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九章 龙门求师

作者:李凉

  东方龙已带小痴到岛中最顶端那塔型殿堂。

  殿分六角,门窗敞开,海风袭来,甚为舒畅。殿外植有几棵千年古松,压着月亮,更有

一股意境。

  殿内备有桌椅,可下棋、看书、观海,兴致所在,还可舞剑弄招。

  除了东方龙,很少人上过此殿,因为他们知道东方龙性不喜騒烦,而他又时常在此殿,

是以也把此殿划为禁区,免得惊动龙王。

  远望着海洋碧黑中仍有闪闪浪涛白光闪出,连着天际星辰,倒能让人忘却忧烦。

  东方龙倒了杯美酒交予小痴,道:“江湖人人称你聪颖绝伦,你自己认为呢?”

  小痴接过酒,一口就喝光,沾沾自喜道:“这是天生的,我也没办法。”他强调的说:

“俗语叫做“天才’!”

  “好一个天才!”东方龙笑了笑,道:“我只想与天才交朋友,希望你能遂我心愿。”

  小痴睨向他,黠笑道:“这么说,我要不是天才,你会杀了我?”

  东方龙含笑道:“既非天才,死又何妨了反正天下庸才多的是。”

  “那你方才说的‘武功’一事……”

  “我的武功岂是庸才所能学会!”

  小痴自得一笑,道:“那就好!我要不是天才,天下再也没有天才……连白痴都没有

了!你放马过来,我接着就是!”

  东方龙频频点头,瞧向远方海天,已开始沉思,想考个题目,以测试小痴。

  不久,他已含笑盯向小痴,道:“常言,繁星点点,点点繁星,试问,天上星星到底有

几颗?”

  此乃千古大事,却不知自认天才的小痴该如何回答这“天文数字”?

  东方龙瞧着他,淡笑不已,他对自己所出的题目甚有信心。如若小痴能说的他心服,他

才愿意相信小痴确有过人之能。

  小痴闻言已邪邪笑起,遥望夜空明亮星星,忽明忽灭,似有似无,如何算起?

  他却回答了:“它和你身上的毛一样多。”

  这问题很绝,东方龙为之一楞,随即道:“我不信!”

  “不信?那很简单!”小痴笑的更邪:“我数一颗,你就拔一根毛,等我数光了,看是

否你的毛也拔光?”

  东方龙为之语拙了。

  天上星,身上毛,全是不可数之数,小痴以此相提比,还要以拔毛来印证,东方龙若不

印证,就表示同意此答案,若勉强“印证”,纵使嬴了,身上也已汗毛不剩一根,那还算人

了小痴输的也心甘情愿。

  东方龙笑的甚勉强:“你果然有过人之能!”

  小痴道:“那里,我只是常数星星、汗毛而已!”

  东方龙不再在此问题上打转,遂转望窗外,想再次出个难题以挽回颓势,不久,他望着

海水,又道:“敢问海有多深?”

  小痴灵机一动,道:“和你的胃肠一样深。”

  “这……作何解释?”

  小痴道:“很简单;海乃无底洞,你看过有人填满过?”

  “没有,它根本填不满。”

  小痴道:“那胃肠有人填满过?”

  “这……这不一样……”

  “那里不一样?”小痴得意道:“是嫌你胃肠太短了?不然你拿出来量量,差多少再告

诉我!”

  “胃肠岂可拿出来量?”

  “深海都能测了,你量个胃肠又算什么?”

  东方龙又不说话了,他仍反驳不了小痴所言,只好默认,不得不佩服小痴的机智。

  思考一阵,他又问:“人生的道路有多长?”

  “这个……”小痴已觉得好笑,指头已指往桌面那个用来镇压长画的文镇,笑道:“这

问题不必问我,问它就可以。”

  东方龙一头雾水,瞧着两尺长文镇,百思不解。

  小痴得意道:“只要你拿起这棒子用力往头上敲,答案就可来了!”

  棒打头颅,保证毙命,人生道路亦为之终止,东方龙要是一敲,自己走了多少道路,也

就明白了。

  小痴童心未泯的翻开昨夜被梅冷心所敲之肿瘤,笑嘻嘻道:“像我就走了一半,满辛苦

的!”

