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二章 祸从天降

作者:李凉

若想解释何者为“祸从天降”,那么以这件事用来解释,最为贴切不过了。

安安稳稳的睡在床上,竟然会有人从屋顶上掉下来,还压得她差点断了气?

只听一阵惨叫尖锐到过深渊浓雾中,依稀可见崖底建有几栋古朴雅轩,小痴身形如流星般砸向一间木屋。

“砰”然巨响,他已撞破屋顶,猛往屋内摔去。无巧不成书,他正好压在一位貌美姑娘身上。

素衣姑娘突遭惊变,尖叫之余,想出手劈开小痴已是不及,便生生的被压个正着,烯哩哗啦,连温柔幽雅的床铺都耐不住而崩塌,碎片纷飞,软罗轻纱到处卷掠,整座雅轩都已晃动,就快垮了似的。

小痴和貌美素衣姑娘则深深埋在床底,也许是摔疼了,连声音也没了。

突又传来更大响声,想必吕四卦也降落地面,却不知他“收获”如何?

小痴儿果真遇上了神仙?武林高人?否则她怎会隐居于这无法想象的深渊之中?

见及屋梁、墙木,似乎还住了不少时间,都已褪色,甚而长起苔藓之类的东西。

小痴迷糊中醒了过来,甩甩沉重脑袋,自言自语道:“这次声音不大一样……想必该有点收获……”目光突然触及被压在下面,脸色冰洁冷艳而奄奄一息的美姑娘,他已欣喜若狂的尖叫:“啊!这次压对了!神仙!这一定是仙女!我终于找到理想的师父了!师父你醒醒。你还好吧?”

小痴也顾不了自身伤势,赶忙扶起美姑娘,不停的拍打其嫩如水晶的脸腮,想叫醒她。

“师父你醒醒,别再睡了!我压上你,这表示我们俩有缘!师父……”

看样子小痴是为寻师父,寻昏了头,也不想想“神仙高人”岂会被他压得不醒人事?

在小痴千呼万唤之下,美姑娘终于幽幽醒了过来,灵秀眼眸微张,元气似乎已好了些。

小痴欣喜若狂,又拍其脸腮:“师父你睡饱了?来,看看您的新徒弟!保证一流货色!”

他已伸出双手食中指去支睁开美姑娘一双明亮的眼眸。

长长而卷翘如开了屏雀羽的睫毛触及小痴双手,美姑娘已惊醒,突见小痴,如着了魔的又尖叫,掉了魂似的抓紧衣衫往后直缩。

小痴倒也能应付自如,含笑道:“师父别怕,虽然我是从天而降,但这不表示我的武功比你好!而我的容貌可能青一块、紫一块,但这终究会消失的,您不必太害怕,我一定是您心目中理想的徒弟!”

他摸着青紫满处的脸蛋,轻轻笑着,以为美姑娘是被自己“丑陋”容貌给吓着了。

美姑娘惊魂初定,方明白小痴是人非鬼,一颗心总算定了不少,谁知方定了心,突又发现小痴还坐在自己大腿上,登时又是一阵尖叫:“啊--”一掌已掴向小痴脸颊,双足踢蹬,立时把小痴踢向对面墙角,撞得小痴丈二金刚摸不着头。

美姑娘仍惊惧的向后缩。事实上,她已紧靠床铺内侧,缩无退处。

她尖叫着:“娘--快来救我啊--”

听其所言,似乎住在此处不只她一人,她娘也同在此地。

小痴好不容易才稳住身躯,坐了起来,苦笑着:“师父怎么……好象神经有点不大正常……”

话未说完,左边窗口已射入一条青影,直掠美姑娘。

“心儿你要不要紧?”

青影一闪身已掠至美姑娘,赶忙将她扶起,上下焦急诊视着。

美姑娘叫声“娘”已伏在美妇怀中哭泣,一切惊变,终于有了依托和发泄。

美妇不忍的抚着姑娘披肩秀发,岁月虽不饶人,却没在她脸容留下多少痕迹,高雅容貌之中仍流露一股冰冷气息,尤其是长久不笑而往下抿的嘴chún,让人觉得她似乎有点不近人情。

不但人冷,连声音也冷,若非对自己爱女,那声音恐怕就要冻死人了。

突见青衣美妇掠至,小痴微感讶异:“咦?看样子,这里的神人高手还不只一人?”已然转为笑声:“不管啦!反正师父愈多愈有出息,照单全收总错不了!”

