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十章 功失武残

作者:李凉

  天已亮。

  深崖处,罩着淡淡晨雾,四面陡帩石壁,长满不少杂草,根茎枯了又长,一丛丛聚

在壁上,透过晨雾,就像一堆堆坟墓。

  崖底呈长方形,居中有一条小溪,四处为乱石地。群雄找遍了各处,仍无法找到小

痴和吕四卦尸首。

  难道说,他俩又借此脱逃了?

  纵然如此,摔下来总该有个痕迹吧?而此处却无迹可寻。

  两人就似如空气般平白的消失了。

  若说找错地方,崖下却有那口摔碎的箱子,不少银子散落四处,地方根本不可能寻

错。

  唯一的理由是?小痴并没落于此处,亦或是……

  在找不到尸体,虚无已道:“该不会是被龙王殿的人救走了吧?对方武学本就十分

高强!”

  枯海道:“就算他们救人,也该留下痕迹才是……”

  虚空道:“白小痴常以跳崖逃生,想必有其一套不同于常人的方法,为今之计只有

当他还活在这世上了。”

  虚无叹道:“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一千年。”

  众人当然相信小痴还活得好好,只是他们却想不出小痴为何遁得无迹可寻?

  枯海道:“既然找不到人,只有等下次再说,大师以为如何?”

  虚无道:“恶徒懂得“七绝魔功”,追缉自不能放松,此事牵连龙王殿,说不定还

是他们救走,老衲以为有必要去查个清楚。”

  枯海道:“大师所言甚为合理。”

  虚无稍颔首,已走向默然不语的渡缘掌门,道:“掌门师太,恕老衲无能,让歹徒

给走脱了。”

  渡缘拱手回礼:“方丈言重了,此贼太过狡猾,比起昔日的“七花门”有过之而无

不及,还望方丈鼎力相助以将恶贼绳之以法!”

  虚无道:“为武林存亡,老衲在所不辞,为今只有先撤收,再寻龙王殿以征讨了,

师太可有意见?”

  渡缘道:“贫尼谨遵方丈指示。”

  在虚无号令下,群雄已各自收兵,领着门下弟子,疲惫的返回自家门户。

  这一战,九大门派至少折损三分之一人手,再加上受伤者,足足耗去一半战力,这

恐怕非各大掌门所能料及。

  今年中秋夜,他们过的并不快活。

  而小痴呢?

  直到天明,风声已传千里,虽然他没有让天下各派臣服,但那“庐山卖月饼”,

“饿垮武林肚”的传言,已让天下人津津乐道,随后再来个“千两聘金招尼姑”更让人

赞为天下一绝。

  传言加油添醋,更形容得传神精彩,已使不少人大叹未睹真情景,实乃人生一大损

失。

  不过这些大都止于贩夫百姓之流,因为九大门派弟子遍天下,谁敢谈论此漏失颜面

的事?

  传言中,仍有十项最重要者。?小痴到底去了那里?

  不知名的山区。

  在一处万马奔腾的飞瀑下,承着瀑布深潭左侧,有一栋古朴的木屋,木屋前空地置

有一火炉,炉上正熬着水壶,蒸气不停冉冉上升。

  一名糟和尚正坐在溪边巨石,边喝酒边吟唱,一副怡然自得模样。

  屋内十分简陋,除了一张木床,一张四方桌,桌上置有一盏油灯,左墙再堆了些不

知名葯草、山藤以外,已空无一物。

  小痴和吕四卦已直板板的摆在床上,身上的血衣仍在,活似个死人。

  看样子,是此和尚救了两人。

  不知过了多久,炉中茶壶已滋滋叫起,水气也少了,和尚这才掠向壶边,伸手就抓

起烫如火的茶壶,露了一手精纯内力,随后已笑嘻嘻走入屋内。

  瞧了两人一眼,笑道:“也该醒来了!”

  他已撬开小痴嘴巴,猛把壶嘴往嘴中灌,全然不怕烫着小痴嘴chún。

  然而葯已入口,一点变化也没有,那葯也不烫了,连白姻都不冒,原来糟和尚早已

用真气将葯水给逼冷,如此神功,实是天下少有。

  再让吕四卦服完葯汤,槽和尚已凌空将茶壶托在桌面,伸手拍拍小痴嘴巴。

  “喂!睡了一天一夜,也该起来了吧?”

