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四章 大杀四方

作者:李凉

风声由此而传开!龙王殿已有高手出现杭州城。

风声快,小痴动作更快,他已抱定决心要将龙王殿发扬光大,以表现自己的不凡。

三名落水大汉未返回雷风堂,小痴已先行抵达。

高耸的前门站着两名护卫,红门半开,可见着里边庭院天井有不少门徒在练武。

小痴大摇大摆走向前,负手而立,注视门顶金色大匾所题“雷风堂”斗大草体。

护卫走前冷道:“小鬼快滚,雷风堂前,岂容你闲逛?”

小痴道:“我不是闲逛,我是来问这块招牌写的是什么?”

护卫叱道:“你这小子,连‘雷风堂’三个字没看过也该听过?快滚!否则我不客气了!”

小痴轻轻一笑道:“既是地方对了!我是要滚了!”

蓦然一声暴喝,小痴腾射而起,右左开攻,登时将两名护卫震倒墙边。其势未竭,两手再拍,两道极光电闪劈向红门,轰然巨响,红门拔飞而起,往庭院练武弟子罩去,吓得他们四处逃窜,落后者还被压个正着,哀叫不已。

小痴借此机会已掠入庭院,轻笑道:“快叫你们堂主出来!”

众人惊魂初定,猝见小痴,已有人怨喝“上”,数十名弟子全攻向小痴。

小痴从容应付,等众人逼得甚近时才施展“吸龙神功”,双手涌出狂涛骇浪,或旋转或冲击,全然将对方裹住,再吐掌劲,众人已如炸弹开花,倒射四面八方,摔落于地,哀声又起。

一声“亮家伙!”数十条人影,数十道闪光又现,全往小痴罩来。

蓦地,一声“住手”,厅堂已走出三位中年汉子,居中一位满脸儿髯,活似个张飞,他正是堂主雷豪。左边那位双颊下陷,两眼泛青光,和僵尸并无多大的差别,他是雷风堂之左护法。右护法冷森面孔从左裂向鼻头有道血红刀疤,两眼倒吊,头发散乱,鬼气洋溢。

雷豪冷森走出,突见小痴只不过十来岁,登时冷笑:“小娃儿你好大的胆子,敢踩雷风堂的盘子,报上名来!”

“在下‘聪明白痴’!”小痴含笑而立。

“白小痴?”雷豪霎时如抽了筋,赶忙向左护法道:“快到后院看看……”

人的名树的影,小痴一说出名号,雷豪所耽心的是自己所藏的宝物不知是否已经遭了殃了赶忙想叫人去查查看。

看来小痴这见宝而无所不偷的毛病,还真让江湖人人心惊肉跳。

小痴轻轻笑道:“不必去了!本副龙王从今天开始,决心洗手归山,不再拿你们那些泻葯!妈的!一泻就是三天,这种葯你们留着自己用吧!”

雷豪愕然道:“你不是为了宝物而来?”

小痴贪婪又起:“你们有什么宝物?”

雷豪霎时结舌,知道自己说溜了嘴,冷笑不已,道:“就算有,你也未必要得了!识相点,就此退去,大爷放你一条生路!”

小痴瞄向他,笑的甚捉狭道:“看你这副德行,有什么好宝贝也是有限,何必怕成这个样子?”

他自服了水晶蟾蜍后,起了莫名副作用,经脉渐渐消失,对于乱服灵葯一事已有了戒心,省得愈服愈糟,相对之下灵葯的诱力也减低不少,甚至有逃避之意,是以自是濑得再问雷豪有啥宝物灵葯。

雷豪颇感意外,冷道:“那你来此作啥?”

小痴道:“要你臣服!”

“臣服?哈哈……”雷豪狂笑不语:“你好狂的口气!”

“是吗?”

小痴突然暴窜而起,在极不可能的角度下掠向雷豪,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击出两掌,啪啪两声,轻而易举将左右护法给击退。

小痴已怡然自得掠回原位,好像事情全然没发生过似的。

左右护法撞上墙头已双双受伤,嘴角挂血,不敢相信而怀有惧意的望着小痴,对方出招让自己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此人的武功岂非已高达无法想像之地步?

