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一章 跳崖求师

作者:李凉

江湖千万种,这无异也是较特殊的一种。

人人都说他是个“白痴”,但人人都知晓这个“白痴”不但不痴也不傻,却是个绝顶聪明的人。

这未免有点矛盾吧?

其实一点也不矛盾,只要见过他的人,听过他的事,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因为他实在太过于聪明,具有过目不忘,一点十通之能,甚至无师也能自通。

凡是被他看过的武功招式,他都能照单全收,学得有声有色,甚至青出于蓝。因而常常引起武林侧目,非得给他个“白痴”外号不可,大大的将他贬损一番。

最重要的是--。他的名字真的就叫“白痴”--小白痴,白小痴。

难怪众人会如此叫他了。如此顺口的名字,不叫,那才有毛病。

至于他为何会搞上这个既不讨好,又不雅观的名字?倒也叫人百思不解,煞费猜疑。

若想听他解释,还得花上三天三夜时间,听完滔滔不绝的历史典故,才能稍稍搞懂这是怎么回事。

最让江湖各派头痛的是--他无所不偷、无所不抢、无所不骗,凡是他看上的武功秘岌、灵丹妙葯,他都会不择手段的弄到手。几年努力下来,天下的灵丹妙葯,恐怕已有数百种已被他给吞了。

有这么一个人混在江湖,不知江湖将变成何种局面?……难怪弄得江湖人人要躲他、要捉他、要杀他……

然而有件事却让人想不透:他吃遍天下灵葯,练尽天下武学,功夫却一团糟……至于为何会如此,恐怕连他自己都搞不清。

江湖年年有怪事,今年却特别多。

耸拔如剑的不知名高峰,罩着蒙蒙云雾,透着一股幽静而神秘的气息,苍翠古松矗立峰崖峭壁之中,乘风迎雾,高超俊逸,若似古老神仙遨游太虚一般自得。

山峰全是峭壁连连,野藤、荆棘挂满屋面,若非绝顶轻功,攀登实属不易。但仔细瞧瞧,靠近峰顶处,却有两尊如猿猱揉般之人形在揪藤、攀石的慢慢往上爬。

看他们的动作,全然像极攀爬巨树的小孩,不时演出险象环生之际遇,哪是什么武林高手?

他俩既非高手,为何冒险攀登此山?

--莫非想死了,还是没事找事干?还是想寻求神仙居,以修练成仙?

若有人知晓这两位就是武林人人头痛的“聪明白痴”白小痴和“憨头西瓜”吕四卦,这件事也就不足为奇了。

好不容易,白小痴那双巧手终于抓上最高一块崖石,狠力的将身形拖上峰顶,趴在地上,嘘了一口气,精灵剔透的大眼珠儿溜丢的转着,少年应有的灵性,全在那对眼睛透了出来。

他满意的笑了笑,自得的说:“终于如愿以偿了!”

眼珠儿溜了一阵,似乎没找到心中所要找的,有点失望的坐起,整理一下淡青粗布业已磨破不少地方和沾上污泥的衣衫,也抚去了脸上和着汗渍的泥迹,露出嫩白肌肤。深深的眉眼,挺挺的鼻,五官分明的轮廓,配上似笑非笑的嘴chún,透现出他自身应有的格调。说不上俊俏,却能深深吸引人家,让人乍见之下,必能留下深刻印象。

尤其那对眼睛,不知透露了多少智能与精明,明显附在他这似大非大,似小非小,似少年又像成年人的脸容上,说不出的那股韵味,就似会说话般,甚为扣人心弦。

喘不了几口气,崖边也伸出一颗嘟嘟圆的西瓜头,本是光头的秃顶已长出三分头发,倒像是片西瓜皮盖在上面做的。他原名吕四卦,由于“四”和“西”类似,“卦”和“瓜”谐音,脸相又长得似西瓜,故有“大西瓜”别称。

憨憨的脸,瞪起眼睛却也有点精明,目光落向休息的小痴,翻起了白眼,木讷的嘴chún已叫出话来:

“小痴儿你不够意思,先爬上来,也不拉我一把,害我爬得那么痛苦!”