  小痴似有所觅,吱唔的已张开眼睛,入眼就是个光头,已惊叫:“九仟?”

  此和尚正是“通天”法号久千。他笑道:“什么九仟,你这“一万大饼”快要被人

给吃光了。”

  小痴突然蹦起,双手往通天和尚掐去,叫道:“都是你,害我卖了月饼收不到一文

钱,快赔出来,否则掐死你!”

  他狠力的掐着通天和尚脖子,和尚却一无反应,笑道:“你不是把银子拿来当聘金

了?”

  小痴蓦然楞住,他未理和尚,却惊愕的瞧着自己双手:“我的功力……没了?”

  他只觉得全身经脉已消逝无踪,“吸龙神功”心法已无法施展,一切的美梦莫非就

该随此而幻灭了?

  通天和尚笑道:“所以你还是乖一点,现在我一个指头就可以捏扁你了。”

  小痴想及自己武功尽失,不由得一股怨气无处发泄,撞向和尚,出拳就打:“没有

武功,你救什么救,你救了还不是白救?”

  睡着、吼着,他真想大哭一场,一身本领才上身不到两个月,就已消逝无踪,对一

个处心积虑追求武功的他来说,打击未免太大了。

  吕四卦也醒来,看他如此疯狂的捶打,心头也不甚好受,毕竟他俩从小一块长大,

自有那股他人所不能了解的深情存在。

  通天和尚没躲,笔直的让他捶打,让他发泄。

  终于,小痴打疼了手,眼泪都快掉出来,他仍忍着,怅然若失的喃喃念着:“失掉

就失掉,我还怕什么了怕什么?我是天下第一聪明的人!不用武功也能打倒他们,我怕

什么?我有的是办法……有的是办法……”

  他走向门口,倚在门楔,远望飞瀑隆隆,心头却在滴血,十几年追求的美梦,就此

荡然无存了。

  他的脸,似笑非笑,如此无依无靠,任何人见之,都能感受到那份哀戚。

  吕四卦不忍,想走过去安慰,却被通天和尚给阻止,吕四卦也为之住足,不知该不

该过去?因为他也不知要如何安慰他。

  和尚另有原因,他知道小痴现正处于最不敢接受自己,最痛苦的一刻,如果熬过了,

对将来的他,将较为裨益,这比任何安慰都来得有用。

  小痴喃喃念着:“什么天下第一聪明?聪明的人会乱吃葯?连葯多必伤的道理都不

懂?”

  他自嘲的怅笑着,听得吕四卦忍不住而落泪,叫声“小痴儿”已往他走去。

  通天和尚仍阻止他。

  吕四卦忍受不了,已骂道:“我要去安慰他,你凭什么阻止我?”

  通天和尚没想到他会如此激烈反应,一时也楞住了。

  吕四卦很快走向小痴,哽咽道:“小痴儿你的病会好的,你还是天下第一聪明的人!”

  说着,他已靠在小痴肩头啜然哭了起来。

  小痴也忍不住,紧握吕四卦右手,叫道:“不准哭,大男人还哭什么?以前都没哭,

现在有什么好哭?”

  他也落了泪,却赶忙拭去,吕四卦禁不住感情奔放,已抱紧小痴嚎啕大哭。

  小痴也抱紧他,感情在泪水中无尽的交流着,童年的纯真,以及至死不渝的交情,

更是生死与共的友情,一剎那间全涌了出来。天地间能关心的,也只有他们两人,从小

无依无靠,奋斗中成长,又将遭受折磨的难兄难弟,在无人可安慰、依靠时,他俩从不

嫌弃,排斥对方,为的就是他是他的一切,他是他的所有,熔不开,拆不散,永远是和

了心,粘了肉,架了骨的两个的一个人。

  通天和尚见及此,不禁也黯然落泪,毕竟世上如此真情的人并不多。

  窗外飞瀑滚滚,似也在歌颂两人感情之水rǔ交融。

  终于,哭声渐渐消逝了,吕四卦的抽搐也渐渐平静。

  两人抬起头来,却发现对方泪痕挂脸,不禁嘲惹的叫骂:“妈的,你哭什么?”

  两人突然尴尬的笑起来而扭打成一团。

  通天和尚知道风暴已过,也露出满意微笑。

  打了一阵,两人滚出屋外,躺在草地上,小痴早已抹去泪痕,笑的和往常一样开心:

“妈的!才风光不到几天就沦落到这种地步,实在很惨你知不知道?”

