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五章 势如破竹

作者:李凉

小痴可真势如破竹,短短三天,已挑了长江派,九江天河堡,黑岭十八寨,三处大帮派,其它小帮派更不必说了。

他已直指四川峨嵋派,然后北上直扫终南,华山……等九大门派,其野心之大,实叫人心寒。

今夜,他已住进湖北虎波口的一间高尚客栈。

夜近三更,一片沉静冷森,偶而传出几声犬吠,凭添阴森鬼气。

“福远客栈”屋前那串灯笼招牌已熄了火,门扉也紧闭着,除了夜猫子,谁会在此黑夜里窜动?

武林中人本就无昼夜之别。

慕容玉人早就找到此地,她决心要活捉小痴,所以非等到黑夜才出手。等了许久猎物终于上门,她冷狠虐笑着。

巧得很“福远客栈”正也是慕容府产业的一部份,此时偌大庄院只有住着小痴一人,其他旅客早已被遣走。

慕容玉人和七名手下都已换上黑衣劲装,手中除了利剑以外,还拿了一张缅铁蛟筋编成的网,存心不让小痴有任何退路。

照理来说,他们无须如此小题大作,因为掌柜已安置小痴于一间机关房,只要一按住,小痴马上就成为笼中之鸟,可是慕容玉人不知是过于担心,还是心存报复,仍然准备了巨网,已掩向那间房屋,想出口怨气。

屋内一张颇新的床,靠在左墙,墙上挂着几幅山水画,一张八仙桌,两张太师椅夹着小茶肌靠于右窗,茶几上置有古松盆景,一切还算清雅。

小痴躺在床上,二郎腿翘在墙上,目光不时溜向屋内四处,偶尔想及乐事,也会呵呵笑起来。

“照这样下去,不出三个月,我就发啦!呵呵……武林第一盟主,万人朝拜……美女如云……呵呵……”

他手指不停点着床面,笑声不断。随后又耍了几招。

“嘿嘿,天下第一神功,果然无人能敌……哪天我再创个连神仙都害怕的招式,那时嘿嘿,该叫做天上天下都无敌手!呵呵……”

想及乐处,笑的更开心。

陶醉一阵,也觉得夜月已深,该休息了。每当要休息前,他都有个“假动作”,就是故意穿窗而出,然后叫声“谁”。

他认为这样可以避免被偷袭,而且也可借此练练功夫,毕竟他学会绝顶神功,只在短短月余之间,对功夫仍存有一份新鲜感。

“谁?”他已吹熄桌上烛火,穿窗而出。动作自是心不在焉,然却故耍功夫,掠来轻巧无比。

慕容玉人那晓得小痴会突然神经发作,射窗而出了然而自己只潜至一半,现在若现身,则前功尽弃,只好猛然的躲入屋脊背部,心想就算被发现,也得等小痴靠近些再施予突袭,免得巨网不够宽。

小痴掠出窗口,漫不经心的扫了屋脊、天空一眼,轻轻笑道:“夜深人静,那来的人?安全,一无危险!”

他已得意走回屋内,四平八稳的躺在床上,呼呼入了睡。

慕容玉人潜伏一阵,不见动静,方嘘口气,暗道:“这小白痴鬼把戏倒蛮多的……”

她已轻轻笑了几声,随后指挥手下慢慢潜向此间房屋。

黑夜里,依然可从窗口隐隐见着小痴横卧于床。

慕容玉人见他熟睡不醒,心中稍安,又见手下已站妥位置,正想下令之际

小痴突然从床上蹦起,尖叫不已:“啊!有鬼!”

声音未落,人已消失慕容玉人眼前。慕容玉人蓦然大喝:“快!别让他逃了!一马当先,先行冲掠追去。”

数条人影已冲向房屋,紧接着一阵卡然巨响,房屋门窗已落下铁栅,整间客栈已变成铁牢。

一切又归于平静。连冲入屋内的四名剑手也如泥牛沉海,一无回音。

慕容玉人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凝目注视屋中变化良久,仍无音讯,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喃喃叫道:“奇怪,怎会没有声音?”

她背后已有声音传来:“可能中了邪,着了鬼,已倒地不起了。”

慕容玉人道:“这么说,小白痴该在屋里了?”

“他命大,早就溜出来了!”

“怎么会?那机关如此快速封锁四处……”

“他用烛台抵住窗口,防止铁栅落到底,然后就溜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慕容玉人转身瞧向屋脊转角处,那名只露半个头的人。

那人道:“是我亲眼所见的!”

“你明明在我背后,怎能看到另一边窗口?”

