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三章 楼塌楼起

作者:李凉

  薄雾中的红桧林,枝干森密,株株合抱粗大,少说也长了百余年。枝叶沾上雾气,凝成

小水滴,不停的往下掉,就如五月梅雨般,滴得令人心发霉。

  一大片最少有百丈宽,千万株,原始森林风貌,大概也和此差不了多少吧?

  小痴和吕四卦已走入林区。望着阴森森树林,再加上冲鼻腐蚀烂枝叶霉气,小痴已苦笑

不已。

  他道:“倒霉!人走了楣运不算,连鼻子都逃不了霉气!”

  吕四卦可没想那么多,他只想如何离开此地方为上策。他道:“小痴儿,你的神仙师父

已经变成母老虎,你难道不想溜?”

  小痴叹道:“唉!真是生不逢时,好事由来最多磨,明明是被我找到了,谁知,这两个

老太婆竟然那么不近情理?”

  吕四卦道:“既是如此,我看我们还是走吧?”

  “谈何容易啊……”

  小痴感叹着,找了一株倾倒而腐化之巨树,坐了下来。另四卦也懒洋洋坐在他旁边。

  “深陷谷底,混身是伤,武功被制,对手高强,想逃,还得拚老命才行……”小痴愁容

满面的说着。

  吕四卦问:“她们武功真的很高?”

  说到武功,小痴儿眼睛灵光又现,兴趣已来,立时道:“嗯!她们武功十分怪异,中原

武林派系似乎没有这么几招,可惜我只学了一点点,后来她发现我在偷学,就不再用那种功

夫了……”

  吕四卦问:“你猜她们武功可以排名天下第几?”

  小痴眨眨眼睛,道:“很难讲,因为我不知道她们会多少种奇奇怪怪的功夫,就拿那招

‘梅花穿心手’来说,以前我就曾经看过一位武林高手使过,但他的威力比这老太婆又少了

两分劲,可见这老太婆不好惹。”

  吕四卦又问:“那位高手是谁?”

  小痴做沉思状:“人……我倒是记得……名字我可没听到……那时候在江南……”

  吕四卦道:“江南高手多的是,看样子是无法猜出来了。”

  小痴道:“管他的!反正老太婆武功多的是,找她学还不是一样。”

  吕四卦道:“可是……照这个样子,她是不肯教我们了……”

  小痴神秘而狡黠笑着:“我们什么时候碰过,有人心甘情愿地教我们的?”

  吕四卦若有所悟,目露喜色道:“你是说……”

  他的身躯及双手已表现出“偷”的动作,一脸狡黠贼样。

  “对!就是这样!”

  小痴得意回答,对上吕四卦眼珠,两人已咯咯黠笑起来。

  仰笑天空,瞧及高耸树林,小痴主意又上心头,道:“‘偷’是有点困难,我们不如替

她们盖一栋高楼大厦,让她们住的舒舒服服,说不定老太婆心理失常,一下子又喜欢上我

们,到时……我看连生孩子的功夫,她都拚老命的教给我们哩!”

  两人又是一阵陶醉大笑。

  吕四卦兴味更浓:“对!为了‘生孩子’,你说要盖几楼?”

  小痴意气风发,右手往天空一比,道:“要盖就盖大的,天下无双,盖到尾顶,少说也

一千层,让老太婆从第一楼爬上最上一楼,要三年的时间!”

  吕四卦频频点头:“好!一不做二不休,我豁出去啦!”

  小痴更是得意,拉起吕四卦,直往左方巨树奔去:“走!杀!把这树林全砍了,大概勉

强还够用吧?”

  说到那儿做到那儿,两人为了博得心儿母女俩欢心,以便能学到高深武功,竟然当真大

刀阔斧,势如破竹的砍起这片偌大百年红桧林。

  足足砍了十天,红桧也倒了差不多,所剩下的亦只是刚萌生的幼树罢了。

  却不知心儿母女俩发现此事,将做何感想?

