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八章 东方世家

作者:李凉

小痴连连潜过几座庭院,潜得甚是小心。他是往下坡走,也想着愈往下,自是靠近海边逃亡之路也愈近。

然而龙王殿此时已有所动静,不时有人巡逻而过,小痴不得不加倍小心。

他已闪入一间不算大的厢房,心想此处较偏僻,住的不是佣即仆,自己也好胡扯一番,说不定还可冒充而蒙混逃逸。毕竟林区甚远,一时亦无法逃去,只有暂时躲在此,以等待机会。

然而他一窜入,已有少年声音叫出:“谁?”

床上已坐起十五岁左右的清秀小孩。

小痴本想躲,突见此人,已呵呵笑起,大方走向他:“小跟班,你还认得我吧?”

此人正是东方跟班,见着小痴,已张大了口眼:“是你?白小痴?”作梦未想着,最不想见着之人,竟会在此碰上。

“不错,你记性很好,将来可以当我的跟班!”小痴一屁股坐在床头:“自己睡一间房屋,挺舒服的嘛?我也来分享分享!”

说着他已和东方跟班并排共枕的躺着。

东方跟班吓得面无血色,白丝被抓得更紧:“你……你怎么来的?”

小痴邪声笑道:“你这问题很让人受不了,到龙王殿不坐船,难道用飞的不成?”

东方跟班嗫嚅一阵,道:“你敢来龙王殿……,这里比龙潭虎穴更可怕百倍,根本无人敢来此……”

小痴曲肱而枕,闻言已瞪向他:“你这更让人受不了!我都已躺在你床上,你还有什么怀疑的?”

东方跟班睁大的眼睛瞧着小痴,半晌说不出话来,他可没看过如此大胆之人,敢单枪匹马前来此地。

小痴道:“没什么好大骛小怪,我是迷了路才撞进来的!你只当作没看见就行了。”

东方跟班道:“你不是来找少爷寻仇的?”

“唉呀,凭他那副德行?我也懒得找他算帐!”小痴道:“我已告诉你,我是迷了路才撞进来,你替我想想怎么走才能避免踉我的仇人见面,否则我会忍不住杀了你少爷的!”

东方跟班历练要比小痴差上何只十万八千里,也没想那么多,只听小痴并非为寻仇而来,心情已放宽不少,揪着绵被的双手已松了下来。

小痴睨眼瞟向他,呵呵笑道:“刚才我没把你吓得诧赛屁滚尿流吧!”

“诧赛?”东方跟班不解。

小痴指他下裆,呵呵笑道:“就是屎尿失禁二你有没有?”

东方跟班霎时满脸胀红,挣扎往后缩,急道:“没有啦!”

小痴也只是作势而已,已收回右手,道:“没有就好,否则我可要把你丢出去,省得空气污染,害我中毒!”顿了顿,又道:“快点想,怎么走,比较方便了我早点走,对你也有好处。”

东方跟班已较为镇定,问道:“你是要避开少爷?还是所有的人?”

“当然是愈少人知道愈好!必要时,我可以化妆变成你呢!”

“这……不太好吧?”

“没什么好不好?保密才是最重要的。”

东方跟班只有听从的份,想了想,道:“从这里到船只,最近一条路只有绕过小姐的住处……可是……”

“可是什么?”小痴道:“你们小姐很凶?”

“不,我们小姐有病在身,她很好!””东方跟班道:“我是担心少爷住处就在她斜对面,要是你们碰上了,那岂不糟了?”

小痴道:“放心!我杀人是要看时间,现在非初一又非十五,他很安全;就从这条路!”

东方跟班再次沉思,终于点头:“好,我送你出去,不过你不能乱来!尤其是不能惊动小姐……”

只要能走脱,小痴什么不能答应的?他道:“这是小事,不必让你操心,快走吧!”

当下小痴已换上东力跟班衣服,也因形差得很多,只好把外袍当上衣穿,勉强凑合。

东方跟班见他如此怪模样,也轻笑着,随后换上衣服,已领着小痴走向右后方石阶信道。

中途也遇上几名家丁,但谁又想得到会有人敢混入龙王殿?皆把小痴当成新来的,亦未引起怀疑。

再过盏茶光景,已抵两座迥然不同殿堂,左侧那栋半倚山头,古雅古香,右侧则金碧辉煌,灿光闪如火焰。

东方跟班细声道:“左边是小姐住处,她有病,只好住平房,右侧是少爷起居处。绕过小姐住处就能到达海边。”

静谧中,已可闻海涛声,小痴已知渡口将近,道:“谢啦!你请回!改天我再下聘书,聘你当我的跟班。”

东方跟班傻笑道:“我已是龙王岛的人了。你的好意我心领,时间不多,快走吧!我送你到小姐住处。”

他仍担心小痴会突然闯入小姐住处,非得跟在身边才放心。

小痴白他一眼,笑道:“你真是名副其寅的跟班!”