  吕四卦道:“大不了还是和以往一样,混他娘的五湖四海,我就不相信江湖容不下

我们。”

  小痴道:“说不定再吃另一种东西,失去的经脉突然间又恢复了!”

  吕四卦道;“有此可能,咱们只好从头开始啦!”

  小痴抽抽嘴角,叫道:“真瘪!”

  通天和尚已走出屋外,淡然一笑道:“难得你白小痴能看得开,可喜可贺!”

  小痴已坐起来瞪眼道:“要是我武功恢复,第一个就杀了你!”

  “噢?老和尚我和你有不解之仇?”

  “有!若非你救我,我那会受此失去武功的煎熬?你分明是在虐待我!”

  通天和尚笑道:“你不也想跳崖逃生?”

  “逃生也有可能摔死,我准备脑袋先落地,了结残生,谁要你救?”

  “我可没救你,是你掉入我的绳索上,我不得不拉起你们。”

  小痴若有所觉:“原来你趁我们跳下深崖之际,暗中把我们打昏,再用绳索吊起我

们。”

  通天和尚笑了笑:“我可没这么说!全是你猜的!”

  小痴目露邪光,道:“九仟和尚,你很阴险!”

  通天和尚不解道:“我阴险?我怎么不觉得?”

  小痴黠笑道:“别装了,你早就计算我会跳崖,所以在半山崖等着我们,就连你出

面拆穿我们易容身份,也是有目的而来。说!你到底在耍何把戏?”

  吕四卦摆出架势:“不说,俺照常打得你满地找牙齿!”

  通天和尚轻轻一笑,道:“白小痴不愧白小痴,一颗玲珑心比什么都灵!”

  小痴嗔道:“我要你说出原因,光拍马屁有啥用?”

  通天和尚神秘一笑,道;“和尚我舍不得见你英才早逝,所以才来这么一下子,你

该满意了吧?”

  “我不信!”小痴叫道。

  “我也不信!”吕四卦接口道。

  通天和尚道:“我知道,现在你们很难相信,将来你们就会信了,像你这种人,死

了,多么可惜啊!”

  小痴冷道:“我现在生不如死……”突有所悟:“你也算准我的武功会全部失去?”

  通天和尚笑而不答。

  小痴急迫问:“你早就对我有企图,早就在计算我了?”

  通天和尚道:“你不是想学天下第一武学?”

  “当然想!”小痴欣喜若狂道:“你有办法恢复我的功力?”

  通天和尚道:“对于一个没有经脉穴道的人,和尚我也无能为力。”

  小痴霎时又如坠入万丈深渊,一颗希望的心也为之沉灭,不禁生怒:“老秃驴你少

寻我开心,小心我跟你拚了!”

  通天和尚叹口气,目光移向滔滔飞瀑,不久才道:“白小痴,除了武功,天下没有

一事值得你关心吗?”

  小痴无精打彩的走向溪边,坐于巨石上,古怪的一笑:“奇了,自己的事关心不了,

还有资格关心别人?你问这些话,实在很不上道。”

  通天和尚也走近,道:“如果我让你功力恢复呢?”

  小痴道:“少再捉弄人家,你刚才不是说没了经脉穴道,你根本救不了我。”

  和尚道:“我说我不行,我并没有说其它人不行!”

  小痴和吕四卦激动之余,竟异口同声追问:“那人是谁?”

  “要命郎中!”和尚道:“救人命,取人命,再生父母,要命郎中。”

  “通天和尚”与“要命郎中”同时齐名武林,三十年前轰动武林,现都已近百年龄,

和尚无所不能,是谓“通天”,郎中无病不治,只可惜他常要人命,所以江湖才给他

“要命”之外号。

  小痴欣喜道:“他在那里?”

  和尚道:“你先别急,让我说出他的为人,你再决定是否要给他治病。”顿了顿:

“他虽有活人本领,却性情怪异,向他求医者,就等于将人交给他,救活了,命也是他

的,他要你死,随时都可取你性命,这还是小事,最让人受不了者,他喜欢在人身上作

实验,说不定开脑,说不定换狗腿,数十年前就有位猿人被他装了人脑而弄得武林大乱,

你若不在乎将来变成何种模样,去求他倒也无妨。”

  小痴和吕四卦闻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功失武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