他马上跪拜于地,虔诚的说:“两位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再拜……”

他猛磕头,虔诚的只差没把头给撞破。

青衣美妇乍闻小痴声音,身躯一扭,冰霜脸容涵盖冷森杀气,怒叱一声“你我死”,右手一扬,凌空一掌已劈向小痴。

掌势过处,狂啸猝起,威猛无比的卷动整座雅轩,砰然巨响,小痴已结实吃了一掌,倒撞墙角,便生生将数寸厚木板给撞穿,摔向屋外,连唉叫声都没时间出口,想必摔得不轻。

美妇对自家掌力似乎甚有自信,一掌劈中小痴后,脸容冷霜已解去不少,温柔的安慰姑娘:“心儿你别难过了,娘已替你报了仇,来,让娘看看你的伤!”

美妇马上将美姑娘扶至床铺左侧化妆台前之一张圆心黑木坐椅,想替她检查伤势。

心儿有了母亲在旁,又见小痴已被击毙(以为小痴已死),心情也好转不少,吓得苍白的脸容也浮现了难得的笑意。

她道:“娘,没关系的,只是……肚子被他压得有点……”

美妇恨道:“天下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她方要替心儿疗伤,小痴头颅已出现破墙洞口,虽鼻青眼肿,他还是笑嘻嘻的说:“对!天下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不过这不包括我在内。”

美妇母女俩猝见小痴似乎一点伤势都没有,顿感惊骇,她那掌力之强,就算已练过数十年的高手,也未必能安然逃过,而小痴他竟然“无恙”?

其实,别的没有,挨打功夫,小痴可从不落人后,这全是他历练“挨揍”多年,再加上乱服太多神丹妙葯,想一掌劈死他,谈何容易?

小痴对两人惊愕,更形得意,滑溜的又钻入屋内,笑道:“师父您的掌劲真够味,我学定了,放心,徒儿一定能将您的武功发扬光大……”

“你我死!”

美妇怒不可遏,双掌尽吐,一个腾身,如幽灵般已欺向小痴,出的全是杀招,非得将小痴置于死地而后始甘心。

小痴灵目闪动,见其出手方位及姿势,有了前次经验,他很快猜知杀招何处能致命,倒也从容应付。

“师父您这么快就传我武功?不过这招像极了‘梅花穿心手’的第十二招‘寒梅带刺’,我可以用武当派‘太极绝魂三式’的第二式‘魂魄逼人’来化解……”

只一对掌,小痴很快化开对方杀招。

美妇突闻小痴一语点破自己所用招式,更是惊骇不已,不由思考,双手再舞,招式与姿势全化了样,先前掌劲极为刚烈,现已转为阴柔而泛起一股冷森气息,绵延不断逼向小痴。

小痴顿感压力倍增,但其眉头喜意更浓:“师父,这招我就没见过了,谢谢您的传授,啊--”

话未说完,已被美妇掌劲劈中胸口,倒飞出窗,滚落屋外种满不少奇花异卉的庭院。

美妇冷笑:“我就不信你打不死!”

她也追出屋外。

美姑娘见状,也怀着一份好奇,想看出结果,随即起身奔向窗口,瞧向庭院,不知怎的,她倒有点替小痴儿担心起来。

小痴滚落地面,迷糊中爬了起来,嘴角已挂出血丝,伤得似乎不轻,但仍掩不去他那份喜悦。

“好厉害的武功,不学实在太可惜了……”

美妇见他连吃自己致命两掌,竟然还能说话,已诧然的以为这小子到底是不是人?

想归想,她可一点也不留情,掌幻千般飞花,又攻往小痴。

小痴对她招式有了个底,动起手来,从容多了。

“师父您第一招七实十三虚,杀着在中宫,可是您为何不把它摆在上盘‘天突’穴?这样或许威力会更大……我试试……”

小痴竟然在短短三分钟不到时间,将中年美妇方才那招舞得丝毫不差,反过来攻击中年美妇,差的只是他将杀招从中宫往上移七寸,对准“天突”穴罢了。

中年美妇这一惊非同小可,真以为自己碰上了怪物,招式舞的更快,想以此逃过小痴眼睛。

然而小痴那双贼眼大概是“看多了”,竟也一招不漏,一式不差得学的清清楚楚。

突然间,中年美妇不再狂舞,一反常态,改用第一招,阴柔缓和的攻向小痴。

小痴亦感意外:“师父,这招您不是用过了吗?哦……你在考我学会了没有?好,我也照用不误!”