他不再多说,已往两间房屋,上下山坡中间的蜿蜒小径走去。

然而方走近小姐那栋古木雅屋时,突然一阵尖锐如鬼啸,狼嚎的“呜”声传出,震得耳膜生疼。

原来乃是刑开天在找遍所有殿堂,未见人影,已感事态严重,顾不得惊动东方龙,已放出信号,全岛戒备,捉人。

东方跟班闻及此声,吓得脸色铁青,机伶伶打了个冷战:“他们发现了,这下子完蛋了……”

小痴有股想相互较量的心态,心想海边已不远,快马加鞭,不到三分钟就可抵达,何惧之有?

他神气活现,道:“发现又如何?你自个小心,我要溜了!”

二话不说,他为了争取时间,已冲向小径,奔来宛若一道飞光,他的脚功又精进一层了。

东方跟班呆楞在那里,不知所措。

此时东方不凡住处已响起騒动声,想必他也想出门应付局变。

小痴一冲过小径,已见着白花花浪淆,心情为之笃定,立时转身大叫:“喂?本大爷在此啊?全是一群饭桶!”

来的得意,走的更是威风,十余丈沙滩,足足晃了两分钟,眼看就要入海,突然一颗黑球落于他前面不及七尺。小痴霎时骇然惊叫:“震天雷?”

他那敢再往前冲了急忙往后倒撞。

轰然一响,小痴啊的尖叫,随着泥沙喷高丈余,倒掉地面,整个人已衫碎肉黑,还好他命大,没被炸个正着,只受了皮肉之伤,尽管如此,也够他受了。

火龙冷笑几声,庞然身躯已从天而降,由左侧十数丈高崖掠向海边,阻住了小痴去路。

小痴暗道一声“好惨”拔腿已往回奔,先前威风早已不复存在。

眼看回路也有七八人追赶而至,这不就等于自投罗网?

然而他却真的拚命往那群人冲去。

火龙双手叉腰,凛如天神直立于该处,吹着大八字胡深沉呵呵直笑,他只要守着海边,小痴则已无路可逃。

小痴拚命追前,突然在离对方不及十丈时,反窜小姐住处,连人带身,像块殒石般撞向雅屋。

追赶的神龙急叫:“不好,小姐还在里边!”

四人中就属他轻功最好,一个电闪,也追了过去。

原来小痴心知火龙手中有震天雷,想突破他而逃,谈何容易,又想起东方跟班说小姐有病在身,必定武功弱得很,是以想劫持她当人质,方可自保。

难怪他会奋不顾身的往回奔。

黑漆的人,直如弹丸撞向宣纸窗棂,砰然一响已滚入房内。

一阵尖叫传出,床边婢女已吓得花容失色。

小痴见机不可失,马上抽出梅冷心留予他之匕首,往床上那名容貌清秀姣好而苍白得吓人的年轻女子抵去。心头已嘘口气:“好险……”

苍白而病恹恹的姑娘就是东方秋萍,从小她娘生下她而不幸去世之后,似乎也将疾病传给了她,她从未一日完好如常人,连走路都感费力异常,若非她爹是东方龙,有常人所没有的能力,替她弄来许多珍贵葯物,她老早就不在人世了。

她此时并无多大惊讶,只以奇异的眼光瞧着这位脸面灰黑,眼珠又特别亮的年轻人或是老人。

只一剎那,三大高手已掠入充满葯味、花香的房间,个个面色森然,怒目横瞪,尽管想手刃小痴,却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刑开天和东方不凡,以及几名家丁也各持武器的掠进来。

东方不凡仍未认出小痴,怒喝道:“小贼你敢伤我妹妹一根头发,我就把你碎尸万段!”

小痴逍遥自在道:“要放屁,走远一点,少在那里说风凉话!讲话要有用,就要如此!”突然他发疯吼道:“快退!否则我宰了她!”

小痴一手拉起东方秋萍,再挺住她脖子,匕首已划下去,就像屠夫杀猪般,一副毫不留情姿态。

东方秋萍“啊”的尖叫,已无力再嘶嚎,脸色已经青紫。

众人骇然,全部往后退了一步。

东方秋萍已快咽了气,无力道:“放了我……”

小痴突也觉得勒得太紧,马上松手,有点不忍道:“大小姐你忍忍,事情很快就会过去啦!”

