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四章 半路认爹

作者:李凉

香月楼,杭州有名销金窟,楼高三层,红瓦白墙,雕梁画栋,工筑华丽,和帝王宫殿相差无几。

红门檐下,两盏八角画有春色美人之蜡皮灯笼还发亮着,那美人图就像会发出光似的,让人春心大动。

街道行人已热络,但此门仍紧闭着,姑娘们还有得睡呢!

小痴和吕四卦远远走近,见着门顶红匾“香月楼”三字,竟也怯步,犹豫。

小痴道:“虽然我嘴巴硬,但是……总是……可是……唉呀反正是太那个了。”

吕四卦道:“我们都是“在室’的,要去破功吗?”

小痴道:“听说破功还有红包……”

吕四卦突然喜悦道:“这好耶,破一次一个红包,里面少说也有百来位,那我们不就发了?”

“破你的头!”小痴狠狠地敲他一记脑袋,笑道:“第一次才是破功,第二次就是猪公了,当了猪公,红包再大也是空的!”

吕四卦干笑道:“原来这还是有分别的?“破功’和‘猪公”只是先后之差,就差那么多?”

小痴道:“所以你要好好珍惜,千万要忍住,不能乱来,那天赚它一个大红包!这才划算。”

两人笑着,已走往大门,看着灯笼春色美人图,两人不禁怦然心动,脸颊红了起来。

这图,虽不见妙处,卸昼得甚是撩人。还好是名家手笔,显得高雅许多,颇见艺术,否则必婬猥不堪。

“什么嘛!这简直是在毒杀我幼小的心灵!”小痴甚为“光火”的把灯笼给压扁,已笑道:“不过它挂在妓院门口,倒是最佳招牌,满有吸引力的。”

吕四卦道:“你被迷上了没有?”

小痴瞪眼道:“你再胡扯,小心我把它挂在你头上,看你以后如何向你老婆交代?”

吕四卦干笑不已:“反正有两个,咱们一人一个也差不了多少……绝世珍品,独一无二!”

“那你留着!”小痴抓过灯笼,就想塞往吕四卦。

吕四卦急忙推拒:“不不不!别当真,说着玩的!”

小痴瞪他一眼,也笑了起来,随即敲门:“喂喂喂!开门吶!春风少年大驾光临,生意上门了。”

砰音如鼓,传的甚远。

屋内立时传出尖锐老妇人声音:“来啦!要死了,大清早的就慾不住?吵得老娘不好睡……”

门一开,一身芹红衣裳的老鸨子已探出头来,本已绉如钨皮的脸容,仍明显在颊面留下两块膏葯似的红印,染黑的头发底部仍长出半寸长白发,仍掩不了她的老态。

妓院仍未正式开张,她亦未上妆,此时瞧来更老三分。

突见两个衣衫湿润不整的流浪汉,她已瞅起势力眼:“敲什么门,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了容得你来销金?”

小痴皱眉问道:“你就是妓女?”

吕四卦道:“容貌这么突出和吓人,谁会要?”

“我跺你娘的!”老鸨子怒:“老娘干到现在,谁敢说我老?给我滚开!否则老娘饶不了你……”

突然,“叭”的一响,小痴不客气的掴她一巴掌,若无其事的看着她。对付这种势力眼者,他甚有经验。

老鸨子没想到小痴敢出手,被打得左脸生疼,当场楞住,突又怒道:“你敢打我……”

话未说完,小痴又是一巴掌掴过去,瞋道:“打你?我还想杀你呢!大爷是你能骂的了还不快给我叫人起来?”

一手推开门,直往里边走去。

老鸨子被打醒了心,知道小痴不好惹,嘴脸一变,换得真快,笑脸迎上去,道:“倌爷对不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您多多包涵,倌爷您等等,小的这就去给你找姑娘!”

小痴已瞄向她,捉狎一笑,道:“你倒是吃硬不吃软的嘛!”

老鸨子见小痴笑了,心知有了回转余地,陪着笑脸道:“倌爷您是知道,人难免会走眼,还好您宽宏大量,小的马上替您叫人。”

小痴道:“不必客气,通通给我叫出来!”

“这……”

“怎么?你怕?”小痴瞪着眼,一脸凶像。

吕四卦耍着手臂,似随时都可以把她脖子给捏断。

老鸨子霎时又陪笑:“好好好,两位倌爷别动了肝火,小的这就去叫!”

