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七章 佳人传情

作者:李凉

  慕容可人已落人险境之中。

  一个熟悉的声音已传来:“一定在这里!我听到有人喊救命!”

  慕容可人已唤起生命挣扎,哽头逼得青筋暴胀,她要喊出“白小痴”三字,却喊不

出声音,但在她耳际迥响的全是这三个字。

  小痴和吕四卦果然寻到此处,小痴已指着楼阁,急叫:“就在这里!”

  吕四卦犹豫道:“要是闯错了?……”

  小痴骂道:“你想那么多干嘛?救人如救火,闯错了就宰了他,妨碍我救人,快把

我丢去上去!”

  吕四卦憋笑着,楼阁过高,他带着小痴可能窜不上去,走楼梯又过慢,只好“丢人”

了,提起小痴,已丢皮球般拋向楼阁,自己也腾身自掠而上。

  东方不凡本也听及小痴声音,但他并未想到来人就是小痴,他认为一个小鬼声音不

足以虑,仍然婬邪的向慕容可人施暴。

  就在此时,小痴已撞破窗口,滚落地面,跌够经验的他,很快就人立而起,猝见有

人施暴,已然疯狂般的吼起来:“恶徒,色魔……”

  冲上去,猛然乱打。

  东方不凡突遭攻击,也冷不防被打了几拳,顾不得再干坏事,一掌劈向小痴,轻而

易举将小痴给劈退。

  慕容可人终于嘘了一口气,瘫痪的躺在地上,泪水更如涌泉,这惊喜得来真是不容

易。

  东方不凡转身瞧向小痴,惊愕道:“会是你?”

  小痴滚跌的又爬起,怒骂:“是我又如何?你这婬贼,本副龙王要杀了你!”

  他又往前冲,东方不凡不知他功力已失,赶忙迎掌出击,砰然一响,轻易的把他打

得四脚朝天,已愕然道:“你的武功?”

  “没武功照样能收拾你!”

  小痴卯上了心,又奋力往前攻。

  东方不凡闻及他武功已失,登时哈哈大笑:“白小痴,今天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

看我如何收拾你!”

  他戏耍的劈出掌劲,存心折磨小痴至死。

  “别得意太早,还有后补龙王!”

  吕四卦趁机掠入,一掌打得东方不凡往前栽,撞倒酒桌,白衫也染了不少酒菜斑渍。

  他拭去嘴角血丝,厉吼道:“你们找死!”

  不再大意,一出手就是“龙王斩”犀利的攻向吕四卦。

  吕四卦并不在意,冷笑:“这我也会!”他照样耍出相同招式,迎向东方不凡。

  然而不知是功夫不纯熟,还是学的招式有漏洞,在最紧要关头,总是慢了东方不凡

一步,或是空门暗露,连连吃亏中掌。

  吕四卦不由被打得鼻青眼肿,伤势颇重,苦笑道:“小痴儿你有没有教错?”

  “没错啊!”小痴也觉得奇怪。

  东方不凡姦笑不已:“去间阎王爷吧!”

  他出手更加狠厉,眼看吕四卦快不行了,小痴也顾不得自己,猛然冲上去,抱紧他,

就像打兽人情境差不了多少。

  吕四卦得以喘息,不过他仍未停止攻击,只是所攻的招式弱多了。

  东方不凡并没让小痴缠多久,几掌下来,已将小痴给劈退,回身抽出白金扇已削向

吕四卦头颅。

  小痴惊叫:“吕四卦不要用龙王殿的功夫!用‘达摩窜月’!”

  吕四卦有了指示,随手抓起倒地的银盘,大喝一声,已使出“达摩窜月”,化作一

条银龙,直指东方不凡胸口。

  东方不凡但觉此招威力不小,然而自恃功力高襁,并未将吕四卦放在眼里,等其冲

劲抵达胸前三尺之际,才闪身向左。白金扇不再削头颅而削其双手。

  岂知吕四卦手中银盘却脱手飞出,斜斜的撞向东方不凡胸口,一个不察,其衣衫带

肉已被划出一道血痕,若不闪避,可能会伤及肺叶,东方不凡不得不反手自救,一方面

往后退,一方面白金扇回拨,打掉银盘,应付得十分狼狈。

  吕四卦一招得手,已呵呵笑起:“什么龙王斩?还不及我的达摩窜月来得厉害!”

  东方不凡老羞成怒,厉道:“找死!”身形腾掠而起,化作腾海蛟龙,吞天掠地回

旋扫荡,在快速变幻之中,白金扇已如一道流光飞出,直砍吕四卦脑袋。

  “斩绝情?”

  小痴可曾经吃过此招的厉害,心知吕四卦万万不是敌手,已尖叫:“接不得,快躲?”

