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八章 通天和尚

作者:李凉

  三天眨眼已过去。

  小痴已把该教的全都传给糟老头,只可惜老头功夫底子并不甚好,所能体会的并不

多。反而吕四卦在多日与小痴厮混下,也精进有加,学个七成,并无问题。

  早膳方毕,三人抱着斗大粗木椿当椅子,围坐于庭院。

  小痴道:“没啦!心愿已了,俺要回去啰!”

  糟老头拱手道:“白少侠慷慨相授,老朽感激不尽。”

  小痴道:“也没什么好谢的!我教了你,你可学的不全,不过勉强可以杀虎捉豹啦!”

  糟老头困窘一笑道:“有失少侠美意了。

  吕四卦道:“别急,慢慢练,你总会练成的一天,到时替你弄个再补龙王,让你风

光一世!”

  糟老头轻笑不已:“老朽可不敢想,对了,听少侠所言,什么天断峰,大会天下英

雄?”

  小痴得意道:“这是龙王殿统一武林的光荣时刻,也是我发光发热之时刻,老头你

想不想参加?”

  老头摇头道:“我那行?都七老八老了,还争什么名利?”

  小痴道:“哀大莫过于心死,老头你可惨了!”

  老头淡然一笑;随即又问:“到时龙王殿将去几人?”

  吕四卦得意道:“光我们两个,就足以叫他们吃不完兜着走,何必找其它帮手?”

  糟老头甚为惊讶:“白兄弟竟然要以一己之力对付天下各派?”

  小痴得意笑道:“别把他们看的多高,而且现在是个创记录的时代,我白小痴可谓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横扫武林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糟老头心情为之起伏,他那想到这年轻人野心如此之大?不久,等平静不少,他才

问:“不知慕容红亭他去不去?”

  小痴道:“帖子是送去了,不过我想他不可能去。”

  “为什么?”

  “因为他早就失踪了。”

  “慕容大侠会失踪?”糟老头心目中所敬仰的大侠竟会如此不济:“是你亲身碰上

此事?还是你的杰作?”。

  小痴呵呵笑道:“不错,事情是……呵呵……”

  他得意的笑着,仍把情况说个清楚。

  糟老头也无话可说?碰上小痴,还能说什么了只有苦笑。

  他道:“其实龙王殿和慕容府早已凌驾各大门派之上,小兄弟只要降服慕容府,还

不是一样可以雄据武林?”

  “这多没意思?”小痴道:“慕容府全是女的,专找女孩比斗了有失男性尊严,要

干就干大的!”

  糟老头叹息道:“我不知你们年轻人是如何想?也许我老了吧?”

  “老人也有凶得很的,如向杀这老魔鬼,只是你的心已死罢了。”小痴道:“还有

几天时间,你去不去?不去,俺可要走喽!”

  糟老头长叹道:“老朽再也无那种雄心壮志,白少侠多保重了。”

  “那当然!我不保重自己,谁来保护?不多谈,有事等我摆平他们再说!告辞了!”

  小痴和吕四卦,英雄式的拱手施礼,然后迈开大步,一晃晃的离去。

  直到两人背影消失,糟老头那张老脸突然像是胃肠般的蠕动,快烂掉的右眼已射出

骇然青光。

  他一字字残忍的说;“是吗?我已心死了吗?……嘿嘿……等了十余年,机会终于

快来临了!”

  他等待的又是何种机会?

  只见他一闪身,已奇快无比的掠入茅屋,那身形岂是普通高手所能办得到?

  很快地,他已从屋后窗口掠出,直奔山区。掠过三座高峰,已抵达一处幽静的崖面,

顺着崖边小径往下走,约行百余丈,已出现一小洞。他很快窜人外边长满杂草的洞中。

  一道年轻人的声音已传出:“爹,你来了?”

  “嗯!”老头回答;继续往前走。

  洞不深,转个别,前面已出现较宽腹洞,一名年轻人光着上身,正坐右石床上练功。

  他面貌姣好,只是那对眼睛过于尖锐,像极鹰眼,如此冷酷无情,正望着对面走来

的糟老头。

  “爹,成了?”

  “嗯!”糟老头一份喜悦:“没想到我只要慕容的武功,白小痴却连龙王殿的功夫

也一并送了过来,真是天助我也。”

  年轻人亦现出喜悦神情:“那小子真的给了你?”