  东方龙双目突如利刀戳向小痴,久久不言,经过三道题目测试,他不得不相信江湖传言

不差,小痴确有过人的智能。

  小痴拿起石质文镇,道:“你要不要试试?答案马上就出来!”

  东方龙收回目光,道:“不必了,你确有过人之能。”

  小痴更形得意道:“唉呀!混江湖嘛!不聪明些,那还混得下去了早就翘了!就像现在

我回答你问题,你很满意,我就不必死在你掌下了!”

  东方龙含笑道:“其实不论你能否答得出,我都不会杀你,方才只是想让你处于绝地,

免得心存侥幸而已。”

  小痴哦了一声,道:“至少我有那资格学你的功夫吧?”

  “你想学?”

  “那当然!”

  东方龙突然右手一扬,如寒莲吐蕊,身形飘飞而起,看似阴柔不动,却已幻出数尊身

形,如孔雀开屏颤掠,充斥满殿堂,煞是好看。

  小痴惊呼道:“无影莲花幻步?外加三十六纯阳烈神穿云手?”

  东方龙身形一闪,又已恢复原位,气定神闻,道:“你看出招式名称,是否也看出变

化?”

  小痴得意道:“简单,你先前一出手就先点出一指,这并非纯阳烈神手里面的招式,可

算是虚招,再来你身幻五花、脚踏反宫马时,所劈出三掌的第二掌是取我‘神庭’穴最好时

刻,也就是杀招,以下的全在表演,七实十六虚,五行带天元行步,掌势只算短兵路,伤不

了远敌,只能自保为佳!”

  东方龙道:“就只这些?”

  小痴凝视他,不久道:“难道要我全说出来吗?”

  东方龙点头道:“不错,其中有一杀招……”

  小痴己截口道:“好吧!想留给你面子,你都不要?”他道:“你的杀招就是第一手那

一晃,看似在虚张声势,却杀机重重,若非我不动,你的右手轻而易举就可戳入对方“天

突”穴,这招乃是纯阳神手的第三十五招“一指定乾坤”起首式,只是你中途又变了心意,

改用第三十二式‘林叶飘飞落满地’,这样你该满意了吧?”

  东方龙登时楞了眼,随即哈哈淡笑两声,以掩饰自己失态,道:“白小痴,你的聪明、

资质,宜让人嫉妒。”

  小痴得意道:“那里,如果你肯教我武功,我保证不让你失望!”

  “武功……”

  东方龙脸色已经吃重,负起双手,走向窗口,海沁依旧腾涌,群星依然闪亮,一切皆如

往昔,只有心灵波涛激昂滔掠,将何以抹平?

  小痴见他沉重表情,亦感到失望,谁愿将自己得意的武功平白传给他人?

  他感到东方龙也有此难为之处,不禁摊摊手,道:“大龙王,不传就罢了,也不必愁眉

苦脸,有失你龙王的威吧?”

  东方龙突然转身,冷然道:“我不是不传你功夫!”

  小痴又呆住了,道:“那你……”

  “我在考虑要如何接受你?”

  “接受我了很简单啊!让我跟小跟班住在一块不就得了?”

  东方龙倏然又有了笑容,道:“你误会了,我是要你成名立万,成为武林第一高手,那

能让你和小跟班一起混?”

  小痴傻楞了眼,快要掉出来:“这该不是天方夜谭吧?”

  他从没如此失态过。

  东方龙已有了决定,笑的坚决,正色道:“我不但要传你功夫,还要提拔你成为龙王殿

的副殿主。”

  “什么?”小痴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东方龙又道:“我要任你为副殿主、副龙王,你可愿意?”

  “我……我……”小痴如着了魔,量着自己头额,又抓过东方龙的手按在头额上,道:

“摸摸我,看有没有发烧?”

  东方龙被他滑稽动作,逗出一丝笑意,摸着,还给他敲了一记,笑声不竭。

  小痴呀的叫痛,终于醒来,道:“是“卡”的一声,原来是结冰了,这更严重!”

  东方龙转认真,道:“你答不答应?不答应,我……”

  “答应!答应!”小痴立时揪住他的手,急叫道:“当然答应,这可是我白小痴千年来

的心愿、造化,谁不想大发威风了这可是我扬眉吐气的好日子到了!我答应你!大龙王!副

龙王在此!”

