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二章 要命郎中

作者:李凉

行过数丈,里边豁然开朗,似进入另一世界,似小型仙人居住般。

有小桥、有流水,花草树木应有尽有,横在前面的是一曲流水,其上跨有原木曲桥,虽只三脚就可跨过去,却造的十分精巧,曲桥过后是不定形花园,再过去为一平台石,花园左侧则为一岩层,从岩石缝中渗出清澈山泉,流入小潭中,石壁上长了许多绽开的蓝花,更有雾气一阵阵自泉洞中冒出,悠柔的轻罩此宽敞山洞。

洞的左侧已透空,阳光就由此处投入。

小痴并未注意此景,他双目已盯向平台上面对面打坐的两个人,一名花甲瘦老头,瘦得连脸颊都往下陷,配上短少山羊胡,更形老态。

另一名则为苗疆打扮的美少女,圆圆的脸,身材也甚丰满。

小痴见着两人,赶忙拉着吕四卦躲了起来,细声道:“完了,那老头在此,刚才我们……”

忍不住,他还是窃笑起来。

吕四卦也笑了几声,偷偷探头瞧上几眼,道:“奇怪,他好象不动了?会不会翘了?”

小痴也觉得狐疑,静静瞧了一阵,仍无变化,胆子不由大了起来:“走,过去看看!”

两人已好奇而又惧然的慢慢走向平台。

平台上,老人和少女仍如石雕般,一无所觉。

小痴详细瞧着,发现两人头发都染了灰尘,想必已坐了不少时日,可是却又不见动静,连呼吸都没了。

吕四卦道:“我看八成是死了!”

小痴道:“若死了,也该腐烂才对……难道会是“龟息大法”?”

他伸手揪向老人胡须,轻而易举就揪下一撮,随后又掴了老人一巴掌,禁不住已笑起来:“我看他们一定是得道,灵魂出窍了,只留下凡体在人间。”

吕四卦摸摸少女脸蛋,有股兴奋道:“滑滑的,跟活人一样嘛!真想亲她一口。”说着当真吨嘴就想亲。

啪然,小痴给了他一巴掌,笑骂道:“亲什么死人?也不怕触霉头?”

吕四卦憋着脸,叫道:“我只是作个样子嘛!真杀风景!”

小痴道:“那你为何不亲老头子反正是作样子嘛!”

吕四卦干干一笑,道:“不亲就不亲;你看这女的,皮肤还那么柔细,实在看不出何处翘了?”

小痴也觅得奇怪,瞧得更是仔细,伸手按着两人脸颊,已发现老人硬梆梆,女姑娘却软绵绵。

“软的?”小痴道。

吕四卦道:“那里软的?”目光已落在姑娘胸部,有点猪哥样。

小痴白他一眼,道:“不必看,一样是软的!”

他已伸手按向姑娘胸脯,果然软绵绵。

吕四卦也想伸手;“我来试试!”

小痴霎时又把手掌给打掉,叫道:“不准你乱来!”

吕四卦抱怨:“可是你……”

“我什么?我是试验!”小痴黠笑道:“第一次是试验,第二次就是心怀不轨!”

吕四卦怨声道:“那我试验一下屁股总可以了吧?”

他快捷的拍姑娘臀部,深怕又被小痴给阻止似的,手一拍,也捏了一把,呵呵笑道:“很软!”

小痴却没心情再理他,双目直落姑娘小腹上,因为吕四卦那一掌拍得甚为用力,已将她身躯拨动少许,小腹肚脐眼处已晃着一条黑灰色带子。

小痴奇怪的伸手去拨:“这是什么?”

一拨之下,他才发现此带从姑娘肚脐处,直连老人肚脐部位。

他赶忙掀扯姑娘及老人小腹衣衫,赫然发现此带竟然连着各自肚脐,这等于是条脐带。

吕四卦愕然道:“怎会如此?”

精明的小痴脑中一闪,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他道:“这老贼元阳已尽,也就是快翘了,他却找来这个女人,将她肚脐接上管子,然后连在自己肚脐上,以吸收少女的元阳,如此他就可以增加寿命了。”

吕四卦闻言,脸色大变:“这老贼这么残忍?你快救救女孩!”

“看我的!”

小痴赶忙抽出匕首,猛往脐带砍去,然而脐带似有刀枪不伤之能,并无多大损伤。

“咦……怎会如此?”

小痴正犹豫为何砍不断时,情况有了变化。

只见老人身躯突然渐渐抖动,身躯似乎在膨胀,尤其是下陷的双颊已慢慢胀起,小姑娘却开始呻吟,似十分痛苦。

吕四卦见状,知道老人已加速在吸取少女元阳,急得捏紧双手:“小痴儿快砍啊!”