  “难道爹会骗你不成?”

  年轻人一阵激动:“那我们复仇有望了!”

  糟老头狠厉笑道:“都快二十年了,也该是复仇的时候了。”

  年轻人向往般笑着:“我倒想去会白小痴这号人物……他的传言实在太多了……”

  糟老头脸色不由一沉,道:“海儿,别人你可以会,唯独他,你碰不得!”

  年轻人不服道:“为什么?”

  糟老头有感而发:“你不会了解的,他简直已不是人,他的智能实在高的可怕,你

可想想,在短短两个月内,他竟然学会慕容府和龙王殿的武功,还当上了副龙王。”

  年轻人道:“他多行?还不是中了您的计?”

  糟老头道:“你错了!那是因为他对我没戒心,而且还有一丝怜悯,否则这些计谋

一定瞒不过他。”

  年轻人不说话了,冷然一笑,又问:“爹,他有多大?”

  糟老头道:“人倒是十分高大,不过年纪忽大忽小……爹猜他ㄦ|超过十八岁。”

  “那么小……”以二十余岁的他来说,自是不会如此就服输,他问:“他现在在作

何事?”

  糟老头道:“说你也不信,他已向天下各大门派下战书,约斗庐山天断峰。”

  “就只他一人?”

  “嗯!”

  年轻人不得不相信小痴的确有两下子,自己虽目空一切,可还没到达那种不要命的

程度。脸眸奇异的变换一阵,才道:“我们何不利用他们打斗之际,来个一举两得?”

  槽老头道:“起初爹也有此想法,但他却独斗群雄,不找龙王殿助阵,如此一来,

我们也不便出手,以免露了底而后患无穷。”

  年轻人有几许烦躁:“爹,到底还要等多久?”

  “快了!”槽老头冷残直笑:“等你将慕容府武功和龙王殿功夫学会,而找到破解

之法的时候,那就是我们报仇的时候了!”

  父子俩相视而大笑,那种快意恩仇之意,充斥笑声中,十分刺耳。

  听其父子所言,不难猜出他们对慕容府和龙王殿有所不解之仇,而槽老头处心积虑

利用小痴获得两派武学之后,必定用于报复之中。

  却不知道这父子俩为何会与两派结下此仇?以及他们将来又将会用何种手段报复?

  想必又是另一种残酷的局面吧?

  八月十二,晨。

  少林寺一片诵唱声。

  青葱山林那道小石径,峨嵋掌门和渡心长老已亲自拜山。

  她俩正为剿除小痴而来。

  很快,少林派已以礼相迎,接待于“达摩堂”。

  掌门虚无,一身清新袈裟单身,六十开外,留有花白及胸长髯,他坐于堂中左侧靠

背椅。

  另一位浓眉大眼,蓄有三寸硬腮胡,一副孔武有力,则为达摩堂主虚空。

  渡缘和渡心则坐于右侧,双方相对而坐。渡缘很快将事情说明。

  虚无闻之则怒意横生:“白小痴未免太目中无人了!”

  渡心道:“最让人痛恨者,他竟会是邪道人物,专门用毒以伤人,此人若不除,天

下苍生何以安宁?”

  虚无道:“他既是邪道,自该除去,以替武林除害。”

  渡缘道:“贫尼此次前来,是想请大师发出武林帖,以让贼人无所遁形。”

  虚无稍愕然:“渡缘掌门,对付一个小恶徒,须要如此费心?”

  渡缘道:“此人武功之高,恐怕若非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本派“太清剑阵”,

竟无法困住他,可想而知他并非跳梁小丑。”

  虚无道:“有这回事?”

  波心反问:“大师可收到他所送来的帖子?”

  虚无道:“收到了,简直荒唐,老衲懒得理他。”

  波心道:“此事虽荒唐,可也看出他目空一切,要是少林派不去,这等于少了一条

胳臂,要是其它帮派一个不敌,全归顺龙王殿,再反过来对付少林一派,这岂不是武林

一大悲惨?”

