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九章 七绝魔功

作者:李凉

小痴和吕四卦已扯下易容之假道具,恢复本来面目,仍是笑脸迎人。

吕四卦道:“净赚一千伍佰二十三两银子,其中三张银票,五锭金元宝,两人分担,也凑合凑合,不会太重!”

渡心冷笑道:“恐怕你们无福消受!”

渡缘冷道:“白小痴,贫尼见你本性不坏,才不愿赶尽杀绝,没想到你身怀邪功,以毒害人,贫尼及众大门派将诛你性命,以绝后患,你认命束手,贫尼留给你一具全尸!”

小痴道:“唷!踉真的一样!你们口口声声说以毒害人,又说我月饼有毒,好象我是毒鬼似的,我倒想听听看,我的毒是从何处来?”

渡心嗔厉道:“你这恶贼以毒掌害死我师姐,由不得你狡赖!”

小痴闻言,楞大了眼,再也拽不起来,诧然道:“渡悔翘了?怎么可能,我只给她一掌而已!”

渡心厉道:“你还想装?师姐尸骨未寒,必以你这万恶婬邪之血祭拜!她才能瞑目。”

小痴和吕四卦对望一眼,混归混,杀人的事,他俩还是没干过几趟,尤其又非保命时所杀,想起来,头皮都有点麻。

“怎会如此呢?当时我根本未用尽全……”小痴看头直皱:“你们该不会看错吧?我可没练什么毒功?会不会她吃错葯了?”

“你才吃错葯!”渡心斥道:“血债血还,今夜就是你还债的时刻!”

小痴被她一吼,也吼出火来,冷冷一笑,道:“渡悔若死在毒掌,那对不起!凶手不是我,今夜你们要索债也好,要比斗也好!我都欢迎,就怕你们临阵脱逃!”

“还我师姐命来?”

渡心怒火攻心,不顾安危,已再次扑向小痴,她不再以掌攻,而是抽出背负黑心木剑,剑化点点寒星,慾杀小痴而后始甘心。

小痴戏谑道:“怎么?用上棍子?我看你最好抓那关云长的青龙偃月刀来得划算,宰不到我,也可以把我给压死!岂不省事?”

说归说,他还是轻巧闪过剑锋,斜身一掌反击渡心左胁,轻易将她迫退,强弱之分甚为明显。

“师妹快躲!有毒!”

渡绿深怕渡心再受毒掌,不再顾及身份,已掠身出剑,加入战圈。

“怎么?打群架?我来!”

吕四卦见渡缘反攻,也不愿闲着,腾身而起,大块头如山堆,撞向渡绿,几分蛮劲,倒也逼住渡缘攻势。

追随小痴多日,所练功夫杂得很,而且总分点宝物吃吃,虽没小痴服的多,却也让他内劲充沛,元气十足,再加上前些日子所练龙王殿绝技,时下恐怕连渡缘想要嬴过他,都得数百招以后的事了。

双方大打出手,劲风啸掠,刮体生寒。

“阿弥陀佛!”虚无掌门已知小痴武学并非浪得虚名,深恐峨嵋派再损人,已转向武当掌门枯海道长,道:“此人功夫邪异,已入了魔,枯海掌门,为天下苍生,贫僧决心出手伏魔,您以为呢!”

一脸长髯,仙风道骨的枯海亦还礼道:“在下随掌门指示。”

虚无含笑点头,随即转向虚空:“罗汉阵掠阵,不得让他走脱!若能生擒则生擒,若不成则全力扑杀!”

虚空回礼,马上引导十八罗汉掠于四处,严以待之。

虚无转向各大门派掌门,道:“恶徒狂妄狠毒,还望各位合力诛之!”

众人见小痴武功了得,一则担心他将来凌驾自己头上,一则想试试自己身手,闻言莫不支持虚无。

一声轻喝,虚无已平飞而起,露了一手精湛轻功,随即加入战圈,大力金刚掌幻化无数掌影,直劈而去。

众掌门虽支持此项行动,却也自恃身份,若非小痴再败虚无,他们也不愿一窝蜂涌上,时下只在四周游动,等待机会以援手。

小痴见和尚加入,轻轻一笑:“果然同行都有一份特别的感情!不过你这老秃驴是要找我报仇呢?还是比武?”

虚无劈出一掌,扫向小痴肩头,冷道:“恶徒死到临头,口舌仍如此不饶人,其心可诛!”

小痴一转己避开:“你们这些大掌门,要杀人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过我可不在乎,今天人多,我没时间陪你玩!”

