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一章 智敏双全

作者:李凉

三天的疗养,再加上白小痴本身体质的特异,那些伤早已痊愈,不但如此,在经过东方龙授予内功心法之后,白小痴日夜苦练,竟然收获颇丰,若见他充满灵性眼睛,此时也有碧光泛出,可想而知,内力已精进不少。

他已换上一件素青丝质便装,这质料和东方龙所穿的一模一样,也许是小痴身份不同,所以东方龙特别为他准备了此衣衫,穿在身上,再配上梳理整齐之头发,用东云巾挽个发髻,雍容华贵已隐隐泛出。

但他说话仍是那副德行:“嗯!你们来的很早,表示有心排除这个‘笨蛋’雅号,可喜可贺!”

众人拱手问好后,天龙已道:“副龙王机智过人,属下能学得一二,亦是托您的教导,自是受益匪浅!”

“有此想法就好?可惜有的人就是想不开!”小痴似笑非笑的说:“本新官上任也不来捧捧场,实有点不太聪明!”

天龙道:“副龙王可是指少门主和刑总管?”

“嗯!”小痴道:“本来,他们是笨是聪明,我管不着,但为了本门将来发展,我可不能让他俩如此一笨到底,这是严重的致命伤,所以我还是要把他们请来,一起接受训练。”

说着,他已转向左侧花园后头,叫道:“小跟班,去请那位大人物来,就说副龙王有令!”

远处传来东方跟班回声“是”,他已动身去找两人。自小痴升了副殿主之后,小跟班已然对他侍奉的无微不致,变成名副其直的跟班了。

不到半刻钟,东方不凡和刑开天已心怀不悦的走向此地,倨傲的拜个礼,连问好都免了。

小痴轻轻点头:“来了就好,三天前你们扳不倒我,三天后你们就得听命于我,否则我翻脸可像翻书那样简单。”

东方不凡冷冷的‘哼’了一声,瞟眼而视,态度十分不恭。堂堂少门主身份还要听令这外来客,实让人够呛心。

小痴轻轻一笑:“大公子、大少爷,你爱怎么‘哼’,我不管你,要是你违抗命令,我可不管你是谁,照样以门规论处。”

东方不凡再大胆,也不敢违背他爹所订的规矩,否则他也不会来了,闻言,硬是一把火在心头,却无处可发泄。

小痴得意一笑,向东方跟班招手:“你也来!我的跟班,少说也得比别人聪明才行!”

东方跟班暗自窃笑,已走向四大高手左后方,也想接受训练。毕竟谁不想让自己变得更聪明?甚至带点狡黠。

小痴含笑道:“现在是训练期间,各位不必太拘束,也不可故意捣乱,相信这对大家有益!”

在殿前石阶上来回走了两趟,他道:“虽然脑袋那么小,却有天才与白痴之分,想想也真拿它没办法,一大堆什么过目不忘,举一反三,观察入微,反应灵敏……这些都包括在记忆力、理解力、创造力.分析力、观察……幻想……反应……一大堆,想一时全部训练,并不容易,所以我只好先挑重要的,你们猜,先训练那样比较好?”

地龙干亮高举矮短手臂,很快已回答:“先训练过目不忘,这可以看清敌人招式,而且记下来很快就能化解。”

小痴摇头:“你看我就知道了!我看得懂,未必化得开,所谓百无一用是书生,就和我差不多啦!”

天龙段绝道:“以创造力如何?不断研究发展出新绝招,这可使本门功夫更进一层。”

小痴道:“话是不错,可是‘创造’一途,该是龙王那种绝顶身手才须要加以发挥,像我,每次创出的招式,老是打不过人家,我也不知毛病出在那里?创造武功之事,还是由龙王解决的好。”

以前小痴总喜欢另创招式,然却时常不敌于人,并非其所创的全然无用,而是那些招式,非像他此种普通身手所能发挥,是以在他感觉上,好似所创招式皆不怎么管用。然而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纵是如此,遇上了好招怪事,他仍会再创几招,至于是否会被砸得满头包,他可不在乎。

这也是他懂得天下武功招式,但时常又被追杀的原因之一。然而目前以整人为乐,他倒不想往“创招”方向发展。

众人也不如该从何处学起。

小痴已自得笑道:“从‘反应’开始,一个练武的人,最重要就是身手敏捷,够得上一个“快’字,其它的就不怎么重要了。”

