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六章 狼情兽意

作者:李凉

已近九月初秋,江南景色仍是秀绝天下。

慕容府的旗帜仍在风中飘扬,并未因慕容红亭的失踪而弱了威风。

对于慕容红亭的相助而使小痴、吕四卦得以脱困,这份情,他俩可铭记在心,纵使不甚愿意和慕容玉人碰头,他俩仍想将慕容红亭临行交代的事情办妥。

他俩来到慕容府,已是十天后的一个下午。

望着高耸的慕容府,躲在附近林区的小痴已道:“那恰查某不知还在不在?”

吕四卦道:“你要告诉她?”

“不,是避开!”小痴道:“你没听她上次说,要把我宰了?”

吕四卦哧哧笑道:“其实你们两人也满相配的,郎才女貌……”

“去你的!”小痴给他一个响头,骂道:“你才跟她相配,大棵呆配上狐狸精!”

吕四卦搔头干笑道:“说着玩的嘛!看你还当真了?那配上慕容可人总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小痴已笑了起来:“不知她现在如何了?”

“你想追她?”

“我不敢!”小痴道:“上次追一次,害她差点自杀,说什么我玩弄她,要是这次再出差错,不是我死就是她伤,我可不敢再乱什么吟诗作乐!”

吕四卦神秘笑着:“其实她对你很有意思,否则她也不会放了我们!”

“这我可不敢保证。”小痴道:“她喜欢高雅不俗的人,她喜欢我的诗,可不喜欢像我这无赖德行!再说……”一副仕志凌云样:“我武功未练成,对儿女私情暂时不考虑!”

吕四卦睨眼邪笑:“不追她,看看总可以吧?”

小痴点头:“这倒是实话,和美人谈话,也是一乐,至少比慕容玉人还来得好。”

吕四卦道:“那我们如何找她?从水沟潜进去?”

小痴考虑一阵,道:“也好,省得被他们碰上,脱不了身!”

两人想定,已潜向西侧,脱下衣服以防水袋装好,照着上次脱困路线潜入慕容府。

不到半刻钟,两人已浮出慕容可人居住的湖面中。

杨柳还在,曲桥还在,香榭还在,只是佳人已不见踪迹。

旧地重游,两人透着回味笑容,已渐渐潜向那高雅的亭子。

吕四卦道:“没人,上去?”

小痴也想瞧瞧美人窝,以偿上次被拒之瘪心,当下已点头,两人已轻巧翻上亭边小道,随后溜入雅亭。

一切如故,轻纱掩窗,古琴静雅,连四周花卉盆景都清新可人,高雅飘逸,甚是脱俗。

小痴道:“果然是佳人窝,一尘不染,还带有迷人香味,我一闻及,就想陶醉了!”

他如醉酒般倒于红地毯上,享受一番佳人雅居。

吕四卦也东摸西摸,一切觉得稀奇,随后坐在软香柔椅上,也如痴如醉。道:“佳人不在。多可惜呀!否则我可愿意为她作任何牺牲而无怨言。”

小痴一副色瞇瞇样:“佳人不在,我就引她来!”

他已走向古琴,架势十足的坐着,开始拨弄琴弦。

乐理音韵,他懂的并不多,但以他强人的记忆,甚容易可记起音韵,弹起来却也 八九不离十。

他弹的正是上次慕容可人所奏之“如梦命”。音如行云流水,琤琮不绝,十分悦耳。

蓦地,有声音传来?

“小姐回来了!小姐……”

两名年轻貌美丫袅已快步奔向雅亭。

小痴愕然道:“小姐在哪里?”他以为丫头是在欢迎小姐,这一抬头,才发现她们是朝自己奔来,不禁苦笑:“几天不见,小姐就变成丫头了!”

吕四卦可没心情再开玩笑,急道:“怎么办?她们来了!”

现在要溜,跳入湖中即可,但小痴从丫袅口中已知慕容可人不在家,遂想问个清楚,道:“问问她们再走!”

吕四卦会意,马上潜躲门后,准备捉人。

丫袅不知“小姐”已换人,欣喜的直往雅亭奔:“小姐您回来怎么不说一声?害大家都替您担心……”

两人刚踏入门口,突见小痴光着上身,已骇然惊叫,吕四卦立时掩上,罩住两人嘴巴,省得她们叫出声音。

小痴轻轻笑道:“我是先生,不是小姐,别误会了!”

丫袅吱吱唔唔,骇然的挣扎,吕四卦恐吓道:“别叫,否则脱光你们衣服!”

一想及衣服将被脱去,丫袅吓的面无血色,再也不敢吭一声。

吕四卦才哧哧笑着,将人放开,道;“请坐,有话慢慢说!”