小痴也舞出同样招式迎了上去。

双方掌拳交锋之际,宛若八爪蜘蛛缠斗,打得难分难解,突然小痴唉叫,整个人已从不高的空中摔下来。

中年美妇见机不可失,赶忙欺身小痴,伸手戳了他数处穴道,方嘘了一口气,擦擦额头汗珠,奇异的直往小痴脸上瞧去。

心儿此时已走了过来,瞧瞧小痴,复转视美妇:“娘……他……”

美妇勉强一笑:“他很怪,连娘的功夫都逃不过他眼睛,若非娘用了‘梅花针’在对招时,暗中刺入他‘少冲’脉,还真不知要如何制服他!”

心儿惊道:“他会我们的武功?”

“也许……也许他方才偷学的……”望着小痴,中年美妇感触良多:“天下怎会有此奇异小孩?悟性如此之高……行事却叫人哭笑不得……”

她转问心儿:“他真的是从屋顶摔下来的?”

心儿想及被人压个正着,不禁脸红,腼腆的点头:“嗯。”

中年美妇抬头望向高空,除了层层浓雾,根本无法望透苍穹,诧然道:“又有谁会不顾生死的从万刃崖跳下……还口口声声叫我们是‘师父’……”

心儿望着昏沉的小痴,不由自主的说:“娘,您要杀了他……”

中年美妇心神一凛,表情已恢复冷森:“不错!天下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心儿默然而立,纵使母亲从小灌输自己,不能对男人软心,但此时她却不明白自己是否下得了手,一刀把小痴给杀了?

“怎么?你不忍心?你别忘了他毁了你的房屋,还压得你差点送了命!”

中年美妇不停提醒小痴方才之罪行,似想让心儿认定“天下男人皆该杀”之事实。

别的不说,但闻小痴压着她冰肌玉洁的身躯,她心中已升起一股龌龊而被辱之恨意,揪着衣衫,似想揪掉被触压过之肌肤,然而谈何容易?怒意已涌上心头。

“不错,男人都该杀!”

跨步、举掌,心儿已满心怨恨的想劈死小痴。

美妇见她如此举动,笑容已露,出言喝止:“心儿等等!”

心儿颇感意外母亲会阻止自己,不禁怒意更坚:“娘,这贼人如此欺负我、我……”

“娘知道!”中年美妇迎了过去,含笑道:“他是该死,但他来的突然,我们总得探清他来路再说,也好将来有个对策。”

被她娘这么一说,心儿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困然立于该处,手掌捏了捏,总也无法下手。

中年美妇含笑道:“拍醒他,最少,娘会逼他盖一栋房屋还你!”

“是,娘!”

心儿很快而用力的击拍小痴身上数处穴道,叫道:“喂!恶贼你是谁?为什么要跳崖?”

小痴幽幽醒来,只是软麻六仍被制,一点也使不上劲,闻言,瞧向心儿,问的竟是有关武功之事:“师父您刚才用的是哪一招?怎么我一闪身就结了气?”

心儿对他答非所问,甚是生气,怒道:“我问你话,你听到没有?快回答我!”

“听到了!”小痴很快而真诚道:“你说的是:‘我问你话,你听到没有?快回答我!’”

敢情小痴以为她问的话就是此话,而不是“为何要跳崖”这句话。

心儿登时咬牙切齿,以为小痴有意捉弄,怒叱:“可恶!”一个巴掌已打得小痴火辣辣、疼恻恻的。

小痴虽感疼痛,仍是笑脸迎人:“严师出高徒,师父您放心,只要您肯教我武功,再苦的日子,我都能挨!绝不让您失望。”

“你……”

心儿气得七窍生烟,就是不知该如何是好,恨不得一刀将小痴给剁了。

中年美妇已走过来,冷森脸容罩着一片杀气,冷道:“你最好给我老实说,你是谁?”

“白痴!”小痴答的甚干净俐落。

“白痴?”中年美妇和心儿为之一楞,天下哪有这种名字?

中年美妇以为小痴有意捉弄,怒喝道:“小娃儿你再逞口舌之利,休怪老娘对你不客气!”

小痴轻轻一笑:“大师父,这也难怪啦!我的名字一向让人很头痛,不过我真的就叫‘白痴’,中间加一个‘小’字就对了。”

“白小痴?”中年美妇疑惑的念一遍。

小痴频频点头:“没错!最近很轰动武林的!”

心儿冷森道:“胡说!看你贼头贼脑,一点也不像白痴,你在说谎!”

小痴道:“如果我要说谎而讲出这一千人有一千零一人不信的名字,那我真的是‘白痴’了!”

说的也是,心儿母女俩有点相信了。

中年美妇冷道:“你为何取了这个怪模怪样又傻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祸从天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