  此语一出,虚无登时醒悟,不该对此事置之不理。

  虚空已道:“掌门师兄,不论事情如何,弟子以为都该派人参与,以免让贼人所乘。”

  渡缘道:“贫尼还是认为发出武林帖较为妥当,因为白小痴本就具有龙王殿副龙王

的身份,说不定还是东方龙在背后撑腰,我们不可不防。”

  “东方龙……他会吗?”虚无道:“十数年前,他还帮助各大门派灭了“七花门”

他又怎会正邪不分?”

  渡心道:“但事实上白小痴已是龙王殿的一员。”

  “这……”虚无沉思半晌,终于点头:“好吧!老衲就发出武林帖,好歹也得稳住

各派,以免被贼人所乘。”

  渡缘立时拱手道:“多谢掌门深明大意,得以为本派弟子报仇。”

  虚无回礼道:“九大门派,一脉相承,又何来彼此之分?”

  渡缘道:“不管如何,贫尼还是要告谢掌门。”

  “这真是折煞老衲!”虚无勉强笑了两声,转向虚空:“师弟你就跑一趟,发出武

林帖,八月中秋,庐山天断峰以剿匪人。”

  “是。”虚控拱手,马上退出达摩堂,迅速传出武林帖。

  渡缘和渡心见目的已达成,也告别返回峨嵋,准备倾巢而出,以替渡海报仇。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常年罩雾,神秘如仙子的庐山,如今也难得的敞开真面目,似如一块耸拔的翡翠,

嵌在碧玉雕成的屏风,清稚怡人。

  天断峰位于庐山南麓,不算高耸,却也险峻,无两下功夫,想攀登,还得花费一番

心血才行。

  不过今天要爬上去就容易多了。

  从山下一直到山峰,都插满了龙形旗帜,其上写满小痴和吕四卦大名,随风飞舞,

威风凛凛。除了旗帜,还有绳索。

  抓着绳索往上爬,一点危险也没有,既省时又轻松,小痴可是专为那些凑热闹的人

所设计的。

  八月十四开始,已陆续有人登上此峰,准备来参与与此武林盛会。

  不过他们全忘了帖中最重要一项?自带月饼。

  还好,在峰顶一处数十丈宽,较为平坦处,已设有一个摊位,专卖月饼。

  其实这个摊也只是摆着三个大箱子,一个小箱子,如此而已。

  负责销售的是两名花甲老人,一瘦一胖,十分突出,尤其叫不停的声音,直让人觉

得他俩十分来劲。

  已是八月十五中秋日。

  在少林掌门虚无引导下,九大门派已浩浩荡荡赶至此地。

  五十丈方圆,差不多聚集数百人,纯欣赏者a皆散落四周,甚至爬上较高峰顶,居高

临下,看的更清楚。

  无形中,他们全部以月饼摊为中心,围成扇形,静静的等待小痴人驾光临。然月饼

摊却趁机发财,叫卖声不断。

  胖老头笑嘻嘻道:“奇怪,今夜为中秋月圆,你们为何不带月饼就来赏月了?真煞

风景,来一块如何?只要三文钱,保证可口又卫生。”

  瘦老头道:“今天这笔生意做成了,足足可以让我吃上半年,各位帮个忙吧?算是

作件善事!”

  两人吼吼叫叫,并未兜着生意,只是笑脸迎人,似乎很有把握月饼一定能卖出去似

的。

  小痴并未准时到达,众人已从午时等到黄昏,以至于夜晚。

  远处浮云静处,一轮明月已探出笑靥,皎洁银光投在峰顶,不沾一丝尘俗。

  若在平时,峰顶这些人早就把酒弄月,对月抚琴吟诗,何等风雅了那有像现在闷得

发慌,人还不来,肚子也饿得差不多了。

  “卖月饼啊卖月饼,月饼圆圆像银圆,圆圆滚来圆圆去!滚入腹中笑嘻嘻!来啊!

苏州香月饼,香啊!买一个,买一个,对着大好中秋月,饿着肚子多店气?先填饱肚子

再说啦!”

  叫卖声不停传来,而且两位老头还不停将月饼剥开,津津有味的吃着,那股香气,

真叫人垂涎慾滴。

  众人有点明白,为何小痴要他们自备月饼的原因了。

  已有人忍不住,叫道:“来一块!”

  “好的!”瘦老头马上送过去:“一块三两银子。”

  那人愕然道:“刚才不是三文钱,怎么……”

  “刚才你们不饿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通天和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