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四章 摄心贼窟

作者:李凉

  小痴进入秘道,一阵阴森含有铁锈味已冲鼻,行过十数丈,已抵一间秘室。

  秋海棠道:“秘室中有食物和饮水,以及书籍、神典,你们饿了可以服用,最主要,

必须把神典背熟,那是当真主必须了解的。”

  小痴满口答应:“没问题,背书我最行了,不必要等到七天吧?”

  秋海棠笑道:“这是教规,两位就勉为其难,七天后,我再来接你们。”

  小痴和吕四卦也没什么意见,已步入秘室。

  秋海棠却伸手拦住吕四卦,轻笑道:“你的在另一间。”

  吕四卦愕然道:“一起修练不成?”

  秋海棠道:“本来该无你洗炼的份,但你有可能当上副真主,我不得不再为你准备

一间,若两人在一起,也就失去洗炼本意了。”

  小痴道:“就这么说定,真主和副真主要洗炼的可不尽相同,你要当副真主,就得

认命些,去吧!拜拜!”

  他已步入门内,连石门都带上。

  秋海棠已将秘室上锁,随即招呼吕四卦,含笑道:“跟我来。”

  吕四卦无奈,而在副真主的吸引下,也跟着秋海棠往秘道行去。

  秘室内透着一股淡淡甜香,黯红光线从石壁小夜明珠透出,就像步入温暖闺房般。

  里面有柔软的床,以及书桌和小平桌,书桌摆了不少旧书册,想必就是神典。小平

桌则放满了瓶瓶罐罐和食物。

  除此之外,四面皆是冷硬石壁,活似个监牢。

  小痴检查一番食物,觉得只是普通美酒之类东西,未再加料,也甚安心灌了几口酒,

然后舒服的躺在床上。

  “这叫什么洗炼?简直和渡假差不多!”

  享受一阵,突然想起要背典籍,马上拿过神典,翻开一看,不禁楞住了。

  第一页,画的一幅如八卦又似年轮的图案,正是他用来摄取慕容红亭心神的图案。

  他惊道:“摄心图?怎会在这里?”

  再往下翻,果然连“慑心咒”也有。急忙又抓住另外几本书瞧瞧,不禁脸也红了起

来。

  其中不少绘有上了色,维妙维肖的美女春宫图,让人见之则血气翻腾。

  他红着脸道:“他们为何要叫我看这些东西?”

  左思右想,他已找出合理答案:“对呀!要当真主,怎能像常人胡乱有七情六慾?”

他轻轻笑了起来:“原来洗炼的就是这赵事?我得好好应付……”

  随后,他走向墙壁,摸摸敲敲,觉得全是硬石所造,也无出路,喃喃念道:“不知

吕四卦是否也来这么一招?呵呵!他将如何应付?一定是抱起女人猛亲吧?”

  他幻想吕四卦色瞇瞇模样,已捉狎的笑起来。

  不久,他开始背神典,先从摄心咒开始。

  此咒他已念过,倒也影响不大,然而愈往下念,心情愈觉得迷糊,他想强作镇定,

但似乎一点效果也没有。

  先前喝的酒已慢慢染红的他的脸,神情为之爽然,如游太虚般,他感到自己在飞掠,

腾云驾雾,轻飘飘的随处遨游。

  忽然间,他遇见了秋海棠,她在对自己笑,然后轻步的走来,她的衣衫薄薄的一层

罩在那充满性感的胴体,她每跨一步,那迷人的酥胸就轻盈而有韵律的抖颤着。

  小痴看傻了眼,一股热气直窜丹田,他也追过去搂抱她,她没有躲闪,反而扑了上

来,吨起那张红润而殷湿朱chún吻向小痴脸颊,然后两张嘴chún紧紧的凑在一起,双双滚落

充满梦幻美丽的柔床。

  他伸手撕开了秋海棠那层薄纱,雪滑的肌肤闪亮出迷人的诱惑,浑圆的脸,浑圆的

酒涡,笑得如此迷人,尤其那对酥胸光滑剔透,随着那喘息声颤浮着,他忍不住已伸手

抚去,竟是如此柔软,手指一触,她已梦靥般呻吟,娇脸已浮上红云。

  小痴看呆了,迫不及待的扯下自己衣衫,紧抱着她,拥吻着她,一寸寸,一口口,

亲密的、甜美的,充满爱慾的吻着。

  他迫不及待的抚拥那柔软的胴体,抚向妙处,终于抚在她身上,不停的挣扎、喘息,

她已抓紧被褥,也在挣扎、在呻吟,天地间只能容下他们两人。

  终于一声惨叫,是秋海棠的声音?

