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一章 冤家路窄

作者:李凉

第二天,天方亮,府中已传言有此一招厉害的“达摩窜月”招式将在慕容府出现。

这是小痴所传,他想老的已被逮,这些喽啰又算什么?存心好好表现一番,以显出自己武功了得。

很快已近午时。

小痴和吕四卦已大摇大摆来到“邀月居”。

慕容残雪换上一套紫青劲装,更显英气蓬勃,看样子亦是有备而来。

他已在楼阁准备好酒菜,亲自招待小痴和吕四卦。

方形竹建楼阁,四面通风,在炎夏里,仍充满凉意,最是饮酒住居。慕容残雪对自己品味一向甚有信心。

小痴和吕四卦已迎面走入楼阁,似笑非笑的说:“老兄,想出破解之法了没有?”

“还没……这招太过玄奥了……两位请坐,咱们先畅饮几杯如何?”慕容残雪道:“待会儿家父将亲自来此向你讨教几招,想必会有结果才是。”

小痴含有捉狎意味:“老爷能来吗?”

吕四卦嘲惹说道:“听说他昨晚睡得很甜?”

慕容残雪道:“也许吧?不过昨夜在下已将此招告知家父,他老人家已答应前来,该不会有所差错才是,坐,咱们坐着聊。”

两人也着实不客气,各坐一角,揽酒就喝。

小痴嘲逗道:“令尊有没有爬树的习惯?”

这问题实太过于突兀,慕容残雪那知其中奥妙,憨楞的干笑,不知如何回答才好:“这……这……”

小痴见他如此模样,笑得更是可以,道:“听说爬树可以延年益寿,是现在最流行的运动,我想令尊如此健康,想必与此运动有关吧?”

慕容残雪暗笑道:“大概吧……”

吕四卦道:“老兄你若想学,我可以帮忙,很容易的!”

“这……”一向木讷的慕容残雪,此时更为之结舌,半晌说不出说来。

爬树还可延年益寿?卓绝轻功的人,爬树还要人教?

小痴道:“别急!爬树姿势有很多种,所以人的寿命也有长短,尤其是背向着树的,生命最长。”

“背向着树?”

这怎么爬了慕容残雪愕楞着,他当然想不通背靠着树要如何爬了。

小痴笑的更邪:“不急,不急,问问你爹就知道了,若想更进一层楼,我再教你。”

好奇心使然,慕容残雪亦有意尝试,满口答应,道谢。

用箸挟菜,太过麻烦,小痴已抓起一片烤烧粉鸭,咀嚼有声,转为正题:“其实我那招也不尽是难以化解,你可知我为何光找慕容世家,而不去找别人切磋?”

慕容残雪当然不知:“为什么?”

小痴已道:“理由很简单,听我师父‘无无老和尚’说,只有你们慕容府的‘玄天神功’可以化开此招威力。所以才来此印证一番。”

“有这种事?”慕容残雪茫然不解。

小痴道:“这当然,否则我何必费那么大的劲来找你?”

慕容残雪想了想,反而转为高兴,终究自家武功仍能克制此招。

他笑道:“待会儿家父来时,想必就有了结果。一

一说及慕容红亭,小痴就泄气,道:“你就不会先解解看吗?”

慕容残雪苦笑道:“不瞒你说,从昨晚到现在,我一直在解此招,可惜仍是力不从心。”

小痴道:“我可以指点你如何解,来,试试看,你先将运功劲道路线告诉我,我再引你劲道破此招。”

说着就想拉他步出楼阁。

“这……:这……”慕容残雪面有难色。

“怕什么?只是运功劲道,又不是心法,说了,别人也练不成你家神功,走!好好表现给你爹看!”

两人拖拉着,慕容残雪不知如何拒绝,已被拉出楼阁。

“小兄弟你不能再等一会儿么?”