“小姐……”小婢女已急得哭出声音。

东方跟班此时也撞进来,见状已急叫:“白小痴你不能伤害小姐,她是好人……”

“白小痴?”刑开天愕然道:“会是你?”

小痴得意道:“除了我,谁敢打你们龙王殿的主意?”

东方不凡双目尽赤,厉道:“小杂种,我宰了你!”

白金扇一挥,就想冲往小痴。

“别过来!”小痴再次勒逼东方秋萍:“再过来就过来收尸!”

东方不凡硬是逼住身形,怒得直发抖。

东方秋萍已流出眼泪:“放……开我……”

“小姐……”东方跟班也泣出泪水:“都是我害了你……白小痴你就放了我家小姐,她好可怜,从小就生病,没有离开此屋一步……她好可怜……”

小痴此时才注意东方秋萍脸容,心头不由一颐,他以为跟班口中所说的生病,是突然伤风感冒的小病,大不了是吃错葯、练错功的较重伤害,那像这全身软绵绵,脸容透不出一丝血色,随时准备断气的样子?

尤其她那无助的眼泪,是何等的扣人心弦了小痴也流过,也看过,每触及此,他就喟叹了。他知道放了她,所将来临的是性命攸关,甚至会把命丢在此龙王殿。然而他又怎能忍心伤害如此一个无助之人?

小痴终于熬不了内心挣扎,已放开她,道:“好吧,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是可怜虫,不该连累你!”当真将人放去,慢慢的站起来,面无表情的面对这些武林人人闻之变色的高手,他决心放手一搏。

东方秋萍似乎含着感激的对小痴作最后一瞥,已多。

众人被小痴此举所震撼,要是他们易身相处,又怎会放弃人质?

场中一片肃穆。

小痴抓紧匕首,已准备使出那“达摩窜月”招式,能捞多少本就捞多少。

“来吧!谁怕谁来!”他冷森叫着。

众人一阵凛然,最后仍是东方不凡先动手:“狗贼,我宰了你!”

白金扇化出一道金光,天旋地转,浑如奔活骇浪,一扇扇宛若一条条啸动的狂龙,同张口、同掠爪,快捷的让人无法透视,杀招全然噬向小痴全身要害。

小痴也不甘示弱,匕首一抖,千万道流光猝闪,挟人带身,暴如月光坠落,疾往东方不凡射去。

蓦地,一条青影正以快逾两人一倍以上速度,从左窗电射而入,朝两人撞去。

他喝道:“住手!”

三条人影在空中一触即分,小痴和东方不凡已倒射而退,双双跌撞地面。小痴幸好有床可顶,摔得较轻,只不过差点把床给撞坏。

东方不凡则滚落地面时,神龙已赶忙扶起他,他也未受伤害。

居中那名青影已缓缓似暗中有手拖着身形般飘落地面。

他正是武林人人闻之变色之东海龙王殿掌门人东方龙。

只见他气定神闻望着群众,适中身材修长,青衫布料虽色彩较趋朴直,却柔软慾飞,乃上好天蚕丝所织,他的脸白净光滑,虽是东方不凡父亲,看起来却如兄弟般年轻。似乎无时无刻,他都保有一丝幽雅笑容,容易亲近之中又隐露威严。

众人见着他,已拱手揖身,同声道:“龙王!”

东方龙伸出白晢如玉的右手,连指甲都修得如此贴切,手往上托,道:“免礼,退一边去。”

众人敬重的道声“是”,已退向墙角,连东方不凡也不例外。

他们知道东方龙平常和蔼待人,但正式场合却不容许任何人乱来。

小痴瞧见所要杀的人,会是如此风度翩翩,倒也有点意外,不过他仍从东方龙眼睛中看出他似乎具有高度智能和思考力,这种人不易对付。

东方龙转向小痴,那语调如同父亲在关照儿子船宁静详和:“你就是“聪明白痴’?”

小痴处之泰然:“那里!难得我黑漆漆一身,你还认得我了我很意外。”

东方龙并没被讽而有所表情,仍平静道:“不是我认得,只是早有耳闻而已。”

小痴道:“耳闻就如此记得清,看样子你早对我很感兴趣了吧?”

东方龙道:“有一点,人说你是天下第一聪明的人,这并非普通人所能拥有,我也是人,自有好奇之心。”

“怎么?看了以后有何心得?”

“口齿伶俐,胆大包天。”

小痴甚满意的笑着:“没办法,我的胆子都是被逼出来的,我准备想溜,却被炸了回来,你该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想不大胆都不行。”

东方龙淡然一笑:“你为何闯入本岛?”

