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五章 追命魔君

作者:李凉

  声音浩烈,强势传来,众人诧惊。

  旋风掠过,一尊黑影带过一股腥腐味,疾飞而至。此人身高不及五尺,褴褛灰衣像晒在

太阳过久而腐化的门帘,灰白得死气沉沉,一头白发散乱,满面儿胡,两颗眼珠却碧青着,

正贪婪的盯在小痴身上溜转,胸前那串骨骸项链闪着死亡般冷森光芒,更让人怵目惊心。

  东方不凡和刑开天突儿此怪人,并没因其身高过矮而鄙视,反而升起一股莫名压力,如

此狂妄笑声,显然是高手。

  刑开天冷道:“阁下是谁?”

  怪人桀桀怪笑:“后生晚辈,还敢问老夫名号?要是早在三十年前,老夫一掌就劈了

你!”

  他举起干枯如骨的右手,作势慾劈,一股腥风已逼得令人作呕。

  东力不凡虽有忌意,却也不甘屈下风,冷然挺出,道:“老怪物,别以为你多了不起,

我东海龙王殿也不是好惹的!”

  “哈哈……”怪人仰天长笑,更形乖舛道:“什么龙王殿?东方龙那小混混见着老夫也

得跪地磕头,你们又算什么?惹翻老夫,由不得你活命!”

  东方不凡冷笑不已,白金扇一抖,已准备教训怪人。小痴此时已注意老怪人胸前项链以

及左手已缺无名指和小指,立时笑道:“喂!混小子,我看你还是放了我,挟着尾巴逃吧,

你可知道他是何人?他是三十年前大闹中原武林的“追命魔君”向杀,你这两下子,根本扛

不了人家指头。”

  “追命魔君?”

  东方不凡和刑开天异口同声惊呼,忍不住再往跟前糟老头看去,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向杀又是大笑,转向小痴,眼泛碧光,道:“没想到老夫三十年未出江湖,你这小娃儿

竟能认出老夫来?不错!不错!哈哈……”

  小痴道:“不错有何用?老前辈,先杀了他们再说!”

  “嗯,对!好!”

  向杀竟然当真转身,一掌已快捷无比劈向东方不凡,果真说打就打,一动上手即是强劲

杀招。

  东方不凡顿感四面八力空气已凝形,正以无比压力困缩自己,任何躲闪,似乎都无法逃

脱其掌力范围似的。只得用尽全力以搏。

  刑开天更不敢让他有所失闪,亦腾身而起,便尽吃奶力道,侧击向杀,以能挽回颓势。

  向杀狂笑不已:“哈哈……凭你也配跟老夫动手?”

  掌劲过处,带掠而起之劲风,正如海啸中之旋涡,卷成大洪流化开一道锋利劈斧,劈向

敌方,另左掌则只轻吐,全然不把刑开天当作一回事。然虽只轻吐一掌,却隐含无穷霸劲,

寻常人又岂挡得了。

  东方不凡勉强迎敌,动作十分迟缓而无力。

  就只一剎那,双方已触及,砰然巨响,东力不凡和刑开天已倒撞而退,口中闷哼数声,

嘴角已挂血,双双跌落草丛,十分狼狈。

  向杀则直立该处,甚为讶异的看着自己双掌,似乎一掌不能劈死对方,实是极不可能。

  其实东方不凡和刑开天武功也非易与之辈,想一掌劈死,并不容易,向杀若用八成功

力,或有可能,但他过于自信,只用了五成,是以不能一掌奏效。

  怔楞之余向杀已狂喝:“好卡有种,再接老夫一掌!”

  此次他可是全力而出,力道何只万斤?整个人已化成飞影流光,奔雷般再罩向两人。

  小痴本想利用他们交手之际,偷学点功夫,但此时竟会是一面倒的局面,心想看也是白

看,还是逃命要紧,当下和吕四卦解开绳网,逮着双方交战激烈,无暇兼顾机会,已溜窜山

林。

  东方不凡和刑开天已身受内伤,突见向杀又再袭来,东方不凡傲然不服,又想迎掌攻击。

  刑开天则已冲向他,急叫道:“少爷快退!硬接不得!”然情势过急,根本挡之不了,

只好舍命陪攻过去。

  三条人影又撞成一处。突然刑开天急叫:“那小子跑了!”