小痴回首瞧向他,怪异的脸容一变,装得可谓如假包换的“白痴脸”。楞傻傻的,一扫先前精明之态。

这也是他愚弄别人,伪装自己的法宝之一。

他似有所悟的走向吕四卦:“哦!我忘了,你再下去,我再慢慢把你拉上来!”

吕四卦见他如此表情,就像见了鬼般,赶忙急叫:“不必了!不必了!要是被你拉上来,我看连骨头都要一块块凑着才能活了!”

他赶忙爬上崖顶,也解下了和小痴身上连着的指大粗绳,眼睛余光往崖下瞄去,暗呼“好险”。要是“下去了”,那还得了?

小痴已恢复精明状,哧哧笑着:“何必呢?迟早我们都要‘下去’的,早一点,晚一会儿,也差不到那儿去嘛!”

均匀的身材,让人看起来十分顺眼,他已做作的逼向吕四卦。似有准备将他推下崖之势,笑声更是谐谑。

吕四卦竟也由衷害怕的往后退,急忙摇着手:“小痴儿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一次嘛,呆会儿再下去好不好?”

小痴道:“我是为你好也!先下去,说不定可以先得到好处。”

吕四卦干干笑着,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一个小西瓜,他道:“小痴儿,我不贪心,我是你忠实的朋友,永远不会和你争好处的。”

小痴无奈道:“你大我几岁,我一向把你当大哥看待,可是你就是一直让着我,真让人感动……”

吕四卦干笑着:“其实……天下又有谁能争得过你?我有先见之明,所以紧紧跟着你,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

小痴已陶醉得笑起来:“说的也是!看来,不久我们就会发了!呵呵……”

吕四卦也跟着笑起:“是嘛!看看四周,全都是云雾,你猜的没错,仙人喜欢住这种地方,只要找到他……”

两人四目再溜向四周浩渺云层,已呵呵大笑,做出了腾云驾雾的动作,大大享受一番神仙瘾。

过足了瘾,两人方静下来,吕四卦拖着那副魁梧身材已懒坐于地,倦容已露,他问:“小痴儿,这里真的有那所谓的神秘武功高强的人吗?”

小痴信心十足,道:

“当然,江湖传言都是如此,高人都隐居在深山中,我们这座是最深的一座,隐居的一定是武功最高的一位,我已经感觉到他就是我的师父了!”

吕四卦倦态的笑着:“可是……我却还没看到他……你未来的师父……”

小痴往山峰另一头崖下瞄去,表情更为捉狎而带点神秘兮兮,道:

“快了!很多神秘说书人都说从万丈悬崖掉下去,一定会有奇遇,将来武功就突然变很高强而天下无敌了!”

吕四卦苦笑道:“那只是说书……你把它当真了?……”

“不是空穴不来风!何况这种事宁可信其有!”小痴得意道:“机会是千载难逢的啊!”

吕四卦道:“可是……我们至少跳过十座悬崖,只差没有摔死,哪来的武林高人?……”

小痴闻言,笑容己僵,干干一笑,道:“也许……也许那些山太俗了、也许……那高人在试试我们的诚心……呵呵……机会是千载难逢的嘛!”

吕四卦陪着苦笑,道:“要是这座悬崖再没效果,将来你要往哪里跳?”

小痴干笑道:“事情不会严重到这种地步,别泄气,神仙早就在崖下等我们了!走吧!别老是愁眉苦脸的!你看过西瓜的表皮有绉绉的吗?”

拉起比他还高半个头的吕四卦,两人已往山崖另一端走去,只走几丈,已到崖边。

小痴往下瞧,除了雾气,深不见底,他又拿起石块往下拋,久久都没回音,遂满意道:“吕四卦,这次成了!”

吕四卦有点惧意:“好象很深的样子……”

小痴得意道:“本来就很深嘛!你没听到连石头的回音都传不上来?”

吕四卦问:“为什么没回音?”

小痴自得道:“这个嘛……最少需要三个月,回音才会传回!”