  小痴立时拱手,一百个甘心和虔诚,拜了这位东海龙王殿主。

  东方龙目射棱光,含笑道:“别忘了,我还是你师父!”

  “是,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小痴已然下跪,拜得五体投地,千百年的心愿,终于了却了。

  东方龙要他起来,又道:“以后在外头,你就以副龙王身份出现,在岛上或和我独处

时,就以师徒相称,千万要记住,不得失去龙王殿的威风!”

  小痴英雄万丈道;“这当然,我白小痴何时失过威风了现在身份不同,更不在话下!”

手猛切:“杀!杀得武林人人臣服,才知道我白小痴不是好惹的!”

  东方龙含笑道:“年轻人发发威倒也可以,不过要有分寸,别杀孽过重了。”

  “是!”小痴一本正经拱手回答,倒也有板有眼。

  东方龙了即一桩心愿,心情也开朗许多,道:“你过来,让为师看看你的脉门穴道!”

  小痴依言随他走到靠左窗两张太师椅,东方龙已开始替他把脉。方一触及脉门,就有一

股力量反震,鹜得东方龙眉头一皱,不由得看了小痴一眼。

  小痴已被突如其来的喜悦冲昏了头,直把东方龙当成再造父母,对他已是言听计从,百

依百顺,连性命都可交给他。

  他此时只会对东方龙傻笑着。

  东方龙也回他一笑,继续把脉,脸情则时有变化,可见小痴的脉并不好把。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月已西斜,小痴仍甚有精神在等待结果。

  小痴急追问:“如何?师父?”

  东方龙吃重道:“你服了多少安葯?”

  小痴得意风发,朗朗上口:“多啦!‘千年灵芝’、‘雪山朱果’、‘长白千年银狐

血”、‘六神银花’、‘漠北千爪红蛛’、‘天山冰莒血”、‘寒山玉叶何首乌’、‘五彩

七角蛇’、‘阴阳金眼蝎’、‘万年玉马人蔘’、‘水晶蟾蜍’,太多啦!念也念不完。”

  东方龙想不惊讶都不行,这些葯,样样俱有奇效,千载难得一求,他全吞入腹中,尤其

是“水晶蟾蜍”,更是难得。

  他问:“你当真服下水晶蟾蜍?”

  小痴道:“当然,我的血都快变成透明的了!”

  东方龙不解道:“那不凡所取得那只……”

  “那只道行只有几百年,是被我骗出来的,虽有功效,总比我服下这只来得差些。”

  “原来如此……”东方龙已沉思,不知在想何事。

  小痴追问:“师父,我的身体很棒吧?”

  东方龙被他一唤,已定过神,淡然一笑,道:“你服下灵葯太多,体内已有股力量潜

伏,随时虫虫慾动,若引导得好,将获益匪浅。”

  小痴登时满是高兴:“我就知道,我的准备工作,做的很好,还没练功,就有了内力!”

  东方龙道:“你别高兴的太早,你身上内劲虽多,但你的经脉却渐渐消失,也许是你服

了水晶蟾蜍的关系吧?”顿了顿,又道:“当你经脉消失后,那股力道将一泄而崩,如若你

无法控制,将碎烂五脏六腑。”

  小痴愕然,没想到服下如许之多宝物,还会有副作用?他急问:“有办法化开吗?”

  东方龙道:“也许有,那就是你必须在脉经消失前学会引导之法,或而能利用此股力

量。否则为师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你快教我!”

  “教是一定要教,可惜大凡练武之人,所运内力,全是遵循经脉运转,我的‘吸龙神

功’也不例外!”东方龙道:“为师所担心的是,你的经脉穴道要是消失,你又将如何运

功?”

  小痴频频点头:“这倒是难题……我得想法子解决才行……”

  东方龙忽然轻笑道:“不过你也别太在意,吉人自有天相,为师告诉你,只是想让你知

道体内的状况,将来有个防范,再来就是练了本门内功心法,可能会因你体内渐趋减少的经

脉而起冲突,会有突然消失之虑,若你在运气时发现不妥,就千万别和人动手,知道吗?”