“唉啊!练功如救火,怎能等?何况你爹爬树爬上了瘾,何时才会来此,怎能肯定。走啦!先练再说。”

三人前前后后,踩着十数阶竹制楼梯,那股韵律的弹晃,直如乘风驾舟,又柔又舒适。

小痴眼见诡计就将得逞,笑得合不了口,跨楼梯都用双足如兔儿般蹦跳:“爽啊!爽啊!此招一解,还有何好担心的?”

“小兄弟……一定要现在吗?”

“当然!时间过久,招式会冷的,结了冰,要解就难喽!”小痴意气风发的叫着。

突地,小径道已奔来一位青衣女孩。

“哥!你那招‘达摩窜月’是谁教的?”

这不是为纷争“水晶蟾蜍”的凶女孩,是谁?

小痴两眼似打了结,真叫:“妈呀,怎么又是她?这下真的要解就难喽!”

放掉慕容残雪,和吕四卦甩头就跑。慕容玉人乍见小痴,亦是楞着了,但又见两人逃跑,更能确定就是白小痴,登时追上,叱叫道:“大白痴,你竟敢跑到我家来?看你往那里跑?”

慕容残雪已楞在当场,不明就里,是怎么回事。

小痴转回楼阁,已无退路,直叫苦也,又想折回楼梯口,岂知慕容玉人已凌空飞掠而至。不得已,苦笑道:“看来只得用‘一炮冲天’了!”

抓起吕四卦已猛力蹬足,咻然一响,已飞身而起,冲向天空,动作甚为干净俐落。

慕容玉人见他已逃开楼阁,登时转向慕容残雪,叫道:“哥你在干嘛?你不知道我在捉他?活楞在此,活似个木头人!”

“他……他们……”

“他们是坏蛋,偷走了我的水晶蟾蜍!”

“他们……他们不是少林弟子?”

“是才怪?那小的就是骗尽天下的“聪明白痴’,那大棵呆就是‘无毛吕四卦’!那来的少林弟子!”

话声中,小痴和吕四卦已因不懂轻身术而摔落远方竹林。两人呃呃痛叫不已。

吕四卦抱怨道:“小痴你什么意思了要耍‘一炮冲天’也不经过我同意?”

小痴叫道:“情急之下,我那来得及通知你?”

吕四卦叫道:“事情那有严重到这种地步?”

两人跌得够疼,已吵了起来。

小痴瞪眼道:“我要是不抓你,你早就在楼阁上被恰查某逮着了。”

吕四卦叫道:“被她逮着也没有现在严重!呃……好痛……”他按着腰背,直叫痛,又骂道:“最可恶的是,你为什么要下来时,把我垫在下面?”

小痴想笑,又憋住,叫道:“是你自己太重,先掉下来,那是正常!”

吕四卦不服气,已按向小痴:“你胡说!分明你是在利用我的肉体!”

“就算是,那也怪不了我,我是秉着物尽其用的原则……”

“可恶!”

“放手啊-”

两人竟然忘了身在险境,开始扭打。

慕容玉人见状,登时有了笑意,叫道:“哥!还不快帮忙捉住他!”

慕容残雪稍犹豫,仍随她掠下楼阁追向两人。慕容玉人怎可让可恶家伙走脱,轻功尽展,猛掠即近。

小痴突觉来人逼近,急叫道:“吕四卦快逃!他们来了啊--”推开吕四卦拔腿即逃。

吕四卦叫道:“反正她找的是你,和我不相干!不过,你我的帐仍得算!”抢前又揪住小痴肩衫不放。

“你什么意思?”小痴叫道:“要是我被逮去,你也有份,别忘了她爹是被你绑在树上的!”

吕四卦霎有所悟,放掉小痴:“下次再筋你算!”