众人闻言,始恍然。创造招式,其目的也是在克敌、制敌,而招式若快于对手,更能制住对方,两者俱有相当共同目的,当然练个‘快’要来得实惠多了。

小痴又道:“招式虽求身手敏捷,脑袋智愚也是一样,谁反应快,谁就是聪明人,谁反应慢谁就是笨蛋!尤其对练武人来说,这点更为重要,所以我们就从‘反应’开始训练。”

得意的寻视众人一眼,他道:“在还未训练以前,我想考考你们,看你们到底有多聪明。我好决定如何教你们,方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众人已凝起心神,准备应考,连东方不凡也不例外,前三天,他是以武斗,现在则想以文斗来扯小痴后腿。

小痴睨向众人,稍加思考,已淡然笑起,准备再次和众人较量。

他道:“听清楚,有一个人不用任何东西和武功,在柔软的沙滩上行走,然而我们却看不到他的足迹,这是为什么?”

题目出的甚是平常,却令人费猜疑,众人开始沉思,总想找出答案。

第一个侏儒地龙已急忙抢先回答:“我知道,他是用手倒立行走,所以看不到足迹!”

小痴摇头笑道:“不对!我所说‘看不到’是看不见任何痕迹,包括足迹手迹,以及其它可能留下的痕迹,你的回答不能算对。”

地龙显得有些失望,干笑着:“这题目果然有点门道……”

火龙扭动肥猪猪脑袋,道:“那人是用跳的,跃过沙滩,是以未留下痕迹。”

“也不对!”小痴道:“我说过他是一步步的走,而且沙滩说不定十万八千哩,他怎能跳得过去?”

神龙道:“他每走一步,就用脚将足迹掩灭,所以无迹可寻,当然,用树枝之类东西抹去也行。”

小痴道:“不对,我说过不能用任何东西,“脚”也是一种东西,也就是说那人除了走路,其它任何消灭的方法都不能用。”

天龙道:“他走过之后,海浪袭来,已将足迹掩灭。”

小痴道:“不对,沙滩不一定要在海边,在沙漠、湖畔,任何地方都可以。”

这就难倒众人了,既然在沙滩上行走,不能用任何方法毁去足迹,又岂会见不着足迹?

小痴道:“怎么?想不出来?这么简单的问题,小跟班你说说看!”

东方跟班嫩脸微红,道:“沙滩是流沙,人走过去就沉下去了,所以……所以……”

小痴笑道:“所以足迹也没得见了?”

东方跟班困窘道:“是……”

小痴道:“你的想象力比我还丰富嘛!其实你该想的实际些,那有人会在流沙上走?就算答案是如此,也很难令人满意。”

地龙急切道:“那……答案到底是什么?……”

小痴呵呵笑着,道:“答案很简单;因为那是透黑的晚上,就算你们挖个大坑,也没人见得着。”

众人哗然,想了如许多之原因,就是没想到此情况,不禁对小痴更加折服。

小痴笑的其开心,道:“你们想的全是如何足迹消失,这正上了题目的当,怎会想到让自己的视线受阻呢?其实黑漆漆的夜晚是一种答案,另一种?我们背向看那个人,不也是瞧不见那些脚印?知道了吗?答案并非只有一个。”

众人由衷心服,只有东方不凡更加嫉心了。

小痴道:“这题你们过不了关,现在再出一题,你们要好好把握啊!”

众人马上歛起心神,准备再作答。

小痴轻轻一笑,道:“世上何种东西最不怕冷?”

“貂!”地龙又抢着答。

“不对!”小痴道:“貂能生活在冰天雪地,人类也能,所以它不能算。”

“天池冰鱼,它可在寒冰湖中活命!”天龙道。

小痴道:“也不对!它是可在湖中活命,但湖水过冷,它还是会筑巢躲起来,可见它仍怕冷。”

如此一说,众人又茫然了,皆表示不知。

小痴轻笑道:“其实这东西就在你们身上,是鼻涕!”

“鼻涕?”众人惊愕脱口而出。

小痴浅笑不已,道:“不错啊!天气愈冷,鼻涕愈是喜欢往外跑,谁敢说它不是最不怕冷?”

众人恍然而笑,皆对小痴回答感到满意而风趣。

东方跟班问道:“那……副殿主……什么是世上最怕冷的东西?”

众人凝目注视小痴,倒想看他又如何解释此物?