  小痴突然从床上蹦起,全身是汗,衣衫却已破碎,被撕破的。

  秋海棠呢?早已消逝无踪。

  望着那颗淡光闪闪的夜明珠,他才如大梦初醒,自嘲的笑了起来:“原来是作梦……”

  见及自己衣衫破碎,连床巾都被扯破不少,笑的更怪:“这梦还真香艳!看来我尘

缘末了!凡心仍在!”

  他想着秋海棠迷人身材,不禁又红了脸:“她真的有那么迷人吗?还自愿送上门来?”

  他也觉得自己“很色”,不停的笑着。

  也不知作了多久的美梦,肚子已觉得饿起来,赶忙收拾一下残局,扯平床单,衣服

本是袍子,现在破得不象话,只好拋弃,撕下一块床单,勉强裹在身上。

  他自嘲笑着:“真是天作孽!”

  走向平桌,拿起干肉片,就已果腹,而望及美酒,突有所觉:“这酒……怪怪的!”

  他小心翼翼的倒出少许,尝了又尝,终于被他尝出眉目,其中放了不少*葯之类东

西难怪他喝了以后会作那种香艳的梦。

  他不敢再喝,将酒有计划的倒在床下,以免被发觉。

  然后他又开始背神典,有了一次香艳的“作爱”,现在看起来已感受不会那么强烈。

  愈看他愈感到奇怪:“这些都是一些迷心摄魂方法,他们为何把它当成神典?难道

真是怪物?”

  他已生疑,又想及“要命郎中”那种邪恶手段的人都拜在真主门下,还有那些神像

都充满邪气,如今又见着这些婬书,摄心咒,聪明的他已有了感觉,不再像未进门以前,

那股兴奋而冲动。

  “我得先弄清楚他们到底在搞些什么再说,免得像那要命郎中变成了怪兽。”

  心灵有了准备,他也懒得再认真背神典,只利用强记,把神典拆散,一段段的背,

然后再组合,以免又中了邪失了心。

  现在他担心的倒是吕四卦,不知他现在处于何种情况下?

  小痴想偷偷打开门,然却无法得逞,只有等七天后再说了。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忽然门外传来开锁声。

  小痴闻及,立时故作昏迷的倒在地上。

  门已启开,秋海棠已现身,她换了一袭白衫,显得更加俏丽。

  望着小痴,她竟也觉得困窘而脸红,然而她很快倾下身躯,探视小痴情况,觉得甚

满意,竟然在他脸颊亲了一下,含情的笑起来,随后再替他套上另一件同样式的长袍。

  她很快又将弄破的床单换掉,触及床单,她也感到一阵娇羞,似乎真的和小痴作了

爱似的。

  其实见着此景,只要不算太笨,也该猜得到小痴曾经作过什么美梦,难怪秋海棠会

不自在。

  换过床单,收拾收拾,她才将小痴扶在床上,随后念念有词。

  小痴闻言,知道她像在叫醒自己,也慢慢张开眼睛,故意装作被慑了魂,呆滞的瞧

着石壁不动。

  秋海棠见状,其为满意,笑道:“死冤家!没事想当什么真主?也不怕把命丢在此?”

  骂妇骂,她很快又念咒语,随后已开始问及小痴出身背景,以及种种事情。

  小痴暗道:“原来想身家调查?我就给你乱扯!”

  他虽然胡扯,但说的也是头头是道。

  秋海棠本已问及他作艳梦之事,不如怎么,又觉得困窘而作罢。如此也解了小痴的

窘涩。

  问得差不多,秋海棠才把小痴摆回床上,又是亲他嘴chún一记,含笑道:“你好好休

息,我马上回来!”

  说完话,她已拿着破床单退出屋外,上了锁,洋溢喜悦的离去。

  小痴伸手猛往嘴chún擦,不如呸了多少次,叫道:“恶心!这么肉麻!”