小痴不敢怠慢,匕首猛砍,也拚起命来:“我砍!砍砍砍……”

然而仍无法一刀砍断脐带。

老人吸得更快,全身已发胀,渐渐恢复血色,姑娘却在萎缩,像脱水般干枯着。

吕四卦激动道:“快砍!快?快杀了他!”

小痴也急疯了,一刀砍向老人脖子,竟然只砍出一道血痕,根本无法奏功。

眼看姑娘已快变成骷髅,小痴才想到自己功力已失,赶忙甩刀予吕四卦,急叫:“快砍!”

吕四卦也顾不了什么,抓过匕首,猛往脐带砍去,正想再往老人刺去时,姑娘已尖叫一声,倒卧平台。

老人却借此倒飞而起,掠退丈余远。

方才还是白胖胖的姑娘,此时已如包了皮的骷髅,睁开无神的眼球瞧向小痴和吕四卦,无力的抽动一下嘴角,一句话也没说就已偏了头,一命归阴了。

小痴和吕四卦看得两眼发直,一股寒意直冲背脊,天下竟有如此残酷的人?

来不及他俩多想,老人似已得到元阳,全身不再干枯,瘦瘦的脸也丰满起来,至少年轻三十岁,现在看来,和中年人差不了多少,若非头发斑白,可能 更年轻,他已揪掉脐带,冷笑一声,双掌已打向两人。

在措手不及之际,小痴和吕四卦硬是被他给打中,双双滚前数尺,一头栽入花园中。

老人哈哈大笑,立于平台,狂妄已极:“何方小鬼也敢擅闯禁地?看我如何收拾你们!”

他似乎很有把握制住小痴和吕四卦,并不急于擒住两人。

小痴和吕四卦滚落花园,撞得头昏脑胀,还好并无多大损伤,马上爬起来迎敌。

老人对他俩如此快爬起,亦感惊讶:“你们不怕毒?”

“毒你妈的头!”

小痴不管功夫已失,愤怒的已撞向老人,吕四卦恐他有所失闪,新学会的龙王殿武功也用上了,一掌猛切老人胸脯。

老人见吕四卦出手,惊叫道:“龙王斩?”马上躲开。

然而他功夫似乎并不高明,硬是被吕四卦给扫了下盘,差点跌个狗吃屎。

如此一来,吕四卦和小痴可军心大定,吕四卦奚落道:“我以为你多行了原来是纸老虎,全是唬人的。”

小痴得意道:“把你给逮来,我来作接骨手术。”

吕四卦趾高气扬的渐渐逼近:“老头你就认命吧!”

老人似也畏惧,马上拿出一竹制短笛,吹了起来,声如蜂鸣,“呜”的能让人血气翻腾而眩惑,传得甚远。

小痴急叫道:“快阻止他!”

吕四卦一阵劈出三掌,已迫得老人往左侧透光处逃窜,笛声也来不及吹。

“想逃?没那么容易!”

吕四卦往前追掠。

蓦地,一声“呀”的怪叫,从天降落一只猩猩身体却有人面的怪物,举大双掌,猛往吕四卦扫去,那掌劲,竟如狂风,扫得吕四卦不敌,往后栽。

小痴乍见怪物,已想起通天和尚所言,暗道:“莫非这就是“兽人”?这下可惨了!”

管不了那么多,他也拿起匕首,撞向怪兽。

老人见着怪物能制住两人,已然安心的立于花园假山,悠然的欣赏一番精采打斗。

兽人力大无比,似也懂得武功,吕四卦掌劲想打到它,并不容易,就算打着,它那厚皮足可化解七成掌力,根本无伤大雅,不但如此,连小痴偷袭几刀,都砍不了几分肉,无啥用处,用“金刚不坏”来形容,也不为过。

只几个照面,小痴和吕四卦已灰头土脸,又被逼回原处。

“奶奶的!这还算人吗?刀枪不入……”小痴苦笑着:“我看只有找它罩门才有办法了!”

吕四卦喘息不已:“会不会在脚底?”

“攻!”

小痴猛喝,一手甩出石头砸向怪兽脸部,人已腾空撞了过去。

吕四卦也不落后,飞身罩劈其胸部。

人面怪兽对吕四卦的掌力从不闪避,只伸手拍掉石头,怒吼一声,双手抱向吕四卦,想把他给抱住。吕四卦则一掌劈出后,已往其上空掠去,攻击它背心。

怪兽不理小痴逼近,转身反击吕四卦。此时小痴已攻前,匕首直刺它腰际,突又猛打转,果然怪兽已尖叫。

小痴已呵呵笑起:“原来怕痒吶!”

