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十章 新官上任

作者:李凉

  此殿在半山中,殿前有宽广花园,居中则为大片铺着白石之广场,乃岛中人员聚会之所。

  殿内正式摆有气派太师椅,居中一张大于两旁椅子一倍有余,红绒椅垫上,素青衣衫的

东方龙仍闲雅的坐于此。

  他也等了近一个早晨,但仍心平气和,等待对一智者来说,正是宁静思考最佳良机。

  终于,小跟班已领着小痴来此晋见,拜过礼,他已退至殿外侍候。

  东方龙瞧着小痴,频频赞许英挺潇洒,小痴也乐于接受,随后他已道:“我准备马上宣

布你为本门副殿主,你可有所准备?”

  小痴摆出威武姿势,道:“早就准备好了,你尽管宣布就是!”

  “我所说的准备,不是指此,而是你当了副殿主,要如何让他们心服?”

  “哦?”小痴疑惑道:“他们敢不听你的?”

  东方龙淡然一笑,道:“他们当然不会抗命,只是他们若不心服,你这副殿主当的想必

也很痛苦,何不想个法子让他们心服?”

  小痴颔首:“也有道理……师父你替我想想,你经验丰富!”

  东方龙笑道:“我经验丰富,却不及你聪明,聪明的人,又有何事不能办到?靠自己总

比靠别人好。”

  小痴闻言,频频点头:“也对!这小事嘛……”脑筋一转,已甚有气魄道:“师父您放

心,我保证让他们无话可说,这是做副殿主的基本条件!”

  东方龙赞许一笑:“如此我就放心了!”转向殿门:“小跟班,敲钟!”

  东方跟班应了声“是”,马上走向殿堂右侧后角吊着的大铜钟,开始敲起。

  “咚咚”钟音浑沉传出,不疾不徐,缓缓鸣送。

  不到几分钟,龙王岛该到的都集合在殿堂广场外,个个面色吃重,不知龙王有何大事要

宣布。

  东方不凡站在最前面,刑开天在其右侧,四大高手立于两人后面,其后者,皆是一些护

院和家丁、女仆,总人数约四五十名。

  钟声毕,小跟班也站至人群一角,没多久,东方龙一副君临天下气势和小痴已缓缓走出

来。

  小痴昂首阔步,一生中也只有此时如此威风过,他可要好好过足瘾。

  众人猝见小痴与龙王并排而行,皆诧然不已,尤其是东方不凡,更是瞅红的怒眼猛瞪,

直是不甘,兀自不解揣想着,这小白痴何德何能,竟能和父亲混得如此亲腻,莫要中他姦计

才好。

  一声“龙王”,众人已拱手拜礼。

  东方龙和小痴立于殿前石阶,含笑望着群众,东方龙详和道:“免礼。”

  “谢龙王。”众人已收礼,静默聆听。

  东方龙环视众人一眼,道:“时下英才难求,为了本门日后得以更形门楣光耀,本人决

定再立一位副殿主。”

  此语一出,众人已显騒动,但随即平静。

  东方龙很快又接着宣布:“这位副殿主想必各位并不陌生,他就是近日名震江湖的天下

第一智者白小痴!”

  小痴马上拱手笑道:“各位,咱们马上就是好朋友了!”

  群众一阵哗然,不必说,情况可分两种,佣仆者,只觉讶异小痴如此年轻就登上副殿

主,存有一股羡慕之心,他们只有惊喜。

  另一种则是排斥,刑开天、四大高手以及东方不凡皆难以心服。

  刑开天立时拱手:“禀龙王,属下觉得此事似乎有再商讨之必要。”

  东方龙笑而不答。

  东方不凡尽露不屑神态,道:“爹!此人出身卑贱,而且胡作非为,将来一定会对本门

不利!您不能听信他花言巧语。”

  东方龙冷道:“不凡,你可知英雄不怕出身低?不得以此来褒贬他人!”

  “可是爹……他明明是……”

  “不必多言!”东方龙冷道:“我自有主张,你们听听副殿主几句,再作定夺也不迟!”

  他转向小痴,微微颔首,要他发言。

  小痴立时神气盎然,道:“我知道各位都不甚服气,没关系,对我有什么不服的尽管

说,我既然要当龙王殿的副殿主,就有办法叫你们心服口服,如果服不了你们,俺铺盖一卷

就走!也没面子再留在此丢人现眼了!”