  吕四卦一个诧异小痴为何大叫,已感觉不妙时,白金扇已不及三尺,又急又快射来,

不加思索,滚落地面,抓起破桌子就往前送去。

  啪然巨响,七寸厚桌子连脚全被斩得稀烂,吕四卦也被逼向墙角,骇然的瞧着碎桌

片。

  东方不凡见机不可失,接过回飞的白金扇,厉笑道:“你认命吧!”

  “斩绝情”又使出,那身形飘掠更如狂涛骇浪,卷起一阵烈风,冽冽制人。

  小痴突见吕四卦避无可避,根本无法抵挡,不禁双目尽赤,血脉贲张“啊?”的怒

叫,整个人已不顾生死的撞向东方不凡。

  他武功尽失,竟然撞向浩瀚狂流,威力无与伦比的“斩绝情”厉招之中,无异是自

寻死路。

  慕容可人见状,脸容又急个通红,想叫他避开,甚至出手相救,然而心头喊碎“快

躲开”,却无声音,也阻止不了小痴,惊惶得身躯直抖。

  吕四卦却已憋不住,奋起最后真力,也冲向东方不凡,希望能赶在小痴前头。

  就在这一剎那,奇事发生了。

  砰然的巨响,小痴撞向东方不凡那狂掌之中,竟然把他撞退,不但撞退,还把他撞

向七寸厚墙壁,硬生生把墙壁给撞垮,直往水中掉去。

  小痴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双手,那来的这份力量?

  慕容可人也楞住了,明明被打得惨兮兮的他,又怎会突然间施展出如此巨大劲道?

  吕四卦却没时间反应,因为他撞向两人,突然间目标已失,一个煞势不住,也往窗

口撞去,一头栽落湖中。

  小痴仍愕楞的瞧着双手,莫非这就是所谓潜力,在急迫中发出来的惊人力量?

  “难道我武功恢复了?”

  他突然陶醉而激动的叫起,运足劲道再往墙壁撞去,砰的又是一响,他被弹了回来,

跌得痛叫不已,他终于明白功力仍未恢复。

  但方才那幕承退东方不凡之事,并非虚假的啊!

  他赶忙奔至窗前,瞧往湖面,吕四卦正拉着东方不凡载浮载沉的身躯游回楼阁。

  “这分明不是作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痴仍不信的看着自己双手,希望能想出一个合理的理由。

  不久,吕四卦已拖着东方不凡,一副落汤鸡的走回来,丢下东方不凡,他也欣喜若

狂道:“小痴儿你的功力恢复了?”

  小痴装作高兴模样:“恢复了!”

  吕四卦霎时雀跃不已:“太棒了!”

  小痴登时泄了气道:“又失去了!”

  “这……”吕四卦又傻了眼,张大的嘴巴合不拢,叫道:“你该不会骗我吧?”

  小痴苦笑着,他何尝不想欺骗吕四卦,突来的喜悦又如此快就消失,任谁心情也难

以平冲,然而事卜就是如此,仍说了。

  吕四卦已看出小痴没骗他,虽感失望,但却不觅得难过,安慰道:“这至少证明你

武功曾经恢复过,九仟和尚的话并没说错。”

  想及通天和尚的禅语“万象俱空,无中生有”,小痴也有了喜悦:“不错,复原有

望啦!”

  这一笑,希望又无穷,只要找到了原因,不难恢复武功,有何好泄气?他马上又摆

出一副威风凛凛姿态。

  “把罪人带上来!”

  吕四卦瞄向东方不凡一眼,笑道:“他已昏迷不醒,差不多翘了!”

  “翘了?”小痴急道:“快看看!我还要告他十恶罪状呢!”

  他和吕四卦已凑前检查东方不凡伤势,不久吕四卦憋笑道:“肩胛骨断了,几处穴

道已毁,看样子会废了。”

  小痴也没想到会伤他如此之重,但想及他强暴慕容可人一幕,就忿忿不平:“废了

好!我还想剁了他呢!”

  吕四卦道:“他可是大龙王的儿子……不医他,会翘的!”

  小痴瞄了几眼,才勉强道:“就看在授业恩师的份上,先治他一治,改天再找他算

帐!”

  他已从腰际拿出丹丸让东方不凡服下。

  能留在小痴身上的葯丸,自是珍贵异常,东方不凡服过之后,小痴已懒得再理他,

这才想到慕容可人,回头望去。她仍躺在地上,青罗衫已破了不少,红肚兜也已被扯偏,

酥胸半露,娇态可掬,甚为扣人心弦。

  小痴看的瞪大眼球,惊叫道:“真是一绝!”

  慕容可人见他如此色瞇瞇,竟然未生怒意,反而红了脸的闭上眼眸,窘得很。

  小痴伸手扯下窗帘,罩在她身上,随后要吕四卦替她解了穴道,才笑道:“大美人,

你不觉得你很迷人吗?”