  向杀猝闻,心头微凛,就在这一剎那,刑开天和东方不凡已然借向杀掌劲,撞出丈余开

外。虽然受伤匪浅,但总此被击毙来得好。

  向杀顾不得再杀人,漆黄牙齿猛咬,怒道:“小兔崽子,你还敢逃?”

  身形仍在天空中,突然一个倒吊觔斗,翻过身子,已急追小痴逃逸方向,敢情小痴在他

心中才是正主货,怎可让其走脱追得更凶。

  东方不凡和刑开天逃过此劫,心情并未显得庆幸,反而有股莫名之愤怒,尤其是东方不

凡,自从沾上小痴以后,就再也潇洒不起来,处处吃瘪,大公子架子,再也无处可摆。

  还好刑开天历练较多,较能控制情绪,他实有点后悔惹上小痴,照着江湖传言“大鬼好

惹,小鬼难缠”,这“小鬼”就是指小痴,躲他远远,准错不了。

  如今事已至此,后悔已是无益,遂道:“公子……咱们已受了伤,等伤好了,再报此仇

也不晚……”

  人都走了,向谁去寻仇了就算寻到,又能奈人如何?

  东方不凡恨的不是向杀,而是小痴儿,咬牙切齿,迸出牙缝,声音尖的可以杀人:“小

白痴,我与你势不两立!”嗔怒中已发掌劈向松林,叭叭数响,枝倒干拆,宣泄不少怒意。

  他和小痴的仇,已是不解,然此时只能暂且容忍。

  主从两人稍整衣衫,已垂头丧气,避开正道的走回杭州城。

  向杀三十年前就纵横武林,鲜有敌手,若非当时被各大门派联合逼杀断魂台,他也不会

隐没三十年,如今敢明目张胆复出,武功自是了得。

  只几个起落,他已追向小痴,远远已大吼大叫着:“小兔崽子,别逃-看老夫如何收拾

你--”

  小痴回头一看,暗叫苦也,遂转向吕四卦,道:“散啦!逃命要紧,家乡见!”

  他知向杀是为他而来,为了不连累吕四卦,只好分道扬镳,先逃得了命再说。

  吕四卦招手道:“拜拜!保重啦!”

  他也甚为习惯的窜向右边山径,与小痴已分道而驰。

  向杀果然只追小痴,大吼不断,身形已渐渐逼近。

  小痴专找森林奔驰,想借着较多之隐密处以藏身。

  自从服下水晶舱蜍之后已有身轻如燕的感觉,奔起来倒也不算太累,只是比起向杀这绝

顶高手,仍略逊一筹。他想若能学得轻身之术,那可就不可一世,天下想追上自己,恐怕只

有传说的达摩一苇渡江之轻功了。

  眼看向杀已逼近不及十丈,他可不敢再耍奔跳,想找个悬崖往下跳,心想跌死也比被人

抓去炖肉来得好。

  他已纵往绝岭。

  向杀见小痴已在掌握之中,心神大定,已狂笑道:“小白痴,人说你是天下第一聪明,

老夫倒想剖开你脑子,看看与别人有何不同了哈哈哈……”

  小痴暗叫苦也,不敢回话,猛往前奔,两条腿似车轮打转,他却恨不得多生四条能催快

速度数倍。

  山岭再转,眼前一片云海,透着神奇色彩,悠游讯掠,怡然自得,连夏日烈阳亦无法突

穿云层,冰冷透寒,这已是深山绝岭地带。

  小痴欣喜若狂,再奔十余丈,果然到了悬崖尽头,神情突然风发得意,转向迎面而来的

向杀,叫道:“给我站住!”

  向杀愕然止步,急道:“你要跳崖?”

  小痴含笑道:“不错!你再逼近一步,我就跳下去,让你无法逮着我。”身形渐渐往后

移去。

  向杀焦急如焚,道:“小白痴你可别想不开,我老人家并不想杀你……”

  “骗鬼?”小痴自得笑道:“你明明知道我是天下第一聪明的人,你还想骗我?你不杀

我了只想吃我的肉而已,对不对?”

  向杀老脸一红,当下一横心,道:“就算我要杀你,咱们还可以打个商量,我可以给你

优厚条件!”

  “噢?”小痴甚感兴趣道:“我倒想知道你要杀我,想给我什么条件?又想和我商量什

么鬼事?”

  向杀挤出一丝笑容,道:“其实死亡并非最痛苦的事,有的人过的生不如死,所以我想

让你过完最快乐时光,然后再杀了你,如何?”

  小痴问道:“你认为我该如何才算是最快乐?”