三人穿过花园,走到装饰得美轮美奂的前厅。

入夜时分,莺莺燕燕,热闹非凡的厅堂,此时卸不见一人,落针可闻,仍留下了浓密脂粉味。

老鸨子四处张望,想看看有无保镳,也好有个倚靠,然而保镳一样不知去向,她只好向二楼高叫:“姑娘啊!准备接客——”

尖锐声音传向楼阁,霎时引起阵阵抱怨。

“要死啦了大清早接什么客?姑娘我不赚!”

“那个短命鬼?也不怕冲了霉气,大清早跑来干这种事?”

一阵叫,二楼楼阁,只出来几位衣衫不整,较敬守职业的女姑娘。

小痴突然腆笑道;“老鸨子你错了,我是要男的!”

“男的?”老鸨子睁大眼睛,愕然的瞪着他,心头所想的是:“该不会是断袖之癖吧?”道:“可是香月楼乃是莺燕逍遥官,全都是漂亮姑娘家,哪有男人侍候倌爷,你别为难小的吧。”

小痴一副捉狎模样,斜睨老鸨子,道:“我们是同性恋,不是来找客人,而是来找老公的。”

老鸨子今天是倒了大楣,大清早就碰上小痴这种人,只能干笑,道:“可是男的……小的不知如何唤出他们……”

“哦,这个很容易!”小痴低头向她耳语几句,已很有自信笑着。

老鸨子疑惑:“有效吗?”

小痴含笑点头;“很有效。”

卸不知小痴耍啥花招?只见老鸨子清清喉咙,然后抬高头硕,怒吼式的叫起:“死鬼!看你往那里逃——”

声音劈雷,霞传整楼。

然而这只是“小雷”。此语一出,大雷已响,突然整座楼房就如同火烧房子,叫声四起,门窗劈哩花啦乱撞。不但神女夺门而出,那些男人仓惶抓起衣衫,还来不及穿,就已四处乱窜,有的甚至已跳窗逃逸。

“糟了,她怎么会来此?”,“被她捉到,那还得了?”……等语言不停传出。

老鸨子终于相信小痴的话了,呆楞的看着昨晚自夸多么行,多么神勇的顾客,如破胆的老鼠乱窜。小痴又憋出女人声,尖叫:“那里逃——”

声音未落,楼外已传出更多人唉叫,摔地声。这一叫,夜宿男人至少逃掉七成以上。

小痴呵呵道:“我现在才明白,为何“河东狮吼”这四个字会名留千古,看来并非全无原因吶!”

然而他俩并未找到东方公子。

小痴也料到这些小阵仗吼不出他,只是他觉得东方跟班该早已抵达才是,怎会不见踪迹?突然想及自己来时,门口大门紧闭着,已知这是怎么回事。必是东方跟班怕自家主人出事,前去讨救兵去了。

他笑着转向大门,果然有所发现。

东方跟班和刑开天,现在才惊慌的夺门而入。

刑开天手中已拿着一把百斤重板斧,与他生意人模样之外貌甚不相配。很容易可猜出那不是他专用武器。

小痴转向老鸨子,黠笑道:“我找的人来了,你没事,可以闪一边去,赏银找他们要。”

老鸨子不敢多说,凭她经验,这准是江湖恩怨,千谢万谢的躲在一旁,她一躲,被惊醒的姑娘和保镳也闪至一边,留下偌大空间。

黄色锦袍的刑开天方踏入大厅,见不着少爷,心头稍安,转向小痴,放下巨斧,冷道:“白小痴你好大的胆子,咱们老帐未算,你却自己送上门来?”

小痴笑道:“帐未算,所以我来算了;不知你们那只水晶蟾蜍生了多少小蟾蜍?还要我帮忙?”

刑开天冷笑:“不必了!你必须为这事付出代价。”

吕四卦戏谑道:“放心,我会再抓几只水晶蟾蜍回来,你要,随时都有现货供应。”

刑开天瞇瞇细眼睁的雪亮,冷道:“东海龙王殿的帐恐怕你们付不出,还不起!”

小痴摆摆手道:“少臭美!老实告诉你,我还想宰了东方龙,宰他儿子,那只是一个开始。”

刑开天脸色微变,近两年以来,白小痴所作所为,当真震惊武林,尤其他过目不忘的本领,更使武林人士,人人自危,如今主意打到龙王殿,真不知结局又将如何?自己带了这把大板斧就是想以此压制小痴,以免用本门功夫而被偷学。然而面对如此怪异少年,又无法施展本门功夫,他并无多大把握,唯有全靠内劲催动重斧,或可一拚。

“龙王殿和你有过结?”他问。

小痴道:“现在不就有了?”

刑开天道:“我是说此事以前。”

小痴沉吟半晌,道:“这要看我心情高兴。”

吕四卦接口道:“意思是说,心情好就放你们一马,心情不好就把“马’抓来骑。”

刑开天怔楞着,已冷笑:“你们好狂的口气!龙王殿也不是好惹的,多少武林人物栽在本门手中,希望你们别试才好!”