他拿来两张垫脚用矮椅,丫袅木讷的坐了下来,骇然的瞧着这两名不速之客。

小痴含笑道:“别怕,我是你们小姐的朋友,是来找她的,她去了那里?”

两人讷讷然,不知所云。

“这样问不出结果的,要如此!”吕四卦脸孔一拉,喝道:“说!不说照脱不误!”

双手一伸,就想剥衣服,丫袅惊叫,一名已脱口而出:“小姐去赴宴了……”

吕四卦得意一笑,瞄向小痴:“看到没有,既方便又快速!”

小痴轻轻笑着,也无任何反应,问丫头道:“赴谁的宴?”

丫头道:“听说是龙王殿的东方不凡。”

“会是他?”小痴诧然道:“这小色鬼千方百计要讨好她,我看一定有蹊跷!”

他又追问:“她在那里赴约?”

丫头道:“不大清楚……听说在西湖附近……”

“又是西湖?”小痴道:“这小子作孽全找杭州城,想必是把杭州当成龙王殿了!”

吕四卦道:“也差不多,杭州离龙王岛最近,他随时都可偷溜回去,自是安全多了。”

小痴嗔道:“太失龙王殿的面子,我得好好教训这小子!”

吕四卦威严接口道:“我后补龙王也不能放他一马,犯戒者,杀!”

两人可未忘记自己乃龙王殿高贵的身份,只是小痴没想过武功全失以后,龙王殿是否还要他这副龙王。

小痴问:“东方不凡如何约你家小姐?”

丫头惧然道:“不清楚……以前小姐都不理他的……这次却走了……”

小痴道:“她没向你们交代什么?”

“没有……”两位丫头茫然摇头。

小痴知晓当人丫袅,若主人不说,她们也无从得知,遂问:“去了多久?”

丫头道:“昨天傍晚。”

“一天了……”小痴沉吟半晌,随即道:“不行,这小子心存不轨,我得赶去瞧瞧!”

转向吕四卦,道:“走吧!会佳人去!”

吕四卦点头,瞄向两名丫嫒,恐吓道:“不准把我们来此之事走漏,否则……嘿嘿……我让你们没衣服穿,知道吗?”

丫袅吓得花容失色,赶忙点头,话也忘了回答。

吕四卦和小痴才借此掠入水中,潜向回路。

两位丫袅果然不敢张声,她们也不知该如何向别人说明此事,因为小痴和吕四卦就如一阵姻,吹过了就消逝无踪。茫然的望着湖面溅起水花渐渐平静,还是楞在当场不知所措。

潜出府外水道后,吕四卦得意笑道:“如何,我这两下还管用吧?吓得她俩保证三天睡不着觉。”

小痴频频点头:“不错,效果很好!”

吕四卦笑不绝口:“其实你也用过,今天为何不用?”

小痴道:“今天不一样,我不敢用。”

“为什么?”吕四卦不解而狐疑。

小痴谐谑笑道:“因为她们是大美人的贴身丫袅,你吓了她们,将来你自己去收拾吧!”

笑声中,小痴已爬上岸,往林区奔去。

吕四卦如被人抽了一鞭,又中了小痴诡计,将来碰上慕容可人,再碰上丫袅,不用想,一定甚惨。

“可恶!小白痴,你竟敢不说一声,害我犯下严重错误,我拆了你骨头!”

他也狠命追向小痴,可惜他已找不到人。经过一番折剩,人是找到,却累个半死,那还有心情折人骨头了只有自认倒霉了。

要找像东方不凡如此自命风流的人并不难,只稍一打探,就知他身在何处。

西湖畔,“送情阁”。

他已包下此阁,夜月中,万盏灯火齐亮,倒映湖中,粼粼碧波荡漾,秋莲暗香轻拂,足以媲美西湖十景。

东方不凡一袭白衫,晃着白金扇,倒有几分佳公子风采。

他已设筵以招待慕容可人。

今晚除了他们两人,是无人会来打扰了。

宽敞的雅厅,两人对坐羊毛地毯上的长筵席,东方不凡频频敬酒,慕容可人有意回绝,喝的并不多。

东方不凡似乎也不勉强,以保持高雅风度。

直至三更。

慕容可人已有点不耐,拂起淡青罗裙走向窗牖,推开白窗棂,西湖夜阑尽揽眼里,银波漾漾十数里,画舫穿梭湖面,悠游自得,好一幅人间仙境。

她淡然道:“东方公子,我已陪你一天,你可以告诉我,我爹在何处了吧?”