雷豪何尝不是吓得脸色发青,还好一脸扎须遮了脸皮,掩去不少窘态。他素知自己和两位护法相差无几,护法一招都敌挡不住,自己又能挡得了几招?不禁对小痴要重新估计一番,方能自保了。

小痴轻轻一笑,道:“如何?我不是省油的灯吧?”

雷豪切齿一阵,道:“你到底要如何?”

“噢……也许方才我讲的太快了,你没听清楚,没关系,我再说一遍!”小痴浅笑道:“要你臣服本王!”

雷豪道:“你们是……”

“东海龙王殿!”小痴道:“在下乃龙王殿副殿主。”

“龙王殿?”雷豪作梦也没想到会惹上武林排名没有第一也有第二的龙王殿?和它比起来,雷风堂又算得了什么?

小痴道:“龙王殿很快会袭卷武林,你只是一个开端,最好给我想清楚些,免得门前那块招牌挂不起来!”

虽然在弟兄众目睽睽之下,雷豪仍自知自己力量差人太多,不臣服又能如何?

他已拱手道:“雷风堂愿归顺龙王殿,一切由副殿王发落!”

他一拱手,众弟子何尝不知江湖传言龙王殿之盛名,现在又见小痴身手,简直超出想像多多,他们也拱手臣服了。

小痴满意笑道:“臣服就好!龙王殿也没有什么要求你们干坏事。只是想坐武林第一把交椅而已。”

雷豪道:“依副殿主功力,自是天下无敌,祝您早日成功,属下必定全力支持龙王殿。”

小痴笑道:“你满会拍马屁的嘛!不过你虽臣服,那只是一个样子,你还是干你的雷风堂堂主,可不准利用龙王殿的名誉乱搞,知道吗?”

雷豪道:“属下谨遵旨令。”

“很好!等将来龙王殿统领武林,我再来训练你们!”小痴得意道:“要成为龙王殿的一员,非得有过人的脑袋不可,否则……呵呵……只有生瘤的份!”

他已想及那套牛头马面变变变,反应慢的人只有被敲的份,他也想到此项比赛将会永远进行着,如此一来笨的人入了帮,其痛苦可想而知了。

事情进行相当顺利,照此下去,不出三个月就可横扫天下各派,想及此,他就乐不合口。

“你好好混,我走啦!有事情,我随时会来找你!”小痴已扬长往大门走去。

雷豪拱手道:“是!送副殿主……”

小痴走了几步,忽又转身,问道:“你那样宝物……”

他仍禁不住诱惑,想问个明白。

“是一条成形人蔘,大约有千年道行……”雷豪惧然回答:“副殿主想要,属下这就去拿……”

“不必了!”小痴颇感失望,这人蔘,他少说也吃了四五根,不再有啥口味,道:“你慢慢留着补身体,我吃得牙都酸了,补不胜补啦!”

得意一笑,他已趾高气扬迈开八爷步,凛凛而去。

雷豪送走小痴,心头一片喟叹,不知该喜还是忧,喜者!已找了龙王殿当靠山。忧者!从此已沦为他人部下。这对一个领导者来说,无异也是个打击。

“由它去吧!”

雷豪再次轻叹,吩咐众人照常作息,也退入后院。

众人虽照常练武,但那股劲儿已如斗败公鸡,失色多了。

小痴可当真一发不可收拾,不但挑了雷风堂,乾脆也把慕容府杭州分舵给摘下来,连丐帮分舵也未能幸免。

一夜之间,龙王殿重现武林风声已传遍江南,带与武林人士莫大震撼。

然而他们并不知这所谓的“副龙王”就是小痴的化身,是以不断在揣测,甚至以为是东方龙的儿子东方不凡,否则又有谁能俱有龙王殿的武学?

小痴并未歇手,顺着长江一直往上游挑,非得把武林翻过来不可。

小痴的传言并未传入慕容玉人耳中,因为她连夜赶路奔往杭州,没时间跟外人联络。她必须先弄清小痴躲于何处,以能逮到他,替父亲报仇。

吕四卦在压迫下,只好带她回到杭州城外山区。

林木依然,虽已夜晚,仍可见着上次打斗痕迹。

吕四卦已被反绑,伸出右脚指着打斗场所,道:“就在这里啦!你们要找人,顺着这小径一直寻过去,他就在那尽头。”

慕容玉人斥道:“你胡扯,都已一个多月,他还会在尽头?”