  小痴点头:“知道啦!不舒服就别交手就对了。”

  东方龙稍沉思,又道:“也许该将你身上血液放出少许,以减少水晶蟾蜍葯力对经脉的

侵蚀,以免于完全消失之虑。”

  “对!就这么办!”小痴立时伸出右手:“师父你快下手,我等不及了!”

  东方龙轻轻一笑道:“说你聪明,也有傻劲?那有说放血就放血了这不妥,待为师再查

典籍,必要时去讨教名医,再作决定,免得有所失闪。”

  他已从小痴左肩,被梅冷心所刺之伤口,业已结成疤之血块,抠下少许,道:“有这些

就足够锁研了,别耽搁时间,我现在就教你“吸龙神功”!”

  小痴喜出望外,多年心愿终能实现,立时学样打坐。

  东方龙马上将内功心法传授一遍,然后举指戳穴,以能让小痴能明白穴道位置及名称。

  进一步,小痴已开始提气,第一次,总不知气从何来,经过东方龙输入内劲引导,他才

知气从丹田所发。

  有了引导,他马上进入状况,运行十分畅舒,只是另有一股不知躲在何处,又似乎充塞

四肢百骸的劲流,仍不听使唤的随意流动。

  东方龙也颇感意外,小痴如此容易就从不知而变成全知,已领悟而利用了。

  他见小痴运行正常,已轻望西天将下沉凉月,已浮现一丝宽慰而满意笑容,慢慢走下山

坡。

  殿堂内只留下小痴在运功。第一次,他总是欣喜的一次又一次好玩的行转内力。

  说也奇怪,他每行转一次,内力就加强少许,速度也快了许多。

  若非他仍漆黑着,将可发现他的肌肤已渐渐转为透明。

  月已西沉,凉风已带寒意。

  当小痴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晨,快接近中午了。

  东方跟班早就在旁侍候多时。

  他准备了早膳,以及洗脸水,突见小痴醒来,他已嘘了一口气,疲惫一笑:“你终于醒

了,我足足等了一个早上。”

  小痴见着他,突然呀的大叫,倒把他吓一跳,小痴迫不及待想找人宣扬:“小跟班,我

学会运气了!你看!”

  他一掌打向桌面文镇,本只是想震碎它,岂知掌力一出,整张大理石五尺见方宽的方

桌,登时轰然全毁了。

  这一响,又吓呆两人,还好早膳是放在靠墙的小茶几上,否则就没得吃了。

  小痴连忙干笑道:“纯意外,小跟班你千万别张扬!”

  他在收拾碎片,一副狼狈样。

  东方跟班吓得面无血色,这可是龙王心爱的东西,他何来胆子见着此事?

  小痴又道:“别担心,你说那里有这种桌子,我偷偷换过来就是!”

  “……少爷那里还有一张……”

  “这不就得了?”小痴道:“大不了去扛过来就是!何况我现在身份不同了!”

  东方跟班也看出龙王对小痴特别优待,只第一次见面就带他来“观海殿”,只是他不敢

想小痴会变成副殿主而已。

  他道:“下次要练功,你可要小心了!”

  小痴干笑道:“纯属意外嘛,下次一定改进!”

  东方跟班也蹲下去捡碎块,道:“你还是先洗脸,然后吃了早膳,老爷等着你去见他。”

  “哦……”小痴现在对东方龙可说唯命是从,马上放下工作,胡乱洗脸,囫囵吞了八宝

粥。哈口气,道:“成了,龙王在那里,快带我去!”

  “别急!”东方跟班笑道:“龙王还交代我要带你去清洗一番,穿件漂亮的衣服,再去

见他!”

  小痴想想也对,自己现在可是副殿主身份,总得打扮象样才对。

  当下他已和小跟班两人用脸盆装着碎桌片,扛下山去,丢于偏僻处。

  随后小跟班领他至一设备幽雅的浴室,澈底清洗一番。

  清洗后的小痴,换上一套白底蓝边缎衫,头发也梳理整齐,好似脱胎换骨似的,精神抖

擞,英气逼人,自有灵性,俨然一副公子哥儿行头。

  照着铜镜,他对自己亦感意外,频频自得叫着:“还不赖嘛!”

  他已信心十足,随着小跟班去见东方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