他突然大喝“看掌”,身形蓦地暴高丈余,一个倒翻觔斗,行云流水般快捷冲了下来,右手手刀一切,一股劲道成形,直劈虚无胸口。

“龙王斩”果然名不虚传。虚无但觉此掌来势甚急,却又不带任何破空之声,已知必非易与,当下运出“摔碑手”以对抗。

岂知他尽力推出一掌之际,小痴身形却如腾海狂龙暴扫而至,七拳十三掌尽劈而来。

“来个秃驼打滚!”

小痴轻笑着。果然虚无未想到小痴身形变化如此快捷,想回身自救已是不能,唯一方法就是滚往地面避开,然而以他一派之尊,一对上手就落个满身是泥灰,这脸他可丢不起,硬是咬牙想硬接小痴掌劲。

枯海掌门见状大急:“方丈硬接不得!”

长剑抽出,直射小痴胸口,想以此逼住小痴攻势。

然而小痴早有准备,匕首一探,很快拨开长剑,攻势仍末停顿,直罩虚无背面大空门。

渡心此时也不顾一切刺出一剑,想手刃小痴。

三人各凭功夫撞于一处,猝然暴开,啪的一响,虚无仍无法避开,被小痴一掌打得往前踉跄猛撞。

若非渡心一剑伤及小痴左大腿,小痴不得不收势以应付,虚无非得当场出丑不可。

他利用打出反弹掌劲,倒翻三个觔斗,飘落地面,抓起左大腿,虽只伤及肌肤,但裤管裂缝却不小。

“花尼姑你很色你知不知道?竟敢逃逗我的大腿!害我春光外泄!”小痴调侃的说。

渡心那能受此悔辱,大喝“无耻”,峨嵋绝学尽展,化作飞花点点,全然卷向小痴。

此时枯海掌门也刚好掠身接住长剑,凌空一个旋转,身化游龙,和渡心一前一后挟攻而至。

小痴轻笑道:“峨嵋“飞霜十九剑”第七式“飞花点点”,加上武当“七星剑法”第四式“星殒翰海”,前后挟攻,天衣无缝,可惜我会这招“达摩窜月”!”

话声未落,他已使出在梅庄所偷学的功夫,用以迎敌。

只见他匕首幻化万道银光,带出一条银河旋飞,在那空旷空间腾掠、追缠,暴亮的银光让人目不暇思。就在万道剑光淮处,叮当响声不绝,点点火花四射,勾出黑夜中的一朵灿烂茶花。

“七绝魔功?”

已有不少人惊呼而出。

人影已分,枯海和波心两把利剑双双被劈断,骇然的倒掠而退,尤其那句“七绝魔功”更震慑两人。

枯海脸色铁青,实不敢相信眼前一切为事实。

一向激动的波心,此时也睁大眼睛注视小痴,似想看清他倒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竟然会此霸毒绝招?

虚无方才被挨一掌,踉跄跌撞而退,还好他功力深厚,幸免于滚滚地面,然而也受了轻微内伤,突闻“七绝魔功”,霎时激动喝道:“妖魔重现武林,大家一齐剿除!”

似乎“七绝魔功”有着不可抗拒的魔力,阨困着众人心灵。潜意识使然,群众已蜂涌而上,武功尽出,似在对付妖魔般的攻向小痴。

小痴不解为何众人对此功夫如此忌讳,他也想及心儿母亲当初交代,不论如何不准使用这招功夫。

难道她们也是怕激起天下武林围剿?那她们母女又是何种身份呢?

不由得小痴多想,群雄一涌而上,他也潇洒不起来,只得全力应付。

渐渐的,半刻钟过后,他和吕四卦已走下风,时而挨掌挨剑,处境并不理想,甚至可说十分狼狈。

小痴苦笑道:“妈的!好好一件事,就被那什么鬼招式“达摩窜月”给弄砸了!”

他本想以各派身份,不可能一涌而上,自己可稳操胜算,没想到有误杀渡悔在先,再加上露了莫名其妙的魔功,以至于激起群怒而围剿,倒也使他措手不及,穷于应付。

吕四卦更惨,块头大,想躲都不容易,被划得衣衫尽碎,已急叫:“小痴儿快想法子!我快不行啦!”

“有什么法子?太多人了……”小痴咬牙硬撑,然撑不了久,已险象环生,终于道:“我看先溜再说!”

为了保命,什么副龙王尊贵身份也管不了了。

大喝出口,匕首再抖,用的仍是“达摩窜月”朝着一大群人撞去。

“挡我者死?”他狂叫着,以助声势。

虚无马上反喝:“阵仗迎敌,不准让他逃了!”

