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蜀山剑侠传续》

第09章 受由

作者:李凉

齐金蝉瘪透了心,想不到自己会受骗,廖斥几声,就想跳出塔窗飞出去。

哪知窗口陡然冒出等焰火花,人像碰上一块无形铁壁,竟弹了回来,跌倒塔中,连声叫痛。

笑和尚忙上前扶起道:“金羚兄,我说过这人不是兽类,你偏不信,现在才知道是妖尸变化,吃苦头了吧?”

齐金蝉甩开笑和尚,憋声还:“他是妖尸又怎么样我一定要他好看。”

展起弥尘幡,催动真气就再往窗口冲。

亲地一声。

但见等焰黑烟强烈保烈开来,窗口似有一张无形的电网,齐金蝉又被反弹回来,这次虽然没有受伤,却也见了一个筋斗。

笑和尚忙叫道:“金蜂兄,你千万沉住气,计法不斗气,你越恼火,灵智一失,一定上他的鬼当!”

齐金蝉被笑和尚一再提醒,总算不再冲动,用彩云罩住了笑和尚,道:“这僵尸居然也会于变万化,果然有点鬼名堂,我被气昏了,你有什么好办法?”

笑和尚笑道:“当然有啦,你先坐下来,有弥尘幡保护,至少不会吃亏,先把气消了,我再告诉你方法。”

话声刚落,外面已响起谷晨的怪笑.道:“齐、鬼,今天我已在塔周围摆不五鬼天廉明火阵,不把你碎尸万段,难消我心头之恨,你可以慢慢等死。”

话声一落,四周就鬼声嫩撤,平地起了一阵黑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黑云中斗大的鬼头,面目狰狞,从四面八方飞来,据接护身的彩云。

虽然冲不进弥尘间的保护网,却也声势惊人。

齐金祥又冲动得几乎跃了起来.却被美和尚一把按住,道:“别理他,我们先来看看,这长尸在外面好什么魔把戏。”

说着就换出那只港光环一

齐金蝉顾了一声道__

“对田!我怎么忘记有这件宝贝。好,快施法者一看。”

笑和尚把潜光环轻轻抛起,国出一口囊气,那玉环立刻悬在彩云内空中,化成一片光幕。

茶中渐渐显出谷晨的人彭。正在塔外阅立,手*足蹈,在施展五鬼天宽大法。

笑和尚道:“金蝉兄,你看到了没有?咱们就看他还有什么花样。”

哪知话刚讲完,花样就来了。

光幕中的妹尸谷晨取出一只按兜儿,手往皮兜里一抓一她,就有一丛绿大夹着一只鬼头飞人空中,钻入塔内。

而四周黑烟中,鬼头不但增加了,而且这些完头似乎已知道猛撞猛攻没用,就围在四周,上下飞舞,口中山出阵阵碧火,在彩云四周烧了起来。

那阵恶臭腥味也熟人彩云之中,闻之慾呕。

笑和尚捂着鼻子道:“用天道镇照一照,看看有没有效果”

齐金蝉取出天通镜向形位外一照,一道其亮无比的寒光射出去,照得那些鬼头乱飞乱值,避之唯恐不及。

齐金蝉呵呵笑道:“果然有效,我让这些恶鬼吃点苦头。”

天通镜任前修后,乱照一通,宝光过去,黑地分散,鬼头躲起,阴火也熄灭。

光幕上妖尸谷晨在塔下连排脚,似乎也有了感应。

笑和尚道:“是时候了,我试试闻他送给我们的七星扫历帚.看看能不能克制这些鬼头!”

他取出那支六色革和成的小扫帚,念动真言,据吹一口其气,往外一挥,五彩毫光进现。

齐金蝉谁笑不已:“果然神妙。”

再看光幕中,那些鬼头飞出窗口,似慾向妖尸谷展反谋,吓得扶尸世闻连连,换个捺开皮装收鬼。

齐金蝉喝道:“快把扫把飞出去,连那妖尸一齐扫掉。”

笑和尚立刻又向空中的大扫帚喷出一口真气,那扫度帚竟变小钻出囵孔,向妖尸扫去。

妖尸早已亡魂丧胆,厉啸一声,飞天而遭,眨眼就没了影子。

笑和尚念动真言十把扫度帚收了回来,落在手上仍是三寸长像玩具般的小扫把,又收了潜光环。

齐金蝉收了弥尘幡,与笑和尚双双站起来,吐出一口气,觉得危机已经过去。

齐金蝉杀气未消,对笑和尚道:

“咱们找老和尚算帐去。”

笑和尚一头露水:“哪个老和尚?”