  慕容可人稍带羞容一笑,倒也落落大方掀起帘布,坐了起来,感激道:“多谢二位

赶来相救……”

  “别客气啦!”小痴道:“这叫好心有好报,要是你上次不放我们,现在谁来救你?

只是……”

  他又露出邪怪眼神,瞧得慕容可人甚不自在。

  吕四卦已接口道:“只是你此较严重,须要多一件窗帘而已。”

  慕容可人羞窘之余,也稍带娇嗔:“二位再口不择言,我可要走了。”

  小痴笑道:“大美人别放在心上,说着玩的;你也真是,竟敢赴这色狼的约会?”

  慕容可人瞪向东方不凡,嗔道:“我哪知晓他如此卑鄙下流!我要杀了他?”

  说到气处,她站起来就想动手。

  小痴急忙拦住她:“大美人请息怒,他已废人一个,没什么好动手,至少也得等我

清理门户以后再说!你认为呢?”

  听及东方不凡已成废人,她怒意才消去不少,嗔道:“要是将来他还敢胡作非为……”

  “我宰了他!”小痴截口笑道:“像你这种大美人,作这种血淋淋的事,太俗了啦!”

  慕容可人顿觉自己失去昔日脱俗举止,赶忙歛起过于表露心情的姿态,恢复往昔举

止,淡然一笑:“那我又要再谢谢你一次了。”

  小痴瞄向她,似笑非笑,似讽非讽道:“这样看起来就脱俗多了。”

  慕容可人微红着脸,不知该如何面对小痴,毕竟方才那幕情景贲让人过于困窘,她

只好找话题来掩饰:“你们如何找到这里?”

  吕四卦抢口笑道:“这小色狼闻名全杭州,随便一闻就闻出来了,尤其小痴儿听到

你踉小色狼在一起,他就发了羊癫疯,让人很不了解!呵呵……”

  慕容可人脸腮更娇红迷人了。

  小痴瞪向吕四卦,斥道:“我发羊癫疯,总不及你一路带水壶还来得让人想不通吧?”

  他说的果真叫吕四卦想不通了。

  慕容可人也无法了解,好奇的问:“他为何带水壶?”

  小痴已戏谑直笑:“你看过猪哥流口水吗?为了不弄脏衣服,不带水壶,行吗?”

  说完他已大笑不已,慕容可人想忍,却也忍不住的笑着,对小痴这俗人,也说不上

的怀有亲切感。

  吕四卦也拽不起来了,叫道:“你开玩笑,开的太过火了!”

  “过火?”小痴谐谑道:“没叫你带脸盆,已算对你客气了!”

  吕四卦瞪了几眼,也笑了起来:“好,算我输你,但事实上你还是很急,我可没有

说错吧?”

  小痴道;“急就急,你干嘛说我发羊癫疯?你也看见了,再晚一步,什么事都来不

及了,这表示我推断准确,也没有急错。

  慕容可人再次感恩道:“谢谢你们……

  吕四卦也没话说了,本想让小痴困窘一下下,没想到却弄个“水壶”回来,他可不

敢再多说。

  他已改了话题,道:“其实我们找你,还有另一种原因的!”

  慕容可人急问:“什么原因?”

  小痴道:“我们找到你爹了。”

  “真的?”慕容可人鹚愕而激动道:“他在那里?”

  小痴呵呵笑道:“上次他在练爬树功,现在在练铁条功,身体非常健康,他要你们

家人不用替他担心。”

  慕容可人怅然道:“你又在开玩笑了!”

  小痴也不忍再捉弄她,正色道:“这次没骗你,我们刚从他住的地方回来。”

  慕容可人美目眨动,露出希冀神情:“我爹他在何处?”

  小痴道:“不是我不告诉你,那是你爹交代不能说,请多多原谅。”

  他也知道慕容红亭的苦衷,是怕慕容府的人贸然去救他而丧生。

  慕容可人又转怅然:“我爹一定遇到了什么困难,否则他不会不告诉我们住处的。”

  吕四卦道:“没那回事,他武功还在,力量又大,谁敢把他怎么样?何况我们才跟

他分手不久,要是他有困难,我们怎么能安然来找你?”

  这话并无多大说服力,慕容可人仍不信。“你们让我知道如何了你们也该了解,长

久的怔忡等待,比什么都难熬。”

  小痴见她如此伤神模样,心知已无法瞒过她,就算瞒过了,她仍会往坏处想,只好

另谋方法。

  他道:“好吧!你既然胡思乱想,我只好带你去找你爹了!”

  吕四卦急忙揪他衣角,暗示他别乱来。“莫拉真主”教派的一切,他可余悸犹在。

  慕容可人已目露喜色:“你真的要带我去?”