罗汉阵马上展开,围在外圈,连武当的七星阵都已联合发动,纵有超人之能,想突破两阵,恐怕都得拚掉老命。

匕首闪光过处,一片唉叫传出,小痴虽然击倒数名敌手,然而对方人手实在过多,仍未能破茧而出。

“妈的!这些人渣!”

小痴咬着牙,又施以攻击,虽然每次都有收获,但也挂了不少彩。

然而最令他担心的不是这些,而是他每集其内力攻击一次,似乎体内经脉就消失几道,功力也为之减弱几分。

照此下去,他必定会内力枯竭而受逮,甚至暴死当场。

他暗自苦笑:“吃什么水晶蟾蜍?原以为是火葯,谁知竟是祸害!搞到此种地步?真是祸不单行。”

不管了,能走就走,他再次暴喝,攻出三掌七刀,抓起吕四卦,双足猛蹬“一炮冲天”的往山峰最高处冲去。

“别让他逃了!”

群雄如附骨之蛆,已然腾身追掠,虽未必窜得比他高,即紧紧跟在后头,丝毫不让他有喘息,走脱机会。

小痴窜高十余丈,内力突然枯竭,身形也为之一顿,往峰面摔去。

吕四卦急道:“老毛病又犯了?”

小痴苦笑点头:“嗯!”

吕四卦大叫“他妈的”,也顾不了自己,赶忙换手抱住小痴,一掌倒劈随后追来之群雄。

两人无暇调整身形落地,只有硬撞峰面岩石。

枯海此时已追掠而至,半截长剑已刺向吕四卦,任由吕四卦如何躲闪,都避无可避。

情急之下,小痴突然怒喝:“吕四卦快躲!”不知那来的神力,竟然又从手中发出,硬生生的将枯海手中断剑抓过来,连人带剑扯向左峰面。

枯海骇然的松掉断剑,以保住自己免于被拖带,其势也为之一顿,为顾及对方“七绝魔功”威力,不敢擅自再抢攻。

小痴以为神力恢复,但猛劈两掌,又觉得失望已极,只好叫道:“往峰顶走!得找逃路了!”

吕四卦此时也如丧家之犬,打一记,逃一记,没时间去多想,马上带着小痴往峰顶走。

虚无大师已追上,急喝:“四面包抄,别让他走脱!”

群雄仍极力追赶,非得擒杀两人不可。

蓦然一阵大笑传来?

“你们未免太小看龙王殿了!”

声音未落,六条人影天马行空飞掠而至,已然挡在各派前面。来者正是龙王殿四大高手和刑开天,以及东方不凡。

六人齐拱手拜见小痴:“属下参见副龙王!”

小痴终于嘘了一口气:“来了就好!俺差点丧命在此。”

东方不凡含有奚落道:“副龙王为何被人追赶?这实在有辱您尊高身份,且不该发生在您身上……”

小痴截口道:“你爱嘲笑就嘲笑,反正我糗定了,赶快宰了他们,别弱了龙王殿名头!”

东方不凡已露出快慰笑意这小子终于求助于自己,且在嘲讽他之后,憋了许久,终于报了一箭之仇。

六人道声“是”,再一个拱手,已罩向各大门派。

如此一来,双方又形成拉距战。

虚无冷道:“刑总管你该知道,龙王殿一向以正义为旨,为何你们要助纣为虐?”

刑开天冷笑:“别忘了,他是龙王殿副龙王。”

虚无冷道:“可是他却是邪道人物,他会“七绝魔功”!”

刑开天冷道:“谁不知本门副龙王,天下第一绝才,有过目不忘之能,那些功夫绝逃不过他眼睛,他会用,不是件希奇大事,你们是退,还是战?若是战,龙王殿奉陪到底!”

虚无脸色连变量变,已然厉道:“与妖魔为伍,终非善类,九大门派誓不两立!”

已无妥协余地,双方再次展开厮杀。

龙王殿四大高手武功虽厉害,但在各大门派高手济济之下,仍未拦住所有人,尤其是十八罗汉阵和七星阵守掠着,一时要突围,十分不容易。

小痴得到喘息,稍微松了一口气,慢慢的往山峰爬去,他已觉悟,功力要恢复已相当困难,因为体内经脉似乎都没了,纵有功力恢复,又将如何引导?为今之计,只有先逃开再说。

虽然龙王殿高手,要带自己走,并无困难,只是自己和东力不凡结怨太深,说不定他暗中来个一刀半掌,那还有活命在?

他已想好?再跳一次崖吧!能逃就逃,若真的翘了,也该无话可说,反正月饼都卖了。

此时围攻两人的,只剩下峨嵋派,也许先前先过劳累缘故,渡心攻势也弱得多,但渡缘却招招逼人,打得吕四卦招架乏力。

峰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七绝魔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