  两人很是卖命盖“高楼”,然而此种土木工程技术岂是外行人所能掰出来的。

  他俩最多只能盖至两楼半。而且还随时会垮塌,看样子,除了他俩以外,再也没人敢住

此种高楼了。

  这几天,心儿母女俩除了一天送一次饭菜给予两人外,其它时间皆躲在东院,足不出

院。似乎对小痴、吕四卦可能逃逸之事,全然不放在心上。

  盖了近半个月,小痴和吕四卦都累了。

  西院的楼房,勉强算得上三层,墙壁全是原木树干所围成,而且参差不齐,还有大大小

小空隙,和树枝捆绑而成的兽笼也差不了多少。

  而心儿的闺房……从天上掉下来的柚子皮,中间再用筷子撑起来,大概就包括所有的一

切了。

  两人满身是汗,衣衫破碎不少,也着实努力过,可惜就是弄不出心目中所要造的千层高

楼。

  两人坐于楼房屋顶,一副无奈苦笑着。

  小痴道:“高楼真不好盖……”

  吕四卦道:“我们已经尽了力了……”

  小痴望着悬如峭壁的崖面,苦笑道:“要是从上面盖下来就容易多了。”

  他所想的是从屋顶轻轻松松的将东西拋入崖底,终究会有一天能“盖”满千层楼房。

  至于要填多久,盖的是否为楼房,他倒不考虑,现在他只考虑何种方法比较轻松。

  吕四卦挽袖擦擦汗水,不久道:“怎么办?楼房盖不成,那老太婆一定恨死我们,说不

定一气之下,一刀就把我们给杀了。”

  “这倒是问题……”小痴儿稍加沉思,不久已有了对策,道:“事到如今也只好能

‘偷’多少算多少了。”

  吕四卦道:“怎么偷?楼房不盖了?”

  小痴轻松自得道:“盖和不盖的结果都是一样,如果你还有兴趣,你自己去盖吧!”

  吕四卦道:“我是说,如果现在不动工,要是老太婆发现了,我们少说也得掉层

皮……”

  小痴道:“不会啦!拖它几天该没什么问题,这几天我们就摸到东院,看她们在搞什么

鬼?”

  吕四卦道:“要是她们不是在练功呢?”

  “那就偷秘笈,秘籍偷不到,只好翻脸动手,从过招中再偷学了!”

  反正大楼也盖不成,吕四卦也没了主见,只希望快点离开此地方为上策,闻言也未再做

何表示。

  小痴揉揉手臂及脸颊,半月前被打伤的瘀血已消退不少,他问:“你的伤如何?”

  吕四卦道:“差不多好了,只是有几处穴道被制,力量差了些。”

  小痴无奈摊摊手,道:“这个我也没办法,武功招式,我一看就会,可以偷,但那什么

内功、内劲,一拍掌,力量就大得吓人,我就是无法偷到!想找个好师父教教,就是碰不

上。”

  小痴虽绝顶聪明,过目不忘,但内功一途,全然运行于体内,外表根本无法察知,自是

无从学起,若说有秘籍,以他一个从未学过武功的门外汉,连奇经八脉都弄不清,如何能学?

  设若有人从旁指点一二,以他聪颖才智,自能触类旁通,届时无论外功、内功,再也难

不倒他了。

  就是因为他没练过内功,以至于功力无法使出,空有杂家绝学也难以发挥到淋漓尽致之

效力,更无法将体内吞食之灵丹妙葯化开,与人交手,自差人一截,吃瘪、挨掌、逃跑,那

是常事。

  难怪他如此求师心切。

  吕四卦道:“管他的!这个样子,混了几年,还不是一样,好日子没过几天,死又死不

掉。”白向小痴一眼:“我怎会认识你这种朋友,全是玩命的?”

