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七章 龙王名帖

作者:李凉

小痴挑了峨嵋派,一路已往北行去,准备到终南派去耀武扬威。

然而翻山越岭,实也够累,四卦不禁发唠叨:“那有如此没派头的副殿主?”

此时他们正越过龙门山,抵达“高子老店”的小乡镇,两人找了家不算大的饭馆,果起空荡荡的肚子。

吕四卦的一番话,倒将小痴给敲醒了:“对呀!凭我的身份,还谈什么翻山越岭?”

吕四卦指着那碗大卤面,道:“副龙王还吃这种东西了传出去,这可多丢脸?”

小痴不想还好,越想越不值,马上把掌柜叫来,要他送上好酒好菜,但送来的也只是几片卤牛肉,几样切盘小菜,撑不了场面。

小痴干笑道:“小地方,吕四卦兄您就将就些!”

吕四卦神气活现的摆摆手:“也罢!人有落难时,以后别忘了就行。”

伸手抓起牛肉片就往口中塞,吃起来就舒服多了。

四五张桌子,只有他们两个客人,说起话来更肆无忌惮。

小痴喃喃道:“少说我也是个副龙王,总得摆摆场面……对了!”他突然雀跃不已:“我想到了!”

吕四卦被他吓着,差点被牛肉给噎断了气,白眼叫道:“想到就想到,也不必那么毒,想先把我给害死!”

小痴抓起牛肉放入嘴中咀嚼有声,捉狎道:“如果牛肉能毒死你,我要感谢上天,去出家念佛了!”

吕四卦瞪眼道:“害死倒也省事,就是要死半活最痛苦,还好我时时刻刻在防着你,否则准遭不测,说吧!想到什么好方法?抬轿子?”

小痴邪笑道:“如果你要抬,我也勉强接受。”

吕四卦道:“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你可知道我可也算是个龙王,给你抬轿子?这算什么话?”

小痴哧哧笑道:“用“后补龙王”来充“副龙王”的面子,那再好不过了!”

吕四卦道:“我不干,你最好再想其它方法……”

“印名帖!”小痴很快回答。

吕四卦愕然:“印名帖?”

小痴趾高气扬道:“不错!把我们的职务印在名帖上,然后拿到武林各大门派去发,如此就威风多了。”

吕四卦有点哭笑不得,道:“你这招倒是史无前例,你想印些什么职务?”

“多啦!从三岁半开始,我就是“小山村”的陀螺王!后来晋升弹珠王,以至于小山村第一神童,第一名嘴,第一棋王,第一酸秀才……”

小痴滔滔不绝,背出光荣历史。

吕四卦打趣道:“照你念的全印在名帖上,至少要三大张,五斤重。”

小痴呵呵笑道:“愈重愈有份量,让他们看得手都酸了,才知道我白小痴份量有多重,压也要把他们压垮。”

吕四卦也笑的甚开心,道:“好吧!份量有了,该如何去压他们?”

小痴道:“很简单,叫他们一个一个排队来找我,一次就可解决,省得翻山越岭,既省时又省力,面子也保住了。”

吕四卦频频点头:“就这么办?地点呢?”

小痴考虑一阵,道:“庐山“天断峰”如何?此处正位于居中位置,交通便利,想必耽搁他们不了多少时间。”他捉狎的笑着:“最主要的是,他们扛着我的重名帖,要到那里,很不方便。”

吕四卦呵呵笑道:“我的名帖可要让他们用马车拖才行!”

小痴狭笑道:“不必了!你的“名帖”多的是!田里的吕四卦(西瓜)就是你的注册商标,只要放在脚下用踢的,要滚多远就多远,省事得很吶!”

一声“去你的”,吕四卦也哈哈大笑起来。

果然,他们吃饱饭后已雇了辆马车直返江南,准备印制名帖。

三天后。

名帖已出来了,小痴果真印了一张如床铺大的名帖,折起来则有七寸厚,五寸宽,九寸长,不多不少,正好一斤重。

这还是他减去了三分之一较不重要的头衔,如街长,顺阳第一酒桶……等名衔。

事实上,头衔大小也有差别,光是“龙王殿,副龙王”六字就已占据名帖一大半,再加上“聪明白痴”四字,所能用的空间已不多。纵是如此,他还填了近百种头衔。要一一看完,还得费上把半个时辰不可。

吕四卦也不差,字体是大了些,小痴有的,他也全有,只是再加个“副”字或“后补”两字,倒也凑足一斤的份量。

随后两人雇了几名跑腿,将名片和帖子一起送往武林各大门派。

帖子写的甚是挖人有趣:

收帖者:xxx掌门人。

没啥大事,最近龙王殿一发不可收拾,决心与天下各大门派一争长短,成者为王,败者为臣,不来者为乌龟,可保百年身。

时间:八月中秋月圆时。

地点;庐山天断峰。

注:赴约时别忘了带月饼,以免垂涎三尺,切记,切记!