小痴连想都不必想,就脱口而出:“屁!”

众人又是阵騒动:“会是它?”

小痴自得的点头,得意笑道:“这家伙刚从下面出来,又急着往鼻孔钻,它不怕冷,什么才怕冷?”

众人那晓得两样东西都出在自身上?还被小痴说的头头是道,让人无以反驳,除了莫名的笑意,还真无法讲出一句话来。

只有东方跟班怀着崇拜心灵,道:“副殿主,这些妙绝的智能题目……你都是从那里学来的?”

小痴道:“这要学吗?有的人天生即会,当然啦若真的要学也不难,多吃几条蕃藷就行啦,呵呵……”

东方跟班也脸红的笑着,道:“那你认为我们……有多聪明?”

“看样子,你们的智商只有六岁半!”小痴哧哧笑着回答。

“六岁半?”众人哭笑不得,每以为很聪明,但在小痴眼中,只有孩童的智力,实是让人瘪透了。

小痴肯定而又点嘲惹道:“不错,只有六岁半,适合牛头马面变变变!(即现代之大萝卜蹲)!”

“什么?”众人又是惊愕叫着。

小痴笑的惹人道:“我是说训练你们,只有从“牛头马面变变变”开始,这样才能启发你们的智能,训练敏捷的反应!”

众人这下真的哭笑不得了,东方跟班还说的过去,但他们都已上了年纪,没有六十,也有四十、五十,还在玩此游戏,实是让他们又吃惊又无奈。

天龙困红着脸,道:“副殿主,你该不会当真吧?”

小痴道:“本副殿主言出必行,再说为了各位好,只好勉强一试啦!若不加强训练,殿主怪罪下来,我可担待不起。”

东方不凡冷道:“如此幼稚的举止,本人不屑参与!”

小痴嘲讽道:“对付六岁半的小孩,不必玩什以抗命论处,砍下你一条手臂!”

东方不凡怒斥:“你敢!”

小痴目光转凌厉:“你可以试试!”

两人怒目而视,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刑开天见情况不妙,马上拉扯东方不凡衣衫,细声道:“少公子,这事,将来再说吧!”

东方不凡也知小痴并不畏惧自己身份,否则也不会在夺宝开始时就三番两次找自己晦气,此时此境只在表现自己不屑于小痴,若真叫他抗命,他还没那个胆子,当然,若卯起劲,他势成骑虎难下,但现在有了台阶自是顺势退下,冷冷‘哼’了一声,目光已移走,不再理会小痴。

小痴谐谑一笑:“对嘛!何必拿自己开玩笑?要扳倒我,也得找个好机会才行!吃眼前亏的人,智商只有两岁半,是低能儿童,无可救葯了!你比低能儿稍高一点,会见风转舵,所以还有救,而我就是你的救主!”

转向众人,道:“现在大家先抓个变脸名称,游戏就要开始,虽然有点返老还童,不过这方法的确有效,希望你们全力以赴,为了使训练有效起见,每输一次,就长一颗瘤!”

他拿出尺余长的小木棒,挥耍着,随时都有落在众人头上的可能。

众人已选了脸面,依次为:东方不凡--牛头。刑开天--马面。天龙--虎脸。地龙--豹脸。神龙--猪头。火龙--狗脸。东方跟班--猫脸。

名字取得怪,动作也怪,若是牛头状,则要作出长出牛角模样,实让人哭笑不得。

小痴已宣布比赛开始。

刑开天唱道:“马面我马面我变变变,马面变完了我变猪头:”

一场比赛就此开始,起初东方不凡还故意不遵,但被敲了几次脑袋,再也不敢怠慢,拚命的赛着,免得脑袋变成金佛头。

比赛从先前的缓慢,到后来全神贯注,尔虞我诈,倒也合小痴目的?训练众人的反应。

不到半小时,众人脑袋的瘤也长了不少,尤其是心神那种疲劳,比让他们练上一天武功还累。

终于小跟班由于武功最弱,体力当然不支而跌坐于地,就快昏厥,两眼发直,气喘如牛。

小痴见状,突然大叫:“猫脸变变变!”

东方跟班愕然又蹦了起来,已全然失去理性控制,呆愣的望着小痴,急念道:“我变我变,我变变变……”

“不必变啦!”小痴打断他的话,笑道:“像你这样不经过大脑的反应,可算是训练成功,永远不会输了!”