又转了几次,才逃开,滚落地面。

怪兽已发怒,不再理会吕四卦,反身踩向小痴,小痴趁机匕首猛往其脚底刺去,霎时如刺铁板,震得两手发麻。

他苦笑:“罩门不在脚底!”

话未说完,怪兽脚掌已落下,小痴拚命往后滚,然而怪兽却猛踩追前,非踩死小痴不可。

突地小痴已滚向平台,无处可退,兽人胜利般的咆哮,又往下踩。

小痴只得苦笑:“我糗了!”也不甘受死,拚起力道,尽全力的刺出一刀。

吕四卦见状大骇,尖叫:“小痴儿快躲!”也顾不了自己,撞向怪兽,双手猛勒其脖子。

怪兽脖子受制,怒意更炽,双手猛往吕四卦打去,全身甩个不停,想把吕四卦摔死,已无暇去踩小痴。

如此一来,反而换吕四卦受难了。

小痴惊魂初定的爬起,仍担心吕四卦安危,只得猛搔怪兽,让它发痒,但怪兽愈痒则对吕四卦攻击愈猛烈。

眼看吕四卦就快不行了,小痴火上了心,也冲上去抱住怪兽腰部,匕首猛扎,扎红了眼,连嘴巴也用上了。

“我咬死你!咬死你!”

那张嘴相准腰部肥肉,狠猛的咬着不放。

怪兽起初仍猛力挣扎甩人,但被小痴咬上一口,突然如触电般抖颤,想极力扯开小痴,然而已无能为力,已软绵绵的往地上倒。

谁又知晓刀枪不入的怪兽会怕人咬?

老人见状大骇:“这小鬼嘴中有毒?”

他想冲前看个究竟,却又不敢贸然行事,额头已急出了汗。

正如老人所言,小痴嘴中有“毒”,因为他制造兽人时,用了许多葯物,却少了“水晶蟾蜍”一味,如今小痴全身都含有此葯,连口水也不例外,在咬及兽人肌肤时,虽咬不了肉,咬破皮总没问题,也因此唾液渗入兽人体内,与它体中葯物发生相克作用,无意中却把它给毒死了,可谓不幸中之大幸。

小痴和吕四卦摆脱兽人,已疲惫的靠在平台。小痴仍得意而意外的笑着:“这怪物,是被我咬死的!”

这“咬死”两字,他说的特别逗人,就像小孩在幻想般,让人闻之则感受到那股童真。

吕四卦抹掉嘴角血迹,他可伤的不轻,勉强一笑,道:“早知道,我也多咬几口,省得挨它巴掌!”

老人已试探性的逼近少许,冷笑道:“你们别得意,老夫不只只有一只,你们最好说实话,否则我照样能收拾你们!”

小痴反问道:“臭老头,你到底是不是那什么‘要命郎中’?”

老人冷笑道:“不错!你们好大的胆子,胆敢擅闯老夫起居处?”

吕四卦道:“闯都闯了,你又能奈我何?”

满成巧姦狡一笑,问道:“你们来此有何目的?”

小痴和吕四卦对望一眼,在考虑是否要将来意说明。

满成巧已笑的更姦,道:“其实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来找老夫的,除了治病以外,没有第二种原因了。”

小痴不屑道:“知道又如何?我现在高兴,又不想找你了,看看你,也只不过如此而已。”

满成巧凝目注视小痴,想看出治病的人是否就是他。然而距离还有丈余,他无法看清,只好问道:“你们想治什么病?”

小痴心念一转,道:“治一种没有经脉的病,你行吗?”

“没有经脉?”满成巧三角眼转个不停,瞄向小痴,想到他不会武功,又瞄向兽人,他竟然能咬死它,已愕然问道:“你服过“水晶蟾蜍”?”

小痴得意道:“服过又如何?”

满成巧终于明白小痴为何能平安无险的走入洞中,走过蛇群,又不怕自己毒掌,还毒死兽人?

他想及“水晶蟾蜍”,不禁已露出贪婪像,这千载难逢的灵葯竟会在眼前出现,怎能让它给溜走?

“我可以替你治病!”满成巧肯定的说。

小痴一份喜悦已涌上心头,表面仍一无表情:“噢?我倒想听听你怎么治?”

“很简单,老夫可以从别人身上抽出经脉,再装入你身上。”

小痴和吕四卦闻及此,已想到方才那名女人,就此平白的牺牲,不禁想反胃,又想及死人之经脉留在自己身上,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小痴冷笑道:“你想唬我?”

满成巧诘笑道:“老夫医术冠绝天下,岂会唬你?”

小痴道:“你当然可以替我装上经脉,只是这经脉在我身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要命郎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