魔大法没有伤到齐金蝉,已被易诉阻挡,快被破去,又让他报疮疤,不禁羞恼成怒,大喝道:“小鬼,你越说越不像话,我要你知道厉害!”

手一扬.一团暗赤光华;朝齐金蝉飞去。

这正是昔年赤身教主鸠盘望所炼的魔宝赤祭球,不但污秽厉害.而且还是专污正教的法宝。

易静大喝一声,灭魔弹月湾已射出,赤条球一碰上弹月营,立刻爆裂粉碎,化为万点的红雨。

许飞娘大吃一惊,魔法魔宝二次被破,知道情势不妙,立刻向外遁去。

齐金蝉对许飞娘最看不顾眼,岂肯放过她;立刻尾随追去。

好在有这么多同门对付三风等人,所以他根本不必操心,全力对付许飞娘,心想非于排她不可。

其实,许飞娘并未想逃.她想远紫运自中全庭玉柱下还有许多宝贝,此刻三位官生忙于对付强敌,自己若是不趁此空隙去取个三五件,还持何时。

她飞身到了金庭中,玉柱彩光围绕,她竟施展廉火种雷向金往包围烧去。

只见她手标处级火烧柱,雷声密如珠爆.她静静等候把玉柱上的彩光烧光,就可以移动工住,下去取宝了。

齐金蝉这时也赶到了。只见他一晃双肩,雌雄霹雳双创,就向许飞娘新去

许飞娘倏然回头,飞出一片青光,挡住例光透。“小金蝉,你别四,咱们来打个商量怎样?”

齐金羚一见自己的到光党飞越不过去,只能先稳住,道:一商量什么?”

许飞报道:“听说这金庭玉柱下有不少宝物,见者有份,拿到了一人一半,你看如何呢?”

齐金蝉陷眼笑道:“这玉柱下是有前辈无一金母留下来的宝物,问题是你拿得到那批宝物吗?一

许飞娘笑道:“我是有备而来的,不过一个人拿,的确要花点力气,恻两个人联手,就易如反掌了。”

齐金蝉心想,眼前一个人打不过,委要她也好,正可以等待帮手到来。

当下他便说道:用是有点兴趣,不过我总得先知道,你说的联手,”是怎么个联手法明决”

许飞娘以为齐金蟀已被利诱上了钩,笑道:“既要商量办事,大家就该先把飞创法宝收起来。”

齐金蝉冷冷毫:“上次被你指了一次,我怕你要诈户

许飞娘急切地道、一我可以撒处,绝对不会、取玉柱下的宝物,的确田要帮手,我可以先收回我的法宝。”

齐金蝉道:“你先收;我再收飞剑!”

许飞娘立刻用手收回那片青光,竟是一方手绢。

齐全*想征延时间,自代也收回了田雳到,道:“现在你讲吧户

许飞娘道:“我用魔火科雷先烧烧玉柱上的禁制法术,有盏茨时刻,就可以奏效。再用我大力神法把那玉柱抱起移开,你就下去取宝。-——

齐金蝉抽翘嘴角甚是不外道:“为什么你自己不下去,要我下去,谁知道你又要担什么!”

许飞娘笑道:“不会的,当供我也霞意下去。问题是玉柱一定要有人抱住,否则,没人顶住,着了下去,那人就永远枝头在地膨江穴之中,永远出不来了问你,你能顶住这玉柱吗一

齐金锭子笑道。‘听说这玉柱有于五万之重,我的山没有这么大的力气。”

许飞娘用莫道:“觉是罗,为了要移动抱起这极工技,我曾化了十年时间修炼大力种法,否因,一样容不动它。”

齐金蟀怨声道:“但是我仍有点怕户

许飞娘任,道:“你怕什会外

齐金蝉道:“假如你想害我,只要把玉柱一放,与地穴一合,那我就被永远关在里面,岂不完蛋了”

许飞娘道二凭你聪明,你还真烂。我系害你,随时随地都可以害你,干嘛现在害伽我费了这么大的工夫,还不是想要玉柱下的空话,宝物没到手,我害你岂不等于害了自己么?”