  反正也擦不掉了,他只好躺着,希望秋海棠快点来,带他离开这鬼地方,至少可以

探采吕四卦消息。

  果然,秋海棠只耽搁半刻钟,已去而复返,打开石门。已将小痴带往秘道深处。

  不知经过几道暗门,前面已出现透亮光线。

  是一个不算大的厅堂,吕四卦被绑在左侧石柱上。莫拉真主坐于最里侧太师椅,见

着秋海棠走近已起身,笑道:“效果如何?”

  秋海棠含笑道:“还不错,真主试试就知道了。”

  莫拉真主瞧着小痴呆楞模样,也甚满意的笑着。

  吕四卦可不一样了,焦切的叫着:“小痴儿你别楞头楞脑,他们那要你当什么真主?

他们想利用你打天下,我不答应,他们就把我给绑起来,还说什么要把我交给要命郎中,

变成妖怪兽人,真他妈的全是一群猪狗羊!你千万别上了当。”

  小痴仍是痴呆,但心头已有了准备,见着吕四卦无恙,也安了不少心。暗道:“原

来真主是专门搞这些的?我得小心应付才是!”

  莫拉真主见小痴没反应,已狡黠一笑:“吕四卦,你也别全说坏的,本真主原就是

要他终承真主一职,并非真的在利用他,为了本教,他该出点力,作点牺牲也是值得!”

  吕四卦叱道:“那你为何迷失他本性?你存心不良!”

  莫拉真主道:“这只是一时之计,我要看他到底是否真心信服本真主,另外,我还

得试试能否控制他,否则他接了真主位置,胡作非为,那还得了?试验过了,我自然会

恢复他本性。”

  吕四卦骂道:“谁相信你的鬼话?”

  莫拉真主冷笑:“到这个时候,你只有相信了。”

  吕四卦又急叫:“小痴儿,你干什么孬种?两三下就被摆平了?快宰了他们!还发

什么楞?”

  秋海棠道:“你就想想你自己吧?我本也可以把你弄成这个样子,不过你另有用处,

所以只好把你留下了,只要你答应归顺,说不定我会放你一马,你觉得如何?”

  吕四卦冷笑:“放屁!落入你们手中,我早觉悟了,归顺你们,保证变成兽人,我

才不干!”

  秋海棠道:“那我只有把你拿来当作试验品了!”

  莫拉真主已残酷笑道:“开始吧!”

  秋海棠道声“是”,然后转向小痴,交给他一把锋利匕首,含笑道:“去把吕四卦

给杀了!”

  小痴闻言,心头为之一楞。

  用吕四卦来试验小痴是否受制,再恰当不过了,因为若清醒的小痴,一定不忍心杀

害吕四卦。

  小痴此时内心正百般煎熬,不知该如何是好,若不刺,马上就得暴露身份了。

  他仍然呆痴的走向吕四卦,匕首抓的笔直,似真要刺杀猎物般。

  吕四卦哭丧的叫着:“小痴儿,我并不怕被你杀,我只是为你不值,这么瘪的就任

由他们摆布!实在有失面子!”

  小痴甚想掴他两个巴掌,教训他乱开口骂人。他已逼近不到三尺。

  莫拉真主和秋海棠都露出满意笑容。

  吕四卦仍骂个不停。

  突然间,突然间,小痴已猛然刺往吕四卦小腹,任何人都感觉得出,那把匕首已穿

入血肉之中。

  吕四卦已呃的闷哼,头也软了下来。

  莫拉真主此时已哈哈大笑:“好!很好!果然十分有效!”

  秋海棠也满意一笑,往小痴走去。

  谁知事情有了变化

  小痴突然一个巴掌打向吕四卦,叫道:“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口水掉到我头上?”

  原来吕四卦低头下垂之际,不小心流了口水,正好滴在小痴头顶,倒把小痴给滴的

受不了而叫出声音。

  吕四卦也醒了过来,干笑道:“全是意外嘛!”

  莫拉真主和秋海棠见状,已愕然睁大眼珠,不敢相信小痴会醒起来。莫拉真主已站

了起来,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秋海棠吶吶不知如何回答。

  小痴转身,摸着头顶,叫道:“他的口水掉到我的头顶,怎么回事?”

  莫拉真主急道:“我是说……”

  他本想说小痴为何会醒过来。小痴却截口道:“说什么?难道口水会是你的不成?”