  “例如说花不完的钱,抱不尽的美女,杀掉所有碍眼和有仇的人,想做自己想做的任何

事情!”

  “噢……这倒是挺新鲜的……”小痴呵呵笑道:“这些你都能帮我做到了而不是随便说

说罢了?”

  向杀见他有此意思,登时裂嘴大笑:“当然,老夫言出必行,一定做得让你满意,绝不

食言。”

  小痴怪异一笑道:“看来你似乎很有诚心……”

  “这当然,老夫从不说假话!”

  “好吧!我答应和你商量,不过你得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小痴道:“你干嘛要来抓我?”

  “听说你服了水晶蟾蜍,老夫须要这宝物!”

  “要它干嘛?”

  “老夫在练一种功夫,一直无法成功,非得有此味葯物不可。”

  “那又是什么功夫?”

  “这……”向杀似有难言之处,犹豫一阵,仍道:“就告诉你也无妨,是“大劫魔

刃’。”

  小痴闻及,不由微凛,这功夫少说也失传三百年,掌劲阴寒,可凝气成形,有若利刃,

无坚不摧,然而练此功,卸须忍受地阴之寒,另加上阴尸十俱,最可怕的,听说仍须服食童

男童女鲜血,以及心肝,甚是骇人听闻。

  向杀脸容显出一丝得意,道:“老夫练到七层就无法突破,原是气血不清,无法抗拒寒

冰冷冻,只有服下水晶蟾蜍方能清血与御寒。”

  小痴愕然道:“你当真吃下小孩的心肝?……”

  向杀泰然道:“为了神功大成,他们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小痴一阵反胃,真不敢相信世上会有此种人?干干一笑,道:“这功夫,你又从何处得

来?”

  向杀脸容在扭曲,厉声道:“这该拜那些掌门人之赐,把我打落悬崖,否则老夫也不会

得到此秘功。”

  小痴抱怨道:“为什么你跳崖就能得到秘功,我少说也跳了十来座,即一点收获也没

有?”

  向杀疑惑道:“你已跳了十几座了那现在你跳下去也不会死了?……”

  小痴顿觉说溜了嘴,立时矢口否认:“不不不!老实说……我是绑着绳子,慢慢跳下去

的!呵呵……绑着绳子……”

  向杀也想及常人根本不可能跌落深崖而复生,也相信小痴所言,道:“也许秘功皆须有

缘才能得到,而且你绑绳子,显得诚心不够。”

  “那我现在就跳,该有诚心了吧?”

  小痴作势慾跳往悬崖。

  向杀又焦急追前一步,急叫:“不能跳!小兄弟咱们事情还没谈完!你这样跳下去,等

于平白牺牲了。”

  小痴已从容而恍悟的住足,笑道:“我又忘了,如此跳下去,等于自杀,诚心也是不

够,看来只有等你把我打下去,才算有诚意!”转向向杀:“你当真非要得到我不可?”

  向杀猛点头:“不错,你快说条件,我全依你!”

  “看在你如此诚心的份上……”小痴道:“我可以考虑考虑,想出一个你我满意的条

件……”

  “你答应了?”向杀激动追问。

  小痴瞄向他笑的甚是暖昧,心想着:“老杂毛,你也敢打本大爷的主意?简直太不上道

了!”

  他装出一副苦叹无奈脸容,道:“到了这个地步,我还有选择的地步吗?”

  向杀频频笑不合口,却又要装出安慰神态,道:“小娃儿你也别难过了,老夫说过一定

会让你痛痛快快的了断,包你感觉不出任何痛楚和不甘心。”

  “谢谢你……”小痴一副感概万千模样:“没想到我白小痴还活不到二十岁就得翘了,

从小就多灾多难多命苦,连父母的声音都忘了,连生平最期盼的愿望都无法得到……

唉……”

  向杀立时追问:“小兄弟你最想得到的愿望是什么?”

  小痴突然希冀的望着向杀,眼眸充满感情,就像儿子见着父亲一般。

  向杀被瞧得混身不自在:“小兄弟……”

  小痴猝然喜悦尖叫:“对了!”

  向杀不明就里,被吓了一跳,当真以为小痴中了邪,发了神经病。情不自禁往后怯步:

“小兄弟你……你还好吧?……”

  “我很好!”小痴神魂颠倒般道:“你很像我父亲太像了!”

  “我……我……”向杀顿觉不知所措,愕然的瞧着小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追命魔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