  小痴干笑道:“别怪我嘛!人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又说‘将相本无种’,

放心,不久的将来,你会以我为光荣的!不说啦!走,练功去!”

  小痴拉着吕四卦已顺着直立排墙的树干攀往地面。双足一落地,吕四卦抬头望着屋顶,

有感而发:“可惜,千层楼房就此寿终正寝,升不上去了。”

  “也未必如此!”小痴黠笑几声,道:“要升上去,我仍有办法,只是时间长短不同而

已。”

  吕四卦稀奇的望着他,表现出一股快慰神态--却不知小痴如何让“高楼”升上崖顶?

  小痴也不让吕四卦失望,他做到了。

  --他找了四棵手臂粗红桧小树,分成四个角落种植,再以四棵树为支柱,架了一间小木

板屋,目的就已达成。

  吕四卦仍是不解:“这……这么简单?”

  小痴得意笑道:“不然你以为多么困难?红桧一长高,木屋也跟着升高。迟早会升到

崖,呵呵……只不过时间久了一点而已,需要万把个年头吧!”

  吕四卦已会意,不禁为小痴之捉狎报以钦佩笑容:“不知那个老太婆对这间‘高楼’是

否满意?”

  小痴回答的很绝:“放心,她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一定会满意的。”

  两人笑着,说着,已往东院行去。

  谷中不算大,但呈狭长椭圆形,东边在谷前,西边位于谷底,亦是红桧林区,是以距离

较远。

  说是庄院,也只不过房屋较具三合院形状而已,仍是古朴木屋,隐伏于雾中,忽隐忽

现,更具神秘。

  尚未潜至东院,小痴儿已闻到阵阵花香,凭他经验已猜出是寒梅香气。

  虽然谷中寒梅分布四处,也不算少,但此处却显得特别突出--不论香气或是梅树。

  再走十余丈,万株梅树挂上彩点纷纷,忽而瓣落风吹,迎风纷飞,韵律舞出恬静旋律,

拂面清新,好一座世外梅园。

  “奇怪……都已春末夏初了,这里的梅花怎会不谢,还开得这么好?”

  小痴颇感意外的说着,伸手已去扣抚梅枝,似想从中得知原因。

  吕四卦道:“也许是深入谷底,不知寒天冷地的缘故吧?”

  小痴频频点头,随手拂过一朵梅花,仔细端详一阵,道:“不错,除了季节不同外,连

花蕊都是黑色的,一定是异种。”

  一听及“黑色花蕊”,吕四卦也好奇的摘下一朵梅花瞧瞧,果然在中心雌蕊部份呈现黑

点,与旁边之红瓣相比较,显得较为突出,但因其黑点甚小,若非有心仔细去分辨,也难以

察觉此花之不同于其它花朵。

  两人再瞧,也瞧不出其它异处,只好丢弃花朵,再往梅林深处摸去。

  方行几丈,浓雾中已传出吆喝,练武声,两人精神更加振奋,已快步潜了过去。

  梅林中,终于浮现古朴庄院,三落雅屋呈“l”形排列,连着房屋,有意无意已被一排

翠绿的九重葛围住,见其盘根错节,缠挂于外边梅林之中,可猜知至少已十数年未加以修剪。

  九重葛围墙居中一处设有古旧牌坊式柴门,正上方置有一腐旧原木字匾,题有“梅庄”

两字。

  “梅庄……原来这地方还有名字的吶?”

  小痴与吕四卦已潜向柴门,发现此牌,也总算把身陷地方给弄懂了。

  两人并未深入联想“梅庄”有何意义,因为真正吸引他们的“武功”吆喝声已频频传

出,吊得他俩赶忙抬头想瞧往庄内。

  然而“墙”高丈余,两人蹑着足尖,仍未能瞧向里头.九重葛又长有长刺,攀附不易,

在门扉挖凿小洞,只能略窥一二,不得已,两人只好各自爬向柴门顶头端以窥视里边。

  庄内庭院果然心儿母女在练功,一紫一白,两尊人影不停飞掠庭院之中,就如风中两条

长丝彩带,悠然卷舒,无所不至,无所不达。

  小痴、吕四卦看得频频咋舌,梦中之仙人飞行,也只不过如此吧?