  秋海棠已醒了不少,惊叫道:“你没有被慑心?”

  小痴叫道:“摄什么心?口水一滴,我就醒过来了!”

  他已往吕四卦渐渐靠去。

  其实他如此先声夺人,并非全在捉弄对方,而是想引开对方注意力,以让吕四卦有

办法挣掉缠在身上的绳索。

  当小痴匕首落人吕四卦腹部时,已切断一条粗索,吕四卦也为之察觉小痴并没迷失

本性,高兴之余又要配合演戏,是以才不小心掉了口水,小痴也被滴的无法自制而掴了

一巴掌,事后只得借题发挥了。

  缠在吕四卦身上有四五道绳索,在小痴先声夺人之下,他已挣脱其它数道得以脱身。

  眼看小痴靠了过来,虽然上次受伤仍未痊愈,但逃命要紧,也顾不了许多,拉着小

痴右手急叫:“快溜!”

  两个人已窜往左侧一道拱门。

  小痴也不客气,匕首射向莫拉真主,大喝:“看迷魂刀!”

  话未落,人已闪入拱门。

  莫拉真主此时才完全醒来,劈掉匕首,已急喝:“快追!别让他逃了!”

  其实不用他说,秋海棠已追了出去。

  小痴和吕四卦逃出拱门,紧连着是条长廊,空无一人,两人庆幸的往尽头疾奔。

  谁知一个转角,七八名武士已拦在该处,两人不得不倒退,突又见着秋海棠,只好

往左边厢房撞了进去,还好空无一人,随后又从另一头窗口掠出。

  前面已出现花园天井,不加思索,两人又往前狂奔。然而一连窜过了三座厢房、花

园,仍是找不出通路,也无人追赶,小痴已起疑。

  “难道会有奇门阵势?”

  他仔细一瞧,果然发现此花园及房屋暗含阵势,赶忙找了左侧一道厢房和厢房之间

的细长小巷奔去。

  满以为找对了门,岂知方跑至尽头,秋海棠已笑盈盈的在那里等着:“出来吧!你

逃不掉的!”

  小痴干笑道:“我再试试!”

  赶忙和吕四卦又往回奔,然而为时已慢,几名武士已迎面拦阻而来。

  小痴苦笑道:“拚了!”

  大喝一声,他和吕四卦已攻向秋海棠,希望能一举成擒。

  岂知秋海棠早有准备,轻盈往后掠退几尺,右手轻轻一挥,一张足可罩住整个天井

的大网已落了下来。

  任是武功多么高强的人,此时恐怕也无法走脱,因为这网正好将天井封得密不存缝,

如何能钻脱?

  小痴和吕四卦只好认命的又落入罗网之中,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

  武士很快将两人连网的里住,提往秋海棠前面。

  小痴赞叹道:“你这张网可说是天下少有,让我大开眼界了。”

  秋海棠笑道:“要网住你,用小网是罩不住的!”

  小痴苦笑道:“你很看重我?”

  “要不然怎会选你当真主继承人?”秋海棠道:“你现在还有机会,你愿不愿意?”

  “愿意!”小痴答的很顺口,就和上次一般认真。

  秋海棠瞧着他,笑的甚甜,“白小痴你实在让人又爱又恨,我明明知道你在说假话,

却又心甘情愿的宁可信其有。”

  小痴急道:“我可是说真心话!不然,我们可以从头再洗炼一次。”

  秋海棠稍微脸红,或许是想起偷吻小痴一事,她道:“第一次不灵,就得另求其他

方法了。”

  “也不一定,像我通常都习惯灵第二次的!你不妨再试试,要不行,再换别的的方

法如何?”小痴说的真像那么回事。

  秋海棠轻笑不已:“你很会说话!”

  “你答应了?”小痴急道。

  “答应了!”秋海棠笑道:“我答应先关你几天再说!”转向护卫:“带下去!”

  护卫道声:“是”,提着两人已往左侧走廊行去。

  小痴和吕四卦挣扎不已,小痴尖叫:“坏女人,色女人、騒女人,你敢偷亲我?不

要脸!你谋杀亲夫,我说的真心话?放开我……”

  秋海棠默然的听他吼叫,长长一叹,也步入一间厅堂,准备回报莫拉真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