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七章 四大天龙

作者:李凉

小痴吼着、骂着,仍是唤不回梅冷心,泄气的跌坐于地,直叫着命苦,一年不如一年。

船已消逝,天已昏黑,小痴才勉强拾起匕首,反手的割断绳索。

舒活一下筋骨,他已笑了起来:“你不让我坐船,我照样能游回去!”

以他水功不是顶好,却也过得去,况且又服下甚多灵葯,闭气几小时,那是小事,游个两三天,更无问题。

然而他想及既然来了,先探探龙王岛是啥玩意?说不定还可偷点武功,何乐不为?

想着,他已忘掉身在险境,兴致盎然的朝东边岛屿行去。

岛上丛林密布,阴森可怖。他只好绕行海边,还好,岛屿并不算大,只一个对时,就已绕过山头。

眼前豁然开朗,亮光四射。

一座宫殿已矗立海上,全然发亮着,直如冰块凿成般,闪闪散出晶莹剔透光采,让人叹为观止。

原来这岛屿有若葫芦形,小痴所登岸的是大岛,为一原始森林,未经开发,而那宫殿就建在小岛上,建的满满,直让人以为宫殿就浮在水中似的。

大岛与小岛之间,只有一条丈余宽石径连着。

小痴瞧的目瞪口呆,傻楞楞的叫着:“哇呀呀!真有这么回事,就像传说中的龙王殿、水晶宫……”

他已摸黑的往宫殿潜去。

龙王殿立足武林数十载,乍听之下,必会以为大帮派,帮中份子众多,其实东方龙以雅士自居,可不愿掌理一些粗俗之人,故帮众并不多,此时瞧来竟然不见人踪,龙王殿显得孤单。

除了东方龙以外,只有一儿一女,还有总管刑开天和手下四大高手,天龙、地龙、神龙、火龙,以及几名佣仆、婢女,人口甚是单纯。

就单只是四大高手,己是天下鲜有敌手,难怪龙王殿会如此耀眼武林。

他们亦未想到十数年未曾有人敢暗中入侵龙王殿,今日竟然有亡命徒造访,自是大出意料之外。当然,见不着船只也是其中一项原因。

所以小痴很顺利潜入殿中。

说它是大殿,到不如说它是个小殿依岛势建筑而成,层层排向最高顶,皆鬼斧神工,美不胜收。

殿与殿之间远看似粘在一块,近走仍甚宽广,布置花园、流水、小桥、飞瀑,直如人间仙境。

尤其在夜晚万盏灯笼辉映下,如梦似幻,真以为上了天堂。

小痴潜入一间殿堂,深青色大理石地面抹得晶亮,倒映四壁烛磴,一片肃穆沉静。

“没人?……”

只要没人,小痴胆子就大起来,大摇大摆走向殿内那两条蟠壁青龙,丈余高,张牙爪。栩栩如生。

小痴品鉴着:“身是白金打造,鳞是天山碧玉粘成,胡须嘛……呵呵,倒有点像萝荀干……”

他已耍起招式,作势往龙须揪去,喝喝有声,道:“如果这是东方龙的胡子,我就把他给揪下来!”

手往胡须一探,指长白须竟然不堪一揪,断了。

他望着少了一条须的龙,不知长的何种模样?已然呵呵笑了起来。

这一笑可好了。“反正须都快掉了,长也长不长!”他已伸手揪掉另三条长须,笑的更开心:“这样看起来就年轻多了……呵呵……有点像蛇……”

揪完了龙须,目光又落在那两颗透红眼睛,已啧啧称奇:“如此大的‘烈火钻’实属少见……”

摸着摸着,他又想起古人之画龙点睛,亦想及武功之中有此招式,立时舞了起来,上下腾掠,不亦快哉。

“东方龙,你是龙,我就是笔,人家点明眼,我就点瞎眼,点啊!”

右手食指迥旋一点,正中的点在左边那条龙之右眼。

蓦地,卡然一响,墙上两条龙已分开,小痴一个措手不及,已往裂出之石门栽去。

再卡的一声,石门又已恢复原状。

里边并非黑漆,仍有灯烛,只是较见原始风味,墙壁眦是岩石望成,呈四方形,尽头仍有两条龙,但那是石雕龙,并非外殿那两条金塑龙。

小痴栽往地面,哇哇痛叫,再爬起来时,墙壁已恢复原状,他急叫猛力揪着,仍是无效。

他苦笑:“奶奶的!刚进门,又入了地狱,不死也得少去半条命……”

无奈之下,只好自嘲的瞧着四处,这一瞧,幻想又起:“照历史经验来说,误入秘室,一定有一番奇遇,嘿嘿,我得好好把握……”

他窃笑的又往里边走,很容易又弄开那扇门,已变成一条黑暗信道,小痴不加思索,已快步奔入。

尽头处又有一扇门,不必动手,小痴只往前一踏,石门自动启开。

亮光陡地射入,小痴以为到了宝窟,欣喜若狂往前冲去。突然,他楞住了。

那有什么宝物了什么秘籍?奇人倒是有四个。

四个人立如天神,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高者年约五旬,青衫,长剑,斯斯文文,他就是天龙段绝。矮者四旬,是位侏儒,紫衫夹袄,眼大,手掌更大,他乃地龙干亮。瘦者留有短髭,束发如塔,状如道士,他乃神龙卜当。胖者肚大如钟鼓,黄衫无袖,露出肥大股肉跳动,眉粗眼大,八字须更撇长数寸,前额已秃,后脑勺又留的大长发,神态古怪,他是火龙战元。

四人虽体能各别,但神情却一致冷漠注视着小痴。

小痴猝见四人,暗道一声苦也,急忙装笑道:“对不起,我走错了!”