两人不再扭打,急忙往竹林深处钻。

慕容玉人见两人又逃,然仍差十余丈恐追人不易,情急中立时大喝:“来人啊-有刺客-”

音冲云霄,震惊全府。

四面八方霎时迥响,急促脚步声节节逼近,宛若山洪暴发般涌向竹林方向。大群人已围捕过去。

小痴、吕四卦暗自叫苦,这次不死也得脱层皮。方掠过竹林外墙,突见人影幢幢,刀剑如海,又被逼了回来。

这一耽搁,慕容玉人和残雪已追至。

慕容玉人放缓脚步,得意道:“看你这次往那里逃?”

小痴此时就如一群鲨鱼中的猎物,想逃,还得一番挣扎。

经验告诉他-先下手为强,一个大喝,身形暴飞而起,已旋转如轮的冲向慕容玉人,心想先拿下她,一样能脱身。

慕容玉人冷邪一笑,摆出架势,准备硬碰硬,喝道:“我不逃,我要尝尝你这招“达摩窜月’是啥滋味!”

慕容残雪见状,焦急喝道:“妹妹快躲,硬接不得!”

不说还好,说了倒使慕容玉人赌起气来,叫声:“我偏不信”,已然出招迎向小痴,一把短剑要得光芒四灿,啸风刮得让人遍体生寒。

慕容残雪对此招印象已根深蒂固,深怕玉人有所损伤,抽起长剑,亦然斜窜而上,希望能合二人之力,接下此招。

三人身形飞掠,在空中聚成一点,就快撞成一堆。

小痴眼见两人硬是被吓不着,硬逼而来,自己招式砍竹子还可以,若用来对敌,莫说功力不能,那能去迎击那三尺利刃?

势成骑虎,他又手无寸铁,如何能招架两把利刃疾贯而至?

情急下,他竟然“我呸”的一声似有口水已吐向慕容玉人,心想成与不成,全看此着了。

果然,呸声方出,慕容玉人登时惊骇尖叫,她乃洁净之人,岂知对方闹骯脏,一个恶心,顾不得再伤人,疾往左边闪了过去。

小痴此时已痴痴笑起:“女人就是女人,禁不住呸的!”嘴巴张了张,又想呸它几口才甘心。

风凉话虽说个不停,他可没忘记还有慕容残雪,当下避过正锋,已和他对上。

慕容残雪似觉得以长剑对付手无寸铁,且又比自己小许多之人,有点过份,已然撤去长剑威力,改以左掌迎敌。

双方各对一掌,破的一响,出乎慕容残雪预料之外,小痴竟然不堪一击?

连跌带撞,小痴又滚退数步,撞得天昏地暗,不知身在何方。

吕四卦见状,霎时快步奔来,抓起其右手,就想逃窜。

然而府中高手已快速欺身而上,刀剑齐往两人指去,何来退路了数路人马围扑过来,已将两人困住。

冰冷冷刀锋架在脖子上,小痴也醒了不少,暗自苦笑不已:“似乎这种事,三两天就得来一次……”

吕四卦叹道:“不是三两天,而是天天!”

“谁说的!”小痴截口道:“昨天我们不是这个样子的!”

吕四卦叹道:“昨天是今天的延绩,而且我真后悔昨天做了那件事,现在才不能脱身。筋着你,不知何时才能翻身?”

小痴干笑道:“就快了!”

此时慕容玉人已怒气填膺的走过来,怒道:“大白痴你下流、无耻、骯脏、龌龊,竟敢用口水吐人家,你有家教没有?”

小痴自得笑着:“对付你,用‘呸’就可以,我何必多费劲呢?”

其实当时情急万分,为了自救,权冲之下,他也管不那么多,虽有点鄙俗,但也不失机智。

“你……”

小痴又截口奚落道:“听清楚点,我是说用“呸’就可以,不必费那么大的劲吐口水!神经病“呵呵……”

“你……”慕容玉人听道:“你明明有吐口水!”

“在那里啊?”小痴悠哉道:“你有这个资格吗?能让我看上而吐他口水的人,天下找不到几个呢!”