吕四卦捉狭道:“他一定在,只是你们找不到尽头而已。”

慕容玉人冷道:“他当真被向杀捉去了?”

“不信你叫叫看,说不定向杀马上就会出现,给你一个漂亮的答案!”

吕四卦正得意笑着,突然又有一声低沉声音传来:“不必叫了!老夫在此!”

话声未落,疯子般的向杀已从林中飘落。

慕容玉人与四名手下已惊惶抽出利剑以对敌,吕四卦则一脸轻松,道:“老头,你真能等?怎么,我那另一半没被你等到?”

“等不到他,你也一样!”

向杀喝声出口,人已飞掠而起,十指如勾,全然抓向吕四卦,一点也不将慕容玉人放在眼里。

慕容玉人怨道:“老魔头你休想带走人!”

她与四名手下已分别从四个方位,划出剑势,电掣风驰的攻向向杀。

向杀顿觉遍体生寒,已知对方剑势不同凡响,不得不反手自救,就在剑尖离背不及三寸之际,他那副鬼爪已不可思议的反抓利剑以拨开另三把长剑。

慕容玉人见机不可失,当下猛窜而起,身剑合一,冲向向杀胸前空门。

“好丫头!”向杀诧然她武功如此了得,只一眨眼,剑势已至。自己身在空中,闪避直是不易,只得凌空劈出一掌,想阻住她攻势,人也借着掌劲往后斜掠。

慕容玉人但觉掌劲阴冷无此,只有运功抵抗,仍不落后的疾挥剑,以能一剑奏功,然而掌劲寅是太过强劲,阻去冲势不少,短剑只切下向杀一片衣角,无功而退。

她现在才抱怨剑用的太短,若长几寸,向杀那条大腿可就不保了。

向杀扛身落地,发现衣角少了一块,甚是震怒而不信,吼道:“小丫头你是何人门下?”

慕容玉人横剑护胸,冷笑道:“姑娘要你尝尝慕容七剑的厉害!”

向杀稍愣;“原来是慕容府的丫头,难怪如此刁钻,快滚!老夫从不与小娃娃动手!”

慕容玉人冷道;“我还没找你算帐已算你走运,你还想叫我滚?”她叱道:“快把白小痴还给我!”

向杀哈哈大笑,道:“老夫要的人,谁也无法抢去,不但白小痴,连这颗西瓜头,老夫也要定了!”

慕容玉人冷道:“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话声未落,她已再次发动攻势,四名手下也不敢怠慢,长剑齐出,霎时剑光闪闪,宛若汇集的流星飞窜。

向杀也沉着应敌,毕竟江南慕容武学在武林中堪称一绝,自有它独到之处,丝毫不能轻视。

吕四卦也落个轻松,免费看场热闹,他已准备在双方打斗最热烈而无法兼顾时逃逸。

然而好事多磨,就在双力拚斗难分难解时,又赶来三名慕容府手下。

他们一到,马上抽出长剑加入战圈。

猝然暴喝,双方已错开身形,慕容王人及手下气喘如牛,汗流满面,可见此场打斗十分费劲。

向杀也差不了多少,慕容七剑剑阵威力非常,自己若非武功深厚,早已受制于此剑阵,为了个个击破,他只好先暴施绝招,先错开身形,以便施展“大劫魔刃”的绝招以制敌。

慕容玉人见有帮手来到,心神也为之笃定,冷笑道:“老魔头,再胆再来!”

慕容府年轻一辈就属她武功最好,胆识最大,一点也不让须眉。

“二小姐……”赶来助阵的剑手,已有一名走向她耳际,细声说了几句。

他所说的正是小痴挑了杭州分舵一事。

慕容玉人脸色已变:“你说的可当真?”

“属下不敢造假,全杭州城都已知此事。”

慕容玉人突地不能自制,忿怒尖叫:“你这白小痴!我要杀了你!”

吼叫中,她已不理向杀和吕四卦,狠命的追出山林,赶往杭州城。

几名剑手也不敢怠慢,疾追而上。

他们突如其来之举动,已使向杀和吕四卦为之愕然。

吕四卦见及向杀怪模样,心想自己马上要落入其手中,不禁已发毛,急往前奔:“喂!大小姐,我可是你的俘虏啊!你不能丢下我不管啊!”

