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08章 沉船异宝

作者:李凉

齐金蝉脱下了神仙史,拉着笑和尚离死

笑和尚道:“金羚兄,真有你的。装相惟妙惟肖,搞得他们大打出手,不过,好戏上场,干嘛不看下去?”

齐金蝉很有经验地道:“这种戏味只能看开场,不能看结尾。”

笑和尚扬了扬光头,问道:“为什么?”

齐金蝉斥笑道:“猪脑袋,看到结尾,我怎么办?万一尽了马队岂不前功尽弃.用神仙史的妙处,包后要永远保持不忍马脚,那把线才玩得长,否则就是再能变,人家就会先起疑,以后岂不是玩不下去了。”

笑和尚道:“有道理,反正让他们去打得天翻地覆,我们上团里去玩”

齐金禅道岖咱们就先上成都,好好玩一玩,然后一路玩下去。”

笑和尚为难道:“不想回家吗外

齐金蝉旺旺道:不要扫兴好不好,如果你想回去,请使,本来担个和尚作伴,就一点意思也没有。刀一

笑和尚忙道:“你不要生气嘛,反正你到哪儿,我奉陪就是。”

齐金蝉道:“这才像话·一”

倏见一道金光斜刺里射来.二人吃了一惊,正患难奋飞剑法宝.金光放处,出现个老尼姑·竟是黄山餐露大帅。

齐金蝉与笑和尚只能上前拜见道:“餐霞师叔;你好。”

餐震大师含着微笑道:“贫尼一点都不好,你弄个苗疆的魔头来,把黄山搞得一塌糊涂,怎么会好?”

齐金蝉瘪窘着笑意:“师叔、那许飞娘在你面前装好人。其实早已原形毕露.该修理,现在江红发老鬼先修理她。难道不好?’‘

看霞大师道:“许飞娘恶员尚未满盈,上次你还拿了许多法宝去换她的子午水火炉,今日她用那些法宝来抵抗红发老祖,红发老祖的赤影化血神刀却未必杀得了她。

可是五步云的灵景却遭了殃,我的餐露洞府与五步云遥遥相对,岂非多少也会遭到波及,这点你难道没有想过!”

齐金蝉见了一声,干笑道:“我的境没想那么多,不过师叔的洞府相隔不算远,也不算近,不至于波及吧!”

餐露大师道:“你不妨再回头看看。”

齐金蝉与笑和尚回头一看,只见五步云罩笼在一片暗赤红霞之中,光被电飞,其中还有不少碧焰烈火闪动,声势惊人。

齐金蝉咋了咋舌道:

“老鬼的化血神刀竟有这么大的威力”

餐露大师道:“他岂止有化血神力,还发出最恶毒的千蛊津这是南疆千百种毒虫交话时所产秽气所炼成,无论人畜、沾上一点,就会腐烂死亡。

现在老鬼猛攻不下,已经怒极一搏,许飞娘虽不奎败落,却使灵山圣景倒了霉,这正是天意。”

齐金蝉苦着股道:“那怎么办?啊!师叔,我间的锅,我去收拾,只是便宜了许飞踉。”

餐霞大师道:“作用什么办法去收拾?”

齐金蝉耍了个鬼脸道:“师叔不必多问,只要看着就行,和尚,作陪师叔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驾起遁光,回头向五步云飞去。

半途中.他拿出神仙兜,往脑袋上一戴,念动真言,喝声变刹那之间,立刻变成了红发老祖的得意门徒龙抓于。

齐金蝉脑筋最是灵贼,他想起了上次变成许飞娘送红发老祖洞府时,见过他,所以此刻才变成龙抓干的模样。

飞到五步云上空,吸道,启禀师等;本洞倏有警兆;请师尊赶快回去。”

正在极力施法攻打五步云的红发老祖听到话声;抬头一看,见是自己徒弟龙抓子,’中不由大吃一惊,立刻飞身出了千蛊瘴。

喝道二一可是妖尸修炼已成,出来搞鬼外

齐金蝉自然搞不懂长尸谷晨也在苗疆,而且正是潜伏在红发老祖的七十二洞地盘上,闻育使应和道:“恐怕就是他,师尊所施的禁制已多处被破坏.还死了不少看守的弟子,我查不出头绪,只能匆匆来报告。”

红发老祖骂道:们既,早不搞鬼,晚不搞鬼,偏偏在这节骨眼上捣鬼,便宜了这贼婆娘,好,你先回去,注意着守,我收了千蛊瘴与化血神力,立刻就回去。”

齐金烊忙施礼道:“那徒儿先回去了。”

转身就走。

他飞行一段路,取下神仙兜,回到餐露大师身边,就见远处红云倏然收缩,接着一声厉啸,挟着一片红光火速向西北投去,一闪而没。

餐霞大师惊奇地笑问道:“你是用什么法子把红发老祖弄走的?”