齐金蝉道:“这青山寺的主持呀!”

笑和尚脱眼道:“人富又没得罪作,算什么帐外

齐金蝉倒有理:“我要问问他,干嘛让妖邪住在寺中害人!”

笑和尚忙道:“凡间和尚您知他是陕邪,你这样去冲入家,不太好吧”

齐金蝉淡然道:

“还没见过,你怎么知道他是几间和尚?说不定是天上高僧呢!”

笑和尚想想也对,道:“好吧,金祥兄,我是佛门子弟,对和尚一向敬重,你可别玩得过火。”

齐金蝉憋声道:“知道了,是好人我去玩更吗真是!”

二人匆匆下了白塔,烧见两名女尼出现在丛林中,向白塔匆匆走来。

齐金蟀一愕,心想和尚寺里怎么会有尼姑?

两名尼姑已经走近,竟都美艳凡。

走在前面年纪略大的尼姑且合十施礼道:“,’施主,刚才贫尼听到似有异声,是否小施主在这里值要什

齐金蝉轮她几眼道:“佛门禁地,我怎么会玩,我也正要问你,你是青山寺的尼姑户

那女尼道:“贫尼净一,正是青山寺的主持。”

齐金蝉皱了皱眉,回头对笑和尚道:“和尚庙竟由尼!”主持,你也是佛门子弟,会不会觉得奇怪外

笑和尚也觉得不寻常道:“是有点奇怪!”

净一女尼微微一笑道:“青山寺本是尼姑道场,历代主持皆是尼姑,主持已历十代,所以不算庵而林寺,其中目有一番典故。”

齐金蝉可不想听典故,忙道:“好了,我不想听故事,我只想请问大师一件事。”

挣一道:“施主清说。”

齐金蝉道:“刚才此地热闹得很,只不过是扶部作祟,你知不知道?”

净—一愣道:“竟有这种事?阿弥陀佛。”

齐金蝉斥道:“这长邪不是寺里的,而是你收容的香客;你会不清楚!”

净一更加惊疑这;青山寺的确常有各方人士寄宿。”

说到这里.回头道:“元明,作取任知客,这二天来了多少挂单的客人!”

年轻的女尼忙道:“师姐,只来了一位读书人。”

齐金蝉冷道:“只怕是假读书人,此刻早已鸿飞冥冥,以后收留客人,千万要小心。好了。不跟你们罗唤,我要走了。”

净一慌忙道:“小施主必定是侠义中人,请留步。”

齐金蝉停步转身:“还有什么事?”

净一道:“你既说寺中收容妖邪,贫尼好生害怕,请小侠留下来.陪我们去看看,好歹送怫送上西天。”

齐金蝉回头向笑和尚道:“可以喝?”

笑和尚一愣道:“问我?”

齐金蝉弄笑道:“我当然是问你,因为你乎常意见最多,一会见好人,一会见坏人,这次干脆你决定,让你过过老大的角。”

笑和尚笑不绝口二”是吗?那好,我觉得助人为快乐之本麻厂,

齐金蝉这才对净一道:二位师父带路出,咱先看看那位读书人房间。”

净一与元明二女尼便在前领历;

走到二进殿旁的一排禅房,元明道:“那位读书人就住。在那第二间。”

齐金蝉立刻冲过去。推开房门二者,当拉已无人影。

屋里的弹床上,只放了几本书。

笑和尚与净一自然也跟了进来。

齐金蝉道:“人已经溜了。这两本书不过是孟子、论语,做幌子骗人的。”一

净一连忙合十道:“小侠请做做好事。万方施娜再来怎么办,贫尼等都是出家人.手无缚鸡之力,希望二位留居三五日,确定那厮不来,贫尼才能安心!”

齐金蝉肩头一耸:“我是无所谓啦,你们问问这位和尚,只要他答应,我们就住个十天八天也没有关系。”

净一向笑和岗合十道:“师兄肯答应呜!”

