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五章 慕容红亭

作者:李凉

地牢内,阴森黯淡,腐味甚浓,一排大约有七八间铁栅牢房,小痴和吕四卦被关于第三间。

守卫只在门口,是以此处甚为沉静。连烛火都没有,幸好是白天,仍能看清四周。

小痴躺在地上,悠哉道:“好啦!总算天下太平了,一切灾难从此一去不回头。”

吕四卦抱怨道:“每次跟你混,没有一次不吃瘪的!什么灾难一去不回头?这可是人家的牢房,亏你还有这个心情?”

小痴轻笑道:“住在这里,至少比送给怪兽郎中要好的多了,你先别愁眉苦脸,现在是斗智不斗力的时候,这方面我很有信心。”

他已想及秋海棠有求于他,不会那么快加害于自己,在谈判之间,勾心斗角,他可内行得很,必定有机可乘,是以仍处之泰然,并无多大惧意。

吕四卦叫道:“什么天下第一聪明?什么要找怪兽郎中医病?然后就可恢复武功,统治武林?全不是那么回事,早知道也在九仟和尚老巢修练,说不定我已悟道成正果了!”

小痴干笑道:“我哪想到“要命郎中’会是这么个要命法?纯属意外,请多包涵!”

吕四卦瞪眼:“你的意外特别多!”

小痴干笑道:“下次不会了!至少我会尽量改进!”

吕四卦再抱怨几句,也说不出什么让小痴难堪的话!随即转变话题道:“你当真不想逃了?”

“想啊!”小痴道:“总得要有个法子才行!”

吕四卦稍点头,已站起来,四处走动,想找找看有无脱逃可能。转了几圈,觉得铁栅又粗又硬,根本不可能开脱,复又往隔着一道铁栅的二号房号瞧去,他已发现那里关着一位老人。

他觉得探点消息也好,已出口叫道;“老头!咱们碰个面吧!”

声音甚尖,已把老人惊醒,他已瞧向吕四卦,突又搓揉眼睛,想看个仔细,已愕然叫道:“你是那人称“无毛西瓜’的吕西卦?”

吕四卦闻言也楞住:“你认识?”

小痴也惊愕爬起:“莫非他乡遇故知:”赶忙瞧向老人:“你是谁?”

老人轻轻一笑,站起来,举止不俗的行过来:“老夫慕容红亭,你们该不会如此健忘吧?”

“慕容红亭?”

小痴和吕四卦大为惊讶,几个月前被他俩绑在树上,然后无故失踪的慕容红亭,会好端端的被囚在此?

他俩不敢相信的再瞧个清楚,已确定他是正牌货。

小痴愕然道:“你不是在爬树,怎会爬到这里来?”

慕容红亭苦笑一叹:“老夫也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就莫名的到了这里。”

小痴和吕四卦对望一眼,已窃笑起来,心中所想的是:“也许是那一棒把你打昏了!”

吕四卦道:“经过了这么久,你总该有点心得了吧?”

慕容红亭道:“老夫猜想,他们是一个组织,正想进犯中原武林,捉我,只是一个开始。他们也曾逼我归顺,但老夫一直不答应,也就一直被关在此处。我只知道那么多而已。”

小痴道:“他们叫‘莫拉真主’,你听过这个帮派?”

慕容红亭道:“这是代表苗族人民信奉的“莫拉真神’,就等于法师,本来不是个帮派。也许他心怀野心,才自组帮派,以前并没听过。”

“这么说还是新的喽……”小痴又问:“那他们如何继承‘真主’一职?”

慕容红亭道;“新帮派,老夫不知情,但以旧规矩,继承者必须是苗人,而且从小就要受洗,再当上“护神使’,也就和中原的“长老’性质差不多,然后才有资格继承‘真主’。”

吕四卦已戏谑道:“小痴儿,你若当上了再到我孙子家里通知我一声,我决定不干副真主了!”

小痴也已明白秋海棠他们如此草率不遵法理的找上他,是另有图谋,不禁也瘪笑不已:“不当也罢!省得我儿子嘲笑我虚度青春,到老了才出人头地?”

慕容红亭不解道:“他们抓你来当“真主’?”

小痴瘪笑点头,随后将一切说了一遍,又道:“看样子若不当,他们不会放过我。”

“他们何尝放过任何人?”慕容红亭有感而发:“这些人手段极为邪派,不达目的,似乎绝不肯善罢干休!否则老夫也不会困居此地如此之久。”

小痴喃喃点头,随后又问:“你不想逃?”