齐金蝉神秘一笑道:“师叔,我难道不能保守这小小的秘密!”

餐巨大师笑骂道:“小子,朱梅给你一件金母遗下的神仙史、让你变得花样玩,你以为贫尼不知吗”

齐金蝉立刻瞪眼望着笑和尚。

笑和尚慌忙招手道:

“金蝉兄,我可没说,是来师伯告诉师缺的。”

齐金蟀却是瞪眼道:“朱师伯来过了吗?我怎没见到?”

餐霞大师笑道:“他是早晨经过黄山停留了一下,你别担心我知道这事会拘束你,既然你想献宝;我要你去办一件事,好好就你的主,你敢不敢去什

齐金蟀道:“除了要我回展碧崖。什么地方我都敢去。

餐霞大师点点头道:“你不是想到成都去玩吗?大熊岭三柳坪前,玉清师太正要取金船沉宝,妖尸谷层去找麻烦;你何不去帮她一下?”

齐金蝉正愁没事干,一所又有宝物,兴头又来了,欣然道:“好,扰与和捕立刻就会。”。

当了拜别,与笑和尚驾起过光直飞成都好外大熊岭生柳坪.。”——

在路上笑和尚问道:“我实在不敢相信,天下哪有这么多宝贝!”

齐金蝉道:呵呵,你小和尚只会念经,还抢倡什么神州地文物博,历史又久、当激宝贝事啦,只是要有抗运’不是随肘部可以得到的。”

笑和尚笑道:“金蝉兄。对未作的学问还不少。那么我们是直接去见玉花大师哪还是体里有花样少

齐金蟀促决道:“直接会见玉清大师就不好玩了,尤其这些尼姑,收的都是女弟子,介绍起来一大难。记都记本清楚,岂不烦人,所以我想,反正是来夜忙的,裁使要帮在刀上。对不符,、

笑和尚忙应和道:“对,对,徐洪明活匍愿至理名青。可以流传后世*同海不对的道理.札一_-

一喷、作起房构负厘米粗像是在讽刺我。。

齐金烊那样道:,_“投罚你下去因那些好儿们追在一起,也让你小和尚租湖跑错阳一棍·”’”

笑和尚忙摇手“金蝉兄,千万不要,我年纪还小。也不喜欢田文人达耶,;我还是跟份有好头。——……

齐金蟀邪笑道“那你就闹上嘴巴,看我眼色行事。

笑和尚道:旦是你也要告诉我,你要变什么东西免得我们自相残希呀广,。

齐金蝉道:“我正在想,那长尸二次出世。一宗厉害。

—一所以我想不变个厉害的长厉邪道,只怕钱不住他。”

笑和尚道:“一千导教妖徒已被咱们整得差不多了。唯有二个大魔头,还可以用妖尸拚一技。”

齐金蝉道:“四二个——

笑和尚道:“一个就是红发老祖。”

一齐全勤自民道:“不能变这老鬼,上次你没听到老鬼与长尸是死对头,见上面非打不可,一打我就会穿帮露马队”

笑和尚苦笑道:“这倒是,邪门的法宝制忡钟也没有,正派的法宝一出手,他就知错你是直排贷人

“所以咱们不能拥训孩踪时。只能玩斗智,只要把对》震住就行。。,。、,—、”-”可是间里五朵-—,-—、,──

“还有什么问预。。、一;。——

“玉清大师那边的人不知道。万一设会了,飞到法宝。齐如体财。你接么动势\;-,;’。。

齐金蝉瞪眼道:“笨团于健调论袋不铺逆转弯吗?在那种节骨眼上,就要作机价计路赶快扬贾夫员知玉清大师那些同周道友,夫万不律用飞匐对残招呼’,‘就说我是来帮他们的,不就结了,可是千万雇可领被终身份,免得以后不好玩。

笑和尚道:“我包了、反正找替你的田部危就是了。”

说笑之风工人已到了大繁玲玉田埂上空。立刻揭去身形往下一看、一。一,、—.;。

却见评前溪流上有三条木舟,有个速装少女在看守。

历上获满了山果之类的东西,、_

在草坪上有五个道装少女,一直紧张地四处张望。

哇,下面好使报热闹。

但并三条独木舟运果子干嘛莫非要办大辞环

齐金蝉取轮眼。远处使传来风骨之声。”-

一关赖得一听就匆过是异我的明霞。回头叫看只见来

了一个通体漆黑,似人非人的怪物,凌空飞翔,手挥明霞往下而乱挤,一”’—一:“-

“哇,来了。”──

一笑和两增。“粟不辜修理他!”