说着就想溜回暗道。

此时天龙段绝已飘身而起,截在他前头,阻住洞口,冷道:“你是谁?”

小痴装出一副傻愣样:“你又是谁?”

天龙一捋长髯,道:“龙王殿里上上下下岂会不知我四大龙爷!”

“我不可管不了什么龙爷、龙小?”小痴道:“我只知道龙的胡须是揪不得!眼睛也点不得。”

天龙道;“你当真不识得我们?”

小痴道:“你非要让人认识,你才高兴吗?”

火龙挥起肥胖手臂,低沉声音道:“大哥别跟他啰嗦,先废了他,再抓去见龙王。”

他跃跃慾试,天龙却道:“四弟稍安勿躁,先问清楚也不迟,省得龙王责罪,否则稍有失闪,担待不起。”

小痴当下已有了计策,道:“你们好好商量,谈好了再来找我,我还要修理龙须,很忙的!”

他又想从天龙左侧钻入洞中。

天龙仍不让他走,一手拦了过去。

小痴叫道:“你这人也真是,没看到我手中龙须待修?”

天龙道;“既是修龙须,为何闯入里道?”

小痴道:“我那知你们一共坏了多少条了总得检查一下嘛!”

天龙道:“你的理由很难令人相信,你该明白,除非龙王答应,否则闯入本岛者,很少活着出去,你最好是说实话!”

小痴抱怨道:“什么龙王、龙太太,我只知道龙掉了胡子就变成蛇,我是被你们抓来修理胡子的,我想早点弄好,早点回去,其它什么龙,我都管不着,只要有胡子就行。”

小痴知道对方一直不出手,乃是不敢确定自己是否潜混而至,因为他们并未发现船只靠岸,自己又是年纪不大,似乎不是什么武林高手,唯一可能是被某人带上岸,小痴抓住此点,倒装的挺有那么回事。

果然天龙疑惑已解除不少,问:“是谁带你上岸的?”

小痴道;“我那知道?只见过一面,那人四十上下,脸圆圆的,看起来像个生意人,否则我也不会上当?”

他描述乃是刑开天的形态,心想刑开天已被向杀打伤,少说也得躺上几天,自己也能多骗一段时间。

四位龙爷当然也听出小痴所指何人,他们所想,若未见过刑开天,必定不能描出此态,因而更减去几分疑虑。

天龙又问:“你和那生意人一起来的?”

小痴道:“我想大概是吧?一上了船就昏昏沉沉,不醒人事,醒来就碰上什么老管家的,然后就准备修龙须了。”若有所悟,道:“那个小子……咆……大爷,看起来好象生了病,脸白白的……”

如此一说,四人怀疑已减至最低,但并未完全放松。

考虑一阵,天龙觉得只要监视小痴举动,等见过刑开天之后再说也不迟,最主要是主人最是厌恶喧嚣吵杂,能避免就尽量避免。

他己转向三位兄弟,得到默许后,才向小痴道:“你回去吧!记着,每个殿堂都有信道抵达此处,以后不能再犯……这样好了,就由我指引你,省得你胡乱闯入禁地,那可十分不妥。”

他想监视小痴,也找了此借口,若常人百姓,必被瞒过无疑,但小痴已知这是最好收场,当下道:“好吧,你要看就跟在后头,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了!”

说着已轻入信道。天龙向三位交代不必惊动东方龙,也跟入信道。

三人相互私语一阵,随即传出笑声,所谈的大都是数年来已未有人闯入,如今有个“惊动”凑戏,倒也能舒活一番筋骨--他们虽没出手,却从四处齐奔至此。尤其是面临大敌之那种紧张后的松弛,更让他们感到生气盎然。

他们也散去。

天龙果真的寸步不离小痴,他作到那里就跟到那里。小痴在无计可施下,一口气也跑了十几座殿堂,揪下数十条龙须,当然,明的是揪须,暗的是想探查情势,以及耍耍天龙。

手中龙须已一大把,小痴才转头向天龙道:“你不累吗?”

天龙含笑道:“你都不累了,我怎会累?”

小痴道:“我那不会累?不但累,而且又渴又急,巴不得赶快揪完须子好休息。”

天龙道:“就快了:你当真能修补龙须?”