  心儿母女俩的轻功,无可否认已是登峰造极,可谓天下少有了?

  两尊人影在一次大旋空飞掠之后已亲身落地,随即动起双手过招,劲气又起,啸风阵阵

奔流不息。

  小痴突见招式,已欣喜若狂,道:“吕四卦你看清楚了没有,这就是‘梅花穿心手’第

十二式,很厉害的!”

  吕四卦闻言,眼睛也随之一亮,总想学着小痴“过目不忘”,亦紧紧揪住招式不放,频

频点头,也忘了回答,甚至腾出右手开始比划着。

  古朴而又腐旧的牌门本已摇摇慾坠,又那堪倚附两个大男人,已然晃了起来。

  然而两人已被功夫深深吸引,哪有时间再去注意其它事情?

  心儿白影一掠,弹射空中,紫衣美妇已撤换招式,道:“让娘看看你的功夫到了第几

层?”

  心儿娇笑一声,道:“可能在第四层,第五层老是升不上去。”

  说着她已出掌,幻化无穷掌影,已将身躯给裹住,再幻一道白光,又如天空那道劈雷,

电也似的劈向紫衣美妇。

  小痴已禁不住细声叫道:“没错,这就是那绝招!”

  话未说完,双手已开始舞动起来。

  吕四卦也看得目瞪口呆,招式要得更是吃力,这下可好,门扉晃动,就快被两人给压垮。

  还好精明的小痴立时察觉,一脚踢向吕四卦,压低声音急叫道:“你想死啦?摇这么用

力?”

  吕四卦也醒了过来,尴尬一笑,道:“我……我……功夫太精彩了……”

  小痴可不愿错过偷学机会,两只贼眼猛瞅着心儿母女招式不放,无心与吕四卦较量,叫

道:“你先下去,等我学会了再教你!”

  吕四卦呶着嘴:“我看看就可以,我不动行不行?”

  “不行,你太重了,这门支持不了多久,你快下去!”小痴更坚决的说。

  门扉也着实晃得厉害,吕四卦唠叨叫了几声,虽心不甘情不愿,仍然退回地面。挤着门

缝,能瞧多少算多少了。

  心儿母女俩已较量三招,看得小痴目瞪口呆,赞叹不绝,更是用心的窥探,存心一口气

统统给学起来。

  中年美妇很满意道:“前三招你学得不错,来!再练第四招!”

  心儿有点累,抹去额头汗水,仍然点头道:“娘您可要手下留情,我练得不熟。”

  中年美妇冷然道:“练武功岂可留情?将来和敌人对上手,他们可全是非置你于死地而

后始甘心,娘不能放松你。”

  心儿含有惧意的点头:“是,娘……”

  “来吧!凭你现在功力,若尽全力,娘要伤你也不容易。”