听其所言,可以得知东方不凡是以知晓慕容红亭的下落,约了慕容可人。

东方不凡瞧着和风吹送慕容可人轻柔秀发轻飘,甚而带起软罗裙衫,隐隐勾出佳人风情万种,体态迷人,不禁看傻了眼,话也忘了回答。

慕容可人未闻回话,反身想再问,突见其如此模样,已感不安的避开风口,以免衣衫被撩起。冷道:“东方公子,希望你能回答我问题。”

东方不凡顿觉自己失态,已然困窘一笑:“对不起,你实在太美了,美得让人痴迷……”

慕容可人声音更冷:“如果你不说,我要走了!”

说着她已往门口走去。

“不急!我告诉你就是!”东方不凡拦了过去,笑道:“都已来了,何须在乎一点时间?”

慕容可人并没回话,冷目注视着他,在等待答案。

东方不凡陪笑道:“如此西湖胜景,花前月下,佳人何不尽情欣赏一番呢?”

慕容可人冷道:“我已欣赏了一天,除非你能了却我心事,否则再美的西湖,我也没那个心情欣赏!”

东方不凡笑的有点婬邪:“红粉佳人郁闷心头,谁不想解开呢?试问佳人有何心事?”

慕容可人道:“我要知道我爹下落。”

“除此之外就无其它事能让你心动了?”

东方不凡邪笑的跨进一步,逼得慕容可人往后急退,冷道:“请你放尊重些!”

“我在问你,另外可有心动之事?”

慕容可人已看出他有点心怀不轨,但想及自己武功也不弱,自不会任他摆布,另外杭州仍是慕容府地盘,以及他也是龙王殿的人,在武林身份不同于他人,该不会有可耻举止才是。

有了这几种想法,她已处之泰然,认为东方不凡只是口语上占点便宜,不敢乱来。

然而她还是不够了解男人,尤其是好色的男人。“色胆包天”这句话,她可能还没弄懂。而且男人都有一种“生米煮成熟饭”的想法,认为女人只要失了贞,就会认命的任其摆布。这更助长了男人的胆量。

慕容可人想不通这点,所以她还能处之泰然。她道:“我爹失踪多日,我没心情再谈其它事情。”

东方不凡目露邪笑:“如果我替你找回你爹呢?”

慕容可人瞄他一眼,反身又走向窗口,让微风吹掉东力不凡婬邪的脸容。她道:“到那时再说吧!”

东方不凡已单刀直入:“慕容姑娘你也该明白我对你的心意,为何你总是如此对我冷冰冰的?”

“感情的事勉强不得,何况你我认识不深!”

“我们已见过三次面……”

“谈的却十分浅薄。”

东方不凡已逼近,黠笑道:“现在呢?我想尽情的与你谈心,以前都没机会。”

慕容可人想转身告诉他,今夜她是为父亲而来,没有心情谈那些,谁知一转身,东方不凡已离她不到半尺,她惊叫:“你想干什么?”

东方不凡突然伸手抱住她,充满感情的说:“可人你难道不了解我的心?”

“你放尊重些!放开我!”慕容可人已惊惶的挣扎。

东方不凡触及她充满情感的胴体,一把*火已升起,抱得更紧,已吻向她粉颈:“可人,我须要你,自从见着你以后,我就决定今生今世非你莫属了!”

“你放开我!无耻!”

“可人你答应我,嫁给我,我会好好照顾你……”

东方不凡已色上心头,甜话直说,嘴巴猛亲,双手也不老实的乱摸。

慕容可人拚命挣扎:“放开我?你无耻?”

激动之余,她已张口咬向东方不凡左手臂。

东方不凡“啊”的痛叫,不禁火上心头,怒骂:“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我如何搞你!”

一巴掌打向慕容可人,怒火高张的猛往其衣衫扯去。想来个霸王硬上弓。

慕容可人功夫不弱,但却非东力不凡敌手,又在冷不防之下,已然受制。惊惶、恐惧的拚命厉叫:“放开我……救命啊?”

东方不凡也够大胆,在西湖畔就干起这种事,这声“救命”已传出甚远,听见的人不在少数,然而第一次,听见的人只会怀疑,想再听个仔细,来印证自己是否听错了声音。

然而东方不凡不再给予慕容可人机会,急忙一指点向其哑人,止住她吼叫。

他姦笑不已:“你叫吧!叫亲哥哥!哈哈……”

可怜慕容可人已急出眼泪,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她恨不得化成魔鬼将东方不凡给啃食撕碎,但这已是不可能了,她也感到后悔,不该如此自信和大意就进了贼窝,然而这些都有什么用呢?眼看自己就要遭到玷辱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