          龙王殿副龙王 白小痴 发帖

            (请参阅本人名帖)

帖子甚快送出去,江湖为之鼎沸。

有人说小痴狂得目中无人,决心给予教训。

有人说小痴只是咸鱼翻生,穷极无聊,根本不必加以理会。

有人则忧心忡忡,深怕龙王殿找上门来。

众说云云:然皆因离八月十五中秋节还有近半月时间,鼎沸的江湖仍只止于言论传说,实际付诸行动者并不多。

然而大多数人都想参加此盛会,一方面可避免当上缩头乌龟,另一方面也瞧瞧热闹,至于动手与否?只有等届时再决定了。

还有不少日子,小痴改寻为招,也落个轻松。玩了几天也累了,才想及近日种种,也想到了上次在“顺阳镇”附近山区,为夺“水晶蟾蜍”而被慕容玉人追捕,后来遇见那名跛脚糟老头,自己曾答应他要传他武功,现在不就是时候?

当下他和吕四卦已往“顺阳镇”寻来,也很快找到这栋快倾倒似的小茅屋。

茅屋四处依然不变,堆满枯枝杂草,连上次烤肉的木炭堆都还在,只是风吹草动,显得凄凉些。

小痴走近茅屋,已有所疑惑:“奇怪?怎会没人呢?”

吕四卦道:“会不会找错了?”

小痴瞄向木炭堆,道:“不可能找错,上次我明明在此和他互拆了一只鸡,香味都还在!怎会找错?”

他深深吸着空气,做出“香味十足”模样。

四卦捉狎道;“真是狗鼻子,都隔了两三个月,还闻的津津有味?”

小痴干干一笑,道:“木炭都没变,可见他自上次烤过鸡肉以后就没再烤其它东西……至少不曾在此处烤。”

吕四卦道:“你是说他也很早就走了?”

小痴道:“有此可能……不过这老茅屋少说也过了数个年头,他都住了,理该不会再搬到别处才对……”

吕四卦道:“管他的!反正他迟早要回来,咱们就呆在此等他,他总不会一去不回头吧?”

小痴想想,也觉得有理,此时离八月十五仍有一段时间,他也想落个轻松,遂同意住下来。

两人往茅屋行去。

屋内一片阴黯,空气污浊而带有腐味,可见已多日未曾住人。

两人很快把窗棂给支开,扫去不少霉气。

小痴目光寻向四周,一些床铺,器皿皆古旧不堪,倒有点像乞丐窝,不禁苦笑:“妈的!堂堂副龙王,住这乞丐寮?”

吕四卦觉得不甚舒适,道:“我看还是回去吧!这茅屋至少几星期没住人,那老头莫要给老虎给吃了,等也是白等。”

小痴若有所觉:“难道他会上山打猎?”

“我看是上山替老虎送肉去了!”吕四卦道:“这可是一去不回啊!”

小痴也没了主意,道:“好吧!只好下次再来了!”

说着,两人已往屋外走去。此屋远比破庙还旧,也没啥好偷,门窗关不关都差不了多少,出门方走几步,小痴突然发现左侧山径正有一名老头一拐拐的往下走。

这不是糟老头是谁?

小痴欣喜一叫,已迎了上去。

吕四卦愕然自语道:“也回来的真巧?”

他没跟上去,只在广场那堆木炭泼弄着,想烤个野味吃吃。

糟老头果然是山上打猎,带回来几只兔子、山羌,还有一只金钱豹,谈到猎豹,他说的口沫横飞,精彩激烈,似乎又年轻了十几岁。

三人一阵喧哗长短过后,果真升起火来,烤起野味。糟老头还特别挖出屋后一缸陈年竹叶青,相互畅饮。

一个折腾,已近黄昏。

小痴才道:“老头儿,我是来还誓言的!”

“什么誓言?”糟老头睁着那只迷惑的右眼。

小痴道:“你不是想学慕容府的武功?”

糟老头愕然:“小兄弟你学会了?”