“没办法,我刚刚从那个窗口爬出来,想看不见都不行!”

“你?……”

那人已忍不住笑起来。

慕容玉人突地瞧及一张可恶又最不想见着之脸容,登时脸色大变,怒喝:“小白痴你这恶贼!”

手中巨网已往小痴罩去。另三名剑手闻声也从三个角落冲过来,以助她擒捕小痴。

原来小痴早在掠出窗口之际,已发现整个客栈无一亮着灯火,甚为不合理,然后瞄向四周时,也发现少了平常夜间该有的虫鸣鸟叫声等,就已知道有人潜伏其中。

他又想及对方既然有办法将客人全部撤走,想必和客栈有所牵运,说不定自己早就入了瓮,那当然是指所住的地方可能有问题,为防万一,他在掠回屋内时,老早将铜装烛台置于窗角,果然将铁栅给卡住了。

在机关发动之际,四名剑手往屋内冲,老早就被小痴给放倒,是以才会静默无声。

慕容玉人虽栽了前脚,她并无多大气馁,因为她还有一张网,此时已撒向小痴,再加上三名助手,足可制住小痴。

这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小痴可从容得很,伸手抓住巨网,和玉人拉扯个没完,东窜西跳的避着三名剑手的攻击。

“小丫头你想死啦!敢打主意打到龙王殿副殿主的身上来?”小痴往胸口龙形标志指去:“见着没!天下第一大门派的副殿主就是我本人!”

“呸!什么副殿主?标准白痴一个!”

小痴笑道:“我是白痴,那你就是低能儿童,还敢踉我耍鬼计?”

慕容玉人老羞成怒,瞋骂道:“你找死!还我爹命来!”

短剑化作灵蛇,已刺向小痴全身要害。

小痴可非昔日吴下珂蒙,捉狎笑:“你这剑去串八大胡同的糖葫芦倒蛮适合的!”

他避开短剑,忽觉背面两道劲风扫至,只好来个倒打金钟,倒窜而起,闪过利剑。

此时慕容玉人见机不可失,冷笑道:“你认命吧!”短剑突然飞射而出,直取小痴头颅,咻然啸起破空声,刺耳得很。

在此同时,三名剑手也反攻小痴上空,似要把他逼往下方。

小痴顿觉上空被封,想突破并不容易,乾脆往下窜,心想就算有埋伏,自己仍可从容应付。

就在他往下窜之际,慕容玉人冷笑不已,马上坠得更快,一张巨网已撒向小痴下方。

原来她乃想以利剑封住上空而以巨网封住下盘,以让小痴无以遁形。

小痴也颇感意外她会用此方法,但他并不慌张,心想屋顶脆得很,只要用力往下撞,仍可突破防线,是以他已施展千斤坠之类功夫,猛往下撞。

轰然一响,屋顶已破,小痴压着网往下掉。

慕容玉人可没想到会有此变故,本想在小痴落下之际,自己再掠过他身躯,就可将网封起来。谁知巨网已往下扯,自己又已腾空,本来放掉绳网也没事,可是她就不甘心被小痴脱逃,竟然更加快速坠往洞内,以期能困住小痴。

小痴身缠巨网,想一时挣脱并不容易,又见慕容玉人死追不放,只好往她撞去,希望将她给撞退。

然而慕容玉人也不甘示弱,猛力抵抗。两人这一撞,全往地上打滚。

这下可好了,巨网本在下方,两人这一打滚,慕容玉人又死不放手,在猛打滚之下,两人全被巨网给包住了,就像裹木乃伊一般,面对面,心对心,活生生的变成一对“夫妻”。

小痴不禁想笑,怎会搞成这个样子?

慕容玉人被压在下方,一张眼,见及小痴就在她眼前,少女的羞辱已使她挣扎,那还顾得抓人,尖叫着:“你无耻,下流!快放开我!”

小痴被她“挤”得难过异常,怒火也起,骂道:“你有完没完,不知道我也被包着,根本解不开啊!恰查某!”

“你放开我!下流!无耻!!”慕容玉人那听得进这些?仍是不停挣扎,骂的更厉害。

小痴不禁火大了:“你骂什么?下流就下流!看我怎么整你!”

小痴竟然卯上了心,一张嘴猛往慕容玉人脸上亲,乾脆也亲往朱chún,他是有意以嘴巴“堵”往慕容玉人嘴巴,免得她乱吼乱骂,以达制“制伏”之目的。

慕容玉人这下更恐慌了,然而手脚全然被裹住,无以挣扎,连头部活动空间都有限,仍避不掉小痴亲嘴。挣扎吱唔一阵,叫声也没了,人也软了下来。

此时三名剑手方从屋外奔入,见此状况,不敢作声的又走往屋外。在他们心中已留下一个想也想不通的结!怎会在此情境搞起恋爱?