小痴道:“多啦!光是你儿子的帐,就够我算上一辈子。”

东方龙淡然转向他儿子。东方不凡已道:“爹,这厮不但目中无人,还阻止孩儿寻夺水晶蟾蜍,实是不将本门放在眼里。”

小痴道:“你话可要说清楚,奇宝异物人人可得,何况它又是无主人的?你为何要捉我?还说什么要把我送给慕容可人,然后把她追到手;妈的!谈恋爱也罢,竟敢谈到我头上来?你当我是谁?”

东方龙冷道:“不凡,真有此事?”

东方不凡立时惧然拱手:“爹,他也是慕容府揖捕之人,孩儿只是顺手而为。”

东方龙冷道:“这就是你的不对,先有私怨,再找借口。”

“是,孩儿知错了。”

东方龙转向小痴,道:“有得罪处,我必叫他道歉,你可接受?”

“接受!”小痴笑道:“当然接受,反正水晶蟾蜍多的是,我也不吃亏,只要他以后别再扯我麻烦,我还懒得理他呢!”

东方龙目光一闪而逝,道:“你也得到水晶蟾蜍?”

小痴珂呵笑道:“你忘了我白小痴有三绝?第一:天下第一聪明,第二:有过目不忘之能,第三就是任何宝物碰到我,只有死路一条。呵呵……”他摸着肚皮:“水晶蟾蜍早就在我肚皮了。”

东方龙稍讶异:“这么说水晶蟾蜍有两只了?”

“岂只两只?简直满地都是!呵呵……”小痴嘲惹笑得甚开心。

刑开天已拱手道:“禀龙王,白小痴乃信口雌黄,他是将蟾蜍染白色以冒充,并非真有那么多。”

小痴戏谑道:““随你啦!反正好处在那里,任谁也抢不去,你爱把那只当宝,我也很同情你。”

东力龙淡然一笑,对小痴又多望两眼,道:“既是如此,那更谈不上什么仇怨,你也受了火炮之伤,老夫也不愿追究你闯岛之事,双方就此扯平,你以为如何?”

没想到事情会有如此转变,小痴这条命算是捡回来的,他当然满口答应:“好吧!我就勉强答应你,没事了,我可以走了吧?”

他倒想先溜才算数,省得对方又反悔。

“等等!”东方龙叫住他,道:“你现在走,未免太失龙王殿面子,等明天,老夫再派船送你如何?”

“不必了!”小痴道:“我一向不喜欢坐船,会晕的,还是游水来得轻松。”

他已走向窗口,准备攀窗逃逸。

东方龙仍很有把握,道:“老实说,留你一夜,是老夫想和你讨教几招,说不定还可指点你的武功……”

一听及“武功”,小痴果真楞住了,难道东方龙有意传授自己功夫?否则他怎会如此忍让,帮着外人,不帮儿子了自己要是能学到东方龙武功,那可比满山乱闯要好上千百倍,机会可是难得。

何况他此时若不让小痴走,小痴仍无法安然离去,何不顺从些,也许结局又不一样。

在武功吸引下,小痴已回过头,不自在的笑着:“东方岛主,说讨教不敢当,学你几招倒是真的!有武功不学,可不是我白小痴的本性,你太了解我了!”爽朗点头:“就留一夜又如何!”

东方龙也笑了:“对你的天资,老夫总是想证实一番。”

随后他吩咐手下以后不得再为难小痴,告慰一番病床上的女儿,以及训言东方不凡后,已领着小痴离开此屋。

小痴临行,走的威风八面,意气风发的瞄向东方不凡,没想到仇人会变成“朋友”,也告知刑开天,天龙被困之处,才扬长而去。

刑开天和三大高手唯东方龙是从,对他如此作怪,并无任何不满,心中所想,乃是龙王必定有其原因,做人属下,当然不便追问,也相继离去。

东方跟班是最高兴的一个,他本十分崇拜小痴种种,如今能化干戈为玉帛,将来混在一起的机会就多了,他己雀跃的离去,替小痴再找一套象样的衣服,以便给小痴送去。

而东方不凡则是最瘪心的一位,老爹竟帮着自己仇家?无疑是在打自己巴掌,然而事已成定局,他只好忍下来,暗暗发誓,将来在外头,一刀就把他给宰了,以消心头之恨。

含怒中,他也离去。

屋内只剩下东方秋萍和小丫嬛,冷风吹过,孤寂寝室更形凄清。

在秋萍眼中,四处花盆的花儿,也有了笑意,终究放开她的人也有了好报应,这是她所希望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