齐金蝉淡淡一笑。道:“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好吧.你移开玉柱,我下去取空广。

许飞娘娇笑道:“这才是幸孩子……。”

“且慢/齐金蝉道二我又想起一件事来了。”

“什么事’”

“宝贝拿上来以后。要怎么分法!”

裆然二一改作五,每人一半啦广。

“这有占问题”—-

“什么问题’”。

一拿到的宝物仅如是双轨当然容易分,假如是单数,岂不又要起争机了”、。:

许飞娘讪笑道:“你的小心民还真是不少,假如是单数作多拿一件,不说得了,我不会跟你争的!”

“齐金蟀斜闭眼道。-“你这次很大方哦”一

许飞娘道:“你不用多心,我是想开了。有总比没有东

“这倒是实话。不过最后一件事,还得谈妥才行。”

“又有什么事广,

齐金蝉道:“万一其中有件法宝,你我都要,那怎么办?

许飞娘快报白眼了/你怎么有这么多的问题!”

齐金羚南芙速一有间记事先讲明白,岂不比到时候打架好,大家讲得心甘估记才投话说厂一

许飞报征’道:“好,我索性就本方点好了,你先拆,初下来的给我,这样总可以了吧?”

齐金蝉子笑道:“这样当致可以,不过我好像占了不少便宜,你这样大办,我心里面反而任在的,有点怕怕什

许飞根匾设道:“你倒是太难伺候,我大方你说伯伯,我不大方,你又要打张作到底想怎样对

齐金蝉弄笑道:“好吧,就照你的意思办。我再挑剔的话。你大概要抓狂了,现在你快把注意力放在玉柱上吧,那片彩光好像已演了许多,火候快到了吧!”

玉柱的彩光的确被淹火烧得越来越谈了。齐全功难道真的要下去取主?—一

地当然要下去,可是只要许飞娘在上面,他就绝对不能下去.——”

齐金蝉已深深了解的狡诈百出、、毒手辣,岂还能再上当.一

但是.,到时按他不干去行吗$蝉已在焦急。那些同门在黄精段接打得究竟怎么样了,怎么还没来这里支援?

而许飞娘当然心有成竹,如早已准备了,件厉害法定“天罗史”。专门伺候齐全农。

等齐金蝉取完空白一出来,她的天罗兜就布置在地穴,连人带空一劳史往,立刻飞向自己的老巢黄山五步云,那时要好好修理齐金蝉.双方各怀鬼贻、推额不动声色。

玉往上的彩光已拉庞大完全炼化烧光了。

许飞娘大喝一声,把手把廉火格回。环绕自身,变成一层保护问。正要施展大力神法,移动玉柱。

突见红光一闪,许飞娘脸上立刻劈啪二声,中了二记耳光。

竹飞很大吃一惊,厉声喝道。谁?”

红光一敛,现出一个刚吃头,竟是嵩山二老中的朱怀

只见他对许飞娘笑骂道:“金母异宝,岂是你能得到,还不快报,难道也想跟紫云王凤一样,道天劫吗外

许飞娘一见朱海,就像见到了鬼一样,立刻急冲飞出,顿时不见人形。

齐金蝉道:“朱师伯,这个坏女人,你干嘛不杀了她!”

朱海笑骂道:“你干嘛不杀她,还跟他战者作作生意招宝”一

齐金蝉瘪笑道:“我是故意拖时候等教兵的嘛,好呵,你早已来了,却眼睁睁着我干着急!”

朱海哈哈笑道:“我老头子要看你耍宝同,老实讲,这赛组还命不该绝,我老头子何必道天行事,未来来,玉柱禁制已除,恐怕是开放的时候到了,你不是喜欢魏宝物吗?现在农移玉柱,你下去。”

齐金蝉逗笑道:“万一你也把$关在地穴下面,我怎么办

朱特大笑,道:“你当我也是许飞娘,别用我乱哈啦,时机稍纵即逝,你要听好。”:。

齐舌燥也知道时机到了、忙道:“朱师伯快说!”

朱梅道:“第一,地穴一开,你立刻以弥生活护身下去,你会看到一盘香在烧.而且饰得非常快。所以你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立社不变种仙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