慕容玉人眼角已流下泪珠儿,一切的侮辱,羞怒全涌上心头,少女珍贵无比的初吻,竟会断送在这小白痴的手中?

小痴见她不说话了,方得意抬起头来:“我就不信堵不住你的嘴!你再叫吧,再骂吧!像你这样,还算是个女人吗?”

小痴似乎对这一“吻”没什么感觉,事实上他也只是认为用来堵住慕容玉人的权宜方法而已。

慕容玉人闻及小痴所言,内心更加难过,泪水更流。

“哭?你也会哭?”小痴道:“像你这种女人还懂得哭?真让人难以相信!”

慕容玉人咬紧嘴chún,想阻止眼泪往外流,两眼露出无尽恨意,一字字道:“白小痴,我会杀了你!”

“杀我!嘿!从一开始你就想杀我,我可不在乎啦!趁你还没杀我之前,就让我多亲你一下!作个风流鬼也甘愿!”

小痴当真凑过嘴巴,又亲了慕容玉人一个香吻。

莫容玉人并没躲,也躲不掉,只是闭上眼睛,不愿见着小痴这副脸孔,一波波强烈怪异感觉直涌心头。

“哇!还真香啊!果然是香吻!”小痴回味无穷的叫着:“不过你也没吃亏,我这也是纯真的初吻,珍贵得很,就献给你吧!”

慕容玉人睁大眼睛瞧着小痴,心神变幻不定,不知是喜,是怒,是怨,是恨?难道自己真的不吃亏?他献的也是初吻?

小痴已带着她翻滚而退,不久已将巨网给甩开,小痴谐谑道:“这叫自投罗网,你下次要用,最好再带一把剪刀,就万无一失了。”

慕容玉人推开小痴已爬起,咬牙切齿道:“我永远都不会放过你!”

她已满怀悲愤,甩头奔出屋外,窜上屋顶,疾往前奔,像要把一切都抛开似的。

三名剑手不明就里,为了顾及她安危,也追了上去。

小痴也起身,慢步走出屋外,瞧着慕容玉人消逝方向,笑的甚瘪,道:“俺到底走的是啥桃花运?竟会惹上这不是女人的女人?哪天可得和她彻底谈个清楚,省得连睡觉都提心吊胆,这是什么人生嘛!”

摸摸嘴chún,还有那么一点丁香味,倒也回味无穷,伸出舌头舔了舔,道:“原来初吻就是这个滋味?只是……好像姿势不大对……是被绑着的……”

想至后来,他也大笑不已。

随后他觉得此地不宜久留,要是这母老虎再回来那还有命在?反正孑然一身。要到那里就到那里,方便得很,也无其他行李,说走就走。

趁着黑夜,他已掠向屋顶,往镇西方向驰去。

然而方掠出镇郊,他已听及似是吕四卦的叫声。

“小痴儿!我来啦……”

声音甚淡,但已瞒不过功力大进的小痴,他感到奇怪;“吕四卦怎会找到这里?我不是要他回老家等我?”

机灵的他躲入路旁草丛中,想看个究竟。

不多时,向杀和吕四卦已追了过来。吕四卦抱怨的叫着:“小痴儿!唱歌的来了!”

小痴乍见向杀,已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凭着自己现在身手,也足以应付一切,他已呵呵笑着,走出草丛,向两人招手:“我在这里!你们辛苦啦!”

“小兄弟?”向杀见着小痴,马上欣喜若狂的追了过来,急道:“你去了那里,我找你可找得好苦!”

吕四卦也迎上来,见及小痴打扮,戏言道:“哟!小痴儿,几天不见,你好像发了?”

“岂止发了了而是‘大发’!”小痴指着左胸那条龙,得意道:“看到没有?俺现在可是龙王殿的副龙王了!”

吕四卦愕然道:“你去了龙王殿?”

“嗯!”小痴昂然点头。

向杀已笑道:“原来你自己溜去了?难怪我找不到;东方龙可有欺负你了如果有,我立即摘他脑袋!”

“他不但没欺负我,还传我一身武功,又封我为副龙王!我算是吉人天相、好运连连,嘿嘿!老怪物,现在我们可平起平坐了!”小痴一副得意的在向杀面前晃来晃去,很是威风。

吕四卦闻言,也耍起威风:“你是副龙王,那我就是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势如破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