  “大丈夫岂可言而无信?”小痴凛然的说。

  吕四卦更急了,又揪个不停,小痴却置之不理。

  慕容可人已笑颜顿展:“我相信你!”

  小痴这才道:“不过你爹真的很安全,他也在练一种功夫,所以才要我如此转告你

家人,你既然不放心,我自会带你去,但我想再过些时候再去,较为恰当,免得打扰了

你爹,这不太好。”

  这话听起来就顺耳多了,慕容可人已有点相信,问道:“我爹当真在练功?”

  “是真的!”小痴道:“他说最近武林又将大乱,他必须再进修神功,也好有个对

策。”

  吕四卦不再扯他衣角,反而改拍他屁股,暗自赞道:“小痴儿就是小痴儿,吹牛都

有一套!”

  慕容可人问道:“你何时才带我去?”

  “很快!”小痴道:“我去一趟龙王岛,办完这小色狼的事,马上就回来带你去,

这够快了吧?”

  慕容可人这才轩然一笑,如百花绽放,美极了。

  小痴那想带她去?只想摆脱她,将来再碰上,又不知多久的时间了,不过他倒甚想

找些人手去救慕容红亭,但这些人并不包括这位大美人。

  此事已了,他道:“大美人,没事了,你在此等等,我替你弄件衣服,免得你走不

了!”

  慕容可人道:“你在赶我?”

  小痴道:“我那舍得?只是天快亮了,总该有个准备才行。”

  慕容可人这才嫣然一笑:“没关系,我还有披风,就在楼下客厅,也勉强过得去了。”

  小痴似笑非笑道:“这种事……可以勉强吗?”

  美女已是迷人,再“勉强”露点肌府,不惊世骇俗才怪?

  慕容可人羞困道:“我那披风很长,足可当长袍,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小痴和吕四卦已呵呵笑着。小痴道:“那……我们休息一下,天亮再走吧?”

  慕容可人突然想及自己衣杉不整,而又孤伶一人,似多不便,已道:“我看我还是

先走好了,还好杭州城有慕容府分舵,换过衣衫再回慕容府也不迟。”

  小痴巴不得她快点走,自己好落个轻松,当下满囗答应。

  “那你龙王岛回来,记得通知我,我还得去找我爹。”慕容可人道。

  “一定,一定!”小痴颔首道:“你安心的等,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那我走了!”慕容可人抓着窗帘,风情万种的走向楼梯口,复又回过头来,道:

“对了,你可小心些,听说天下各大门派都在找你下落,别让他们碰着了。”

  小痴感激道:“多谢大美人忠告,我会千万小心,你安心的走吧!”

  慕容可人轻盈一笑,这才道别离去。

  小痴嘘口气的跌坐于地:“这家伙怎会这么麻烦?”

  吕四卦笑道:“我看她八成已看上你了!”

  小痴白眼道:“少胡扯,她是在利用我,她要找她爹,另外,我们又救了她,她那

好意思绷着脸了何况她比我大,这搞不出名堂的。”

  吕四卦黠笑道:“爱情是不分年龄的,何况你只是猜想她比你大,你少找借口了!”

  小痴白了几眼又笑起来:“其实像这样美人,不喜欢的才是傻瓜!”

  两人呵呵笑着,又赶忙爬向窗口,瞧着披上披风,洁白如仙女的慕容可人,渐渐走

向湖边小径。

  慕容可人似怀念的回眸一瞥,却意外的见着两人,伸起娇柔纤手,已向两人招手告

别。

  小痴已激动的抖着身躯直叫:“哎唷--好象触了电!”

  他和吕四卦嘻嘻笑着,也赶忙摇起双手,直到慕容可人消失夜空中。

  两人如喘大气的躺在地上,小痴喃喃念着:“搞不清,我是不是在恋爱了?”

  吕四卦道:“很简单,我一试就试出来了!”

  小痴瞄向他:“噢?这么神奇?怎么试?”

  吕四卦突然掴他一个巴掌,呵呵笑着。

  小痴愕然叫道:“你为什么打我?”

  “我在试验你啊!”吕四卦正经八百道:“人说恋爱使人神魂颠倒,如痴如醉,进

入忘我境界,我打你不就可以测出你是否已浑然忘我了?”

  小痴突然还击:“去你的!这什么恋爱,这么痛苦?”

  吕四卦拔腿就跑,谑笑道:“放心,你有反应,还没达到恋爱标准!”

  两人一追一逃,笑声频传,终于也追累了,倒地休息,不知不觉中已进入梦乡。

  窗外和风已冷,飕掠窗帘,发出冽冽孤寂声。

  月已西沉,画舫灯光不再,似乎一切都已沉沦墨夜中,只有秋莲仍暗吐馨香,迎送

涟漪阵阵,不知月已沉,夜已孤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