他已从小痴动作上,觉得他并非属于安份守己工作那类型的人,但修补龙须该算是一份耐性的工作,亦颇感意外小痴有此本领。

小痴亦知道他心意,立时回答:“别的没有,这项工作我很内行,这须全是乌金打造,只可惜火候炼的不对时,久了就褪色和腐化,只要我再加上几种秘招,保证保用一千年!”他笑的甚得意:“我可是杭州有名的巧匠手,手底功夫可不是盖的!否则那位大爷(刑开天)也不会把我请来了。”

天龙心想能被捉来此处,亦该有此特殊才能才对,遂笑道:“看不出你小小年纪,竟有此本领,将来前途未可限量!”

“那里!”小痴笑的得意。目光触及青龙眼睛,突然疑问:“石壁的开关钮在右眼,那左眼又将何用了凭我经验,一定是某方面的开关?”

天龙有意考考他:“你猜呢?”

说话之际,已不明显的往左移了半尺。然而他只这么一动,精明的小痴已有所觉,霎时心中有了计策,暗道:“这可是你自找的!”

他作出一副得意样:“嘿嘿!别的不行,机关阵图我可学的不少!这左眼机关就在我的脚下,只要我一按,保证会掉入地洞中。”

天龙频频点头:“那你是明知故问了。”

小痴道:“其实你也该想得出,先前我是开着石壁去找你们的,怎会不了解这一切?”他又一副得意样:“老实说,我也试过下面的机关,可是我一看就知道无法困住像我这样的人。”

天龙愕然道:“你也会解此机关?”

小痴道:“对呀!这有何难?”

天龙疑惑道:“这机关是百年前‘无极神斧’华山开所建,除了总控制开关以外,该是无人能开才对……”

小痴装模作样道:“呵呵!这你就错了!你是外行人,当然看不出其中奥妙;你该想想当时他在造地洞时,是否也要亲自下去?”

这道理很简单,天龙相信。

小痴又道:“如果他被困在里头又将如何?是不是他另有方法破解?”

天龙道:“他可交代总开关的人……”

“你的话更外行!!”小痴道:“一个机关手在建造机关时,必定有全盘计划,分有活门和死门,这是活门,他必定在原处留有开启方法,这与原设计意义并无多大差别,若是死门,也得在建妥之后再毁去活路;除了一项是例外!”

“那一项?”

“那就是他必须以身殉葬,也就是造好之后,已无活门,他就死在机关里头。”小痴道:“这种情况并不多。”

他所言可一点不假,只是他只知原理,不知其开解之法,说了那么多,乃在想骗天龙入壳。

天龙有点信了,好奇道:“这……这机关活门又在何处?”

“当然是在洞中,要是你不相信,我作给你看!”小痴说着伸出手指,就想去按左边龙珠。

天龙一阵犹豫:“等等……”

小痴道:“不必你如此操心,一下去一上来,不必半分钟,你就明白这并非多厉害的机关。你也一起下来,省得我白试了。”

“这……”

“怕什么?我还不是一样在里边?”

天龙一想也对,小痴不也同入地洞?当下道:“好!我就试试!”已跨步走向小痴。

小痴暗道:“任你武功多行,还不是要吃瘪?”

他看天龙站稳了,才道:“准备好了了我要按啰!”

说毕,已伸手往青龙左眼按去。

蓦地,地面已裂开缝隙,两人身形已往下掉。

就在此时,小痴已反掠而上。原来他早有准备,暗中将一条龙须弄成圈状,揪在手中,当点完龙目时,身形往下落,龙须已套入鼻头,因而挂住身形未往下掉,再一个用力,已反掠而上。

天龙顿觉上当,叫声“不好”,想反掠而上时,地板已快速恢复原状,任他如何大叫,外面仍不闻一声,栽的实在冤枉。

小痴见诡计得逞,更发不可一世:“想跟我耍斗?你还差一截呢?”他作势弯腰,张口叫道:“开关就在左下角的右上的斜对面的右方三尺的正中心,用力一按,地牢就能开啦--”

他已呵呵笑起:“照你这样开法,至少也要三年!我可没那么多时间,告辞啦!”

他不再逗留,心想此处机关重重,而且又高手如云,别说想宰东方龙,能保命已是不错,赶忙拔腿就跑,先溜走再说。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顺利。

他方溜出殿外,已见着刑开天领着三大高手,一跛跛的行来。

想必三大高手已告知刑开天,在起疑之下,顾不了伤势而想赶来瞧瞧。

小痴见状,愕然道:“这老贼怎么来的如此之快?”他苦笑不已:“看样子,我非应了那丫头的话不可……”

他未敢停留,伏着身子,躲过小花园,朝不知名的地方潜去,心想若能逃回林区或能找机会脱逃。

刑开天很快步入殿堂,并没发现天龙已在地牢,苍白的脸容现出疑惑:“天龙真的还跟他一起?”

矮小的侏儒干亮道:“错不了。此处龙须已不见,可见他已往别处去了。”

火龙抖着肥手:“大哥当时要是听我的话就好了,现在也可弄个清楚。”

刑开天道:“有天龙在旁,他该不能作怪才对,我们再到别处看看!”

抓着套在身上锦袍,已走出殿堂。三大高手也随即跟出。

只可惜天龙在地牢叫破了嗓子,仍不见效果。本来他一入地牢,总开关应有所觉,但是守着开关的三大高手都陪着刑开天出来找人,看样子,天龙可要多呆些时候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