慕容红亭苦笑:“试过,但无计可施。”

小痴目露邪光,一副姦诈像,道:“你的武功可还在?”

“被他们制住了。”

“总该记得如何运功吧?”

慕容红亭哑然一笑,练了一辈子武功,岂会忘记亍不禁多望天真的小痴几眼,含笑的点头,却不知小痴在打何种主意?

小痴满意笑着,贼头贼脑的说:“反正你也出不去,何妨把你的“玄天神功”传给我?以免有失传之虑!”

到此地步,他还念念不忘偷学功夫,直让人啼笑皆非。

他又何尝想过自己是否能脱困?这功夫,慕容世家弟子也有不少人学会,岂会如此就失传。

吕四卦也凑起兴趣道:“老前辈,这可是你唯一的机会,请好好把握!”

慕容红亭干笑不已,也穷于应付两人。

小痴歉然笑道:“你可别把上次那件事放在心上,用木棒,那是不得已的措施,现在咱们同是天涯沦落人,是要相互帮助的,你说是吗?”

“话是不错,可是这武功……”慕容红亭也为本门武功只传嫡亲而困投。

小痴道:“总有例外嘛!生死攸关,是值得权商的!”

吕四卦道:“不如咱先答应作你女婿,你就无这层顾虑了!嫁的不行,入赘的也可以!”

他的话使小痴和慕容红亭都一楞,他却更形得意的笑着,以为想出了好方法。

小痴想及慕容玉人那副“恰劲”,心头就起毛,不由得叫道:“要当你去当,我可不干这种事,还“入赘’咧?多失男性尊严?”

吕四卦道;“这只是权宜措施,不高兴,咱们还可以随时休妻嘛!”

小痴白眼道:“你入了赘,要休谁?是她休你,还是你休她?要是她不休夫,你就惨一辈子喽!”

“这……”吕四卦干笑道:“我一时没想那么多……不过也全没办法……到时可以逃走……”

“逃?亏你还说得出口?”小痴两眼瞪得更大,一副责罪样。

慕容红亭无奈直笑:“其实婚嫁也不成,本门功夫只传嫡亲,不包括女婿,两位要失望了。”

小痴给了吕四卦一个响头:“听见没有了以后问清楚再说!免得到处乱认岳父。”

吕四卦抓着头,干笑不已,道:“我也是一番好意嘛!这不行,只好你自己想了。”

慕容红亭叹息道:“你们当真要学?”

小痴见他语气有了转折,心想可能有希望,霎时猛点头:“那当然!你答应传给我了?”

莫容红亭苦笑道:“如今你我都被因于此,命运仍是未知……”

小痴抢口道;“你是说若能脱困,你就教我?”

莫容红亭点头道:“如果真能脱困的话……”

“没问题!”小痴雀跃道:“包在我身上!嘿嘿,这门功夫我学定了!”

他好象早有脱困之计,说的如此有把握,看得慕容红亭摸不着头绪。

吕四卦赶忙问:“如何脱逃?”

小痴得意道:“用武功把铁栅扳开不就成了!”

吕四卦闻言,不禁泄了气:“你去扳!这铁条足足有手臂粗,至少要像我这么壮的两个人才有可能扳动,你高兴个什么劲?”

小痴狡黠道:“对!就是两个人,你和慕容大侠客不就两个人了?”

慕容红亭道:“可是老夫功夫已失……”

“吕四卦可还在!”小痴道:“他虽受了伤,但休息一下,也就无啥关系,他可以替你解除禁制,恢复你的功力。”

这无异是一大好消息,慕容红亭不禁喜上眉梢:“可是他们手法可能相当特殊,不知能否解开?”

“看多啦!”小痴得意道;“天下功夫,我至少学了七八成,摸也摸得出是啥门路!试着就知道了!”

三人在喜悦之余,小痴已问及慕容红亭受制之状况,然后以吕四卦内力一一戳其身上穴道。

经过几小时揣摩试验,终于恢复了慕容红亭功力。感恩之余,他又以充沛内力替吕四卦疗伤。直到有人送过晚膳后,天已黑暗,牢内更漆黑一片,吕四卦伤势方告痊愈。

慕容红亭擦掉额上汗珠,道:“我们开始扳铁条吧?”