慕容玉人嫩脸已红,登时回想方才情景,再看看衣衫,那有水渍?分明是上了当,小痴根本只是虚张声势,不楚老羞成怒:“用呸的也不行。”

小痴无奈道:“那我也没办法了,你看着办吧?”负手而立,落落大力,哪像是个囚犯。

慕容玉人短剑一挥,直指小痴咽喉,捉弄冷笑道:“我要把你的血放光,再将你皮骨烤成肉干,磨成粉末配葯。”

小痴和吕四卦相视一眼,突然笑出口:“好狠啊!”

慕容玉人冷叱道:“你们别不信,我说得到做得到。”

刀锋已抖,准备给予小痴一点教训。

慕容残雪急忙阻止:“二妹不可如此!”

“哥!他偷了我的水晶蟾蜍,我非要回不可!”

小痴幸灾乐祸道:“少吹了,明明是它自己钻进我嘴巴,说的那么严重了若真还有,我倒想送给你,让你拉上三天,还当它什么宝贝?”

“你才胡说!若不是你,蟾蜍怎会作怪呢?”慕容玉人气不过,短剑已划破小痴咽喉肌肤。

那血,竟也似淡红得快要透明。

慕容残雪急道:“二妹不得鲁莽,爹要见他,你伤了他,小心爹的责罪。”为怕事情生变已揽劫过来。

天不怕地不怕的慕容玉人,就只怕她爹一人,乍闻之下,已收歛不少,短剑已收回,吨嘴道:“可是他真的是很可恶,他是江湖中最大的无赖,最大的骗子!他一定是来骗我们家的武功的。”

小痴呵呵笑道:“别说的那么难听,是‘切磋’,那来的骗?”

慕容残雪若有所失,本以为找到了可畅谈的知己,谁知小痴竟会是别有用心?实是慾说无言。

慕容玉人愕然道:“哥,你都把武功教给他了?这还得了,慕容家武学若被他学去,恐将毁在他手中!”

慕容残雪道:“没有……还有神功心法没教……”

慕容玉人暗道好险,稍稍嘘气,然瞧及小痴得意状,突又上火,咬牙切齿道:“大白痴,我要废了你!”

小痴道:“废了我也没用,我照样能传出去;老实说,天下也不只你们慕容一家的武功在我手中,我用‘切磋”方法换来,算是对你们客气了,有的人送了武功,还叫我大爷呢!”

“你……”慕容玉人气得混身发抖。实想一剑捅死他,然而卡在父亲身上,手中利剑老是捅不下去。

慕容残雪叹息道:“二妺,一切等爹来再说吧!”

说到他爹,小痴和吕四卦已忍不住呵呵笑起,全然不把安危放在心上。

慕容玉人见小痴如此姦黠笑意,已起疑,遂问:“爹出门了?”

“没有,他还答应我,要过来“邀月阁’一趟。”慕容残雪想及此,不禁也疑惑往回张望:“奇怪,爹明明说是午时要来,可是现已过了两刻钟……何况又发生此事……”

慕容玉人霎有所觉,逼向小痴:“你见过我爹了?”

小痴道:“见过呢……又好象没见过,有点清楚又不甚清楚,不知你爹有几位?”

“他人在那里?”慕容玉人怨斥:“我爹就是我爹!”

小痴装傻道:“你说的是那一位?”

“你……”慕容玉人举掌已掴向小痴。

小痴急忙叫道:“我天天砍柴、送饭,见的人太多了,你要我如何去分辨?你爹的脸上又没写着“你爹’两字?”

慕容玉人嗔喝可恶,一巴掌打去,小痴唉呃闷叫,不敢多言,慕容玉人睁目瞪眼,突转向护卫:“把他捆起来,押到“怡心园’!”

护卫立时照办,裹绑两人已带往慕容红亭住处。

小痴、吕四卦暗自叫苦,事情再也难以隐瞒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