谁又猜想得到,恨不得甩脱慕容玉人的吕四卦,现在会追她追得如丧家之犬。

向杀被他一叫,也楞醒过来,一个腾身已掠向吕四卦前头,含笑而立,道:“吕四卦你别怕,我不会为难你!”

吕四卦已走头无路,只好摆出不在乎神情,突又听及向杀口吻并非杀气腾腾,心中已稍安,道:“老魔……老前辈你要找的是小白痴,可不关我的事啊!”

向杀道:“没错!老夫已说过不会为难你!”

“既然不为难我,何不放我走,留下我,你想干什么?”

“听我唱歌!”

“听你唱歌?”吕四卦整个人似抽了筋,他实想不到这大魔头会有这么大的歌兴?要抓人来听他唱歌?

向杀虽有点窘态,仍正经道:“不错!我想了想,也只有你能帮忙。”

吕四卦道:“我能帮什么忙?”

向杀道:“老夫已和你的朋友白小痴约定,只要我唱出他喜欢听的儿歌,他将愿意为我牺牲,我则答应他,替他办完他所想办的一切事情,让他快快乐乐的离开人间;你该知道生而无憾,死亦不悔,所以老夫必须满足他的要求。”

吕四卦终于弄憧这是怎么回事了。不禁暗自骂着小痴又作了孽,也暗自窃笑起来。

“他当真答应你了?”

“当然,否则老夫何必千辛万苦来找你。”

吕四卦问:“那……他现在人在何处?”

向杀怒意又现,道:“说来气人,老夫本想与他去龙王岛报仇,结果在钱墉江口被人用调虎离山之计骗走,老夫追向那名黑衣人,没想到他轻功在我之上,后来被追丢了,再回到船头,白小痴也失去踪迹了。”

吕四卦闻及小痴不在他手上,亦感紧张:“掳去他的人是谁?”

“不清楚,不过老夫知道她们是女的,否则老夫早就杀到龙王岛去找人了。”

“女的?……会是凶婆娘?……”吕四卦喃喃自语,倒也猜想是梅冷心母女所为。

“人既然不在你手中,你光唱,要唱给谁听?”

向杀道:“迟早老夫仍能找到他,只是这段期间得好好练习,你是他朋友,该知道他喜欢听何种歌调,先唱给你听,我想效果不会差得太远。”

吕四卦谑笑着,道:“白小痴这家伙天生的变态,可没那么好侍候,你最好唱些怪调给他听,这样较能满足他空虚的心灵。”

他想整整小痴耳朵,谁知向杀却道:“这不成,小痴他年幼丧父,须要父爱,他已告诉我要唱些柔和感人的儿歌,怎能唱怪调?”

吕四卦暗自骂小痴整得向杀如此神迷,当下道:“也许他现在又改变口味……”

向杀道:“那也等碰上他以后再说!你只要告诉老夫,何者他喜欢听,何者不喜欢听即可!”

吕四卦无奈道:“好吧!你先唱一首来听听看!”

“点啊点水缸,伍郎绑痞拿塔称……”

向杀已认真唱起来,然而声音尖得足可刺破耳膜,吕四卦这才发现此份工作不好干,听久了,说不定还会神经错乱。

“停停停!不及格!”他即时喊停:“你果然须要加强磨练,你的歌可以杀人,你知不知道?”

向杀苦丧着脸:“这正是我担心的原因,老卖说,我这辈子还没唱完三条歌!”

吕四卦不得不佩服小痴那副贼脑筋,竟会想出这难题来折磨人家。

谐谑的笑了笑,道,“反正我也逃不掉,你就解了我绳索吧!”

向杀毫不犹豫,一掌切断吕四卦缠身粗绳,冷道:“你最好别打逃走的念头,否则我会一掌劈了你!”

这种恐吓对吕四卦来说,一点效果也没有,有机会,他仍会逃,当下搓搓因被捆过久而酸麻的手腕,道:“走吧!那丫头急着想找小痴儿算帐,现在又匆匆离去,少不得又有了新消息。”

向杀蓦有所觉:“也对……”

他已拉着吕四卦追向杭州城。

杭州城早已灯红遍街,喧哗连天。

向杀和慕容玉人一样,在得知小痴已挑了多处地力之后,连夜追向长江上游。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