  此语一出,几位高手已有了机会,不禁皆暗中露出鄙夷笑意。

  东方不凡冷笑道:“很好,我倒想要看看你如何让我心服口服?”

  小痴道:“不急!不急!不服的人不只你一人,这样好了,服气的人退在一旁,不服的

人留在原地,我一个个讨教!”

  他的大胆连东方龙都有点吃惊,东方龙原本只是要他耍耍脑筋即可,谁知他却来真的,

要是动起武来,则小痴可就难办了。

  众人闻及此言,已往东方龙望去,希望得到指示,小痴讲的,可不怎么算数。

  东方龙道:“副殿主的话,你们一样要遵循!”

  群众霎时有了变化,那些佣仆,扯不上争权夺利的人,已退至一旁,只剩下东方不凡,

刑开天以及四大高手,留在当场。

  小痴频频点头:“不出我所料,就是你们几个人,没关系,反正以后都是同行了,你们

爱怎么比就怎么比,我决不让你们失望!”

  东方不凡冷道:“只要你能接下我三招,我就服了你!”

  小痴满口爽然答应:“是比武!没问题,我接!还有谁要比武的?”

  火龙冷道:“你能吃我震天雷,也该能吃我一掌。”

  “没问题!”小痴照单全收。

  神龙卜尚道:“属下虽不排斥副殿主,但副殿主总得拿出一两样功夫吧?毕竟龙王殿并

非一般粗鄙武林门派!”

  “没问题!”小痴道:“你要看什么功夫?我学的很杂,虽未必比你高明,但也过得去

啦!”

  东方龙道:“除了内力一项,副殿主其它功夫仍十分高明。”

  他之所以有此一言,在点明卜尚别找小痴最弱一环他是只想“看功夫”,何来看最弱者?

  小痴道:“也对!我内力还在修,不久就能让你满意,你看别样吧?你专长何种功夫?”

  “轻功。”卜尚回答,这是众所认定他“燕子三绝抄”为天下一绝。

  小痴道:“轻功倒没啥,一炮冲天,我可不赖,你能纵多高?”

  “大约十八丈。”

  通常练武人只要能纵十五丈,已是罕见,若十八丈,可谓个中顶尖高手了。

  “十八丈……”小痴往天空瞧去,大约有了定数,突然双腿一蹬,人如冲天炮冲往高

空。冲劲之足,让人眼花。

  佣仆未见此奇异身法?死板板的往上冲,已哗然叫出口。

  卜尚猝见小痴身形速度不慢,也心存较量,立时腾空追掠而上。

  两人各冲高十数丈,已成碗大黑点,小痴还再冲高,卜尚已换过一次气,凌空再追,终

究仍差丈余远,而先行飘下,落于地面,他已服了小痴,向东方龙拱手一揖,默然退于一旁。

  众人为之吃惊,不得不对小痴另眼看待。

  岂知小痴是摔下来的,“啊”的一声,像蛤蟆翻身,屁股先着地,蹬得他憋红了脸,频

频闷叫疼!

  其下坠冲力仍未竭,而带着小痴往前滚,幸好东方龙一股暗劲赶忙托出,才将他身形给

稳住。

  众人不禁觉得想笑,先前那股“另眼看待”之心只好重新估计了?这算那门轻功?简直

和摔死狗差不多。

  小痴不敢明显的抚抓屁股,干憋的笑着,“这也是降落的一种功夫!屁股跟脚,只差三

尺,也没什么好挑剔的了!”

  微微定过神,他已转向刑开天和天地二龙,道:“你们呢?想在我身上弄点什么?”

  刑开天有伤在身,自不便动手,他道:“人人称你聪明绝顶,我们就比文的,能文能武

力堪担当龙王殿大任。”

  天龙昨夜被耍了一记,亦甚不服气,想再斗斗小痴,当下拱手道:“副殿主机智过人,

属下愿再次领教。”

  侏懦地龙道:“文的武的都有人了,我侏懦也没什么好比,只要你过得了关,属下自是

心服!”

  小痴笑的邪,道:“看你吃得少、穿得少,倒也满知足的,这种品种并不多见。”

  地龙道:“属下不中看,却很中用!”