齐金羚摆摆手道:“不必,来个小峻罗,杀鸡焉用牛刀。让下面的姑娘去应付。——

笑和尚道:“那我们躲开一点,撞上了不好。——-

二人日扬劾一边<于一/‘。——

只见那涌入短小楷斯飞的时候结成具外化身。、一变为三,清身长久了浦背黑葫芦,右励上扬酒三把短剑,飞的速贯政普通构因飞行还实快.一一

初俄队卜对细立后。就使在左侧的悬崖上。

笑和消落;”他在反价《扶庆介。

齐金蝉可可笑道。一这三条开一定有仙法禁制,”我们是同路子的,葡认看努见。可是他看不见。所以只能发明霞试探罗。到彻国四口去,好戏还在后面吸。一

于是二人也找了一曲动费老松#停在校杠上。

一这时二嫂分开已经起动小溪向前飞驰,六名边装少女,有的在上空飞行保护,有的在前,有用田后,好像把舟上那些山果当作黄金宝贝一琅,保护姆高妇非’.技样飞驰了好几里。

齐金蝉与笑和尚自然也在高空后面跟着。

突然间那个、黑人又出现了,却向小舟方面加速飞行。

齐金蝉本以为他会开始出手,哪知他越过这些道装少女并没有动手,一面那些少女为了保护咐,也没有去招范化。

只见小黑人飞越小舟前面里许远,修手一挥,发出万道等相,射入汉流中一闪而灭。

也几乎同时,后由倏有一道经天彩,飞快向小黑人追去.了

越过黑人,挡住去路,棋分射出二道红光。奇光温天,竟把小黑人留住.——”‘

同时又射出一道彩虹,竟将读波飞驰而来的三条啊,凌空吸起,吸过百余文又立刻放在溪流上.一

因彩虹动作太快,下面扩舟少女刚目放出飞创迎敌。

那彩虹中已现出一个美着天如少女喝落花后南极金

钟岛主叶缤。特来助你们一臂之力,刚才水中已有砒霜、若

不超过,一定作成粉碎,待我捉到长率,一定会把木船送回去·。’一

下面于少女纷纷收起飞剑法宝一一

现在,齐全林的注意力也集中在叶缤身上一

这位金钟离主。在他的脑海里好像听说过、是一位有

名的敬仰.但印象很狭,他想看着她用什么法宝留住这黑

不溜丢的怪物.:

只见小黑人被光圈围住后,上下冲突。

但光囵立刻爆裂出无数朱红色光芒,上下齐发,由细而粗,结成一个校形发光的笼子。

小黑人一声长叫,身上也发出千百道只气.将四周围渐渐缩小的笼子挤住,接着回手一拍天灵盖,化身为三,发出三道碧焰火光,向四周光柱烧去。

红碧相映,闪闪生辉,不但热闹.就像空中的烟孤

空中的叶缤私也发现困住的小黑人不好对付,手一指,护身彩虹中分射出十几道各色晶光,包住光笼外间,将光笼完全包住。

那小黑人急得在里面乱跳乱骂。最后之间小黑人倒主旋转,周身碧焰黑气保护,双方变成了僵持局面。

笑和尚道:“金蝉兄,要不要帮他?”

齐金蟀腊匝道:“怎么帮呀?”

笑和尚扬四头道:“随确不好帮。”

齐全③道。包你先脑袋多想想.重头戏还在后面,这个.小丑让她自己去科理,何况下面还有不少担子军。”

其实他猜错了,这小黑人的来头非同小可,乃烈火神君的+,法术玄功,皆非比寻常。

二人只是在空中坐山看虎斗。

不一会,只见下面冲来一名少女,手执一块令牌,发出一道青蒙蒙的光毕,把光笼中的小黑人照得神形惧灭。

笑和尚失声道:“这不是他家异宝神禹个味?看样子不用咱们操心了。”

齐金蝉斜闭道:“话不要说得太早,要知道天外有天,强中自有强中手,那长尸谷展是千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沉船异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