吕四卦白他一眼:“你吹牛!要是如此,我看你还没掉入崖底,在半途中就得饿死了!”

小痴干干一笑:“吹牛吹到牛角尖了!还好你‘及时发现’,解了我一场灾难,不过你放心!我们肚子里最少装了七八样补葯,余个十天半月是不碍事的!”

吕四卦犹豫一阵,道:“你当真还是要跳?”

小痴瞪眼叫道:“废话,来都来了,不跳,怎么对得起崖下的师父?”

吕四卦道:“可是……我连师父的影子都没瞧见……”

小痴道:“唉呀!你也真是,要是能让你瞧见的师父,武功一定很差,我也不想要,别再婆婆妈妈,准备‘拜师’吧!”

小痴儿煞有其事的将绳索另一头缠于屋顶凸石处,以便跳下崖底,找不到“师父”还可以爬上来。

吕四卦也跟着绑妥绳索,不过他可没像小痴笑颜满面,一副脸容可苦出汁来。

看来普天之下,除了白小痴会来这么一招“跳崖拜师”以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人了。

而吕四卦呢?

--光看他绳索比小痴粗上一倍,也该知道他心中有多少惧意。

两人绑妥绳索,已走向崖边,像跳水般做起预备动作,准备跳崖。

比了几次,眼眸触及如幽冥鬼域的万丈悬崖,心头仍有点毛毛的。

小痴看看吕四卦,干笑道:“老实说,我还真有点毛心毛手的!”

吕四卦闻言已欣喜:“那你可以不跳啊!”

小痴白眼道:“你想的美,名师最难求,我誓死达成任务,我之所以说给你听,就是要你把我打昏,让我轻轻松松的去见我师父!”

吕四卦但觉啼笑皆非:“像你这种只要师父不要命的人,到也少见!”

小痴无奈道:“我也是被逼的,自从我发现我的名字叫‘白痴’以后,我就决心把它发扬光大了,这是我的苦衷!”

吕四卦道:“我们顺着绳索慢慢下去不就得了?”

小痴道:“你别以为绳索真有万丈长?绑着,只是安慰一下蹦跳跳的心灵,免得见了师父以后失了态,废话少说,敲吧!”

小痴伸长头颅,准备让吕四卦敲昏。吕四卦则迟迟不敢下手。

小痴白他一眼,叫道:“真没用,连敲我的胆子都没有!将来怎会有出息!”

吕四卦不甚服气,道:“你有胆子,为什么不张着眼睛跳?”

小痴为之结舌,恼羞成怒般的叫着:“你懂什么?你可知道张着眼睛比闭着还来得安全?我若昏昏沉沉的跳下,想避开尖石、利枝都没办法,连这都分不清楚?还说我没胆子?”

耸耸肩头,一副趾高气扬模样,他又道:“这种事,也干了不少回,谁怕过谁来?我先跳,你垫后!”再瞪吕四卦一眼,责言道:“胆小鬼!”

死要面子的他,果真双足一蹬,弹射而起,浑然不顾生死的往万丈深崖落去,只是潇洒的姿势还未陷入雾区,已撞得哇哇痛叫,再也潇洒不起来,一路叫救命的往下掉,眨眼已没入深渊之中。

吕四卦听得混身发毛,这可真的是玩命举动。他已情不自禁的抖起身躯,连眼珠也阖上了,只听小痴尖叫声急促传来,而渐渐消失深渊浓雾中。

捆身绳索亦如通灵狡蛇,电也似的往崖下窜去,嗖嗖声音似要揪紧肝肠般,让人血气为之起伏。

就在绷紧一剎那,崖石耐不住冲力也已被扯碎疾往崖下掉,如此一来,也把吕四卦一同往深渊给扯了下去。

吕四卦还来不及想通这是怎么回事,已然尖狂惊叫,情况和小痴一样,如摔死狗般的往崖底掉,仍然无法逃过此劫。

声音已渐渐随云层雾气消散,一切似乎又已恢复宁静而无迹可寻。

深崖下,真的有神仙异人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