笑和尚忙回礼道:“师太不必客气,我们多位几天无妨,只不过食指可要你们负责。”

净一笑道:“斋饭自该好好供应,那就请二位住在隔壁一间好了。贫尼先退去为二位送东西来。”

两名尼姑一走,齐金烊嘿嘿笑道:“具和尚,这次是你要留下来的,出了事跟我没关系。”

笑和尚憋声道:“做好事积善功嘛,金蝉兄,清日下留情。”

齐全*道:“口了国情可以,以后有什么事你不要穷咕咕.只要准备法宝,小心干就行了,我最讨厌人家念个没完。”

“是,知道了。”

齐金蝉贼眼乱闻:“其实在这里多玩两天也好、景色如此的难,又有国亮的尼姑田作,你要不要明天带两个出去玩玩℃一。

关和消忙念阿弥帕伪道:“围过罪过,资不喜欢和女人玩,出家人心修伟哪!”

,只见知客带无田指控两名小记拉。把被深枕头菜水全部送来了。

齐金蝉一见准备得如此周到,心情爽快不少,但仍然道:“师太.你的心意我们很扬动,不过,其实我们不需要这些东西。”

元明一怔道:悦此他夜间报凉,小使怎能不盖被子?”

笑和尚笑道:“我们晚上都不睡觉的。”

无明更迭间了。“不睡觉,干什么!”

齐全样道:“打坐参禅你一坐就到天亮。”

元明笑道:“二位原来是高人,贫尼实在饮佩.不过留着吧,万一凉了。也可以用到。主持说等下斋饭特地担制几样好莱,为施主送来。”

笑和尚道:-“多或多你师太清去忙阳!”

元明与小尼姑一走。

齐金蝉呵呵笑道:真是会拍马屁,利数这么周到,我们的确该多住几天。”

笑和尚笑道:“有吃有住,当然要多住几天碰齐大侠,现在要于什么?”

齐金羚道:“白天里个党,假如那扶尸不死心再回来找麻烦,我想也一定在夜半干时。”

笑和尚谊:“你要睡觉,我就出去回避。不过拉希望你最好布置一点法术,先保护自己。”。

齐金蝉摆摆手道:“何必大做,我设下禁制法术,万一伤到了寺里的小尼姑怎么办?放心,我否允性商得利”

笑和尚道:“那我出去啦,在四月达一选眈回来。”

“没关系,你去玩吧?”

齐金蝉说完就躺在禅床上,觉环往由软呼呼,非常资联,不久便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天已暮色。起一看笑和尚竟还没有回来。

出房一看,正好看到元明带着两名小记始带芳自金进来,把菜饭布满桌上。虽是素食,却料理得甚为妇致。

齐金蝉问道:“看到扭我一起的小和尚没有什

元明道:“没有,难道他出去了还没回来什

齐金蝉皱眉道:“奇怪,按理说,他不公路远的。”

元明道:“少使请用呢,贫尼先派人到四周去找一找,找不到,少使用完餐再出去找不迟。”

齐金蝉肚子的确也有点饿了,便坐下吃饭,匆匆吃了几口,边想起不对劲。又跑出去,驾起这光,四周飞行一自,仍找不到小和尚的人影。

他只好回到青山寺,却见元明匆匆出来道:“少侠,我们找到那位小师父,正在主持洋房中,特来给你去聊聊。”

齐金蝉毛了心退:“这具和尚真会四,我非要教训他不可!”

无明轻笑道:“少使快去吧,他已筹得心急呢?”

齐金扶跟着元明,穿过二重股,来到净一主持的静舍,进门一看,竟一个人也没有。

他四下囚限,却见元明已接着一排单架,轰隆一声,劈柴移开。无明转首道:“小快房快进来。”

齐金蝉抽担嘴角道:“这里原来还有机关。”

元田边走边道:“荒山孤寺,总要防备一二,小使你说对不对!”

齐金蟀想想也有道理,随着过去。

但他心里已有戒备,手里已紧里握着弥尘队

过了劈柴,后面已轰隆一声葡闭关上。

转过民道,见一间石室火明亮,他一眼就看到笑和尚竟被吊在半空中,净一主持正盘坐在石床上,旁边站着的正是妖尸谷层。

这情况使得齐金蝉甚为惊诧,立刻展起孩上畅,一幢祥云霞光保护住全身。

笑和尚苦睑一张道:“金蟀兄,他们诡计多端,你要小’。”

齐金蝉顾忌着笑和尚,自是不铭先出手,打声哈哈,笑道:原来尼姑你觉与妖邪是一伙的,是不是想跟我拚一拚!”

净一吃吃笑道:“小子,你够份量技吗不说你同伴已被我们抓住,就是你自己也泥菩萨过江}名身难保。”

齐金蝉岂会相她.早打好主意,环作进:“三人女人,你像没把我放在眼里.好,等我艰师弟文件几句话,或让你好看。”

转对笑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受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新蜀山剑侠传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