“岂只学会?”小痴扯拉一下左胸龙图,得意道:“你看,连龙王殿的功夫,我都了若指掌!”

槽老头不敢相信的望着小痴,连放在嘴中的烤火腿也忘了咬。

吕四卦道:“老头儿,嘴巴不必张的那么大,如果你知道世上很多事的不可预料的,你就该相信奇迹永远都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糟老头如梦初醒,笑的甚僵:“这……太使我感到意外了……只短短一个多月………”

小痴道:“没什么好意外,我现在教你,你不也在一两个月之内就学会了?”

吕四卦道:“废话少说,你到底想不想学?”

糟老头先是一阵难以言喻的困窘,但随即猛咬牙,狠劲道:“好!我学!”

“这才象话!”吕四卦称兄道弟的拍他肩头,豪迈道:“有好功夫不学,那才叫呆子!”

糟老头似也被唤起万丈豪情,猛灌美酒,笑的更狂:“哈哈……我老头瘪了数十年,没想到今天也会遇上真人,真他妈的造物弄人啊!”

狂笑中,三人怀着几分醉意,也开始舞起慕容府功夫,以及龙王殿绝技。

小痴全不保留,该教的全都传授糟老头和吕四卦,他俩能否全部吸收,全凭自己资质造化了。

夜已渐深,火堆却更猛,有酒助兴,三人更是放纵高歌畅饮,不知天地何事。

此处依然是夜,然而却充塞惆怅。

弦月初升,淡冷青光下,映着一片肃穆。

峨嵋派寺院后鹿一处宁静雅房。

渡悔已病卧三日,仍未起色,在她床边守着掌门渡缘和长老渡心,以及侍奉汤葯的静慧。

照理来说,渡悔伤的并非到达无葯可救地步,再说也服下峨嵋疗伤圣葯“续命金丹”,该是可以起死回生才对,如今却每况愈下,气若游丝。

渡缘惊惶万分,不停以内力替她疗治内伤,希望能有所起色。

时近三更。

渡悔突然猛吐一口污黑腥血,全身转为紫青。

“师妺!”渡缘大惊,急忙截向她胸口让住要穴,以免伤及心脉。

任何人都看得出,渡悔受的不只是内伤,而且已中了毒伤。

渡心脸色铁青,怒牙砒眼,厉道:“白小痴他竟然用了毒掌,我一定要替师姐报仇!”

渡缘此时也对白小痴充满恨意,先前那股慈悲为怀意念完全幻灭,她认为以武论成败,并不失侠客风范,若以毒掌害人,就已犯了禁戒,至为无耻之徒,她有点后悔如此就放小痴下山。

渡悔张开迟滞眼神,瞧向渡缘,气若游丝道:“……师……姐……”

“师妹别说话,师姐替你逼毒!”

渡缘马上点指按向“命门”要穴,想逼出余毒。

“没有用了……师……姐……”

“师妹……”渡缘也知无法挽救,眼见自己情同骨肉的师妹就快从她手中去逝,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不禁也流下泪珠儿,紧紧抱着她:“师妹你不能走!师姐一定想办法救你……”

“没有用的……”渡悔悲怅的抽动嘴角,似想装笑,怅然而希冀道:“……替我……报……仇”

“我会的!师姐会找白小痴替你报仇……”

“……不……白小痴他……”

渡悔目光移向渡心,似要说出什么?渡心禁不住心头哀切也扑向渡悔,悲泣不已:“师姐……是我害了你……”

“不……不……”

渡悔极力想挣扎说出一番话,然而却瞪大眼,张大口,连舌头都噎出,全身绷紧,终于在嘴角涌出浓血时,咽了最后一口气,已一命归天。

渡缘如失了魂般直叫她名字,双手不停抖晃,想把她抖醒,然而全是枉然,只得抱着她恸哭。

“师姐,是我害了你……”渡心更是悲切自责的哭泣着。

日光透过窗牖,投在渡悔脸上,睁大的眼睛透着两道怨恨,她临死前又想说出什么?

为何在渡缘说要杀死白小痴之后,她会极力说个“不”字?难道她不想杀死小痴?

难道凶手另有其人?

无可否认,小痴根本不想取她性命,更没有那所谓的毒掌。

如此一来,若凶手不是小痴,那又会是谁?

此事透着悬疑,然而渡缘和渡心即没那种心情去揣想,她俩已被悲怅冲胀了头,只想找小痴报仇。

三更天,下弦月,峨嵋山已传出阵阵沉怨钟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