东方跟班此时才稍微醒了过来,吶吶道:“副殿主……我可以不练了吗……再练下去真的会变猫脸了。”

“当然可以!”小痴寻向众人,悦然道:“如何?这比练功还劳累吧?今天就到此为止……”

众人嘘口气,浴火重生感觉顿上心头,暗道:“好险”,要再练下去,就算不被累死,脑袋也会被敲肿。

小痴等他们擦汗,休息一阵,方道:“你们练了那么久,不知效果如何,我来考考你们!”

他走向侏儒地龙,笑道:“老兄,你蹲的最是勤快,想必最有心得,就从你先开始!”

地龙身材矮小,蹲着和站看差不了多少,玩这游戏,最为吃香不过了,输的也比较少,一股冠军感觉让他沾沾自喜,闻言已摆出架势,欣然接受,道:“副殿主抬爱了,属下定当尽力以赴。”

小痴笑道:“很好!这试验很简单;把双手伸出来,我打右手时,你的左手就得赶快收起来,知道吗?”

地龙点头,马上伸出双手。

小痴轻轻一笑,立时打向右手,地龙果然急忙伸回左手,不过右手却硬邦邦不能动仍被打疼了。

地龙突然发觉不对,道:“副殿主,我的右手……”

“该打!”

小痴再打一记,已换上天龙,以至于所有人,情况都一样,右手根本闪不掉,被打得疼澈心骨。

又轮回地龙,他急道:“副门主,这不合理,你老是打右手,而叫我们避开左手,如此一来,我们永远也只有挨打的份!”

“是吗?”小痴道:“那换个位置,我打左手,你缩右手。”

说着他已挥棒打向地龙左手,地龙急忙伸右手,情况仍是一样,他又抱怨:“副殿主这也不合理,根本避无可避。”

“噢?”小痴黠笑着。

火龙道:“属下也认为不合理,反应再快,也没办法躲掉。”

天龙道:“副殿主似乎该改为打右手,缩右手才较合理。”

“合理?什么叫合理?”小痴道:“打人还要讲理的?”

小痴一不作,二不休,打得更急,更快。打得众人脸色全变,手掌疼痛难挨,怨恚已起。

“合理的就是训练,不合理就是磨练!你们这些人就缺少磨练!”

小痴打的更快速,笑的更捉狎。

地龙已被打得难以忍受,急叫道:“这明明是不合理,你怎么可以如此?伸出的手不能动,分明是在整人!”

“那来不合理?打右手,很正常嘛!”

“可是被打的那双手永远逃不掉!”

“你为什么不逃?”

地龙突然收起双手,他一收,众人也跟着收,惧然的瞪着小痴。

小痴愕然道:“你们为何收手?”

地龙道:“收了手,你就打不着!”

小痴突然笑了起来,道:“为什么你们非得被打疼以后才想到要收两只手?刚开始的时候就收手,不就什么事也没啦!”

地龙怔愕:“可是你先前不是规定打右手,缩左手?”

小痴笑道:“没错啊!否则你的手那会红撞,你明知很不合理,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收手了要你们反应敏捷,不单只是动作上敏捷,就如此事,你左手反应再快,仍逃不了右手被打的命运,也就是从一开始,你就被我的话套牢,吃亏上当,那是必然的!”

众人这才恍然,小痴原是想以此来测测众人反应,没想到众人仍未能逃过语言束缚,而挨了这顿打,直在挨得一文不值而没话可话。

小痴笑道:“这顿并没白打,至少你们该知道合理的事情不一定是对的,不合理的事情也不一定是错的,全在于你们如何应付,知道了没?”

地龙摸着红肿手掌,佩服道:“副殿主教导的是,属下受用无穷!”

小痴浅浅一笑,道:“知道就好,今天就到此为止,回去好好想想,明天咱们再来较量!”

此语一出,众人已拜礼而去,一大早虽挨了一顿打,但他们心灵并未空虚,至少已了解自己的确差小痴智能多多,想迎头赶上,还得一段时间不可,他们都有心再次接受训练。

只有东方不凡恨意难消,堂堂一个少门主,被小痴这小瘪三耍得团团转?他岂能咽下这口气?已调头找他爹去陈诉告状了。

小痴反倒不在乎,悠哉的和东方跟班,逛这神奇的龙王殿,以遂心愿,顺便享受一番副殿主的威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