  “可以‘看’得出来!”再笑几声,小痴已转向刑开天和天龙,道:“来吧?是要问答

题,还是选择题?”

  天龙在四高手中,要算学问最好,已胸有成竹道:“风闻副殿主不但聪明绝顶,还考过

秀才,可谓才高八斗,属下就与您对一首诗。”

  “欢迎!”小痴得意道:“别的没有,作诗这一行,俺从不落人后,放马过来吧!”

  天龙稍一沉思,已道:“白痴白痴白白痴!”

  小痴愕然:“你在损人?”

  天龙含有调侃道:“这只是诗,不损及人。”

  “好吧!你对我,我就对龙王!”小痴已道:“龙王龙王龙龙王!”

  “白痴白痴白白痴!白痴罪该万死,死落十八地狱门,为阎王老子洗脚!”

  这诗够损人,几位高手闻及,自有“大快人心”的感觉,也钦佩天龙之机智高超,一口

子就得小痴哑巴吃黄连,无以还言,只有挨“骂”的份。

  小痴摸摸鼻头,怪异的一笑:“我现在又发现,我的名字连阎王都要欺负几手才甘心?”

  自嘲归自嘲,他还是很快对上口:

  “龙王龙王龙龙王,龙王步步高升,升晋三十六宫天,与玉皇大帝打麻将!”

  此语一出,慵仆们已哄然窃笑,复又憋住笑声,只因在龙王面前,不能太放肆的畅笑而

已,他们实掩不住对小痴的喜爱,频频夸赞,对得好。

  东方龙也情不自禁哂笑着,虽然他知道最后那“打麻将”对得不好,但他也明白这是小

痴故意开玩笑。

  全句都出来了,末尾只要稍加修改,对小痴来说,又有何难?

  天龙也知道此道理,但他仍要例行的指出:“你那末句“打麻将”,多了一字,不能对

仗,你可有解释?”

  小痴侃侃有词道:“哦!错了吗?也罢,本来该是与玉皇大帝平起平坐的下棋,但是下

棋归下棋,总没有时下的打麻将来得有意思,说不定三缺一,我还可凑一脚,至少插点花,

分点红总有的,你不认为‘打麻将’比‘下棋’有意思吗?”

  他的解释虽刁钻,却也不无道理,最主要,他已表现出敏锐之思维反应,这在较量智能

上,他是占了上风。

  天龙已心服的拱手:“副殿主机智过人,属下心服!”

  他也退至一旁。

  小痴自在的接受,随又转向刑开天,道:“总管大人,你又该出何难题?”

  刑开天早有准备,道:“属下有个问题百思不解,几年前,属下在寒月观与青云道长闲

谈,他却出了一个难题,属下就以此难题来考你!”

  他道:“一个人只有两条腿,为何进入屋子以后,再走出来,就变成六条腿?”

  这问题,他足足想了数年,还未想通,如今拿来考考小痴,心想胜算机会该不小才对。

他已稍带狡黠的睨视小痴。

  众人也在想此问题,为何好端端的一个人突然间会变成六条腿?

  他们想不通,全然瞧向小痴,看这天下第一聪明的人是否真有一套,把人变成六条腿?

  然而小痴连想都不必想,立时道:“这问题很简单,进入屋里,背张椅子出来不就得

了?”

  人有两腿,椅有四腿,加起来刚好六腿。

  众人哗然不已,刑开天想了数年的问题,竟然会如此简单?简单的让人太过突兀,太不

容易接受。

  但事时上老道长出题,也只是秉着一窍开通心情,只要点破了,就不值多少银两了。

  刑开天楞然的盯着小痴,半晌说不出话来。

  小痴故意装模作样,道:“你不信?那你背背看,少了一只脚,就去找那老道长要,他

会剁给你的!”

  题目是道长所出,若不服此答案,倒须向道长再讨教他的答案了,所以小痴才有此言。

  刑开天输的无话可说,他也退下。

  侏儒地龙道:“副殿主所说答案,实让属下心服,属下告退!”

  不必等比武,他也退至一旁。

  小痴呵呵笑道:“吃得少的人,果然容易侍候!”

  东方不凡已憋了甚久,如今已剩下他和火龙,该是出手的时候了。他道:“白小痴,你

一张嘴光耍着,可惜功夫不行,也无格居此高位,接我三招再得意也不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新官上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