  说着,中年美妇已摆出一种奇特姿势,只以左足尖支持地面,左手向上翻,右手往下斜

滑,摆出莲花指,整个人就像打转飞升的仙人般,自有一股飘逸韵味。

  心儿不敢怠慢,也摆出了相同姿势,准备应对。

  小痴对此怪异身形特别感兴趣,也瞧得特别仔细。

  一时间,空气为之凝结,沉静无声,只有柔雾轻掠。

  足足憋了三分钟,心儿母女俩才有了变化。当真如仙人般姿势不爱的升向空中,小痴已

察知那是两人利用左脚拇趾轻微挥动而带起的效果。

  身躯升至半空,本是悠游之动作,突如炸弹开花般炸开,一阵大喝,震得整座梅庄深谷

抖动,震得小痴、吕四卦血气翻腾,差点闭了气。

  就在此时,两人已交上手,狂风厉吼,掌影幢幢,身形已知空气般化开不复见得。

  眨眼间,两人已互拆数十掌,出手之快,匪夷所思。

  蓦又有银光射出,双方人影一错即分,宛若两道闪电互击,啪然一声,心儿已闷哼的摔

退,滚落地面。

  小痴明白两人不只只有肉掌对招,而且也暗中用上了秘密利刃,在过招之际,突然施

展,若不知其中奥妙,想逃过此刀,恐非易事。

  他也瞧出心儿是在交手之际,身形不够灵活,左胁方稍露空门,中年美妇本可一腿踢中

她“章门”穴,心儿不死也得重伤,但情急之下,中年美妇改踢为点,轻轻点向心儿左胯

骨,纵是如此,也使心儿吃了不少苦头。

  中年美妇见爱女跌落地面,亦焦切的奔过去,急道:“心儿你要紧吗?”

  心儿揉着左腰,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关系,多亏娘手下留情。”

  中年美妇走近,替她揉搓一阵,方始放心,嘘口气,道:“你也真是,左腰再用点劲,

不就可以闪过娘的攻击了吗?”

  心儿歉然道:“孩儿疏忽了……”

  “下次小心点,来,我们再练!”

  说着,母女俩又再次重练此招。两次下来,心儿倒也能避过她娘那一腿,功力更趋成熟。

  同时,两招下来,小痴也学得差不多,他自信还能舞得比心儿好,更是沾沾自喜。

  心儿母女俩并未因而停止,已第四次再度练习。

  小痴儿志得意满的轻描淡写比划着,口中含有“指点”意味着:

  “抱元守一,足撑天……金趾大动,身飞掠,再来一个回转阴阳,倒转乾坤,现银

光……”

  两人每舞动一个动作,他就念一句,果真学得奇快无比。

  然而怪招又生了。

  当双方抽出匕首,现银光时,攻击该是左边才对,现在心儿却以左手劈出匕首,攻向右

边,中年美妇也不再踢其左臂,改扫其中宫,如此一来,心儿纵能逼退中年美妇,仍免不了

挨上一脚而身受重伤。

  这是不要命的打法。

  小痴照着招式练习,谁知比划方起劲,心儿就来这么一招,害得他耍至一半已不知如何

接手,已情不自禁的探头举手指责心儿,激动急叫道:“喂!小丫头你到底会不会耍……”

  话方出口,他已察觉自己一时忘形而露了行迹,赶忙掩口急叫声“糟了”,立时收回脑

袋。

  然而他太过激动的“指责”,身形已爬向门顶,还探过上半身,门扉承受不了重量,已

往屋内垮去。

  轰然脆响,两人一高一矮随着门扉砸向地面。

  “这下真的糟了!”

  小痴哪想到事情会弄成这个样子?哪还顾得再偷学功夫?苦笑不已,人方落地,已拉起

吕四卦往回就跑。

  他急叫着:“吕四卦快溜,门垮了!”

  吕四卦瞪他一眼,叫道:“跟你在一起,没有一次不被追的!”

  小痴干干一笑,道:“我哪知道那丫头那么笨?快走吧!这次要被逮到,包准要盖鬼门

关的大铁门!”

  两人一拖一拉已快捷溜向西院,消失雾中。

  心儿母女俩突遭惊变,更是愕然,然而箭已出弦,人在空中,想及时撤招追向小痴儿已

是不可能。两人只有在惊愕之下过完此招,双双亲身落地,才有反追余地。

  --除了小痴儿,谁又会如此神经兮兮的“指责”心儿?

  不必想,中年美妇已猜出来人是小痴和吕四卦,怒容顿现,咬牙切齿道:“这小子竟敢

偷学我们功夫?我非杀了他不可,心儿走!”两人化做两道疾风,追掠向西院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