小痴习惯瞧向牢顶一口小窗已甚阴暗,道:“可能已二更天,是时候了……”

说着,三人已合力扳向靠锁之栅杆。因此杆位于两间牢房中央,乃共享的,若扳向小痴这边,则慕容红亭可出困。而小痴和吕四卦仍无法挤出牢外,相反的,锁栅缝隙因为弯曲而更形狭窄。也就是说,不论如何,一定要扳曲两条铁杆,三人才能一起脱困。

经考虑,慕容红亭仍决定先扳向自己,以让小痴和吕四卦顺利出困。

盏茶功夫一过,栅杆已弯了不少,小痴勉强可挤出去,他已喜悦一笑:“小心扳,我替你们把风!”

他很快溜向石梯,潜出牢外,去担任那所谓的把风工作。

吕四卦也在不久后,挤出栅门,爽然的活动一下,朝慕容红亭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到时别忘了传我们武功啊?”

慕容红亭道:“老夫自不会食言。”

吕四卦这才高兴的再与他合力扳铁杆。

不久,小痴已贼头贼脑潜回来,还扛了一根黑铁棍,细声道:“没人,用铁条撬,更省时,快!”

他已将锁棍插在铁栅,利用杠杆原理撬铁栅。

吕四卦也过去帮忙,铁棍有手臂粗,八尺长,撬起来甚为顺手,他满意笑道:“早点拿来,不就省事多了?”

有了铁棍,慕容红亭也落个轻松,在里边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有作势的坐着。

小痴一副认真道;“要合着力道,我说一二三,再用力扳!”

吕四卦也甚合作,一二三,如划船般有韵律的扳着。

只扳了三次,锁栅已弯得差不多。小痴满意道;“再一次,用全力,一次解决!”

“好!”吕四卦答应的甚有气派,扭动一下手臂,希望能达到标准?一次解决。

他俩认真的配合,鼓足了全力,聚集了精神,异囗同声念着:“一、二、三”

“三”字出口,两人奋力的往后扳。

突然一声尖叫传出,小痴和吕四卦已撞往墙壁,铁棍喀啷的往地上掉,慕容红亭已被吓呆。

原来两人用力过猛,不但未把铁栅杆给撬别,还把铁棍给扳成两截。铁棍一断,无法吃力,而两人又用力过猛,煞身不住,只好撞向墙头。

这还没关系,小痴的尖叫,霎时引起注意,牢外已传来“谁”的叫声,想必已被人发觉了。

小痴尴尬笑着:“我怎知铁棍是生铁,那么不耐折……”

生铁硬而易碎,只断而不弯,小痴这次又出糗了。

吕四卦想骂,又忍不住笑起来;“都是你!拿什么铁棍来?还叫一二三?”

慕容红亭又失望又觉得好笑,事情怎会弄成这个样子?听及脚步声逼近,心知自己无法走脱了?已急叫:“你们快走!”

小痴歉然道:“老前辈,不好意思……”

“别说了,都是命,你们快走,逃出去后,就麻烦传告慕容府,我活的很好,但别告诉他们我在这里!”慕容红亭说的很急。

牢外又传来声音:“可能是牢房,快去看看……”

小痴已知不走不行了,干笑道:“你多保重,下次我换支铁棍再来救你!”

不多说,逃命要紧,他和吕四卦已窜向牢门,往门外一座花园树丛钻去。

只一闪身,三名护卫已快速奔入牢房,手持长刀,抓得紧紧,一副如临大敌姿态。

小痴心知不可多停留,立时又潜往他处,希望能逃出这鬼地方。

慕容红亭不愧为武林前辈,在知晓自己无法走脱以后,马上恢复镇定,从衣衫中拆下几颗钮扣,准备当暗器使用,以能制服进来之护卫而使小痴有更多时间逃逸。

三名护卫冲入牢内,因此地过于黑漆,一名护卫已叫道:“你们去看牢房,我去点灯!”

三人一同走近,以慕容红亭绝超内功,黑夜视物并非难事,他已看清只来三人,已出口道:“三位有事吗?”

“你是谁?”

三名护卫立时转向他,机不可失,他已打出手中钮扣,三道劲风带过淡光,已准确的落在三人眉心。三人连哼都没哼,就已倒地毙命。

慕容红亭长叹一声,道:“希望他俩能走脱才好!”

瞧及那断成两截的铁棍,他也有种哭笑不得的笑意,直想不透,世上怎会有小痴这种人?

直到四更,交换卫兵时,他们才发现小痴和吕四卦逃脱了,霎时鸣钟搜索。

然而有了几小时缓冲,再加上前次脱逃,发现此处的阵势方位,小痴和吕四卦很快已逃出去。

既然被他溜掉,凭他一副贼脑袋,“莫拉真主”教派想捉他,可就难如登天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