小痴淡淡笑道:“算啦!什么好惹不好惹?我话都说明白了,你有什么好想不开的?”

“好一个想不开!”楼阁上已出现东方不凡,他仍一龑笔挺白袍,手持白扇,风度翩翩,含笑而立。

在他身旁有位体态撩人,胸衫半露,就快掉出rǔ子的美娇娘,慵懒的神情,更显出她挑人的风韵,她未梳妆,头发斜掠左胸前,两颗眼珠像溶在美酒中的冰碎儿,冰冰的,甜甜的,又带点陶醉的火热,直是叫人心动。

她就是“香月楼”第一美女“巧金莲”。

她正以异样的眼光瞧着小痴,浅浅颦笑,风情万种,男人能禁她一笑者,倒也不多。

可惜她对小痴来说,似乎大了些,小痴并未意外的心动,只是笑了笑,道:“喂!小乌龟,抱女人抱够了,也该下来接受痛苦吧!”

刑开天和东方跟班已拜见他,他更有心在美人面前表现风度,白金扇张晃着,如看猴戏般往下瞧,含笑道:“白小痴你可知这是陪伴红粉佳人吟风弄月的好地方,你何来如此煞风景?”

小痴瞄向他,轻轻一笑:“你很拽是不是?”

东方不凡道:“在下可听不憧“拽’为何意,只是不愿同流俗人而已。”

小痴哧哧笑道:“你倒满清高的嘛……”

突地小痴已一蹦而上,使出他那唯一会用的轻身术“冲天一炮”,直往东方不凡撞去。

任何稍见过武功的人,都知道小痴这炮,撞不了楼阁上的东力不凡。

东方不凡不屑的笑了笑,转瞧巧金莲,意味着要她看出热闹,巧金莲也抱以微笑。

刑开天也甚放心,甚而已露笑意,因为小痴快速身形已抵楼阁下方,根本无法撞及目标。除非楼阁垮了。

吕四卦却在笑,他一向对小痴有信心。

小痴当真结实肩头撞向楼阁,一阵轰然震动,楼阁在晃,尘姻木屑四起,莺燕不少人已吓出尖叫。

东方不凡仍潇洒的摇着扇子,面对美人而笑:“俗人,只有一劲儿蛮力,不碍……”

“事”字未出口,身躯突然矮了半截,曾几何时,小痴竟然撞穿七寸厚硬泥板,一手揪住东方不凡左脚,猛往下拉。

“你很踱,我就让你拽破卵蛋。”

小痴狠力往下拉,东方不凡下体随左脚被压在下面,痛得满脸发青,“啊”的尖叫,什么风度翩翩,在此时已一扫而光。

他那想到小痴撞向泥板竟然未曾受伤,且能探手抓人,一个失着,已自遭殃。

其实小痴自学会那招“达摩窜月”之后,已注意到心儿母亲出手时,手中利刃的功用,也亲自练了几次,再加上服用水晶蟾蜍后,窜起的力道特别强劲,想撞穿七寸厚泥板并非难事。一试之下果然成功。

而他只撞穿一小洞,目的就是想如此戏耍东方不凡。瞧他揪住东力不凡左腿,且若荡秋千般晃着,潇洒自如。

刑开天见状,脸色大变,登时急叫“公子”人已冲往小痴,可惜大斧头使他身形慢了不少。

东方不凡忍受不了疼痛,已一掌往下劈,“大吸龙”神功非比寻常,掌劲过处,木碎泥飞,楼阁已往下陷。

阁上群莺疾往两处窜,巧金莲也惊惶失色赶抓扶手,方免于摔落之噩运。

楼阁一垮,东方不凡往下掉,小痴亦往下落,连带着刑开天也被碎泥物波及,齐往下落。

三人跌成一团,小痴似已习惯摔跌,爬的最快。方起身,抓起一条白裤,纵然一脸泥灰,他仍笑嘻嘻道:“你拽啊!不但装模作样,只穿一条裤管,跩得一脚就可踹垮楼阁,这“一脚跺,妓院动”的大本领可非你莫属了!”

东方不凡怒不可遏。脸已丢光,也顾不了多少,一个欺身,手中白金扇已点向小痴,恍似一道劈电,快得令人心生幻觉。

这并难不了小痴,锐利眼睛一瞧,立时笑嘻嘻道:““飞云十八扇’的第七式“掠云追虹”,主攻上三路,死角在“天突穴’,我可用“慕容七剑’第五式化解!”

小痴现学现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半路认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